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淫蕩校花之英雄救美言情 小說 排名事件

love玩8小編 By love玩8小編 #18 小說, #18 小說 1000, #18 禁 小說, #18 禁 小說 免費, #18 禁 小說 在線 看, #18 禁 小說 網, #18 限小說, #18av 小說, #18av小說, #18h 小說, #18h 漫畫, #18h文, #18愛情小說, #18禁 小說, #18禁小說, #18禁小說在線看, #18禁小説, #18禁文, #18禁文章, #18限小說, #18限文, #3P, #69vj 小說, #85cc 小說, #av 在線觀看, #av 小說, #av 線上, #av小誣, #av小說, #av線上, #a小誣, #a片小說, #bl做愛, #gay 18 小說, #h528 小說, #h528小說, #h小誣, #h文章, #jav 免費, #jav 線上, #jfk論壇, #jkf在線看, #jkf小說, #jk論壇, #porn 小說, #seqing 小說, #sex 小說, #ut聊天室, #中文 性愛 小說, #中文字幕a片, #中文情慾網, #乳房, #乳頭, #亂倫 人妻, #亂倫 網站, #伴侶交換, #做愛, #做愛 小說, #做愛 故事, #做愛 文章, #做愛小說, #做愛故事, #做愛文章, #偷情 小說, #偷情小說, #偷窺, #免費 18 禁 小說, #免費 性 小說, #免費 性愛 小說, #免費 情慾 小說, #免費 顏色 小說, #免費a, #免費a小說, #免費a片, #免費a片100%, #內衣, #內褲, #公雞, #勃起, #十八禁小說, #十八限小說, #口交, #口交 小說, #台灣 性愛 小說, #台灣 性愛 自拍, #台灣成人網, #同事, #同性, #呻吟, #在線 av, #大學, #女 女 18 小說, #奴隸, #奶子, #妓女, #妻子小說, #子宮, #孕婦 性愛 小說, #學校, #學生, #學生妹, #家庭, #射精, #小穴, #小說 a 片, #小說 性, #小說 性愛, #小說18, #小說18禁, #小說做愛, #少女, #屁股, #強暴, #快感, #性 色 小說, #性愛, #性愛 小說, #性愛 小說 網, #性愛 文學 小說, #性愛小說, #性愛故事, #性愛文學, #性愛文章, #性感, #性慾小說, #性文學, #情工小說, #情愛 小說, #情慾 小說, #情慾 小說 網上 看, #情慾中文, #情慾小說, #情文學, #情趣小說, #情趣文學, #愛情 小說, #愛愛 小說, #愛愛小說, #愛撫, #成人 免費, #按摩 性愛 小說, #捆綁, #捷克論壇, #捷克論壇 在線看, #換妻, #暴露, #校園, #武俠, #武俠 小說 色情, #母子亂倫, #母子性交, #浴室, #淫 色 小說, #淫蕩, #潮吹 小說, #激點小說, #無碼中文, #熟女, #父女亂倫, #猥褻水, #男 男 18 小說, #瘋狂性派對, #矽膠娃娃, #第一次, #精液, #線上a片, #群交, #肉文線上看, #肉棒, #肛交, #胸罩, #胸部, #色小說, #色文學, #色文章, #色色小說, #色色文章, #色色的小說, #虐待, #處女, #調教小說, #變態, #豔遇, #超 爽 文學 網, #車廂輪姦, #辦公室, #迷姦, #都市閒情, #阿 賓 小說, #限制級 小說, #限制級小說, #陰唇, #陰莖, #陰蒂, #陰道, #陽具, #風月文學, #飛機av, #飛機文學, #高潮, #黃色 小說 網站, #黃色小誣, #黃色小說, #黃色文學, #龜頭

從張靜家裡出來,夏詩涵依然滿臉掩蓋不住地激動,像個歡快的小天使。

「今日真過癮啊。悄悄,沒想到你爸這么厲害,足足在我體態裡面發射了三次呢。」

「那還不是由於你長得太好看了?校花即是校花,魅力可不是通常地大啊。」

「哪有啊,別瞎說,是我太久沒去你家玩了吧。高的時候我在你家住的那段時間,天天被他操弄,也沒見他這么厲害。」

「那時候你身子還沒長開,還沒這么誘人呢,哪像此刻啊,奶子比那時都大了快兩倍了吧。這手感,嗯,真的不錯啊,難怪我爸那么激動,連我和我媽都被他弄得爽的不可以呢。」

「誒,別捏那兒,別死悄悄,又捏我乳頭,害我又濕了,成心想讓我出醜啊?」

「濕了就濕了唄,又不是沒有真空上過學.到了學校被那幫男生弄不照樣要濕的?」

「滾蛋,小騷蹄子,看我怎么報復你。」

「啊你幹什么?不要弄了嗯好舒服」

過了好會兒,兩人才清靜下來。

「對了,詩涵,說起來我也好久沒去你家了。你爸還好嗎?」

「還不是老樣子,整日忙得不著家的,都難得回來吃次飯。」

「唉,好懷舊他的大雞巴啊,比我爸的還粗還長.上次被他操還是在初中呢。」

「別提了,說起來就來火,他都年多沒操過我了。似乎也不怎么弄我媽了,我幾回聽牆根都沒消息,可別是出什么疑問了吧?」

「不開心的事務就別想了,大人的世界不是我們弄得懂的,還是先對付完高考吧。考個好大學,找個好任務,憑你校花的姿色,還怕找不到好肉棒?」

「死丫頭,你真是嘴欠,說著說著又說到那方面去了。是你想找好肉棒吧?」

兩人嘰嘰喳喳地說著,絲毫也沒留心到個人早已被人盯上,而她們此刻地點的這自己煙稀少小巷子,原先是為了或許提前個鐘頭到學校唸書而抄的近路,此刻卻成了別人眼中的最佳伏擊所在.當兩人發明個人被個染著黃頭髮的男子帶著兩自己擋阻去路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黃頭髮綽號刀哥,是靜海校園周圍的小地痞頭目之,中午的時候到兩個穿戴清涼女孩朝社區走來,就路尾隨,見她們上了樓,估摸著回家。他們再大膽,這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也不敢入室為非作歹,況且他也無知道家裡還有沒有其他人,於是就等著她們下樓來,在小巷中設好埋伏,而後再抓緊她們,乘機作案。在刀哥看來,反正她們都是高中生,就算被強暴了,礙於面子也只能忍忍算了。

「幹什么,快滾蛋!」張靜攔在夏詩涵身前,高聲的吼到,臉色慘白,十分的懼怕。當然她不是怕被劫色,可是刀哥手中幹練把玩的匕首,讓她覺得心中隱隱不安。

「幹什么,兄弟們想幹你們!小妞,長得這么好看,個人玩多沒意思啊,給哥們玩玩才盡情啊。我知道你們是靜海中學的學生,並且還有幾個月就高考了,此刻包袱那么大,起陪我們去開釋開釋,不是說勞逸交融嘛,哈哈哈哈哈」

這時逼近高考,靜海市的氣象已經有些熱。夏詩涵和張靜為了貪涼爽,穿的T恤和短裙,並沒有戴胸罩,只是戴了胸托,將乳房高高托起。因為剛剛的嬉鬧,乳尖都已經充血挺拔起來,在T恤上形成了兩個顯著的崛起。也難怪刀哥邊把玩著匕首,眼睛還邊直勾勾的盯著兩個女孩的身子,口水都流了出來。

夏詩涵和張靜聽到了他們口中的髒話,心中加倍的驚懼。社區裡面並沒有人走動,並且她們是被圍在巷子裡面,就算喊,也不會有人聽到。並且她們知道,假如被眼前的幾個傢夥抓緊,肯定難以逃脫,甚至被強暴。在這個很輕易就可以知足性欲的社會,強姦可是重罪。對方手上可是拿著刀的,萬她們操完了要滅口,或者提出什么加倍過分的要求她們不敢想。

夏詩涵急的眼淚都流了出來,無知如何是好。她還是第次被小地痞圍住,她可不是外面那些淫蕩的女人,隨時都可以跟人做愛,她有個人的原理,假如不是親友摯友或者教師同窗,不是在個人甘願的場合下,她死都不想要被人玷汙。

張靜知道夏詩涵的個性,她個人被強暴卻是沒什么,可是詩涵萬她想不開怎么辦?

