倆成人小說。個騷娘們

love玩8小編 By love玩8小編 #18 小說, #18 小說 1000, #18 禁 小說, #18 禁 小說 免費, #18 禁 小說 在線 看, #18 禁 小說 網, #18 限小說, #18av 小說, #18av小說, #18h 小說, #18h 漫畫, #18h文, #18愛情小說, #18禁 小說, #18禁小說, #18禁小說在線看, #18禁小説, #18禁文, #18禁文章, #18限小說, #18限文, #3P, #69vj 小說, #85cc 小說, #av 在線觀看, #av 小說, #av 線上, #av小誣, #av小說, #av線上, #a小誣, #a片小說, #bl做愛, #gay 18 小說, #h528 小說, #h528小說, #h小誣, #h文章, #jav 免費, #jav 線上, #jfk論壇, #jkf在線看, #jkf小說, #jk論壇, #porn 小說, #seqing 小說, #sex 小說, #ut聊天室, #中文 性愛 小說, #中文字幕a片, #中文情慾網, #乳房, #乳頭, #亂倫 人妻, #亂倫 網站, #伴侶交換, #做愛, #做愛 小說, #做愛 故事, #做愛 文章, #做愛小說, #做愛故事, #做愛文章, #偷情 小說, #偷情小說, #偷窺, #免費 18 禁 小說, #免費 性 小說, #免費 性愛 小說, #免費 情慾 小說, #免費 顏色 小說, #免費a, #免費a小說, #免費a片, #免費a片100%, #內衣, #內褲, #公雞, #勃起, #十八禁小說, #十八限小說, #口交, #口交 小說, #台灣 性愛 小說, #台灣 性愛 自拍, #台灣成人網, #同事, #同性, #呻吟, #在線 av, #大學, #女 女 18 小說, #奴隸, #奶子, #妓女, #妻子小說, #子宮, #孕婦 性愛 小說, #學校, #學生, #學生妹, #家庭, #射精, #小穴, #小說 a 片, #小說 性, #小說 性愛, #小說18, #小說18禁, #小說做愛, #少女, #屁股, #強暴, #快感, #性 色 小說, #性愛, #性愛 小說, #性愛 小說 網, #性愛 文學 小說, #性愛小說, #性愛故事, #性愛文學, #性愛文章, #性感, #性慾小說, #性文學, #情工小說, #情愛 小說, #情慾 小說, #情慾 小說 網上 看, #情慾中文, #情慾小說, #情文學, #情趣小說, #情趣文學, #愛情 小說, #愛愛 小說, #愛愛小說, #愛撫, #成人 免費, #按摩 性愛 小說, #捆綁, #捷克論壇, #捷克論壇 在線看, #換妻, #暴露, #校園, #武俠, #武俠 小說 色情, #母子亂倫, #母子性交, #浴室, #淫 色 小說, #淫蕩, #潮吹 小說, #激點小說, #無碼中文, #熟女, #父女亂倫, #猥褻水, #男 男 18 小說, #瘋狂性派對, #矽膠娃娃, #第一次, #精液, #線上a片, #群交, #肉文線上看, #肉棒, #肛交, #胸罩, #胸部, #色小說, #色文學, #色文章, #色色小說, #色色文章, #色色的小說, #虐待, #處女, #調教小說, #變態, #豔遇, #超 爽 文學 網, #車廂輪姦, #辦公室, #迷姦, #都市閒情, #阿 賓 小說, #限制級 小說, #限制級小說, #陰唇, #陰莖, #陰蒂, #陰道, #陽具, #風月文學, #飛機av, #飛機文學, #高潮, #黃色 小說 網站, #黃色小誣, #黃色小說, #黃色文學, #龜頭

剛才結業就被分到了一個小廠,可這還不算,被分發到了一個女子組。只是這裡的女子個個都要退休了,一群老娘們,真是受不了。但是幸虧還有兩個中年女人還不錯,否則就真的要死了。

兩個中年女人也好,一個叫菊,高,胖,是個北方人。嗓門大,一喊起來胸口的兩個大奶子一顫一顫地,每到這時,我的視線就像被磁石吸住處了一樣,再也回但是來了。下面的小弟弟也就天然地直了起來,手也不自覺地撣一下,而這時,菊就像有特異性能一樣,眼一轉就過來了,微小一笑,也不多說,只是聲音更大了幾分。另一個女子叫蘭,矮個,瘦瘦的,是個南邊人,胸口說實話,不大,就像個小女孩一樣,可是她的樣子給人一種虛弱垂憐的感到,獨特是開口,細聲細氣地,從小嘴裡吐出的每一個字都像是說到了你的內心裡,我獨特甘願和她開口,望著她那小嘴,想著,要是有一天能將個人的小老二放在裡面那還不把人給爽死,而每次有這種方法的時候,蘭也像是有心靈感應一樣,也是向個人微小一笑。

是不是這兩個女子都有心靈感應!

