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虐言情小說 黑豹綁架案

love玩8小編 By love玩8小編 #18 小說, #18 小說 1000, #18 禁 小說, #18 禁 小說 免費, #18 禁 小說 在線 看, #18 禁 小說 網, #18 限小說, #18av 小說, #18av小說, #18h 小說, #18h 漫畫, #18h文, #18愛情小說, #18禁 小說, #18禁小說, #18禁小說在線看, #18禁小説, #18禁文, #18禁文章, #18限小說, #18限文, #3P, #69vj 小說, #85cc 小說, #av 在線觀看, #av 小說, #av 線上, #av小誣, #av小說, #av線上, #a小誣, #a片小說, #bl做愛, #gay 18 小說, #h528 小說, #h528小說, #h小誣, #h文章, #jav 免費, #jav 線上, #jfk論壇, #jkf在線看, #jkf小說, #jk論壇, #porn 小說, #seqing 小說, #sex 小說, #ut聊天室, #中文 性愛 小說, #中文字幕a片, #中文情慾網, #乳房, #乳頭, #亂倫 人妻, #亂倫 網站, #伴侶交換, #做愛, #做愛 小說, #做愛 故事, #做愛 文章, #做愛小說, #做愛故事, #做愛文章, #偷情 小說, #偷情小說, #偷窺, #免費 18 禁 小說, #免費 性 小說, #免費 性愛 小說, #免費 情慾 小說, #免費 顏色 小說, #免費a, #免費a小說, #免費a片, #免費a片100%, #內衣, #內褲, #公雞, #勃起, #十八禁小說, #十八限小說, #口交, #口交 小說, #台灣 性愛 小說, #台灣 性愛 自拍, #台灣成人網, #同事, #同性, #呻吟, #在線 av, #大學, #女 女 18 小說, #奴隸, #奶子, #妓女, #妻子小說, #子宮, #孕婦 性愛 小說, #學校, #學生, #學生妹, #家庭, #射精, #小穴, #小說 a 片, #小說 性, #小說 性愛, #小說18, #小說18禁, #小說做愛, #少女, #屁股, #強暴, #快感, #性 色 小說, #性愛, #性愛 小說, #性愛 小說 網, #性愛 文學 小說, #性愛小說, #性愛故事, #性愛文學, #性愛文章, #性感, #性慾小說, #性文學, #情工小說, #情愛 小說, #情慾 小說, #情慾 小說 網上 看, #情慾中文, #情慾小說, #情文學, #情趣小說, #情趣文學, #愛情 小說, #愛愛 小說, #愛愛小說, #愛撫, #成人 免費, #按摩 性愛 小說, #捆綁, #捷克論壇, #捷克論壇 在線看, #換妻, #暴露, #校園, #武俠, #武俠 小說 色情, #母子亂倫, #母子性交, #浴室, #淫 色 小說, #淫蕩, #潮吹 小說, #激點小說, #無碼中文, #熟女, #父女亂倫, #猥褻水, #男 男 18 小說, #瘋狂性派對, #矽膠娃娃, #第一次, #精液, #線上a片, #群交, #肉文線上看, #肉棒, #肛交, #胸罩, #胸部, #色小說, #色文學, #色文章, #色色小說, #色色文章, #色色的小說, #虐待, #處女, #調教小說, #變態, #豔遇, #超 爽 文學 網, #車廂輪姦, #辦公室, #迷姦, #都市閒情, #阿 賓 小說, #限制級 小說, #限制級小說, #陰唇, #陰莖, #陰蒂, #陰道, #陽具, #風月文學, #飛機av, #飛機文學, #高潮, #黃色 小說 網站, #黃色小誣, #黃色小說, #黃色文學, #龜頭

紐約的個深秋夜晚,部小貨車促促地停在唐人埠路邊,昏暗的街燈下祗見六自己影推推攘攘的走進了某餐館的地窖裡。

本地窖裡昏黃的電燈亮著,祗見三個兇神惡煞的大漢把另有三個披著大衣的人推到了角落,令他們蹲在地上。這三個大漢是紐約黑社會福建幫的打手,專門替他們幫會綁架從大陸偷渡來美國的同胞,而後敲詐他們的親朋,交不出錢的就用不同種類凌虐手法逼他們就範,直到拿到金錢為止。

此中個叫禿頭,個叫倒眼,另個叫小個子,實在看到他們的又名便可以想像到容貌了。原來他們綁架了八人,幾天來有五人交了贖金放走了,祗剩餘這三個在美國舉目無親,沒法湊足錢,被關押來這裡。

蹲在角落瑟縮團的是男二女,男的叫榮光,三十出面;瘦點的那個女小孩叫玉珍,對照珠圓玉潤的叫繼紅,都是二十多歲,聽同鄉說美國賺錢輕易,於是便使了筆錢偷渡到美做地下市場工人,但上岸還不到兩天便被綁架了。

禿頭走已往脫掉了他們三人披在身上的大衣,祗見三人內裡絲不掛,矇著兩眼,雙手被反綁在背後,嘴上封著膠布,臉上露出錯愕的神情。本來所有人質捉回來為怕他們逃走,統統都被剝光衣物,剛剛身上的大衣祗是遷移藏參所在時免被人懷疑才暫時披上的。

禿頭拿掉了矇眼,撕去他們口上的膠布,順手把綁著雙手的繩索也起解掉。祗見兩個女小孩白裡透紅的軀體在黃黃的燈號下顯得獨特誘人,固然她們緊緊地夾著兩條細長的大腿,但烏黑的陰毛還是清清晰楚的露了出來,閃著亮亮的光澤。雪白的乳房跟著她們體態的搖晃,高低的擺盪,粉紅色的奶頭襯著黑色的乳房更形突出,就似乎雪白的奶油上面放著兩顆鮮艷的櫻桃,引人聯想。

禿頭放下了繩索便順手撈點廉價,把抓到了繼紅的乳房上,左搓右捻,還用兩顆指頭夾著奶頭把玩,另支手則用姆指在奶頭的尖端磨來磨去,邊玩邊在臉上露出絲絲淫笑。繼紅懼怕得直把體態往後縮,可是退無可退,又不敢用手推門,祗得任由禿頭把個人的雙乳像皮球樣戲弄,羞澀得兩行眼淚在臉上直流下來,直到禿頭玩到盡情才把她鬆開。

小個子和倒眼在旁看得哈哈大笑,拍著掌對他們說:「抽點水就看成是利息吧!假如這兩天還交不出贖金,就別怪我們不禮貌了!」繼紅帶著顫動的聲音懇求他們:「大爺們行行好,我們真的拿不出來呀。不如先放了我們,等我們做工賺到了錢,再分批還給你們好嗎?」倒眼呸的聲:「真說笑,美國這么大,放了你們往後到哪找去?就算你肯躺下做妓女找錢回來,我們老大也嫌時間長哩。」

繼紅接著說:「那也得給點物品我們吃呀,幾天來沒糧進肚,即是給些水我們喝也好。你看,嘴唇也乾得裂了。」小個子接上來:「想得臭美!錢還沒得手,那不是要倒貼了?好,要喝也行,我這就有些現成的熱啤酒,算是私家賜給你的。乖乖把口張開,我立刻就送到。」

繼紅還摸不著腦袋確當兒,小個子就從牛仔褲解開的拉鏈中掏了個人的陽具出來,放倒繼紅的口邊:「看來這泡啤酒充足你解渴有餘了,你乖乖給我全都喝下去,不可糟蹋滴。假如耍樣式給我看見流出來,每滴打拳。」

繼紅那肯就範,捂著嘴拚命搖頭。小個子朝臉上掌打已往,她給摑得面上辣辣片,面前金星亂舞。小個子用手揪著繼紅的秀髮,把陽具往她的嘴裡硬塞。繼紅固然心裡百個不肯,但在暴力之下祗好張開小嘴把他的陽具 到口中。剛合嘴,就覺得股帶著異味的暖流衝入口裡,不適的味道令她心中作悶,直想嘔吐。忍了會,終於抵受不住,「哇」的聲,嗆了出來,把小個子的牛仔褲噴濕了片。

小個子立刻從後袋拿出把彈弓刀,「嗖」的下張開,在繼紅的粉臉上比劃了幾下,大喝聲:「你要是再不乖乖的給我喝下去,這張可愛的面龐將會添上幾條疤痕。」繼紅望著寒光閃閃的刀鋒,逼不得以再把那條令人恐驚的陽具放回口裡,又腥又鹼的暖流再次充實口中。繼紅固然忍著淚水勤奮鎖著喉門,不讓尿液衝進喉嚨,但還是有各半吞到了肚裡。

小個子看她屈服在個人的淫威之下,當然是得勢不饒人,三兩下把衣褲全體脫光,赤條條地坐到椅邊上,招手對她說:「你剛剛把我的小弟弟弄濕了,此刻要不必舌頭把它舔乾,就叫你好受。」繼紅那敢抵制,挪過身子跪在他兩腿間,伸出舌頭緩慢的去舔。她固然從來沒和漢子口交過,但心裡瞭解他想幹啥。支手圈著他的包皮高下捋動,口裡邊 著龜頭吮啜,邊用舌尖輕輕地對著陽具尖端撩舔;另支手有時拿著兩顆睪丸搓玩,有時又用指尖輕搔他的陰囊。心想盡快把他弄到完事,好了結這個令人為難的場面。