「詩涵,你快跑,去報警,我來攔住他們提防!啊不要!」

張靜往後看了詩涵眼,卻發明無知道什么時候,個身影已經顯露在夏詩涵身後,正朝她抱去。與此同時,她也感到到另個粗壯的身軀從身後堅牢地抱住個人。

「嘿嘿嘿,你們是跑不掉的。安心吧,刀哥我會好好疼愛你們的!」刀哥自滿的笑道。另有兩個傢夥顯然也十分的激動,宛如饑渴多日的惡狼朝著夏詩涵和張靜的方位撲已往。

夏詩涵此刻已經無力思索,只是在本能地掙紮著。怎樣她個弱女子,力氣又怎能跟身後的大漢子比擬?身後的漢子堅牢抱住她的腰,嘴巴輕輕在她耳後吹著氣,前面又沖過來個漢子,不停揉捏著她的胸口,還時不時在她的乳尖上用力捏幾下,帶給她波波強烈的刺激。

「啊走開不要」夏詩涵只覺得腦袋片空缺,雙腿陣發軟,掙紮也越來越無力。

忽然,夏詩涵感覺腳下空,本來兩個漢子無知什么時候已經走到她的身側,從兩端托住她的腿彎,將她雙腿分手抱了起來,空閒的隻手不斷地揉捏著她的乳房。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夏詩涵的意識稍微清醒了點,發出聲驚呼,本能地摟住兩個漢子的脖子。這時她的耳邊傳來了張靜的呻吟聲。

「嗯啊用力好舒服」

偷眼望去,本來張靜也已經被這么抱住,本就狹窄的短裙已經滑落到大腿根,薄薄的粉紅色小內褲已經被浪水浸透,變得透徹,徹底無法遮掩裡面的春光。

隻大手在小穴上不住的事件,另有隻手隔著T恤逗弄著她的乳房。

夏詩涵看到這幕,才驚覺個人也已經走光。想起剛在已經被張靜逗弄得有些潮乎乎的,這下,豈不是都被他們看光了?

「啊不要看」

夏詩涵當然已經被刀哥看了個精光。下身本就潮濕了,黑色的內褲被兩個漢子這逗弄,早就濕透,粉紅色的陰唇已經覽無遺,就連那粒小紅豆都已經傲然挺拔,清楚可見。至於上身,原先就清涼薄弱,剛剛夏詩涵吃了嚇,早就綿綿密密地出了身香汗,將T恤打濕,胸前的兩點嫣紅也曝光在刀哥的視線之下。

「光是抓抓奶子就已經濕成這樣了?真是個小騷貨啊。」刀哥視奸著兩個小佳麗,但是更多的留心力還是放在了夏詩涵的身上,支著帳篷,耍弄著手中的匕首向夏詩涵走去。

說實話,刀哥長得點都不丟臉,相反還有點小帥。更有殺傷力的是,他耍弄匕首的手法純熟無比,讓人目炫繚亂.若是在平時,指不定會引起幾多花癡美少女的尖啼聲,可是此刻,那寒光閃閃的匕首,那支起的帳篷,那越來越近的身影,只是讓夏詩涵覺得懼怕、驚慌。

「你你要幹什么?別過來」

「幹什么?你到此刻還不明白局勢嗎?我當然是要幹你了。安心,小美女,我刀哥的名號在這帶還是叫得響的,不會幹毒手摧花這樣的事的。要不要來點加倍刺激的?擔保試過次以後你會天天想著讓我弄的。」

「更刺激的?啊不要」夏詩涵當然不會天真地就這么相信刀哥的話。這幫小流氓,誰知道他們會幹出什么事務來。見刀哥手中的匕首不停朝個人靠近,她懼怕得閉上了眼睛。

並沒有想像中的苦惱,夏詩涵只是感到到個硬硬的、冷冷的物品挑起個人的下巴。

「還真是個好看的丫頭,讓人越看越喜愛啊。別懼怕,小佳麗,我刀哥的刀法可是很出名的,只要你乖乖聽話,絕對不會傷到你的。來,親個嘴吧。」

刀哥柔聲的安撫並沒有消除夏詩涵的恐驚,她的體態變得加倍僵硬。可是,她此刻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還能有什么設法逃過劫呢?

她不是沒想過亮出個人的地位,若是平常的小地痞,以她的地位,肯定能讓對方嚇得屁滾尿流的。可是,刀哥有刀啊。看他玩得那么幹練,也無知有沒有命案在身,萬讓他狗急跳牆她不敢想像下去了。

至於張靜,夏詩涵已經不指望她了。光聽她那連綿不絕的浪啼聲,就知道她已經是樂在此中了。「這個騷貨,要是逃脫了這劫,看我回到教室怎么用兩頭龍教訓她。」夏詩涵心頭暗恨。

暗歎了聲,夏詩涵完全拋卻了抵擋。此刻只有合作了,看體現得好的話,是否能讓這幫地痞大發憫惻,放個人馬.要不,對個人和張靜的本事,夏詩涵絕不懷疑,沒準末了還或許反戈擊,擺平這些個地痞,讓他們受到應有的正法.

對於接吻,夏詩涵還是很認識的,可是由於恐驚,肌肉顯著有些僵硬。她略顯生澀地勤奮合作著刀哥。

逐漸地,刀哥不再知足于口舌交纏,邊繼續用空著的手挑逗夏詩涵的胸脯,邊把嘴逐漸下移,舔過她的脖子,隔著T恤在她的乳尖上吸啜。而他手中的匕首,也緩慢在嬌軀上滑動,刀尖隔著衣服逗弄著乳頭,居然讓恐驚中的夏詩涵感覺類別樣的舒爽和刺激。

「唔」聲嬌吟,夏詩涵的下身加倍泥濘。她此刻已經沒有心思去想其它了,她只想要根大肉棒插進她的小穴,讓她知足下,止住下身的瘙癢.

可就在這時,刀哥的匕首離去了她的乳尖,嘴和另隻手也休止了事件。迷惑中夏詩涵睜開了眼睛,卻驚恐地發明刀哥的匕首猛地在胸前劃過.

「啊」夏詩涵慘叫聲,卻不測地只是感覺胸前涼。驚魂未決定地喘著粗氣,睜眼看,本來尖銳的匕首只是劃破了個人的衣服,在T恤上開了兩個天窗,將乳頭和乳暈恰到優點地曝光出來,而她吹彈可破的嬌嫩肌膚的確絲毫無損。這讓好輕易緩過勁來的夏詩涵心中卻也暗自欽佩。

本來剛剛他說個人刀法厲害,還真不是吹的。想到剛剛心中那種忽上忽下的刺激感到,夏詩涵甚至突兀覺得,偶然讓個有這么首絕活的漢子玩玩,好像也不是什么壞事。

「呸呸呸,我怎么會有這樣的方法?我的原理呢?我的節操呢?」

心裡是這么想的,可是在刀哥手指和匕首的挑逗下,夏詩涵逐漸健忘了恐驚,開端淫叫起來。

「嗯,好爽刀哥,你好厲害你的小刀啊好舒服」

只見刀哥的匕首尖端時而逗弄下夏詩涵的乳頭,時而又在她的乳房和乳尖輕輕戳著,時而又挽個好看的刀花繼續挑逗,給她強烈的刺激,卻又不傷她體態分毫,這力道認真拿捏的精確,讓夏詩涵欲念大起。

「啊好舒服小穴好癢刀哥我要讓詩涵更舒服些

啊」

親自感受到刀哥刀法的厲害,夏詩涵心頭懼意漸消,專心享受了起來。

「嘿嘿,舒服吧?小佳麗別急,還有加倍舒服的呢。」

他還有什么樣式呢?聽他這么說,夏詩涵心中居然隱隱有些竊喜和期望起來。

匕首換了個邊,在夏詩涵的乳頭邊緣劃動了幾下,夏詩涵正要驚呼,卻感覺並沒有切割的痛感,而是絲絲金屬的涼意帶來的舒爽感到.仔細看,本來刀哥這把「匕首」只是形似匕首,卻只有邊有刃,另側卻無鋒,嚴峻來說,這實在是把造型對照另類點的小刀。難怪刀哥要叫刀哥了,若這是匕首,豈不是該叫「匕哥」了?「匕哥」?「屄哥?」夏詩涵想笑,但體態傳來的波波快感讓她馬上拋卻了這個念頭.