一天天地幻夢著,要是能和這兩個女人幹一場,一個用大奶子,一個用小嘴,就算在這個廠裡呆一輩子也甘願啊。

因為年紀的關係,菊和蘭倆人形影不離,一同收支,但是即是不一同收支,我也只能是望望僅僅。個人想著倆人的樣子打打手槍總之。

這幾天因為供電緊迫,廠裡履行輪修,我特地將個人的上班時間和蘭,菊調在了一起,想到萬一有時機,就算是勾引一下也是好的啊。想到這裡,特地穿了一條肥大的沙灘褲。這條沙灘褲是早幾年買的,褲腳獨特大,要是坐在那處不留心,內褲是鐵定會被人看到,由此我穿這條褲子,用意也是十分顯著的。

來臨了車間,因為只有我們三人,顯得空蕩蕩地,整個廠裡也同樣如此。因為沒事,三人就在辦公室裡坐著,蘭和菊倆人低聲地說著話,我在一旁看著她們倆人,想著用個什么樣的想法來讓她們留心到我呢?

她們倆今日穿的和諧時有點不一樣,菊一件純棉T-shirt,一條牛仔褲,大奶子突突地,好像是要隨時擺脫胸罩的捆綁,隱隱地,還能看到兩個大乳頭,這可是平時見不著的。菊的兩條大腿很是粗壯,讓我覺得肉緊緊,很有肉感;蘭就差異了,她一件白色絲綢長裙,可以看出她穿了一個深紅的乳罩,和一條第三者角褲。這樣的二人搭配真是看著都爽,想到這裡,我開端實施我預備的勾引方案了。

一下子進了洗手間,脫下了個人的內褲,讓個人就這樣袒露著大雞巴,只穿戴一條沙灘褲再次進了辦公室。有些隨便地坐在了蘭和菊的對面。

「昨晚有沒有看電視,有個報道,是一個男的非禮了兩個女的,被抓了後,兩個女的不只沒告這個男的,還去給這個男的送飯,你們說怪不怪?」覺得還是要拿話引誘一下這兩自己,我說了這個後就看著她們。

這有什么不尋常的,肯定是這兩個女人的漢子不可以了。菊果真如此不失豪爽本質,說話就這樣說。說完眼睛天然地看了過來。但是這一下子就看見了我隆起的襠部。為了能更好地挑逗她們倆,我有意地將腿翹了起來,這樣,她們就能更輕易地看見我的老二了。正如我想的一樣,菊很容易地看見了我想要她看見的物品。

「那要是你們碰見了這個漢子會怎么樣呢?」我決擇還是要再加上一把火。

「這有什么,當然是先上再說了。嘻嘻!」蘭在菊說完後也低聲地笑出了聲。而此時,菊的眼睛已經徹底看不見別的的物品了,只是直直地盯住我的大雞巴,一刻也不願意離去。蘭這時也發明了有些差池了,順著菊的視線就看了過來。輕輕地就啊了一聲。望著她那微小張開的小口,我不由地一陣心動,雞巴也忽地跳了跳,紅紅的龜頭也漲大了幾分。

「那你們可真夠開放的。」我用手掀了一下褲腳,讓個人的雞巴再一次地透通風,可是這一次的通風也讓菊和蘭倆人不由地屏住了氣。

「這有什么,許可你們男的性福,就不可我們女的也性福一下!」菊邊說邊站了起來,向我走了過來。這時她臉上的笑臉在我的眼裡已經變成了媚笑。蘭則是微張著小嘴,盯著我的雞巴,臉上也露出了帶有點羞澀的笑意。

菊俯下身子,用手伸進了我的褲襠,一把抓緊了我的雞巴,笑著說:「天這么熱,也讓他出來吹吹風,別熱壞了。」說完回過火去對蘭說:「真的不錯,蠻大的。你來摸摸。」蘭紅著臉也站了起來,向我走了過來。

我這時已經徹底瞭解了,在我想勾引她們倆的時候,她們倆也在想著我,只是我更先了一步。想到這裡,我也絕不禮貌地把手伸進了菊的T恤裡,啊,竟然沒有乳罩,差池啊,明明剛剛我看見她戴的啊,一會兒功夫,怎么就沒了?莫非是?