不過實濛上卻不是那么簡樸,逐漸就覺到手中的陽具勃了起來,變得又粗又紅,青筋畢露,熱得燙手,不住跳動。龜頭狀如怒蛙,像蘑菰樣塞在口中令她有種窒息感,伸長了的陰莖幾乎頂到喉嚨。無計可施下她祗好把動作加速來應付。

就在這時,胸口突兀有說不出的迫害感,兩個乳房被人從後面伸手過來強力握住,本來倒眼無知甚么時候也脫光了衣裳,挨在身後來湊熱烈。她祗覺得乳房被他搓弄著,會用五指緊抓不放,會用掌心輕輕揩磨,會又用指頭捏擦奶尖,又熱又硬的肉棍緊緊地抵在背脊上。不到會兒,全身就像有無數的蟲蟻在爬動,心中有種說不出的不適感。最要命的是這時又覺得陰戶在被人撫摩著,本來禿頭也參加了戰團。他用指尖將大陰唇撥開,在小陰唇上又磨又擦,有時候輕觸嬌嫩的陰蒂,有時又用手指插進陰道裡攪動,收支不斷。

女兒家最敏銳的幾個部位都被這三個漢子不住地放肆撩弄,閱人不多的繼紅又哪是這群淫亂婦女無數的男人敵手,不到刻,她就覺得兩腮火熱,坐立不安,心房繃繃亂跳,下身有種無法形容的空洞感到,喘氣不由自主地越來越連忙了。禁不住張說話邊喘息邊叫:「不要啊放過我不來了」。小個子見嘴巴張開,順勢用力把陰莖往她喉頭深處插進去,隨著拔送地不斷抽動著。她無知該撥開那個好,顧得上面顧不了下面,顧得下面顧不了中間,三面受敵下祗覺心底裡有股莫名的酥麻感向全身散發開去。全身打顫,小腹緊,股淫水憋不住就從陰道口往外流了出來。

禿頭把給沾濕了的手抽出來說:「他媽的好個小淫婦,看來不把她收拾下,就白白糟蹋了這個騷妞了。那么多水,不 也對不起祖宗十八代。」

說時遲,那時快,小個子已經把陰莖從她口中拔出,順勢把她按倒了在地上。隨著低身蹲到她的兩腿中間,用手把大腿向擺佈掰開,繼紅整個陰戶便毫無保存地出現在世人眼前。固然她陰阜上深黑片,沒想到大陰唇內倒是陰毛稀疏,兩片深紅色的小陰唇因為充血硬硬地向外張開,就像朵初開的蘭花,形成喇叭口狀;粉紅色的陰蒂在頂端接壤處冒了出來,狀貌就似個小小的龜頭,微小腫脹;下面的小洞更是不停湧出絲絲淫水,張縮地動著,依稀看見裡面淺紅的嫩肉。

小個子用手提著陰莖,把龜頭在陰唇上隨意揩了幾下,已經蘸滿了黏滑的淫液,再瞄準桃源洞口往裡插,祗聽見「唧」的聲,便全根捅了進去。繼紅頓感條又熱又硬的肉棍在陰道往裡戳,直頂花心,充滿的感受湧上腦子,不禁張口「啊」的聲喘了語氣。禿頭見機不能失,急速將陰莖塞進她口中。倒眼則手握著她高聳的乳房,手拿著陰莖用龜頭在奶尖上揩磨。

小個子這時屁股開端高低地動著,粗長的陰莖在她陰道裡不斷抽送,陰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順著動勢被帶入帶出,大批的淫水在嫩皮和陰莖接壤處的窄縫中下又下擠出來。不只小個子的陰毛和陰囊都蘸滿了淫水,又黏又滑的液體還順著會陰直流到肛門,把正在撞擊的兩個生殖器糊成片。

繼紅祗覺得頭腦片空缺,全身的感到神經都會合到這幾個重點上,本能的反映緩慢顯露,越來越強烈,不停地往腦上湧。少女的保持距離叮囑她毫不能在這樣的情況卑劣露出歡愉的臉色,於是她拚命地忍著,想盡量把快感揮散。不過事與願違,那種感到不只不可消亡,反而越來越強,就像山澗小溪匯聚了雨水,點滴蒐集起來,始終會塘滿水溢,山洪瀑發,不能整理。

此刻她的情境即是這樣,跟著漢子下下的衝刺,快感股接股的送到腦中,儲積起來,終極下大爆炸,歡快的零碎飛遍全身。她「呀」的聲長呼,舒暢的激情來到了。祗覺得頭腦麻,小腹熱,混身都在抖顫,所有神經 跳動,歡快的電流暢遍全身每角落,淫水像開了水龍頭樣收不住,跟著她的抽搐在陰道股又股不斷湧出。她祗覺得週身發軟,四肢無力,攤開了手腳動也不可動,任由他們在個人的體態上把獸慾隨便發洩。

倒眼把龜頭在奶尖上磨了陣,見她乳頭髮硬,就跨身到她胸口,用手將兩個乳房擠向中間夾著個人的陰莖,似乎條熱狗樣,隨著就在乳溝中間的小縫中來往穿插起來。小個子把她的大腿擺佈提高,形成個M字,用陽具在中間不斷衝刺。時間狂抽猛插,每次都把陰莖退到陰道口,再狠命地直戳究竟;時間慢拖慢送,把陰莖拿出在陰蒂上輕磨;時間又用恥骨抵著會陰,屁股高下擺佈地打轉,讓硬得像鋼條樣的陰莖在小洞裡四下攪動。繼紅想用呼聲來渲發她心坎的壓抑感,美味中禿頭不斷抽動的肉棍又滿滿塞著,令她發不出聲來,祗能在 孔裡「唔唔」散出些聽不懂的吭聲。

小個子持續抽送了百多下,讓陰莖仍然插在陰道裡,叫禿頭和倒眼讓開,俯身把她緊緊的抱著,往後面仰,變成了女上男下的招式。隨著說:「老子也奉侍你夠了,此刻你來動,讓我歇歇。」她肉在砧闆上,祗好用雙手撐著他胸膛,照他囑咐用小 套著高舉的陰莖高下挪動,被汗水濕透的長髮貼滿面也顧不得去撥開。祗是動了四五十下,已經累得氣也接不上,伏到他的胸口上個勁的喘著大方。

禿頭從後見她俯著腰,屁股高翹,個又緊又嫩的屁眼剛好對著個人,當然不會閒著。用龜頭蘸蘸流出來的淫水,瞄準股縫中間的小洞就戳。繼紅被這突如其來的侵略嚇了跳,咆哮:「哇!痛呀!別來!不可以不可以!」事實上她後面這個小洞從來沒有給人弄過,肌肉緊湊,加上她的本能縮短,禿頭耗費能力也祗是讓龜頭塞了進去。也真虧他經歷老到,把陰莖拔出來後用手將包皮捋高裹著龜頭,再把剩下的點包皮擠進小洞裡,用點陰力往前挺,幾寸長的陽具就在包皮往後反確當兒徐徐推入了大截。他順勢再抽送幾下,枝青筋圍繞的大雞巴,活生生的就整根插進了新穎緊嫩的肛門內。

繼紅驟覺下身陣脹悶,自出娘胎來都沒試過的獨特感受令她抵擋不住,雙腿不斷地哆嗦,四肢麻麻軟軟,汗毛都起了雞皮疙瘩,道盜汗在背脊骨往屁股淌去。驚□甫定,祗覺得到個人的兩個小洞都被撐得飽脹,有種被扯破的感到,火棒通常的兩枝大陰莖同時在體內散發著熱力,燙得人酥麻難忍。

這時,兩枝陰莖開端同時抽動了。似乎有默契似的,個拔出來,另個插進去;這個插進去,那個又抽出來,祗見她會陰部位給兩枝陰莖插得點空 不留,淫水剛流出來就給不斷運動的陰莖帶得飛濺四散。不停發出「吱唧」「吱唧」的交響,聽起來就似乎幾自己赤著腳在爛泥上奔波的聲音。兩枝陰莖 得越來越快,變得越來越硬,持續抽插了十幾分鐘都沒停過。她在這前後夾攻兼輪流抽插之下,陣空洞陣充滿的感到差別從前後的小洞裡傳到體內,她唯有張開嘴巴吭叫:「哎哎輕點哎哎我不要活了不來了不我來了!」莫名的感到又在心頭向四面八方散佈出去,體態抖顫了好幾下,全身的血液 湧上腦中,會陰的肌肉有規律地發出下下的縮短,令人休剋的快感再次將她推向高峰。

連串狂野的抽送動作已經令小個子激動萬分,此刻更受到她會陰肌肉持續縮短的刺激,他的龜頭有種被不斷吮啜的酥美感到,不其然地丹田發燒、陰莖堅硬如鐵、小腹往裡壓收。他感覺頭腦麻,自知就要射精了,急速抽身而起,對著她的臉將又濃又燙的精液股股地盡興發射,直到她的五官都被灘灘淺白的精液漿得塌糊塗。隨著再用手扳開她的嘴唇,像擠牙膏似的把尿道裡殘留的些精液也都全擠進她口中。