刀背在夏詩涵的乳頭上擺弄了幾下,貼著她的體態逐漸下滑,滑過深不能測的乳溝,平坦的小腹,光潔的大腿,在夏詩涵期望的視線中來臨了她早就泥濘不堪的小穴處。刀哥輕輕刀,在她的陰蒂處挖了個極小的圓洞,輕薄的布料分解,她的小部門陰蒂就這么曝光出來,在彈性極佳的內褲抑制下頂出個細小的鼓包。

刀背在夏詩涵的穴口上輕輕摩擦著,緩慢朝她的穴縫中壓進去,每次遊移,都恰到優點地在她袒露出來的小陰蒂上輕輕紮下。夏詩涵敏銳地察覺到,這那邊是紮啊,分明即是挑。夏詩涵何曾見識過這么奇妙的弄法?跟著刀哥不停的動作,夏詩涵淫水不停,浪叫練練。

「啊小豆豆要紮穿了啊好舒服刀哥刀哥你真會玩啊。啊」

終於,跟著刀哥不停的動作,夏詩涵輕薄緊窄的小內褲被徹底壓入淫穴中,外面再也看不出兩端的痕迹.與此同時,在刀尖的挑逗下,夏詩涵的陰蒂居然「啵」地聲硬生生從小圓洞中擠了出來。夏詩涵只覺陰蒂根部緊,被小洞緊緊包住。不等她反映過來,隨之而來的是小刀刀尖居然就這么刺進了小穴,毫無阻力地割開了深入此中的內褲,刺激著柔軟的穴肉。輕輕捅了幾下之後,刀哥挽了個刀花,小刀出手而出,刀柄回聲沒入小穴。

友愛提示:劇情需求,切勿模擬,不然後果自傲!

「唔」下身突如其來的充滿感,加上內褲牽連對陰蒂的刺激,讓夏詩涵潮噴了。

「啊不可以了刀哥你好會玩要去了」

這聲卻不是夏詩涵發出來,而是張靜.夏詩涵這才覺察,無知什么時候,刀哥的另隻手已經在張靜身上肆虐起來。只見張靜此時T恤被高高推起,隻乳房正被個漢子從身後揉弄,另個漢子在囓咬著她的另隻乳頭,隻手還把她的條腿高高抬高。她的內褲被撥到邊,刀哥三根手指在她小穴內不斷抽插,拇指和食指卻捏住她充血的陰蒂。而個人,正被把刀柄進進出出地強姦著

「怎么樣?爽吧?想不想要刀哥的雞巴?」跟著兩女都到達激情,刀哥見前戲已經差不多了,解開褲子,取出了他胯下的兇器。

「啊我要刀哥給我肉棒」

「小刀!」突兀之間,個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

頓時幾個傢夥都休止下來,朝著聲音傳來的方位去。

「麻痹,你誰呀,敢叫我們刀哥小刀,你找死吧你!」那個在張靜身後揉著乳房,已經憋了多時,卻由於沒有得到刀哥指令,只能挺著雞巴在張靜屁股後面亂戳的傢夥看到個青年人走過來,打斷了他們的好事,不由得指著他痛罵.

「啪!」突兀,他感到到臉上陣火辣辣的疼,再看身邊,沒有想到是刀哥扇的個人。「啊,刀哥,你怎么」

不止幾個小弟,張靜和夏詩涵也是臉的驚愣著刀哥。他怎么個人打個人人?

「草泥馬,還不快給唐哥道歉.」刀哥說著,顫動的上前走去,「呵呵,唐哥,是您老人家呀,我還認為是誰呢。唐哥,我這個小弟不懂禮貌,你想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呵呵」刀哥點頭哈腰的對著唐宇提防翼翼的說道。

唐宇冷瞟了眼刀哥,而這個時候其他的兄弟適才覺悟過來。來人可是刀哥的老大呀!

「唐哥!」「唐哥!」

說著幾個傢夥都是客氣的叫道,尤其是那個罵了唐宇的小地痞,滿身哆發抖嗦,生怕唐宇要他的命。可是,沒有刀哥的指令,他們又不敢鬆開夏詩涵和張靜,衣衫不整地維持著本來的姿態,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唐宇!你是唐宇?」張靜剛剛被弄得迷迷糊糊的,這才覺悟過來,看著唐宇,震撼的說道。

「沒錯,是他。」夏詩涵柔聲的說道。

也難怪張靜開端沒有認出唐宇,唐宇已經個多月沒有去上學了,就算以前,也是常常蹺課.

此刻的唐宇,在班上顯然應當被歸為差生類。蹺課,打鬥樣樣不少,和夏詩涵、張靜這樣的優等生顯然不是個階級的,可是夏詩涵對他並無惡感,反而挺有好感的。

要知道,當初唐宇可是以中考狀元的地位考進靜海高中的,優異的成果、帥氣的形象,刁悍的功能力,馬上吸收了不少美女的嗜好。之後,他和另名成果和相貌都不遜於她的校花李韻婷走在了起,在學校常常可以看到兩人忘乎所以地做愛。其時誰都認為他們是對金童玉女,可以有個圓滿的結果。可是兩年前,誰也想不到,李韻婷居然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對他說出如此絕情的話,並當著他的面自動給他的死仇家豐子赫和廖凱那幫人操弄,鬧得滿城風雨。之後李韻婷轉學了,唐宇也腐敗了。

夏詩涵心中卻直沒放下唐宇,也沒有對言情小說 盛開他有任何輕視。並非由於她是班長,要對每個同窗擔當,實在另外來由。

「像唐宇這樣,那么用情那么深,會被個女孩侵害成那樣的男生,為什么不是我的男友人呢?」

「假如,開端我跟他做愛的時候自動點,淫蕩點,不要那么羞澀;假如我當初放下保持距離,自動去講求他的話,結局是不是徹底差異呢?」

夏詩涵暗自有些懊悔,所以李韻婷走後,夏詩涵以班長的名義,多次找唐宇談心,試圖用肉體讓唐宇振作起來,可是功效畢竟不理會想。他清晰地知道,唐宇本性並不壞,只是突遭情變,需求個發洩的出口,所以才會自甘腐敗。

她也清晰地知道,個人固然不是唐宇的女友人,卻在別有用心裡有著極為不同凡響的身份。她知道他有多么維護個人,哪怕和李韻婷熱戀的時候,對個人的事都十分上心。她知道他有幾多次打鬥都是為了個人,只管可能他個人都記不清晰了。每次個人被人欺侮,倒楣的老是欺侮她的人,她知道這都是他做的。

唐宇這時突兀顯露,讓夏詩涵感覺十分驚喜和感謝。固然他打斷了刀哥的逗弄,讓她略微有些惘然,可是與見到唐宇的欣喜比擬,那基本不算什么了。

「你們在幹什么?」唐宇著刀哥冷冷的問道。

「咚!」刀哥猛然怔,思緒連忙滾動,假如說是個人要被美色所迷,想要當街強暴她們,那肯定免不了陣毒打。

「嘿嘿,唐哥,我們是想把她們抓去獻給你的。知道你為了備戰高考,累得夠嗆,找點葷腥給你開釋包袱的,呵呵,沒想到這么巧,你就來了,這就好了,省的我們再去找你了。你看,這兩個妞多好看啊,體形多正點.瞧這奶子,軟乎乎的,揉起來獨特舒服。還有這小逼,還是粉紅色的,用過的人肯定不多。隨意弄幾下就已經濕成這樣了。你看,這小豆豆都已經挺得這么高了,你來了正好開操。」

「既然是預備給我的,那你脫褲子幹嘛?」

「唐哥我我這不是預備先試用下嗎。用的舒服才好送給你啊。但是此刻看起來也不必試了,兩個肯定都是極品,獻給唐哥再適合但是了。」

唐宇不語,看著夏詩涵和張靜,眼神突兀邪惡的著刀哥:「她是我的同班同窗.」

剎那,刀哥的手不自覺地抖了下,變得僵硬起來,捏得夏詩涵聲悶哼。

刀哥和他的小弟們都傻了眼,心中宛如個鐘錶的暗戀 言情 小說發條,快速的顫抖。

唐宇又加上句:「她們是我的女人!」

刀哥的臉剎那變得慘白,趕緊把手從夏詩涵身上拿開,手足無措,老厚道實地站著。幾名小弟也嚇得趕忙鬆開夏詩涵和張靜,離去她們兩步,卻又懼怕她們摔倒,伸脫手在身後護著她們。

「我什么時候成了你的女人了?」夏詩涵心頭暗恨,卻也有些甜美。她知道他這是為了她的安全著想,讓刀哥完全斷了對她的念頭.