「小鬼,是不是沒找著乳罩,你會去洗手間把內褲脫了,我就不會趁這個時間把乳罩脫了,反正早晚要脫,早點晚點也不要緊,還節省時間,對差池,怎么樣,快活吧。來,讓我們一起把這些礙事的物品給脫了,小蘭,你最省事,裙子一脫就沒事了,你的褲頭和乳罩已經脫了,我就慘了。唔」見到這種場合,我要是還讓她把話說完,我即是真的傻了。我一下子掀起了她的T恤,還沒等菊將衣服放好,一把摟住了菊,吻住了她的嘴唇,手也攀上了她的兩個大奶子。菊的奶頭已經開端發硬了,我不住地用手指擺弄著,菊這時也緊緊地摟住了我。

好不輕易,菊喘了一語氣,對一旁已經脫掉了裙子的蘭說:「小蘭,這個小鬼太色,連個人的褲子也不脫,你先幫他把被子脫了,你先來,用小嘴先潤潤,就算是先出來一次也不要緊,小色鬼有的是勁,一時半會不會倒的,今日我們有的是時間。」

蘭是不是點頭許諾了我沒看見,但我感到到了一雙小手正緩緩地脫下我的沙灘褲,我抬了抬腳,將褲子徹底地從我身上脫離了出來。

接著我被菊拉側了身子,那雙脫下我褲子的手又握住了我的雞巴,捋了兩捋,我那幸福的雞巴就被一圈熱烘烘的軟肉包裹住了,一個靈敏的舌頭就像一個頑皮的小精靈一樣,不斷地舔著我的龜頭和陰莖。我知道我的雞巴此刻已經在蘭的嘴裡了,真不像是她這個年紀的女人,她是這樣的周到,體貼。沒想到我剛開端的方法今日已經成為了現實。手上不斷地揉著菊的大奶子,嘴裡菊的舌頭也和她的人徹底不一樣,敏捷地一點也不比在我雞巴及蛋蛋上游動的舌頭差。興奮之餘,再加上雞巴、手、嘴裡這三重刺激。我增強了動作:手裡逐漸地用了點力,原先只是揉,此刻適時地捏了捏;嘴裡也帶了點勁地吮吸著菊的舌頭;雞巴也前進挺了挺。蘭的嗓子裡頓時就發出了「哦」的一聲。看來是抵到了她的喉嚨了,我忙問:「有事嗎?」

「她啊,小騷貨一個,才不會有事呢,你越是這樣,她越高興,你沒看見,她的下面已經有水出來了。」顯然,菊是有點妒忌了。

「還說我呢,也無知是誰先發騷的,你還沒出門,就逼著人家脫。」蘭這時也不甘示弱。

「是啊,是我逼你的,只是你脫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我才脫各半,你就已經全脫了,要是人家回來的快,險些就這樣光著身子了。」

「好了,好了,全是我欠好,我差不多了,你們誰先來。」眼看著這種場合,我只有出頭了,別說,這樣的道歉還真是幸福。多來幾多次也甘願啊。

「我。」

「我」

「一個一個來,時間多著呢。」我只好再次地打了圓場。

兩個女人見狀想想也對,也就不再爭執了,「那就你先來,我過一會,我知道你這個騷貨是忍不住的」出人預料地,蘭謙讓了起來。

天然,菊是沒有禮貌,也無知菊是何時將牛仔褲脫掉的,竟然連裡面的內褲也沒穿,看來蘭剛剛說的是真的了。我們都在同一時間,差異的所在脫掉了各別穿的內褲。

已經可以用汪洋大海來形容的菊的下體一口吃進了我的雞巴,和蘭的嘴差異,菊陰道四面的肉緊緊地裹住了我的陰莖,從她的體內竟然似乎有一隻小嘴在吸我的馬眼一樣,要不是我想到還有蘭在旁邊,真的即是險些洩了,只是身不由己,就這樣插了上百下,想到了蘭的小嘴,我離去了菊,定了定神。菊不解地看著我,問:「怎么了?」「沒事,不可洩的太快。」我急速這樣說。

「即是,還是小弟想的細心,還是小弟疼姐姐,來姐姐再來啜兩下。」蘭這時看我如此地體貼,也不時地拉攏我一下,也就機個人舒服一下,我多堅定一會,她也就能多舒服一下,這點這個騷女子還是知道的。「此刻就偏袒了,不可以,就要射在我的裡面,我此刻癢死了,大不了,你完了後我再用嘴幫你,讓你再挺一次即是了。」菊此時也真是性慾煎熬了。