倒眼在旁邊觀看邊用手套著個人的陰莖捋上捋下,讓它保持著勃起的狀態,蓄勢而待。此刻見小個子完了事,走已往對禿頭說:「你也爽夠了,該讓我嘗嘗這婊子小屁眼的滋味吧。」禿頭正想歇歇回回氣,就把陰莖從屁眼裡拔出來,讓位給倒眼。繼紅下子覺得輕鬆不少,舒了語氣。

倒眼個人躺到地面上,用手扶直了陰莖,對她說:「來!用你的小屁眼奉侍下老子,要是弄得我快意,今日就放你馬。」走了豺狼來了老虎,她祗好用背對著他,張腿騎到身上。雙手支在倒眼的膝蓋,抬起屁股,用小屁眼瞄準龜頭,就著身子緩慢地坐下去。也許是剛剛給弄了遭,小洞撐鬆了,加上淫水的協助,固然還有點疼痛,但竟然還是寸寸地給吞了進去,直到外面祗能看到兩顆睪丸為止。無知是他的陰莖太長,還是體重的關係,陽具進去後那龜頭順著穴道直頂到終點的幽門,磨得她全身不自在,祗好把體態挪高極少,才幹下下地動作。

究竟太累了,幾下子下來,已經全身無力。停了停,就把體態仰後,用雙手撐著地面,氣喘如牛。想不到這個姿態又惹起了禿頭的慾火,望已往祗見她雙腿間鮮紅的陰戶大開,淫水氾濫,充實血液的小陰唇和陰蒂向外玲玲瓏瓏地凸了出來。忍不住抄起陰莖瞄準洞口又插進去。

繼紅給他那么撞,身子沉,幽門碰著硬硬的龜頭,四肢又麻了陣,祗好把屁股提高些,沒想留下的空間正好給倒眼有了事件的時機,兩人便上下差別抽插起來。

這次和剛剛的花式又差異,兩枝肉棒共同進退, 插到小洞的終點,又 拔到祗剩龜頭藏在洞內。他們倆有步調地抽送,每下都耗費全身的力氣猛猛戳入,再用勁拉出,似乎還沒把她摺磨夠。流不盡的淫水再次滿溢,被進進退退的陰莖帶到洞口,途經生殖器的磨擦,變成白白的糊狀物,似乎出水螃蟹吐出的泡沫,還有些順著會陰往卑劣去肛門。陰道口和肛門口兩片薄薄的嫩皮裹著陰莖,跟著抽插被拖出帶入,反反。會陰中間凹入的場所起伏,和肌膚衝撞發出「闢啪、闢啪」的聲響相呼應。

繼紅祗覺下半身給 得痛癢難分,心中感覺前後兩個小洞下全體空洞,下又全體充滿的神奇感受浪接浪地湧上來,和剛剛的感到又截然差異,無知如何防守才好。祗懂張口發出「啊啊沒命了啊歇下啊媽啊」連串令人難明的原始呼聲。兩個漢子聽在耳中,加倍激動莫名,抽得越加起勁。她的肉體被碰擊得聳聳的,動員到胸前雙白晰的大奶子也隨著有時高下亂拋,有時又擺佈搖擺。躺在地下的倒眼伸手上前捧著兩個乳房不住搓弄,在乳頭上又捏又擦,直把她搞得酥癢萬分,兩粒乳頭變得又大又紅,勃起發硬。

時間分秒地已往,淫水也快流乾了。繼紅祗覺混身滾熱,氣速心跳,就快挨不住確當兒,看相見前禿頭緊閉雙眼, 子吭了幾聲,動作也不再和倒眼緻,自顧自地加緊抽送,速度越來越快了。陰道裡的陰莖變得從來沒有的堅硬,頑石通常的龜頭擦著陰道四壁的嫩皮,感到越增強烈。隨著陰莖跳了幾跳,股滾燙熱麻的精液直往子宮射去,他每用勁插下,就射出股,把子宮頸燙得熱乎乎。持續七八下,直到整個陰道都灌滿了精液為止。禿頭舒適地舒了口長氣,用恥骨抵著陰戶不願分解,到雞巴發軟變小才拔出。

她的子宮頸給燙得奇癢不適,打了好幾個冷顫,又股淫水伴著澎湃而來的激情往外衝,將剛射出的新穎熱辣精液擠出洞口,流到陰戶外面,淡白片地混在起,也分不出哪些是精液,哪些是淫水。

倒眼躺在地上,動作始終太費勁了。見禿頭功成身退,於是抽出陰莖,叫她像小狗樣伏身在地,把屁股高高翹起。他用雙手抱著肥白混圓的臀部,將龜頭瞄準被漿液遮得幾乎看不見的屁眼,下子就再狂捅進去。

對著眼前被摺磨得就快半死的繼紅,別有用心中毫無憐香惜玉之意,祗是耗費吃奶的力量發狂地抽插。寧靜的地窖祗聽到兩副肉體交撞發出連串「闢啪」「闢啪」的聲響,良久不斷。

他也數不清到底插了幾多下,也不覺過了多久,祗顧體味著陰莖在屁眼裡出收支入所帶來的樂趣。每下打擊都把快感從陽具傳到體態裡面,令陰莖加倍挺直堅硬,龜頭越脹越大,動作加倍粗野。終於感覺龜頭麻熱下,小腹收了幾收,體內積存的精液源源不絕從尿道裡噴射出來,把直腸全裝得滿滿的。

繼紅固然在鄉間和未婚夫也有過手,但祗是偷偷摸摸的性交了幾回,那邊經驗過如此場面。在三個大漢輪流蹂躪下,祗覺虛脫萬分,加上幾天粒米未進,面前黑,就昏死在地上。陰道口、屁眼裡、吵嘴邊,米湯樣的淡白精液還不停倒流出來(二)

在旁的玉珍把這驚心動魄的幕都看在眼裡,不禁嚇得□飛魄散,縮在角不敢吭聲。此刻見三個漢子發洩完了獸慾後都各別叼了口煙捲攤到椅子上養神,百無了賴下將淫邪的視線轉投到個人身上,膽也驚破了,心裡直發毛。心坎著急,泡尿忍不住就給嚇得撒了出來。

倒眼看得失笑,對她說:「你這算是報仇,替姊妹出語氣是不是?這泡尿讓誰來喝好?哈,小個子,你去把它舔掉吧!」小個子說:「這份優差讓禿頭去幹最好但是了。」禿頭吐了口煙圈,唾聲說:「去你媽的,倒眼出的好點子,是他個人想。」三人相互嘲弄了陣,不約而同地把眼力都放到榮光的身上。還是倒眼說話:「那男的,你用口去把那兒舔乾,讓我們樂樂。」

榮光爬已往旁邊,將玉珍雙腿微小張開點,露出了濕潤的小 ,些小露珠仍掛在烏黑的陰毛上,像朵鮮艷的露滴牡丹花。他也不敢注意細看,祗管伸出舌頭專注猛舔。

起初祗是舔在陰戶外面,見大陰唇內也濕濡片,便用手指將它撥開,舌頭伸進去連尿道和陰道兩口都 舔到了。誰知在舔尿道口的同時,舌頭不自覺地也舔到了小小的陰蒂。加上幾天沒剃鬍子,臉上生出了短短的鬚根,在舔的過程中,唇上的須渣子也在陰蒂上磨磨,像把小毛刷輕輕掃過,弄得玉珍痕痕癢癢,全身蟲行蟻咬,不可自持。

她心中似乎有把火,越燒越旺,逐漸便覺得混身像發高燒般變得燙熱,體態跟著他舔舔,也隨著顫顫。無知何時,絲絲淫水開端滲出來,越流越多,把陰戶弄得加倍潮濕。榮光心中納悶:「怎么越舔越濕?明明才舔乾嘛,又來了。」顧不得細想,祗好再加把勁,舔勤快點。

這么弄,玉珍加倍受不了,小腹連幾下抽搐,大股淫水像崩了堤壩似的澎湃而出,心裡緊迫,把兩腿收,榮光的頭被夾得不可動彈。在旁看得津津有味的倒眼和禿頭見 住了,人邊用手把她大腿往兩旁扳開按在地闆上,讓她不可再動。玉珍見個人整個神秘莫測部位出現無遺,雙腿被大張,生殖器向外演突,所有物品清二楚,不禁滿面通紅。心想這私處從來沒給人詳細看過,況且在眾目睽睽下展覽出來?更不應該的是這時正淫水汪汪,怎么能見人,羞得雙手掩面,閉著兩眼,把頭埋到邊。

榮光總算是過來人,知道現在流出來的是陰精而再不是尿水,是女性動情的體現。舌頭也不單再溜達在小便的出口,而是攻擊她的陰蒂和小陰唇,還顫顫地伸縮著舌尖,在陰道口打轉。對著這活色生香的橫陳肉體,男性的本能發憤起原始的性慾,原來軟軟的陽具,此時不覺漸硬,龜頭冒出了包皮外,枝陰莖徐徐勃起,在胯下下下不斷跳動。