「唐哥,我們,我們無知道呀!我們見她們好看,就第個想到要抓緊她們孝順您,沒弄清晰地位,那邊知道居然是兩位嫂子?唐哥,我們錯了。我們錯了!」刀哥聽到之後,顫動的說道。

而其他的小弟也隨著說,但卻無知道這刀哥為什么會如此的怕這個小子。起來也就個高中生,有什么好怕的?

「你誰好看都想抓來孝順我?」唐宇冷瞪著刀哥問道。

「啊,是,是啊。」刀哥慌張的說道。

「既然這樣,我看你長得這么帥,你媽應當差不到那邊去,你把你媽帶來孝順我吧。」唐宇淡淡的說道。

「咚!」刀哥滿頭汗珠,「這唐哥,我媽她在外地,不便捷過來,等陣子吧。」

看刀哥說得有趣,夏詩涵忍不住嬌笑起來。這笑,認真美豔驚人,看得刀哥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她。猛然間想到唐宇還在身旁,趕緊把實現移開,不敢再看夏詩涵眼。

「唐宇,他是誰啊?」

「個小地痞,人稱刀哥,你們下回看到他叫小刀就行。被我揍過幾回,此刻變乖了。實在他人還不錯.」

「人還不錯?」夏詩涵很納悶唐宇為什么會對個小地痞有這樣的評價.

「課本氣,敢拼,對小弟好,保衛費收得也還算公道,有時還協助些貧民。」

「哼,你還替他說好話,剛才他們還想非禮我們呢。」

「小刀很少做這種事的,估算是看到你們太好看了,這裡又沒什么人了,時昏了腦袋吧。」

「是啊是啊,兩位嫂子其實是太好看了,不操下我們會基本睡不著覺的。」

「這裡沒你開口的份。」

「哎,是是」

「最主要的是,他對照清潔,在他手底下從來都沒有命案,連受傷的都沒有。」

「受傷的都沒有?怎么可能?」夏詩涵感到有些不能思議.

「由於他暈血。別人苦練刀法是為了傷人殺人,他練刀法是為了傷衣服嚇人。他那刀法號稱『迎風脫衣斬』,他的敵手往往刀就被他脫精光了,嚇都嚇死了,哪還敢跟他拼?」

「嘻嘻,本來是這樣啊。我說久聞刀哥大名,下手從來都沒有傷亡的,本來是這個來由啊。啊」

張靜話出口,才驚覺個人講錯,趕忙用手將嘴摀住,副「我什么都沒說」的臉色。可這那邊瞞得過天性伶俐的夏詩涵?

「唐哥,假如沒什么囑咐的話,我們就先滾了。」刀哥見形勢差池頭,已經把話題引到他的糗事上來了,急速開溜,說著就在世人矚目之下,趕忙穿好褲子,突兀趴到在地上,而後滾著走。

「啊」其他幾個小弟都是極為的驚詫。陣驚惶。但著個人的老大都很識趣的滾了,他們又怎么敢不滾呢。於是都手忙腳亂地收拾好衣服,趴在地上滾了起來。他們無知道的是,唐宇曾經對刀哥放過狠話,每次見到個人都要滾著走。

「撲哧!」張靜再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夏詩涵也用玉手掩著嬌唇,嘻嘻笑起來。卻依然沒有健忘張靜剛剛那句話。

「好啊,你個騷蹄子,本來你早就知道刀哥不能能傷到我們,難怪你剛剛那么享受啊。」

「是啊,他報出名號之後我就知道我們不會有危險了。」

「那你怎么不早點通知我啊?」

「要不吃那嚇,你怎么會玩的那么刺激,那么爽?惋惜啊,我都還沒嘗過刀哥刀法的滋味呢。」

「是不是還有些失望啊?此刻離課堂還有不少時間,要不要把他們再叫回來讓你爽把?」夏詩涵看了還沒有滾遠的刀哥眼。

「我看是你還沒爽夠,想多玩玩吧?」

「死妮子,別瞎說,有唐宇在這兒呢,那幫小地痞哪能跟他比啊?是不是啊,唐宇,你也想來發吧?」

「呃班長大人,我還有事,你們玩,我先走了」

「誰讓你走了?你要不想,這是怎么回事?」夏詩涵把抓緊已經「立正」

的「小唐宇」問道。

「好吧好吧,我從了,我從了還不可以嗎,班長大人哎,別捏,疼」

「哎,刀哥,你們等會兒,先過來。」這邊夏詩涵還在對唐宇威逼利誘,哪裡張靜就已經說話叫住刀哥了。

刀哥聽,無知又有什么事,趕忙和小弟們爬起來,戰戰兢兢地跑了回來。

「不敢,不敢,叫我小刀就好。兩位嫂子還有什么囑咐,赴湯蹈火,小刀在所不辭」

「行了行了,我說小刀,剛剛你的手法很幹練啊,但是我們姐妹還沒有盡情呢,把我們弄得不上不下的,這裡還癢著呢。」張靜撥開內褲,揉弄著濕答答的小穴,「你唐哥固然厲害,可也只有自己不是?你說」

刀哥聽那邊還無知道她的意思?想到立刻就可以真正操到這兩位美女,忙不疊地回聲點頭:「小刀瞭解,瞭解,定把兩位嫂子伺候舒服了」

「那還愣著幹什么?趕緊脫褲子啊」

半小時後。

刀哥和四個小弟都七仰八叉地倒在地上,不停地喘著粗氣,再也不想起身。

沒設法,兩個女孩其實是太厲害了。夏詩涵的小穴和菊花也無知道是怎么磨練的,要不是刀哥幾人久經歡場,險些沒被弄得秒射。只管他們使出滿身解數拉攏迎合,也沒撐多久就紛飛繳械認輸。況且完全放鬆下來的夏詩涵在手技和口技方面顯現出超絕的天賦,讓刀哥幾人雪上加霜。再看張靜,固然沒有夏詩涵那么厲害,卻也差得不多。

此刻場上唯還有搏鬥力的只剩唐宇了。只見夏詩涵躺在塊清潔的塑膠布上,那是每個女生書包裡的必備裝備,便捷隨時應急採用。張靜趴在夏詩涵身上,兩人的嘴相互激吻,乳尖相互摩擦著,下身被個小枕頭高高墊起,雙腿大張,陰戶緊貼,陰蒂相互逗弄。唐宇在兩人身後跪坐著,粗大的肉棒時而插進夏詩涵小穴中,時而又貫穿進張靜體內,又或者從兩人淫穴中間越過,馬眼在兩人陰蒂上反復研磨。

「唐唐哥,小刀真的心服口服了想不到唐哥這么厲害兩位嫂子也也是身懷絕技。」

「嘻此刻此刻知道厲害了吧?啊唐宇再用力點詩涵詩涵可是我們班班長,嗯好舒服其時其時我們全班教師和同窗輪番上陣才才剛才擺平她嗯要去了啊

我們險些險些都沒請外助就就你們啊就你們幾個小地痞唐宇再來次你們還想強暴我們?啊」

刀哥驚出了身盜汗。本來兩位嫂子這么厲害,要不是唐哥出頭調解,沒準今日會被她們吸的骨頭渣子都不剩了。他那邊知道夏詩涵固然厲害,可是極有原理的人。要不是唐宇說他「人還不錯」,幾人也算不打不相熟了,夏詩涵才不會這么心甘情願地讓他上,也施展不出這么強的搏鬥力了。

「唐哥小的們其實不可以了,你看我們是不是可以滾了?」

唐宇和夏詩涵對視了眼,夏詩涵微不能查所在了點頭.