「你的嘴能和我的嘴比?小弟,不成人 色情要射,憋死她。」蘭此時無知為變得這樣,看來性慾來了,好姐妹也沒得討論啊。

「好了,好了,別爭了,我不會就這樣軟下去的,但是就算軟了,不是還有你們嗎?你們的專業和我的體力媽媽 淫亂派對 成人文學要幾回沒有啊,是不是。」見勢頭差池,我急速再一次出來打圓場,任憑是誰趕上這種事也要激動的,我興奮之餘,雞巴又再一次地插入了菊的小穴裡,一下一下地抽送了起來,菊被我充實了小穴也沒再說什么,只是一個勁地哼哼著。

蘭想了想,無知是為了不起罪我,還是想想我說的也是,也沒說什么,趴了下來,舔著菊的乳頭,同時抬高了屁股,別看蘭十分瘦小,但屁股上面竟也是肉滾滾地,還極度地硬朗,摸上去彈性十足,我見勢打了她的屁股兩下,蘭看了看我,嗯了一聲,背過手來,牽住我的手就往她的小穴裡放。

這是要我用手來幫她啊。看不出來,這個瘦小的蘭還真是淫蕩啊。於是我就分頭並進,下面的小頭插的菊是啊啊啊地叫個不斷,這邊手也不斷歇,中指在蘭的肉洞裡進進出出,蘭也被我插地不住地叫著「小弟弟,快點,再快點,我要死了,要被你插死了。」聽了這些,我其實是受不了了,將手從蘭的小穴中抽出,專心腸在菊的身上抽插起來,菊此時已經快活地有些說胡話了,只是緊緊地摟住我,我也用手在菊的大奶子上又是捏又是抓,還不時地用牙齒輕輕地咬了咬菊的乳頭,菊的乳頭又大又挺,真是想不爽死都不可以了。

終於,一聲低吼,我洩了,濃濃地精液猛地射進了菊的洞裡,菊用下體緊緊地抵住了我的雞巴,我也感覺一股熱熱地潮潮地淋上了我的龜頭,我知道,成人文學 排行菊也洩了,看著菊閉著的雙眼和露出的知足的笑臉,我知道,她也激情了。

蘭這時看到我和菊都洩了,可是個人還是這么地不適,就推了推菊說:「菊,你說了,小弟已經洩了,你要擔當把他再弄硬起來,否則你就幫我舔,我不顧,我受不了。」

「你們平時也相互舔?」我心中一動。

「是啊,但是每次都是我自動幫她,她舒服過了才幫我。」蘭有些抱屈地說。

「好了,好了,我來了,你每次都那么騷,要知道,知足你可難了。」菊這時也已經從快感中醒了過來,用旁邊的衛生紙擦清潔了我的雞巴,放在了個人的嘴裡。

我的雞巴固然已經洩過了一次,在她們的刺激下,還是沒有縮小,只是有些軟了下來。菊拿著小弟弟一下一下地唆著,就像在吃一根雪糕,她還有意將聲音弄的大大的,不時地用舌尖舔兩下我的馬眼。逐漸地,我的雞巴再一次地硬了起來,也直了起來。

讓我感覺有些不測的是,菊的牙齒竟然有些外突,每一次地吮吸牙齒老是要輕輕地刮著我的雞巴,獨特是龜頭,弄成人小說 小女孩的我癢癢地,麻麻地,再加上她每次也老是要用舌尖和我的馬眼進行全接觸,老是要抵兩下,我也不由自主地哼了起來。

這時,蘭也沒閒著,張開了大腿,騎在了我的頭上,紅紅的陰唇,稠密的陰毛就這樣放在了我的嘴邊,想也沒想,將舌潤娥 成人小說頭伸了已往。

見我的雞巴徹底地覆原了過來,菊吐出了我的肉棍棍,說;「好了,上吧。」

就像是聽到了搏鬥的號召軍號一樣,我直起身子,撲向了蘭,一下,兩下,三下

菊在旁邊一邊用手揉著蘭的乳房,讓蘭用手扣挖著個人的陰部,一邊數著數。「1、2、3、」聽到了這數數聲,就像上了發條的機械一樣,我不斷地做著活塞運動,因為剛才洩過,這一次獨特不輕易洩,並且也獨特有勁,蘭剛開端還有哼哼聲,此刻聲音也是快活地越來越弱了。

終極,我又一次地在菊的數數中洩了,只但是這一次剛才射完,就被菊拉著我再一次地上了身,又插了有上百下才鬆開我。

「小弟,明天姐姐帶點好吃的幫你補補。咱們日子長著呢,緩慢來。」菊戀戀不捨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