此情此景,看在三個大漢眼內,真想親身操刀上陣,再來趟。無奈有心無力,剛剛的盤腸大戰,令小弟弟低頭喪氣,下子也勃不起來。禿頭出了個主意,對榮光和玉珍說:「看你媽的都發騷得要命,就成全下你們,在我們眼前演出套活春宮畫,讓我們爽爽。」

榮光任由左右,抬高身子掌握著粗壯的陰莖,用兩指輕輕撥開陰戶,露出淫水滿溢的洞口,朝裡緩慢推動去。玉珍下體剛給舔得奇癢不已,感覺無窮空洞,此時忽覺條又熱又硬的物品塞進陰道,忙睜開眼睛看,才知榮光對個人正幹著男女之事。小 裡被撐得滿滿的陰莖填塞,空洞的感到掃而空,不由移動下身迎著他的來勢挺了已往。榮光見她半推半就,安心抽動起來。

面前祗見兩條肉蟲交纏團,如膠似漆,身上香汗淋漓。她雙手抱著他脖子,兩腿圍繞在他屁股後面,體態不停顫動,男的則全身 直,祗有腰肢在前後迎送。兩性格器宮相互衝撞,發出拍掌般的聲響。淫水比前更多,除了把倆人的陰毛沾得濕透,還流到地闆上,反應著燈號晶瑩片。

性交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的無私境界,忽然面前道刺眼的光芒。倆人正莫名其妙,祗見小個子手拿部攝像機對著他們,將過程都照進鏡頭內。小個子涎著臉笑說:「乖乖的擺些好姿態,讓我拍些照片,就算他日收不到錢,也好給老大賣去網站貼出來,當點賠償。假如配合聽話,可能收不到錢也把你們放走。」這當然是矇騙他們的開口。

他們聽不懂甚么網甚么站,大約是在畫報上印出來吧!始終他倆還是鄉下厚道人,對他開口信認為真,但求能脫離魔掌,就啥也願幹,總比 在這活受罪好。兩人互望了頃刻,心裡有個默契:寧可斷送尊嚴來換取可貴的自由。

在幾人的開導下,男的首要做自動:會兒抱著她在腰間,讓她兩腿纏在背後,陰莖往上挺動,來招「龍舟掛鼓」;會兒讓她腳上頭下,四條腿像剪具般交叉互放,陽具高下挪動,來招「老樹盤根」;會兒坐到椅邊上,讓她騎上大腿,雙手扶著椅背,用小 套著陰莖抑揚,來招「坐馬吞棍」;會兒讓她趴到地上,四肢著地,陰莖從後面插進,來招「隔山取火」;會兒把她擱到桌邊,平著體態抽送,來招「床邊咬蔗」;會兒要她雙手撐地,提著她兩腳在腰,挺著下體在腿中間猛 ,來招「老漢推車」;會兒個人躺下,要她騎上去高下套動,來招「觀音坐蓮」叫得出名堂的招式幾乎都耍遍了。

小個子手拿攝像機圍著他們團團轉,有時候存心叫倆人停下,讓男的將陰莖抽到洞口,女的將陰戶撥開,好給他照個大特寫;有時候又獨自對著女的下體,逮捕淫水橫溢的場合。大部份時間都是拍倆人性交招式,所取的角度都特地強調露出男女器官交代的部位,還命女的用臉朝著照像機,作出極度知足的樣子:或者微笑,或者張口叫床,不而足。

倆人給他像耍猴般玩弄,心中盡想他快快拍夠了,好早點了結這為難的場面。小個子前前後後換了好幾捲菲林,這時又叫倆人停下,換換樣式。本來是叫女的像狗樣趴低,男的轉 她的屁眼。玉珍要不是剛剛親眼看到三人輪姦繼紅的場合,想也沒想事後面那個小洞可讓漢子干進去,時變到手足無措。但暗想要不順他們的意,後果不堪假想,無可怎樣祗得彎下腰翹起屁股向著榮光,但望他同病相憐,柔和對付。

榮光固然早已不是處男,但叫他用陰莖插進屁眼裡也還是頭遭。拿著陰莖像老鼠拉龜無從著手,左穿右插不得要 ,並且玉珍的小洞從沒給人開封,本能的縮短又令洞口緊得可以,頂了多次都無法頂進去,緊迫下再弄得幾弄,把龜頭擦得又麻又熱,不留心體內蠢蠢欲射的精液竟失控直噴出來,把她漿得整個會陰都是白花花的黏液。

小個子已經舉起攝像機預備就緒,見他忽然中途而廢,大感掃興。倒眼在旁把手中的煙頭往地下摔,衝過來朝胸口拳打了已往,指著他 子痛罵:「你他媽的跟我耍樣式?老子要你 屁眼,還不是明送你廉價,居然跟我來抬槓!」榮光捂著劇痛的心口,低聲懇求:「我是心不由己呀,給個時機讓我會再來吧。」禿頭也加上句:「會?會我的大 爭氣,還用你勞神?」轉頭對另有兩個同黨說:「男的 不了女的,讓女的 男的奈何?」倆人都不明所以。倒眼不尋常:「女的沒有雞巴,用啥 去?」

禿頭在桌子上抄起條擂面棍,原來是餐館用來輾 子皮用的,尺長擺佈,雞巴般粗幼,雙頭圓圓,正好派上用場。其他兩人按著榮光趴在桌子上,禿頭拿著面棍往他屁眼裡就捅。祗聽「呀」的聲慘叫,屁眼似乎被蠻橫地撕開,又辣又痛,黃豆般大的汗水重新上直往下淌。面棍滿沾著麵粉,太乾了,禿頭耗費力還是捅不進幾多。見桌上還有碗豬油,順手撈了把,先抹到面棍上,滑溜溜的,再撈把抹到他的屁眼四周。在豬油的潤滑下,榮光奈何掙扎,面棍還是給插進了兩三寸。他耗費吃奶的力量拚命縮短肛門,夾著棍子不讓它繼續挺進,不過忍著忍著稍放鬆,又進去些。如是收放了幾回,長長的根面棍,有各半終給強塞進體內。露在外面的截跟著體態苦惱的抽搐而擺佈搖擺。

三人合力將他扛到地上跪下,把屁股推高,面棍就直指天花闆,招手叫玉珍過來,命她用小 套著面棍,坐到榮光的屁股上。她那敢違抗,祗管照他們的指揮辦,輕輕用手指捏著小陰唇往外拉開,把面棍瞄準洞口往下坐,塗滿豬油的面棍「雪」聲就在陰道裡全體掩埋。祗見倆人的屁股貼到起,面棍也不見了。禿頭用手在她乳房上捏了把,嬉皮笑容道:「剛剛他不是 得你挺起勁嗎?此刻給時機你報復,也用點勁 他去!」

無可怎樣下玉珍開端挪動嬌軀上落套動,也無知面棍那端進入多些,祗見兩邊都撐得洞口脹滿。誰用力夾緊,另個就被棍子在洞內抽插,反過來也如是。假如兩人同時夾緊,磨擦力就更大,搞到他們無知該如何才好。她的陰道越插越癢,淫水又再次流下,順著面棍淌到榮光的屁眼上,令原來已經滑滑的棍子加倍難控製,在兩個洞內輪流穿梭,頂來頂去。

倒目睹這主意不錯,果真新穎,又忽發奇想,叫女的換另個小洞嚐嚐。她的屁眼始終逃但是被插的滋味,固然照舊緊湊,但加上淫水、豬油、精液的融合物,忍著淚水緩慢點點地,還是可以硬塞進肛門裡。邊塞,邊感覺下身逐漸脹悶,屁眼肌肉擴大引起難以形容的苦楚,剛燃燒起的慾火似乎被盤冷水倒頭淋下,消散得無影無蹤,全身的感到就祗有個「痛」字。

固然她被那根要命的面棍頂到手足軟軟,混身發不出力量,但在三個惡漢監督之下,不得不勉強拖著軀幹挪動,讓那棍子在兩人屁眼裡吞吞吐吐。耳邊祗有斷間斷續發自兩個被凌虐的男女發出「哎呀」「哎呀」苦惱萬分的喊聲。直到喊聲越來越弱,變成從 孔裡發出僅可聽聞的喘息

過了廿多分鐘,玉珍頻頻抽送把所有力氣都用完了,下子摔倒在地下,不可再動。榮光也差不多同時間倒下,棍子掉在旁,黏滿著白白的分泌。男女兩方的屁股通紅,屁眼腫脹,肛門口的片環形紫色嫩皮被扯出洞口,因為肛門持久撐開,時還收攏不合,祗能張張的,透過洞口還可以看見裡面瘀紅皺皺的直腸壁。