「看在你們今日體現還不錯的份上,都走吧。」

「唐哥,您確認不必我們滾了?」

「叫你走你就走,哪那么多空話,哼!」

見唐宇似有動怒的眉目,刀哥幾人身形顫,趕緊撿起散亂在四周的衣褲,都來不及穿上,光禿禿地朝巷子外走去。

「哎,小刀,今日嗯今日體現得不錯,下次啊下次我們想玩了還還找你啊啊」張靜唯恐天下穩定地說.

刀哥聽這話,體態抖了下,猛地摔了個夠啃屎。

「哈哈哈啊唐宇用力」

身後傳來了兩女淫浪的嬌笑聲。

*********

以下純屬惡搞

詩涵:「唐宇,就這么放過他們了?」

唐宇:「還能奈何?幾個連臺詞都沒幾多的暫時龍套演員,就別整太狠了吧。」

詩涵:「那刀哥呢?人家還沒玩夠,可不想就這么放過他。」

唐宇:「你都玩得她快脫陽了,還想怎么著啊?再說了,做人留線,日後好見面。成仇結大了以後也欠好上他小媽了是不?」

詩涵:「什么?你還想上他小媽?」

唐宇:「哎別捏我蛋蛋依照此刻的劇情,你還不是我的女友人吧?

就這么愛妒忌,要是以後我找了十幾二十個妻子你還不得把我閹了?」

詩涵:「什么?你還想找十幾二十個妻子?」

唐宇:「啊不是我想啊,是說的」

詩涵:「唐宇!你今日要不把我個悄悄給喂飽了,老娘跟你沒完!」

唐宇:「啊不要啊妻子我錯了」

從張靜家裡出來,夏詩涵依然滿臉掩蓋不住地激動,像個歡快的小天使。

「今日真過癮啊。悄悄,沒想到你爸這么厲害,足足在我體態裡面發射了三次呢。」

「那還不是由於你長得太好看了?校花即是校花,魅力可不是通常地大啊。」

「哪有啊,別瞎說,是我太久沒去你家玩了吧。高的時候我在你家住的那段時間,天天被他操弄,也沒見他這么厲害。」

「那時候你身子還沒長開,還沒這么誘人呢,哪像此刻啊,奶子比那時都大了快兩倍了吧。這手感,嗯,真的不錯啊,難怪我爸那么激動,連我和我媽都被他弄得爽的不可以呢。」

「誒,別捏那兒,別死悄悄,又捏我乳頭,害我又濕了,成心想讓我出醜啊?」

「濕了就濕了唄,又不是沒有真空上過學.到了學校被那幫男生弄不照樣要濕的?」

「滾蛋,小騷蹄子,看我怎么報復你。」

「啊你幹什么?不要弄了嗯好舒服」

過了好會兒,兩人才清靜下來。

「對了,詩涵,說起來我也好久沒去你家了。你爸還好嗎?」

「還不是老樣子,整日忙得不著家的,都難得回來吃次飯。」

「唉,好懷舊他的大雞巴啊,比我爸的還粗還長.上次被他操還是在初中呢。」

「別提了,說起來就來火,他都年多沒操過我了。似乎也不怎么弄我媽了,我幾回聽牆根都沒消息,可別是出什么疑問了吧?」

「不開心的事務就別想了,大人的世界不是我們弄得懂的,還是先對付完高考吧。考個好大學,找個好任務,憑你校花的姿色,還怕找不到好肉棒?」

「死丫頭,你真是嘴欠,說著說著又說到那方面去了。是你想找好肉棒吧?」

兩人嘰嘰喳喳地說著,絲毫也沒留心到個人早已被人盯上,而她們此刻地點的這自己煙稀少小巷子,原先是為了或許提前個鐘頭到學校唸書而抄的近路,此刻卻成了別人眼中的最佳伏擊所在.當兩人發明個人被個染著黃頭髮的男子帶著兩自己擋阻去路的時候,已經太遲了。

黃頭髮綽號刀哥,是靜海校園周圍的小地痞頭目之,中午的時候到兩個穿戴清涼女孩朝社區走來,就路尾隨,見她們上了樓,估摸著回家。他們再大膽,這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也不敢入室為非作歹,況且他也無知道家裡還有沒有其他人,於是就等著她們下樓來,在小巷中設好埋伏,而後再抓緊她們,乘機作案。在刀哥看來,反正她們都是高中生,就算被強暴了,礙於面子也只能忍忍算了。

「幹什么,快滾蛋!」張靜攔在夏詩涵身前,高聲的吼到,臉色慘白,十分的懼怕。當然她不是怕被劫色,可是刀哥手中幹練把玩的匕首,讓她覺得心中隱隱不安。

「幹什么,兄弟們想幹你們!小妞,長得這么好看,個人玩多沒意思啊,給哥們玩玩才盡情啊。我知道你們是靜海中學的學生,並且還有幾個月就高考了,此刻包袱那么大,起陪我們去開釋開釋,不是說勞逸交融嘛,哈哈哈哈哈」

這時逼近高考,靜海市的氣象已經有些熱。夏詩涵和張靜為了貪涼爽,穿的T恤和短裙,並沒有戴胸罩,只是戴了胸托,將乳房高高托起。因為剛剛的嬉鬧,乳尖都已經充血挺拔起來,在T恤上形成了兩個顯著的崛起。也難怪刀哥邊把玩著匕首,眼睛還邊直勾勾的盯著兩個女孩的身子,口水都流了出來。

夏詩涵和張靜聽到了他們口中的髒話,心中加倍的驚懼。社區裡面並沒有人走動,並且她們是被圍在巷子裡面,就算喊,也不會有人聽到。並且她們知道,假如被眼前的幾個傢夥抓緊,肯定難以逃脫,甚至被強暴。在這個很輕易就可以知足性欲的社會,強姦可是重罪。對方手上可是拿著刀的,萬她們操完了要滅口,或者提出什么加倍過分的要求她們不敢想。

夏詩涵急的眼淚都流了出來,無知如何是好。她還是第次被小地痞圍住,她可不是外面那些淫蕩的女人,隨時都可以跟人做愛,她有個人的原理,假如不是親友摯友或者教師同窗,不是在個人甘願的場合下,她死都不想要被人玷汙。

張靜知道夏詩涵的個性,她個人被強暴卻是沒什么,可是詩涵萬她想不開怎么辦?

「詩涵,你快跑,去報警,我來攔住他們提防!啊不要!」

張靜往後看了詩涵眼,卻發明無知道什么時候,個身影已經顯露在夏詩涵身後,正朝她抱去。與此同時,她也感到到另個粗壯的身軀從身後堅牢地抱住個人。

「嘿嘿嘿,你們是跑不掉的。安心吧,刀哥我會好好疼愛你們的!」刀哥自滿的笑道。另有兩個傢夥顯然也十分的激動,宛如饑渴多日的惡狼朝著夏詩涵和張靜的方位撲已往。

夏詩涵此刻已經無力思索,只是在本能地掙紮著。怎樣她個弱女子,力氣又怎能跟身後的大漢子比擬?身後的漢子堅牢抱住她的腰,嘴巴輕輕在她耳後吹著言情 小說 甜 文氣,前面又沖過來個漢子,不停揉捏著她的胸口,還時不時在她的乳尖上用力捏幾下,帶給她波波強烈的刺激。

「啊走開不要」夏詩涵只覺得腦袋片空缺,雙腿陣發軟,掙紮也越來越無力。

忽然,夏詩涵感覺腳下空,本來兩個漢子無知什么時候已經走到她的身側,從兩端托住她的腿彎,將她雙腿分手抱了起來,空閒的隻手不斷地揉捏著她的乳房。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夏詩涵的意識稍微清醒了點,發出聲驚呼,本能地摟住兩個漢子的脖子。這時她的耳邊傳來了張靜的呻吟聲。

「嗯啊用力好舒服」

偷眼望去,本來張靜也已經被這么抱住,本就狹窄的短裙已經滑落到大腿根,薄薄的粉紅色小內褲已經被浪水浸透,變得透徹,徹底無法遮掩裡面的春景。

隻大手在小穴上不住的事件,另有隻手隔著T恤逗弄著她的乳房。

夏詩涵看到這幕,才驚覺個人也已經走光。想起剛在已經被張靜逗弄得有些潮乎乎的,這下,豈不是都被他們看光了?

「啊不要看」

夏詩涵當然已經被刀哥看了個精光。下身本就潮濕了,黑色的內褲被兩個漢子這逗弄,早就濕透,粉紅色的陰唇已經覽無遺,就連那粒小紅豆都已經傲然挺拔,清楚可見。至於上身,原先就清涼薄弱,剛剛夏詩涵吃了嚇,早就綿綿密密地出了身香汗,將T恤打濕,胸前的兩點嫣紅也曝光在刀哥的視線之下。

「光是抓抓奶子就已經濕成這樣了?真是個小騷貨啊。」刀哥視奸著兩個小佳麗,但是更多的留心力還是放在了夏詩涵的身上,支著帳篷,耍弄著手中的匕首向夏詩涵走去。

說實話,刀哥長得點都不丟臉,相反還有點小帥。更有殺傷力的是,他耍弄匕首的手法純熟無比,讓人目炫繚亂.若是在平時,指不定會引起幾多花癡美少女的尖啼聲,可是此刻,那寒光閃閃的匕首,那支起的帳篷,那越來越近的身影,只是讓夏詩涵覺得懼怕、驚慌。

「你你要幹什么?別過來」

「幹什么?你到此刻還不明白局勢嗎?我當然是要幹你了。安心,小美女,我刀哥的名號在這帶還是叫得響的,不會幹毒手摧花這樣的事的。要不要來點加倍刺激的?擔保試過次以後你會天天想著讓我弄的。」

「更刺激的?啊不要」夏詩涵當然不會天真地就這么相信刀哥的話。這幫小流氓,誰知道他們會幹出什么事務來。見刀哥手中的匕首不停朝個人靠近,她懼怕得閉上了眼睛。

並沒有想像中的苦惱,夏詩涵只是感到到個硬硬的、冷冷的物品挑起個人的下巴。

「還真是個好看的丫頭,讓人越看越喜愛啊。別懼怕,小佳麗,我刀哥的刀法可是很出名的,只要你乖乖聽話,絕對不會傷到你的。來,親個嘴吧。」

刀哥柔聲的安撫並沒有消除夏詩涵的恐驚,她的體態變得加倍僵硬。可是,她此刻已經是砧板上的魚肉,還能有什么設法逃過劫呢?

她不是沒想過亮出個人的地位,若是平常的小地痞,以她的地位,肯定能讓對方嚇得屁滾尿流的。可是,刀哥有刀啊。看他玩得那么幹練,也無知有沒有命案在身,萬讓他狗急跳牆她不敢想像下去了。

至於張靜,夏詩涵已經不指望她了。光聽她那連綿不絕的浪啼聲,就知道她已經是樂在此中了。「這個騷貨,要是逃脫了這劫,看我回到教室怎么用兩頭龍教訓她。」夏詩涵心頭暗恨。

暗歎了聲,夏詩涵完全拋卻了抵擋。此刻只有合作了,看體現得好的話,是否能讓這幫地痞大發憫惻,放個人馬.要不,對個人和張靜的本事,夏詩涵絕不懷疑,沒準末了還或許反戈擊,擺平這些個地痞,讓他們受到應有的正法.

對於接吻,夏詩涵還是很認識的,可是由於恐驚,肌肉顯著有些僵硬。她略顯生澀地勤奮合作著刀哥。

逐漸地,刀哥不再知足于口舌交纏,邊繼續用空著的手挑逗夏詩涵的胸脯,邊把嘴逐漸下移,舔過她的脖子,隔著T恤在她的乳尖上吸啜。而他手中的匕首,也緩慢在嬌軀上滑動,刀尖隔著衣服逗弄著乳頭,居然讓恐驚中的夏詩涵感覺類別樣的舒爽和刺激。

「唔」聲嬌吟,夏詩涵的下身加倍泥濘。她此刻已經沒有心思去想其它了,她只想要根大肉棒插進她的小穴,讓她知足下,止住下身的瘙癢.

可就在這時,刀哥的匕首離去了她的乳尖,嘴和另隻手也休止了事件。迷惑中夏詩涵睜開了眼睛,卻驚恐地發明刀哥的匕首猛地在胸前劃過.

「啊」夏詩涵慘叫聲,卻不測地只是感覺胸前涼。驚魂未決定地喘著粗氣,睜眼看,本來尖銳的匕首只是劃破了個人的衣服,在T恤上開了兩個天窗,將乳頭和乳暈恰到優點地曝光出來,而她吹彈可破的嬌嫩肌膚的確絲毫無損。這讓好輕易緩過勁來的夏詩涵心中卻也暗自欽佩。

本來剛剛他說個人刀法厲害,還真不是吹的。想到剛剛心中那種忽上忽下的刺激感到,夏詩涵甚至突兀覺得,偶然讓個有這么首絕活的漢子玩玩,好像也不是什么壞事。

「呸呸呸,我怎么會有這樣的方法?我的原理呢?我的節操呢?」

心裡是這么想的,可是在刀哥手指和匕首的挑逗下,夏詩涵逐漸健忘了恐驚,開端淫叫起來。

「嗯,好爽刀哥,你好厲害你的小刀啊好舒服」

只見刀哥的匕首尖端時而逗弄下夏詩涵的乳頭,時而又在她的乳房和乳尖輕輕戳著,時而又挽個好看的刀花繼續挑逗,給她強烈的刺激,卻又不傷她體態分毫,這力道認真拿捏的精確,讓夏詩涵欲念大起。

「啊好舒服小穴好癢刀哥我要讓詩涵更舒服些

啊」

親自感受到刀哥刀法的厲害,夏詩涵心頭懼意漸消,專心享受了起來。

「嘿嘿,舒服吧?小佳麗別急,還有加倍舒服的呢。」

他還有什么樣式呢?聽他這么說,夏詩涵心中居然隱隱有些竊喜和期望起來。

匕首換了個邊,在夏詩涵的乳頭邊緣劃動了幾下,夏詩涵正要驚呼,卻感覺並沒有切割的痛感,而是絲絲金屬的涼意帶來的舒爽感到.仔細看,本來刀哥這把「匕首」只是形似匕首,卻只有邊有刃,另側卻無鋒,嚴峻來說,這實在是把造型對照另類點的小刀。難怪刀哥要叫刀哥了,若這是匕首,豈不是該叫「匕哥」了?「匕哥」?「屄哥?」夏詩涵想笑,但體態傳來的波波快感讓她馬上拋卻了這個念頭.

刀背在夏詩涵的乳頭上擺弄了幾下,貼著她的體態逐漸下滑,滑過深不能測的乳溝,平坦的小腹,光潔的大腿,在夏詩涵期望的視線中來臨了她早就泥濘不堪的小穴處。刀哥輕輕刀,在她的陰蒂處挖了個極小的圓洞,輕薄的布料分解,她的小部門陰蒂就這么曝光出來,在彈性極佳的內褲抑制下頂出個細小的鼓包。

刀背在夏詩涵的穴口上輕輕摩擦著,緩慢朝她的穴縫中壓進去,每次遊移,都恰到優點地在她袒露出來的小陰蒂上輕輕紮下。夏詩涵敏銳地察覺到,這那邊是紮啊,分明即是挑。夏詩涵何曾見識過這么奇妙的弄法?跟著刀哥不停的動作,夏詩涵淫水不停,浪叫練練。

「啊小豆豆要紮穿了啊好舒服刀哥刀哥你真會玩啊。啊」

終於,跟著刀哥不停的動作,夏詩涵輕薄緊窄的小內褲被徹底壓入淫穴中,外面再也看不出兩端的痕迹.與此同時,在刀尖的挑逗下,夏詩涵的陰蒂居然「啵」地聲硬生生從小圓洞中擠了出來。夏詩涵只覺陰蒂根部緊,被小洞緊緊包住。不等她反映過來,隨之而來的是小刀刀尖居然就這么刺進了小穴,毫無阻力地割開了深入此中的內褲,刺激著柔軟的穴肉。輕輕捅了幾下之後,刀哥挽了個刀花,小刀出手而出,刀柄回聲沒入小穴。

友愛提示:劇情需求,切勿模擬,不然後果自傲!