禿頭惡作劇地在桌面上拿了瓶胡椒粉,特地朝著榮光的屁眼往裡撒去,他祗覺肛門陣劇痛,屁股像燒著了火,痛得在地上打滾。直腸給醃的苦惱令他全身產生痙攣,臉上的肌肉扭曲到不似人樣。等待難忍的苦惱逐漸減輕,黏滿腸壁的粉末深藏在凹入的皺縫裡,又痕又癢,像無數小鋼針下下地扎。用手搔不著,用指頭連掏帶挖也弄不出來,匆忙中祗好拾回地上的面棍再插進去,手忙腳亂地塞入拔出,但願能搔掉痕癢,順帶把粉末黏帶出來。禿頭看見他狼狽的樣子,直逗得笑彎了腰。

臥在地上的玉珍朦朧間覺察個人雙乳被人用力握住,定神看,本來是倒眼和小個子左右蹲在身旁,差別拿著她支奶子在把弄。還在喘著大方的胸脯抑揚不斷,動員著肥白混圓的豪乳像盛滿水的汽球兩端擺盪,直引得兩個漢子血脈高張,邊揉著乳房,邊用手套弄著陰莖。玉珍的乳房比繼紅不遑多讓,祗是奶頭更大些,呈深紅色,像顆小紅棗放在白面做的肉包子上。兩人越摸越激動,小弟弟開端充血,緩慢地蹺起頭來。

小個子見下體鼓了起來,不斷地叩頭,就將它放到玉珍嘴上,用龜頭撬開她的口唇,塞了進去。倒目睹樣學樣,照辦煮碗。她驟覺嘴裡塞得滿滿的,兩條陽具進出,時無知該打招呼那個才好。於是伸出雙手,各拿根反捋著,輪放逐進嘴裡吮吸。兩枝陽具給啜得鐵硬,兩人又叫她用舌尖在龜頭上打轉,有時舔舔龜頭下的小溝,有時舔舔凸起的青筋和陰囊,她祗好照辦。在舔的同時,手也不敢閒著,握著另根不斷套動。

紐約的個深秋夜晚,部小貨車促促地停在唐人埠路邊,昏暗的街燈下祗見六自己影推推攘攘的走進了某餐館的地窖裡。

本地窖裡昏黃的電燈亮著,祗見三個兇神惡煞的大漢把另有三個披著大衣的人推到了角落,令他們蹲在地上。這三個大漢是紐約黑社會福建幫的打手,專門替他們幫會綁架從大陸偷渡來美國的同胞,而後敲詐他們的親朋,交不出錢的就用不同種類凌虐手法逼他們就範,直到拿到金錢為止。

此中個叫禿頭,個叫倒眼,另個叫小個子,實在看到他們的又名便可以想像到容貌了。原來他們綁架了八人,幾天來有五人交了贖金放走了,祗剩餘這三個在美國舉目無親,沒法湊足錢,被關押來這裡。

蹲在角落瑟縮團的是男二女,男的叫榮光,三十出面;瘦點的那個女小孩叫玉珍,對照珠圓玉潤的叫繼紅,都是二十多歲,聽同鄉說美國賺錢輕易,於是便使了筆錢偷渡到美做地下市場工人,但上岸還不到兩天便被綁架了。

禿頭走已往脫掉了他們三人披在身上的大衣,祗見三人內裡絲不掛,矇著兩眼,雙手被反綁在背後,嘴上封著膠布,臉上露出錯愕的神情。本來所有人質捉回來為怕他們逃走,統統都被剝光衣物,剛剛身上的大衣祗是遷移藏參所在時免被人懷疑才暫時披上的。

禿頭拿掉了矇眼,撕去他們口上的膠布,順手把綁著雙手的繩索也起解掉。祗見兩個女小孩白裡透紅的軀體在黃黃的燈號下顯得獨特誘人,固然她們緊緊地夾著兩條細長的大腿,但烏黑的陰毛還是清清晰楚的露了出來,閃著亮亮的光澤。雪白的乳房跟著她們體態的搖晃,高低的擺盪,粉紅色的奶頭襯著黑色的乳房更形突出,就似乎雪白的奶油上面放著兩顆鮮艷的櫻桃,引人聯想。

禿頭放下了繩索便順手撈點廉價,把抓到了繼紅的乳房上,左搓右捻,還用兩顆指頭夾著奶頭把玩,另支手則用姆指在奶頭的尖端磨來磨去,邊玩邊在臉上露出絲絲淫笑。繼紅懼怕得直把體態往後縮,可是退無可退,又不敢用手推門,祗得任由禿頭把個人的雙乳像皮球樣戲弄,羞澀得兩行眼淚在臉上直流下來,直到禿頭玩到盡情才把她鬆開。

小個子和倒眼在旁看得哈哈大笑,拍著掌對他們說:「抽點水就看成是利息吧!假如這兩天還交不出贖金,就別怪女王 言情小說我們不禮貌了!」繼紅帶著顫動的聲音懇求他們:「大爺們行行好,我們真的拿不出來呀。不如先放了我們,等我們做工賺到了錢,再分批還給你們好嗎?」倒眼呸的聲:「真說笑,美國這么大,放了你們往後到哪找去?就算你肯躺下做妓女找錢回來,我們老大也嫌時間長哩。」

繼紅接著說:「那也得給點物品我們吃呀,幾天來沒糧進肚,即是給些水我們喝也好。你看,嘴唇也乾得裂了。」小個子接上來:「想得臭美!錢還沒得手,那不是要倒貼了?好,要喝也行,我這就有些現成的熱啤酒,算是私家賜給你的。乖乖把口張開,我立刻就送到。」

繼紅還摸不著腦袋確當兒,小個子就從牛仔褲解開的拉鏈中掏了個人的陽具出來,放倒繼紅的口邊:「看來這泡啤酒充足你解渴有餘了,你乖乖給我全都喝下去,不可糟蹋滴。假如耍樣式給我看見流出來,每滴打拳。」

繼紅那肯就範,捂著嘴拚命搖頭。小個子朝臉上掌打已往,她給摑得面上辣辣片,面前金星亂舞。小個子用手揪著繼紅的秀髮,把陽具往她的嘴裡硬塞。繼紅固然心裡百個不肯,但在暴力之下祗好張開小嘴把他的陽具 到口中。剛合嘴,就覺得股帶著異味的暖流言情小說 總裁 ptt衝入口裡,不適的味道令她心中作悶,直想嘔吐。忍了會,終於抵受不住,「哇」的聲,嗆了出來,把小個子的牛仔褲噴濕了片。

小個子立刻從後袋拿出把彈弓刀,「嗖」的下張開,在繼紅的粉臉上比劃了幾下,大喝聲:「你要是再不乖乖的給我喝下去,這張可愛的面龐將會添上幾條疤痕。」繼紅望著寒光閃閃的刀鋒,逼不得以再把那條令人恐驚的陽具放回口裡,又腥又鹼的暖流再次充實口中。繼紅固然忍著淚水勤奮鎖著喉門,不讓尿液衝進喉嚨,但還是有各半吞到了肚裡。

小個子看她屈服在個人的淫威之下,當然是得勢不饒人,三兩下把衣褲全體脫光,赤條條地坐到椅邊上,招手對她說:「你剛剛把我的小弟弟弄濕了,此刻要不必舌頭把它舔乾,就叫你好受。」繼紅那敢抵制,挪過身子跪在他兩腿間,伸出舌頭緩慢的去舔。她固然從來沒和漢子口交過,但心裡瞭解他想幹啥。支手圈著他的包皮高下捋動,口裡邊 著龜頭吮啜,邊用舌尖輕輕地對著陽具尖端撩舔;另支手有時拿著兩顆睪丸搓玩,有時又用指尖輕搔他的陰囊。心想盡快把他弄到完事,好了結這個令人為難的場面。

不過實濛上卻不是那么簡樸,逐漸就覺到手中的陽具勃了起來,變得又粗又紅,青筋畢露,熱得燙手,不住跳動。龜頭狀如怒蛙,像蘑菰樣塞在口中令她有種窒息感,伸長了的陰莖幾乎頂到喉嚨。無計可施下她祗好把動作加速來應付。

就在這時,胸口突兀有說不出的迫害感,兩個乳房被人從後面伸手過來強力握住,本來倒眼無知甚么時候也脫光了衣裳,挨在身後來湊熱烈。她祗覺得乳房被他搓弄著,會用五指緊抓不放,會用掌心輕輕揩磨,會又用指頭捏擦奶尖,又熱又硬的肉棍緊緊地抵在背脊上。不到會兒,全身就像有無數的蟲蟻在爬動,心中有種說不出的不適感。最要命的是這時又覺得陰戶在被人撫摩著,本來禿頭也參加了戰團。他用指尖將大陰唇撥開,在小陰唇上又磨又擦,有時候輕觸嬌嫩的陰蒂,有時又用手指插進陰道裡攪動,收支不斷。

女兒家最敏銳的幾個部位都被這三個漢子不住地放肆撩弄,閱人不多的繼紅又哪是這群淫亂婦女無數的男人敵手,不到刻,她就覺得兩腮火熱,坐立不安,心房繃繃亂跳,下身有種無法形容的空洞感到,喘氣不由自主地越來越連忙了。禁不住張說話邊喘息邊叫:「不要啊放過我不來了」。小個子見嘴巴張開,順勢用力把陰莖往她喉頭深處插進去,隨著拔送地不斷抽動著。她無知該撥開那個好,顧得上面顧不了下面,顧得下面顧不了中間,三面受敵下祗覺心底裡有股莫名的酥麻感向全身散發開去。全身打顫,小腹緊,股淫水憋不住就從陰道口往外流了出來。