「唔」下身突如其來的充滿感,加上內褲牽連對陰蒂的刺激,讓夏詩涵潮噴了。

「啊不可以了刀哥你好會玩要去了」

這聲卻不是夏詩涵發出來,而是張靜.夏詩涵這才覺察,無知什么時候,刀哥的另隻手已經在張靜身上肆虐起來。只見張靜此時T恤被高高推起,隻乳房正被個漢子從身後揉弄,另個漢子在囓咬著她的另隻乳頭,隻手還把她的條腿高高抬高。她的內褲被撥到邊,刀哥三根手指在她小穴內不斷抽插,拇指和食指卻捏住她充血的陰蒂。而個人,正被把刀柄進進出出地強姦著

「怎么樣?爽吧?想不想要刀哥的雞巴?」跟著兩女都到達激情,刀哥見前戲已經差不多了,解開褲子,取出了他胯下的兇器。

「啊我要刀哥給我肉棒」

「小刀!」突兀之間,個清脆的聲音響了起來。

頓時幾個傢夥都休止下來,朝著聲音傳來的方位去。

「麻痹,你誰呀,敢叫我們刀哥小刀,你找死吧你!」那個在張靜身後揉著乳房,已經憋了多時,卻由於沒有得到刀哥指令,只能挺著雞巴在張靜屁股後面亂戳的傢夥看到個青年人走過來,打斷了他們的好事,不由得指著他痛罵.

「啪!」突兀,他感到到臉上陣火辣辣的疼,再看身邊,沒有想到是刀哥扇的個人。「啊,刀哥,你怎么」

不止幾個小弟,張靜和夏詩涵也是臉的驚愣著刀哥。他怎么個人打個人人?

「草泥馬,還不快給唐哥道歉.」刀哥說著,顫動的上前走去,「呵呵,唐哥,是您老人家呀,我還認為是誰呢。唐哥,我這個小弟不懂禮貌,你想怎么處理就怎么處理。呵呵」刀哥點頭哈腰的對著唐宇提防翼翼的說道。

唐宇冷瞟了眼刀哥,而這個時候其他的兄弟適才覺悟過來。來人可是刀哥的老大呀!

「唐哥!」「唐哥!」

說著幾個傢夥都是客氣的叫道,尤其是那個罵了唐宇的小地痞,滿身哆發抖嗦,生怕唐宇要他的命。可是,沒有刀哥的指令,他們又不敢鬆開夏詩涵和張靜,衣衫不整地維持著本來的姿態,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唐宇!你是唐宇?」張靜剛剛被弄得迷迷糊糊的,這才覺悟過來,看著唐宇,震撼的說道。

「沒錯,是他。」夏詩涵柔聲的說道。

也難怪張靜開端沒有認出唐宇,唐宇已經個多月沒有去上學了,就算以前,也是常常蹺課.

此刻的唐宇,在班上顯然應當被歸為差生類。蹺課,打鬥樣樣不少,和夏詩涵、張靜這樣的優等生顯然不是個階級的,可是夏詩涵對他並無惡感,反而挺有好感的。

要知道,當初唐宇可是以中考狀元的地位考進靜海高中的,優異的成果、帥氣的形象,刁悍的功能力,馬上吸收了不少美女的嗜好。之後,他和另名成果和相貌都不遜於她的校花李韻婷走在了起,在學校常常可以看到兩人忘乎所以地做愛。其時誰都認為他們是對金童玉女,可以有個圓滿的結果。可是兩年前,誰也想不到,李韻婷居然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對他說出如此絕情的話,並當著他的面自動給他的死仇家豐子赫和廖凱那幫人操弄,鬧得滿城風雨。之後李韻婷轉學了,唐宇也腐敗了。

夏詩涵心中卻直沒放下唐宇,也沒有對他有任何輕視。並非由於她是班長,要對每個同窗擔當,實在另外來由。

「像唐宇這樣,那么用情那么深,會被個女孩侵害成那樣的男生,為什么不是我的男友人呢?」

「假如,開端我跟他做愛的時候自動點,淫蕩點,不要那么羞澀;假如我當初放下保持距離,自動去講求他的話,結局是不是徹底差異呢?」

夏詩涵暗自有些懊悔,所以李韻婷走後,夏詩涵以班長的名義,多次找唐宇談心,試圖用肉體讓唐宇振作起來,可是功效畢竟不理會想。他清晰地知道,唐宇本性並不壞,只是突遭情變,需求個發洩的出口,所以才會自甘腐敗。

她也清晰地知道,個人固然不是唐宇的女友人,卻在別有用心裡有著極為不同凡響的身份。她知道他有多么維護個人,哪怕和李韻婷熱戀的時候,對個人的事都十分上心。她知道他有幾多次打鬥都是為了個人,只管可能他個人都記不清晰了。每次個人被人欺侮,倒楣的老是欺侮她的人,她知道這都是他做的。

唐宇這時突兀顯露,讓夏詩涵感覺十分驚喜和感謝。固然他打斷了刀哥的逗弄,讓她略微有些惘然,可是與見到唐宇的欣喜比擬,那基本不算什么了。

「你們在幹什么?」唐宇著刀哥冷冷的問道。

「咚!」刀哥猛然怔,思緒連忙滾動,假如說是個人要被美色所迷,想要當街強暴她們,那肯定免不了陣毒打。

「嘿嘿,唐哥,我們是想把她們抓去獻給你的。知道你為了備戰高考,累得夠嗆,找點葷腥給你開釋包袱的,呵呵,沒想到這么巧,你就來了,這就好了,省的我們再去找你了。你看,這兩個妞多好看啊,體形多正點.瞧這奶子,軟乎乎的,揉起來獨特舒服。還有這小逼,還是粉紅色的,用過的人肯定不多。隨意弄幾下就已經濕成這樣了。你看,這小豆豆都已經挺得這么高了,你來了正好開操。」

「既然是預備給我的,那你脫褲子幹嘛?」

「唐哥我我這不是預備先試用下嗎。用的舒服才好送給你啊。但是此刻看起來也不必試了,兩個肯定都是極品,獻給唐哥再適合但是了。」

唐宇不語,看著夏詩涵和張靜,眼神突兀邪惡的著刀哥:「她是我的同班同窗.」

剎那,刀哥的手不自覺地抖了下,變得僵硬起來,捏得夏詩涵聲悶哼。

刀哥和他的小弟們都傻了眼,心中宛如個鐘錶的發條,快速的顫抖。

唐宇又加上句:「她們是我的女人!」

刀哥的臉剎那變得慘白,趕緊把手從夏詩涵身上拿開,手足無措,老厚道實地站著。幾名小弟也嚇得趕忙鬆開夏詩涵和張靜,離去她們兩步,卻又懼怕她們摔倒,伸脫手在身後護著她們。

「我什么時候成了你的女人了?」夏詩涵心頭暗恨,卻也有些甜美。她知道他這是為了她的安全著想,讓刀哥完全言情小說 封面 投稿斷了對她的念頭.

「唐哥,我們,我們無知道呀!我們見她們好看,就第個想到要抓緊她們孝順您,沒弄清晰地位,那邊知道居然是兩位嫂子?唐哥,我們錯了。我們錯了!」刀哥聽到之後,顫動的說道。

而其他的小弟也隨著說,但卻無知道這刀哥為什么會如此的怕這個小子。起來也就個高中生,有什么好怕的?

「你誰好看都想抓來孝順我?」唐宇冷瞪著刀哥問道。

「啊,是,是啊。」刀哥慌張的說道。

「既然這樣,我看你長得這么帥,你媽應當差不到那邊去,你把你媽帶來孝順我吧。」唐宇淡淡的說道。

「咚!」刀哥滿頭汗珠,「這唐哥,我媽她在外地,不便捷過來,等陣子吧。」

看刀哥說得有趣,夏詩涵忍不住嬌笑起來。這笑,認真美豔驚人,看得刀哥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她。猛然間想到唐宇還在身旁,趕緊把實現言情小說 穿越 推薦移開,不敢再看夏詩涵眼。

「唐宇,他是誰啊?」

「個小地痞,人稱刀哥,你們下回看到他叫小刀就行。被我揍過幾回,此刻變乖了。實在他人還不錯.」

「人還不錯?」夏詩涵很納悶唐宇為什么會對個小地痞有這樣的評價.