禿頭把給沾濕了的手抽出來說:「他媽的好個小淫婦,看來不把她收拾下,就白白糟蹋了這個騷妞了。那么多水,不 也對不起祖宗十八代。」

說時遲,那時快,小個子已經把陰莖從她口中拔出,順勢把她按倒了在地上。隨著低身蹲到她的兩腿中間,用手把大腿向擺佈掰開,繼紅整個陰戶便毫無保存地出現在世人眼前。固然她陰阜上深黑片,沒想到大陰唇內倒是陰毛稀疏,兩片深紅色的小陰唇因為充血硬硬地向外張開,就像朵初開的蘭花,形成喇叭口狀;粉紅色的陰蒂在頂端接壤處冒了出來,狀貌就似個小小的龜頭,微小腫脹;下面的小洞更是不停湧出絲絲淫水,張縮地動著,依稀看見裡面淺紅的嫩肉。

小個子用手提著陰莖,把龜頭在陰唇上隨意揩了幾下,已經蘸滿了黏滑的淫液,再瞄準桃源洞口往裡插,祗聽見「唧」的聲,便全根捅了進去。繼紅頓感條又熱又硬的肉棍在陰道往裡戳,直頂花心,充滿的感受湧上腦子,不禁張口「啊」的聲喘了語氣。禿頭見機不能失,急速將陰莖塞進她口中。倒眼則手握著她高聳的乳房,手拿著陰莖用龜頭在奶尖上揩磨。

小個子這時屁股開端高低地動著,粗長的陰莖在她陰道裡不斷抽送,陰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順著動勢被帶入帶出,大批的淫水在嫩皮和陰莖接壤處的窄縫中下又下擠出來。不只小個子的陰毛和陰囊都蘸滿了淫水,又黏又滑的液體還順著會陰直流到肛門,把正在撞擊的兩個生殖器糊成片。

繼紅祗覺得頭腦片空缺,全身的感到神經都會合到這幾個重點上,本能的反映緩慢顯露,越來越強烈,不停地往腦上湧。少女的保持距離叮囑她毫不能在這樣的情況卑劣露出歡愉的臉色,於是她拚命地忍著,想盡量把快感揮散。不過事與願違,那種感到不只不可消亡,反而越來越強,就像山澗小溪匯聚了雨水,點滴蒐集起來,始終會塘滿水溢,山洪瀑發,不能整理。

此刻她的情境即是這樣,跟著漢子下下的衝刺,快感股接股的送到腦中,儲積起來,終極下大爆炸,歡快的零碎飛遍全身。她「呀」的聲長呼,舒暢的激情來到了。祗覺得頭腦麻,小腹熱,混身都在抖顫,所有神經 跳動,歡快的電流暢遍全身每角落,淫水像開了水龍頭樣收不住,跟著她的抽搐在陰道股又股不斷湧出。她祗覺得週身發軟,四肢無力,攤開了手腳動也不可動,任由他們在個人的體態上把獸慾隨便發洩。

倒眼把龜頭在奶尖上磨了陣,見她乳頭髮硬,就跨身到她胸口,用手將兩個乳房擠向中間夾著個人的陰莖,似乎條熱狗樣,隨著就在乳溝中間的小縫中來往穿插起來。小個子把她的大腿擺佈提高,形成個M字,用陽具在中間不斷衝刺。時間狂抽猛插,每次都把陰莖退到陰道口,再狠命地直戳究竟;時間慢拖慢送,把陰莖拿出在陰蒂上輕磨;時間又用恥骨抵著會陰,屁股高下擺佈地打轉,讓硬得像鋼條樣的陰莖在小洞裡四下攪動。繼紅想用呼聲來渲發她心坎的壓抑感,美味中禿頭不斷抽動的肉棍又滿滿塞著,令她發不出聲來,祗能在 孔裡「唔唔」散出些聽不懂的吭聲。

小個子持續抽送了百多下,讓陰莖仍然插在陰道裡,叫禿頭和倒眼讓開,俯身把她緊緊的抱著,往後面仰,變成了女上男下的招式。隨著說:「老子也奉侍你夠了,此刻你來動,讓我歇歇。」她肉在砧闆上,祗好用雙手撐著他胸膛,照他囑咐用小 套著高舉的陰莖高下挪動,被汗水濕透的長髮貼滿面也顧不得去撥開。祗是動了四五十下,已經累得氣也接不上,伏到他的胸口上個勁的喘著大方。

禿頭從後見她俯著腰,屁股高翹,個又緊又嫩的屁眼剛好對著個人,當然不會閒著。用龜頭蘸蘸流出來的淫水,瞄準股縫中間的小洞就戳。繼紅被這突如其來的侵略嚇了跳,咆哮:「哇!痛呀!別來!不可以不可以!」事實上她後面這個小洞從來沒有給人弄過,肌肉緊湊,加上她的本能縮奇幻 言情小說短,禿頭耗費能力也祗是讓龜頭塞了進去。也真虧他經歷老到,把陰莖拔出來後用手將包皮捋高裹著龜頭,再把剩下的點包皮擠進小洞裡,用點陰力往前挺,幾寸長的陽具就在包皮往後反確當兒徐徐推入了大截。他順勢再抽送幾下,枝青筋圍繞的大雞巴,活生生的就整根插進了新穎緊嫩的肛門內。

繼紅驟覺下身陣脹悶,自出娘胎來都沒試過的獨特感受令她抵擋不住,雙腿不斷地哆嗦,四肢麻麻軟軟,汗毛都起了雞皮疙瘩,道盜汗在背脊骨往屁股淌去。驚□甫定,祗覺得到個人的兩個小洞都被撐得飽脹,有種被扯破的感到,火棒通常的兩枝大陰莖同時在體內散發著熱力,燙得人酥麻難忍。

這時,兩枝陰莖開端同時抽動了。似乎有默契似的,個拔出來,另個插進去;這個插進去,那個又抽出來,祗見她會陰部位給兩枝陰莖插得點空 不留,淫水剛流出來就給不斷運動的陰莖帶得飛濺四散。不停發出「吱唧」「吱唧」的交響,聽起來就似乎幾自己赤著腳在爛泥上奔波的聲音。兩枝陰莖 得越來越快,變得越來越硬,持續抽插了十幾分鐘都沒停過。她在這前後夾攻兼輪流抽插之下,陣空洞陣充滿的感到差別從前後的小洞裡傳到體內,她唯有張開嘴巴吭叫:「哎哎輕點哎哎我不要活了不來了不我來了!」莫h小說 gl名的感到又在心頭向四面八方散佈出去,體態抖顫了好幾下,全身的血液 湧上腦中,會陰的肌肉有規律地發出下下的縮短,令人休剋的快感再次將她推向高峰。

連串狂野的抽送動作已經令小個子激動萬分,此刻更受到她會陰肌肉持續古代言情小說縮短的刺激,他的龜頭有種被不斷吮啜的酥美感到,不其然地丹田發燒、陰莖堅硬如鐵、小腹往裡壓收。他感覺頭腦麻,自知就要射精了,急速抽身而起,對著她的臉將又濃又燙的精液股股地盡興發射,直到她的五官都被灘灘淺白的精液漿得塌糊塗。隨著再用手扳開她的嘴唇,像擠牙膏似的把尿道裡殘留的些精液也都全擠進她口中。

倒眼在旁邊觀看邊用手套著個人的陰莖捋上捋下,讓它保持著勃起的狀態,蓄勢而待。此刻見小個子完了事,走已往對禿頭說:「你也爽夠了,該讓我嘗嘗這婊子小屁眼的滋味吧。」禿頭正想歇歇回回氣,就把陰莖從屁眼裡拔出來,讓位給倒眼。繼紅下子覺得輕鬆不少,舒了語氣。

倒眼個人躺到地面上,用手扶直了陰莖,對她說:「來!用你的小屁眼奉侍下老子,要是弄得我快意,今日就放你馬。」走了豺狼來了老虎,她祗好用背對著他,張腿騎到身上。雙手支在倒眼的膝蓋,抬起屁股,用小屁眼瞄準龜頭,就著身子緩慢地坐下去。也許是剛剛給弄了遭,小洞撐鬆了,加上淫水的協助,固然還有點疼痛,但竟然還是寸寸地給吞了進去,直到外面祗能看到兩顆睪丸為止。無知是他的陰莖太長,還是體重的關係,陽具進去後那龜頭順著穴道直頂到終點的幽門,磨得她全身不自在,祗好把體態挪高極少,才幹下下地動作。

究竟太累了,幾下子下來,已經全身無力。停了停,就把體態仰後,用雙手撐著地面,氣喘如牛。想不到這個姿態又惹起了禿頭的慾火,望已往祗見她雙腿間鮮紅的陰戶大開,淫水氾濫,充實血液的小陰唇和陰蒂向外玲玲瓏瓏地凸了出來。忍不住抄起陰莖瞄準洞口又插進去。

繼紅給他那么撞,身子沉,幽門碰著硬硬的龜頭,四肢又麻了陣,祗好把屁股提高些,沒想留下的空間正好給倒眼有了事件的時機,兩人便上下差別抽插起來。

這次和剛剛的花式又差異,兩枝肉棒共同進退, 插到小洞的終點,又 拔到祗剩龜頭藏在洞內。他們倆有步調地抽送,每下都耗費全身的力氣猛猛戳入,再用勁拉出,似乎還沒把她摺磨夠。流不盡的淫水再次滿溢,被進進退退的陰莖帶到洞口,途經生殖器的磨擦,變成白白的糊狀物,似乎出水螃蟹吐出的泡沫,還有些順著會陰往卑劣去肛門。陰道口和肛門口兩片薄薄的嫩皮裹著陰莖,跟著抽插被拖出帶入,反反。會陰中間凹入的場所起伏,和肌膚衝撞發出「闢啪、闢啪」的聲響相呼應。

繼紅祗覺下半身給 得痛癢難分,心中感覺前後兩個小洞下全體空洞,下又全體充滿的神奇感受浪接浪地湧上來,和剛剛的感到又截然差異,無知如何防守才好。祗懂張口發出「啊啊沒命了啊歇下啊媽啊」連串令人難明的原始呼聲。兩個漢子聽在耳中,加倍激動莫名,抽得越加起勁。她的肉體被碰擊得聳聳的,動員到胸前雙白晰的大奶子也隨著有時高下亂拋,有時又擺佈搖擺。躺在地下的倒眼伸手上前捧著兩個乳房不住搓弄,在乳頭上又捏又擦,直把她搞得酥癢萬分,兩粒乳頭變得又大又紅,勃起發硬。

時間分秒地已往,淫水也快流乾了。繼紅祗覺混身滾熱,氣速心跳,就快挨不住確當兒,看相見前禿頭緊閉雙眼, 子吭了幾聲,動作也不再和倒眼緻,自顧自地加緊抽送,速度越來越快了。陰道裡的陰莖變得從來沒有的堅硬,頑石通常的龜頭擦著陰道四壁的嫩皮,感到越增強烈。隨著陰莖跳了幾跳,股滾燙熱麻的精液直往子宮射去,他每用勁插下,就射出股,把子宮頸燙得熱乎乎。持續七八下,直到整個陰道都灌滿了精液為止。禿頭舒適地舒了口長氣,用恥骨抵著陰戶不願分解,到雞巴發軟變小才拔出。

她的子宮頸給燙得奇癢不適,打了好幾個冷顫,又股淫水伴著澎湃而來的激情往外衝,將剛射出的新穎熱辣精液擠出洞口,流到陰戶外面,淡白片地混在起,也分不出哪些是精液,哪些是淫水。

倒眼躺在地上,動作始終太費勁了。見禿頭功成身退,於是抽出陰莖,叫她像小狗樣伏身在地,把屁股高高翹起。他用雙手抱著肥白混圓的臀部,將龜頭瞄準被漿液遮得幾乎看不見的屁眼,下子就再狂捅進去。

對著眼前被摺磨得就快半死的繼紅,別有用心中毫無憐香惜玉之意,祗是耗費吃奶的力量發狂地抽插。寧靜的地窖祗聽到兩副肉體交撞發出連串「闢啪」「闢啪」的聲響,良久不斷。

他也數不清到底插了幾多下,也不覺過了多久,祗顧體味著陰莖在屁眼裡出收支入所帶來的樂趣。每下打擊都把快感從陽具傳到體態裡面,令陰莖加倍挺直堅硬,龜頭越脹越大,動作加倍粗野。終於感覺龜頭麻熱下,小腹收了幾收,體內積存的精液源源不絕從尿道裡噴射出來,把直腸全裝得滿滿的。

繼紅固然在鄉間和未婚夫也有過手,但祗是偷偷摸摸的性交了幾回,那邊經驗過如此場面。在三個大漢輪流蹂躪下,祗覺虛脫萬分,加上幾天粒米未進,面前黑,就昏死在地上。陰道口、屁眼裡、吵嘴邊,米湯樣的淡白精液還不停倒流出來(二)

在旁的玉珍把這驚心動魄的幕都看在眼裡,不禁嚇得□飛魄散,縮在角不敢吭聲。此刻見三個漢子發洩完了獸慾後都各別叼了口煙捲攤到椅子上養神,百無了賴下將淫邪的視線轉投到個人身上,膽也驚破了,心裡直發毛。心坎著急,泡尿忍不住就給嚇得撒了出來。

倒眼看得失笑,對她說:「你這算是報仇,替姊妹出語氣是不是?這泡尿讓誰來喝好?哈,小個子,你去把它舔掉吧!」小個子說:「這份優差讓禿頭去幹最好但是了。」禿頭吐了口煙圈,唾聲說:「去你媽的,倒眼出的好點子,是他個人想。」三人相互嘲弄了陣,不約而同地把眼力都放到榮光的身上。還是倒眼說話:「那男的,你用口去把那兒舔乾,讓我們樂樂。」

榮光爬已往旁邊,將玉珍雙腿微小張開點,露出了濕潤的小 ,些小露珠仍掛在烏黑的陰毛上,像朵鮮艷的露滴牡丹花。他也不敢注意細看,祗管伸出舌頭專注猛舔。

起初祗是舔在陰戶外面,見大陰唇內也濕濡片,便用手指將它撥開,舌頭伸進去連尿道和陰道兩口都 舔到了。誰知在舔尿道口的同時,舌頭不自覺地也舔到了小小的陰蒂。加上幾天沒剃鬍子,臉上生出了短短的鬚根,在舔的過程中,唇上的須渣子也在陰蒂上磨磨,像把小毛刷輕輕掃過,弄得玉珍痕痕癢癢,全身蟲行蟻咬,不可自持。

她心中似乎有把火,越燒越旺,逐漸便覺得混身像發高燒般變得燙熱,體態跟著他舔舔,也隨著顫顫。無知何時,絲絲淫水開端滲出來,越流越多,把陰戶弄得加倍潮濕。榮光心中納悶:「怎么越舔越濕?明明才舔乾嘛,又來了。」顧不得細想,祗好再加把勁,舔勤快點。

這么弄,玉珍加倍受不了,小腹連幾下抽搐,大股淫水像崩了堤壩似的澎湃而出,心裡緊迫,把兩腿收,榮光的頭被夾得不可動彈。在旁看得津津有味的倒眼和禿頭見 住了,人邊用手把她大腿往兩旁扳開按在地闆上,讓她不可再動。玉珍見個人整個神秘莫測部位出現無遺,雙腿被大張,生殖器向外演突,所有物品清二楚,不禁滿面通紅。心想這私處從來沒給人詳細看過,況且在眾目睽睽下展覽出來?更不應該的是這時正淫水汪汪,怎么能見人,羞得雙手掩面,閉著兩眼,把頭埋到邊。

榮光總算是過來人,知道現在流出來的是陰精而再不是尿水,是女性動情的體現。舌頭也不單再溜達在小便的出口,而是攻擊她的陰蒂和小陰唇,還顫顫地伸縮著舌尖,在陰道口打轉。對著這活色生香的橫陳肉體,男性的本能發憤起原始的性慾,原來軟軟的陽具,此時不覺漸硬,龜頭冒出了包皮外,枝陰莖徐徐勃起,在胯下下下不斷跳動。

此情此景,看在三個大漢眼內,真想親身操刀上陣,再來趟。無奈有心無力,剛剛的盤腸大戰,令小弟弟低頭喪氣,下子也勃不起來。禿頭出了個主意,對榮光和玉珍說:「看你媽的都發騷得要命,就成全下你們,在我們眼前演出套活春宮畫,讓我們爽爽。」

榮光任由左右,抬高身子掌握著粗壯的陰莖,用兩指輕輕撥開陰戶,露出淫水滿溢的洞口,朝裡緩慢推動去。玉珍下體剛給舔得奇癢不已,感覺無窮空洞,此時忽覺條又熱又硬的物品塞進陰道,忙睜開眼睛看,才知榮光對個人正幹著男女之事。小 裡被撐得滿滿的陰莖填塞,空洞的感到掃而空,不由移動下身迎著他的來勢挺了已往。榮光見她半推半就,安心抽動起來。

面前祗見兩條肉蟲交纏團,如膠似漆,身上香汗淋漓。她雙手抱著他脖子,兩腿圍繞在他屁股後面,體態不停顫動,男的則全身 直,祗有腰肢在前後迎送。兩性格器宮相互衝撞,發出拍掌般的聲響。淫水比前更多,除了把倆人的陰毛沾得濕透,還流到地闆上,反應著燈號晶瑩片。

性交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的無私境界,忽然面前道刺眼的光芒。倆人正莫名其妙,祗見小個子手拿部攝像機對著他們,將過程都照進鏡頭內。小個子涎著臉笑說:「乖乖的擺些好姿態,讓我拍些照片,就算他日收不到錢,也好給老大賣去網站貼出來,當點賠償。假如配合聽話,可能收不到錢也把你們放走。」這當然是矇騙他們的開口。