「課本氣,敢拼,對小弟好,保衛費收得也還算公道,有時還協助些貧民。」

「哼,你還替他說好話,剛才他們還想非禮我們呢。」

「小刀很少做這種事的,估算是看到你們太好看了,這裡又沒什么人了,時昏了腦袋吧。」

「是啊是啊,兩位嫂子其實是太好看了,不操下我們會基本睡不著覺的。」

「這裡沒你開口的份。」

「哎,是是」

「最主要的是,他對照清潔,在他手底下從來都沒有命案,連受傷的都沒有。」

「受傷的都沒有?怎么可能?」夏詩涵感到有些不能思議.

「由於他暈血。別人苦練刀法是為了傷人殺人,他練刀法是為了傷衣服嚇人。他那刀法號稱『迎風脫衣斬』,他的敵手往往刀就被他脫精光了,嚇都嚇死了,哪還敢跟他拼?」

「嘻嘻,本來是這樣啊。我說久聞刀哥大名,下手從來都沒有傷亡的,本來是這個來由啊。啊」

張靜話出口,才驚覺個人講錯,趕忙用手將嘴摀住,副「我什么都沒說」的臉色。可這那邊瞞得過天性伶俐的夏詩涵?

「唐哥,假如沒什么囑咐的話,我們就先滾了。」刀哥見形勢差池頭,已經把話題引到他的糗事上來了,急速開溜,說著就在世人矚目之下,趕忙穿好褲子,突兀趴到在地上,而後滾著走。

「啊」其他幾個小弟都是極為的驚詫。陣驚惶。但著個人的老大都很識趣的滾了,他們又怎么敢不滾呢。於是都手忙腳亂地收拾好衣服,趴在地上滾了起來。他們無知道的是,唐宇曾經對刀哥放過狠話,每次見到個人都要滾著走。

「撲哧!」張靜再也忍不住笑了出來。夏詩涵也用玉手掩著嬌唇,嘻嘻笑起來。卻依然沒有健忘張靜剛剛那句話。

「好啊,你個騷蹄子,本來你早就知道刀哥不能能傷到我們,難怪你剛剛那么享受啊。」

「是啊,他報出名號之後我就知道我們不會有危險了。」

「那你怎么不早點通知我啊?」

「要不吃那嚇,你怎么會玩的那么刺激,那么爽?惋惜啊,我都還沒嘗過刀哥刀法的滋味呢。」

「是不是還有些失望啊?此刻離課堂還有不少時間,要不要把他們再叫回來讓你爽把?」夏詩涵看了還沒有滾遠的刀哥眼。

「我看是你還沒爽夠,想多玩玩吧?」

「死妮子,別瞎說,有唐宇在這兒呢,那幫小地痞哪能跟他比啊?是不是啊,唐宇,你也想來發吧?」

「呃班長大人,我還有事,你們玩,我先走了」

「誰讓你走了?你要不想,這是怎么回事?」夏詩涵把抓緊已經「立正」

的「小唐宇」問道。

「好吧好吧,我從了,我從了還不可以嗎,班長大人哎,別捏,疼」

「哎,刀哥,你們等會兒,先過來。」這邊夏詩涵還在對唐宇威逼利誘,哪裡張靜就已經說話叫住刀哥了。

刀哥聽,無知又有什么事,趕忙和小弟們爬起來,戰戰兢兢地跑了回來。

「不敢,不敢,叫我小刀就好。兩位嫂子還有什么囑咐,赴湯蹈火,小刀在所不辭」

「行了行了,我說小刀,剛剛你的手法很幹練啊,但是我們姐妹還沒有盡情呢,把我們弄得不上不下的,這裡還癢著呢。」張靜撥開內褲,揉弄著濕答答的小穴,「你唐哥固然厲害,可也只有自己不是?你說」

刀哥聽那邊還無知道她的意思?想到立刻就可以真正操到這兩位美女,忙不疊地回聲點頭:「小刀瞭解,瞭解,定把兩位嫂子伺候舒服了」

「那還愣著幹什么?趕緊脫褲子啊」

半小時後。

刀哥和四個小弟都七仰八叉地倒在地上,不停地喘著粗氣,再也不想起身。

沒設法,兩個女孩其實是太厲害了。夏詩涵的小穴和菊花也無知道是怎么磨練的,要不是刀哥幾人久經歡場,險些沒被弄得秒射。只管他們使出滿身解數拉攏迎合,也沒撐多久就紛飛繳械認輸。況且完全放鬆下來的夏詩涵在手技和口技方面顯現出超絕的天賦,讓刀哥幾人雪上加霜。再看張靜,固然沒有夏詩涵那么厲害,卻也差得不多。

此刻場上唯還有搏鬥力的只剩唐宇了。只見夏詩涵躺在塊清潔的塑膠布上,那是每個女生書包裡的必備裝備,便捷隨時應急採用。張靜趴在夏詩涵身上,兩人的嘴相互激吻,乳尖相互摩擦著,下身被個小枕頭高高墊起,雙腿大張,陰戶緊貼,陰蒂相互逗弄。唐宇在兩人身後跪坐著,粗大的肉棒時而插進夏詩涵小穴中,時而又貫穿進張靜體內,又或者從兩人淫穴中間越過,馬眼在兩人陰蒂上反復研磨。

「唐唐哥,小刀真的心服口服了想不到唐哥這么厲害兩位嫂子也也是身懷絕技。」

「嘻此刻此刻知道厲害了吧?啊唐宇再用力點詩涵詩涵可是我們班班長,嗯好舒服其時其時我們全班教師和同窗輪番上陣才才剛才擺平她嗯要去了啊

我們險些險些都沒請外助就就你們啊就你們幾個小地痞唐宇再來次你們還想強暴我們?啊」

刀哥驚出了身盜汗。本來兩位嫂子這么厲害,要不是唐哥出頭調解,沒準今日會被她們吸的骨頭渣子都不剩了。他那邊知道夏詩涵固然厲害,可是極有原理的人。要不是唐宇說他「人還不錯」,幾人也算不打不相熟了,夏詩涵才不會這么心甘情願地讓他上,也施展不出這么強的搏鬥力了。

「唐哥小的們其實不可以了,你看我們是不是可以滾了?」

唐宇和夏詩涵對視了眼,夏詩涵微不能查所在了點頭.

「看在你們今日體現還不錯的份上,都走吧。」

「唐哥,您確認不必我們滾了?」

「叫你走你就走,哪那么多空話,哼!」

見唐宇似有動怒的眉目,刀哥幾人身形顫,趕緊撿起散亂在四周的衣褲,都來不及穿上,光禿禿地朝巷子外走去。

「哎,小刀,今日嗯今日體現得不錯,下次啊下次我們想玩了還還找你啊啊」張靜唯恐天下穩定地說.

刀哥聽這話,體態抖了下,猛地摔了個夠啃屎。

「哈哈哈啊唐宇用力」

身後傳來了兩女淫浪的嬌笑聲。

*********

以下純屬惡搞

詩涵:「唐宇,就這么放過他們了?」

唐宇:「還能奈何?幾個連臺詞都沒幾多的暫時龍套演員,就別整太狠了吧。」

詩涵:「那刀哥呢?人家還沒玩夠,可不想就這么放過他。」

唐宇:「你都玩得她快脫陽了,還想怎么著啊?再說了,做人留線,日後好見面。成仇結大了以後也欠好上他小媽了是不?」

詩涵:「什么?你還想上他小媽?」

唐宇:「哎別捏我蛋蛋依照此刻的劇情,你還不是我的女友人吧?

就這么愛妒忌,要是以後我找了十幾二十個妻子你還不得把我閹了?」

詩涵:「什么?你還想找十幾二十個妻子?」

唐宇:「啊不是我想啊,是說的」

詩涵:「唐宇!你今日要不把我個悄悄給喂飽了,老娘跟你沒完!」

唐宇:「啊不要啊妻子我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