他們聽不懂甚么網甚么站,大約是在畫報上印出來吧!始終他倆還是鄉下厚道人,對他開口信認為真,但求能脫離魔掌,就啥也願幹,總比 在這活受罪好。兩人互望了頃刻,心裡有個默契:寧可斷送尊嚴來換取可貴的自由。

在幾人的開導下,男的首要做自動:會兒抱著她在腰間,讓她兩腿纏在背後,陰莖往上挺動,來招「龍舟掛鼓」;會兒讓她腳上頭下,四條腿像剪具般交叉互放,陽具高下挪動,來招「老樹盤根」;會兒坐到椅邊上,讓她騎上大腿,雙手扶著椅背,用小 套著陰莖抑揚,來招「坐馬吞棍」;會兒讓她趴到地上,四肢著地,陰莖從後面插進,來招「隔山取火」;會兒把她擱到桌邊,平著體態抽送,來招「床邊咬蔗」;會兒要她雙手撐地,提著她兩腳在腰,挺著下體在腿中間猛 ,來招「老漢推車」;會兒個人躺下,要她騎上去高下套動,來招「觀音坐蓮」叫得出名堂的招式幾乎都耍遍了。

小個子手拿攝像機圍著他們團團轉,有時候存心叫倆人停下,讓男的將陰莖抽到洞口,女的將陰戶撥開,好給他照個大特寫;有時候又獨自對著女的下體,逮捕淫水橫溢的場合。大部份時間都是拍倆人性交招式,所取的角度都特地強調露出男女器官交代的部位,還命女的用臉朝著照像機,作出極度知足的樣子:或者微笑,或者張口叫床,不而足。

倆人給他像耍猴般玩弄,心中盡想他快快拍夠了,好早點了結這為難的場面。小個子前前後後換了好幾捲菲林,這時又叫倆人停下,換換樣式。本來是叫女的像狗樣趴低,男的轉 她的屁眼。玉珍要不是剛剛親眼看到三人輪姦繼紅的場合,想也沒想事後面那個小洞可讓漢子干進去,時變到手足無措。但暗想要不順他們的意,後果不堪假想,無可怎樣祗得彎下腰翹起屁股向著榮光,但望他同病相憐,柔和對付。

榮光固然早已不是處男,但叫他用陰莖插進屁眼裡也還是頭遭。拿著陰莖像老鼠拉龜無從著手,左穿右插不得要 ,並且玉珍的小洞從沒給人開封,本能的縮短又令洞口緊得可以,頂了多次都無法頂進去,緊迫下再弄得幾弄,把龜頭擦得又麻又熱,不留心體內蠢蠢欲射的精液竟失控直噴出來,把她漿得整個會陰都是白花花的黏液。

小個子已經舉起攝像機預備就緒,見他忽然中途而廢,大感掃興。倒眼在旁把手中的煙頭往地下摔,衝過來朝胸口拳打了已往,指著他 子痛罵:「你他媽的跟我耍樣式?老子要你 屁眼,還不是明送你廉價,居然跟我來抬槓!」榮光捂著劇痛的心口,低聲懇求:「我是心不由己呀,給個時機讓我會再來吧。」禿頭也加上句:「會?會我的大 爭氣,還用你勞神?」轉頭對另有兩個同黨說:「男的 不了女的,讓女的 男的奈何?」倆人都不明所以。倒眼不尋常:「女的沒有雞巴,用啥 去?」

禿頭在桌子上抄起條擂面棍,原來是餐館用來輾 子皮用的,尺長擺佈,雞巴般粗幼,雙頭圓圓,正好派上用場。其他兩人按著榮光趴在桌子上,禿頭拿著面棍往他屁眼裡就捅。祗聽「呀」的聲慘叫,屁眼似乎被蠻橫地撕開,又辣又痛,黃豆般大的汗水重新上直往下淌。面棍滿沾著麵粉,太乾了,禿頭耗費力還是捅不進幾多。見桌上還有碗豬油,順手撈了把,先抹到面棍上,滑溜溜的,再撈把抹到他的屁眼四周。在豬油的潤滑下,榮光奈何掙扎,面棍還是給插進了兩三寸。他耗費吃奶的力量拚命縮短肛門,夾著棍子不讓它繼續挺進,不過忍著忍著稍放鬆,又進去些。如是收放了幾回,長長的根面棍,有各半終給強塞進體內。露在外面的截跟著體態苦惱的抽搐而擺佈搖擺。

三人合力將他扛到地上跪下,把屁股推高,面棍就直指天花闆,招手叫玉珍過來,命她用小 套著面棍,坐到榮光的屁股上。她那敢違抗,祗管照他們的指揮辦,輕輕用手指捏著小陰唇往外拉開,把面棍瞄準洞口往下坐,塗滿豬油的面棍「雪」聲就在陰道裡全體掩埋。祗見倆人的屁股貼到起,面棍也不見了。禿頭用手在她乳房上捏了把,嬉皮笑容道:「剛剛他不是 得你挺起勁嗎?此刻給時機你報復,也用點勁 他去!」

無可怎樣下玉珍開端挪動嬌軀上落套動,也無知面棍那端進入多些,祗見兩邊都撐得洞口脹滿。誰用力夾緊,另個就被棍子在洞內抽插,反過來也如是。假如兩人同時夾緊,磨擦力就更大,搞到他們無知該如何才好。她的陰道越插越癢,淫水又再次流下,順著面棍淌到榮光的屁眼上,令原來已經滑滑的棍子加倍難控製,在兩個洞內輪流穿梭,頂來頂去。

倒目睹這主意不錯,果真新穎,又忽發奇想,叫女的換另個小洞嚐嚐。她的屁眼始終逃但是被插的滋味,固然照舊緊湊,但加上淫水、豬油、精液的融合物,忍著淚水緩慢點點地,還是可以硬塞進肛門裡。邊塞,邊感覺下身逐漸脹悶,屁眼肌肉擴大引起難以形容的苦楚,剛燃燒起的慾火似乎被盤冷水倒頭淋下,消散得無影無蹤,全身的感到就祗有個「痛」字。

固然她被那根要命的面棍頂到手足軟軟,混身發不出力量,但在三個惡漢監督之下,不得不勉強拖著軀幹挪動,讓那棍子在兩人屁眼裡吞吞吐吐。耳邊祗有斷間斷續發自兩個被凌虐的男女發出「哎呀」「哎呀」苦惱萬分的喊聲。直到喊聲越來越弱,變成從 孔裡發出僅可聽聞的喘息

過了廿多分鐘,玉珍頻頻抽送把所有力氣都用完了,下子摔倒在地下,不可再動。榮光也差不多同時間倒下,棍子掉在旁,黏滿著白白的分泌。男女兩方的屁股通紅,屁眼腫脹,肛門口的片環形紫色嫩皮被扯出洞口,因為肛門持久撐開,時還收攏不合,祗能張張的,透過洞口還可以看見裡面瘀紅皺皺的直腸壁。

禿頭惡作劇地在桌面上拿了瓶胡椒粉,特地朝著榮光的屁眼往裡撒去,他祗覺肛門陣劇痛,屁股像燒著了火,痛得在地上打滾。直腸給醃的苦惱令他全身產生痙攣,臉上的肌肉扭曲到不似人樣。等待難忍的苦惱逐漸減輕,黏滿腸壁的粉末深藏在凹入的皺縫裡,又痕又癢,像無數小鋼針下下地扎。用手搔不著,用指頭連掏帶挖也弄不出來,匆忙中祗好拾回地上的面棍再插進去,手忙腳亂地塞入拔出,但願能搔掉痕癢,順帶把粉末黏帶出來。禿頭看見他狼狽的樣子,直逗得笑彎了腰。

臥在地上的玉珍朦朧間覺察個人雙乳被人用力握住,定神看,本來是倒眼和小個子左右蹲在身旁,差別拿著她支奶子在把弄。還在喘著大方的胸脯抑揚不斷,動員著肥白混圓的豪乳像盛滿水的汽球兩端擺盪,直引得兩個漢子血脈高張,邊揉著乳房,邊用手套弄著陰莖。玉珍的乳房比繼紅不遑多讓,祗是奶頭更大些,呈深紅色,像顆小紅棗放在白面做的肉包子上。兩人越摸越激動,小弟弟開端充血,緩慢地蹺起頭來。

小個子見下體鼓了起來,不斷地叩頭,就將它放到玉珍嘴上,用龜頭撬開她的口唇,塞了進去。倒目睹樣學樣,照辦煮碗。她驟覺嘴裡塞得滿滿的,兩條陽具進出,時無知該打招呼那個才好。於是伸出雙手,各拿根反捋著,輪放逐進嘴裡吮吸。兩枝陽具給啜得鐵硬,兩人又叫她用舌尖在龜頭上打轉,有時舔舔龜頭下的小溝,有時舔舔凸起的青筋和陰囊,她祗好照辦。在舔的同時,手也不敢閒著,握著另根不斷套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