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蕩賞雪情色文學 爸爸之旅

love玩8小編 By love玩8小編 #18 小說, #18 小說 1000, #18 禁 小說, #18 禁 小說 免費, #18 禁 小說 在線 看, #18 禁 小說 網, #18 限小說, #18av 小說, #18av小說, #18h 小說, #18h 漫畫, #18h文, #18愛情小說, #18禁 小說, #18禁小說, #18禁小說在線看, #18禁小説, #18禁文, #18禁文章, #18限小說, #18限文, #3P, #69vj 小說, #85cc 小說, #av 在線觀看, #av 小說, #av 線上, #av小誣, #av小說, #av線上, #a小誣, #a片小說, #bl做愛, #gay 18 小說, #h528 小說, #h528小說, #h小誣, #h文章, #jav 免費, #jav 線上, #jfk論壇, #jkf在線看, #jkf小說, #jk論壇, #porn 小說, #seqing 小說, #sex 小說, #ut聊天室, #中文 性愛 小說, #中文字幕a片, #中文情慾網, #乳房, #乳頭, #亂倫 人妻, #亂倫 網站, #伴侶交換, #做愛, #做愛 小說, #做愛 故事, #做愛 文章, #做愛小說, #做愛故事, #做愛文章, #偷情 小說, #偷情小說, #偷窺, #免費 18 禁 小說, #免費 性 小說, #免費 性愛 小說, #免費 情慾 小說, #免費 顏色 小說, #免費a, #免費a小說, #免費a片, #免費a片100%, #內衣, #內褲, #公雞, #勃起, #十八禁小說, #十八限小說, #口交, #口交 小說, #台灣 性愛 小說, #台灣 性愛 自拍, #台灣成人網, #同事, #同性, #呻吟, #在線 av, #大學, #女 女 18 小說, #奴隸, #奶子, #妓女, #妻子小說, #子宮, #孕婦 性愛 小說, #學校, #學生, #學生妹, #家庭, #射精, #小穴, #小說 a 片, #小說 性, #小說 性愛, #小說18, #小說18禁, #小說做愛, #少女, #屁股, #強暴, #快感, #性 色 小說, #性愛, #性愛 小說, #性愛 小說 網, #性愛 文學 小說, #性愛小說, #性愛故事, #性愛文學, #性愛文章, #性感, #性慾小說, #性文學, #情工小說, #情愛 小說, #情慾 小說, #情慾 小說 網上 看, #情慾中文, #情慾小說, #情文學, #情趣小說, #情趣文學, #愛情 小說, #愛愛 小說, #愛愛小說, #愛撫, #成人 免費, #按摩 性愛 小說, #捆綁, #捷克論壇, #捷克論壇 在線看, #換妻, #暴露, #校園, #武俠, #武俠 小說 色情, #母子亂倫, #母子性交, #浴室, #淫 色 小說, #淫蕩, #潮吹 小說, #激點小說, #無碼中文, #熟女, #父女亂倫, #猥褻水, #男 男 18 小說, #瘋狂性派對, #矽膠娃娃, #第一次, #精液, #線上a片, #群交, #肉文線上看, #肉棒, #肛交, #胸罩, #胸部, #色小說, #色文學, #色文章, #色色小說, #色色文章, #色色的小說, #虐待, #處女, #調教小說, #變態, #豔遇, #超 爽 文學 網, #車廂輪姦, #辦公室, #迷姦, #都市閒情, #阿 賓 小說, #限制級 小說, #限制級小說, #陰唇, #陰莖, #陰蒂, #陰道, #陽具, #風月文學, #飛機av, #飛機文學, #高潮, #黃色 小說 網站, #黃色小誣, #黃色小說, #黃色文學, #龜頭

  應用聖誕節和元旦之間的假期,我暫時加入了一趟為期三天的賞雪之旅,不

過首先目的是以環遊由加州與內華達州共同控制的太浩湖為主。

  在飽覽沿途的湖光山色和堆了一個大雪人以後,前兩天的行程便已匆匆走完

,第三天早上的破曉時分,我們所搭乘的黑色大型盤遊車便離去雷諾的『沙漠賭

場』,因為今日要展開六百英里的長征,趕著要在日落以前回到洛杉磯,所以每

自己都是一上車便又馬上睡起回籠覺,由於昨晚有的人是連換三家賭場鑒戰徹夜

、有的則是玩吃角子老虎玩到機械險些爆掉還不願意安息,因此有對青年情侶還讓

大家多等了半個多鐘頭才趕到。

  我只記得車子是摸黑向前,但等我一覺醒來之後,映入眼簾的倒是窗外山巒

連綿的精美雪景,皚皚白雪在陽光下煥發生輝,湛藍的天空則鑲嵌著幾朵慵懶的

浮雲,只惋惜高山雪原上這幅渺無人跡的美景,全車的人可能就只有我和司機兩

自己看見,由於我是坐在右邊的末了一排,背後便是衛生間,所以車上的消息我

幾乎可以一覽無遺。

  原來我想用新買的DVD把面前的幽美景緻錄下來,但由於怕吵醒睡在我懷

中的女友人辰星,所以我在遠望了大概二十分鐘以後,便又閉上眼睛假寐,然而

我才剛才闔眼不到一分鐘,便聽到背後傳來一聲淫冶的嬌笑,我本能的歸來向後

望去,只見早上那對遲到的青年情侶,無知何時已依偎在左邊的末了一排座位,

因為有幾自己暫時中止行程,所以原先是滿載的車廂,便多了幾個空位置,而這

對小情侶可能是發明那個最沒人想坐的位置,實在是最隱密、也是最合適親熱的

好地點,所以才會抉擇這個比我還後面的座位。

  他們發明我在返來觀望以後,竟然兩人同時對我眨著眼睛,而那個斜躺在男

友身上的小辣妹,就在與我四眼相對的那一剎那,突兀淫蕩地舔著下唇,她那對

像是會開口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發出一種既媚惑又狂野的閃光,這種像是刻意要

向我挑釁的眼力,使原先盤算歸來睡覺的我,立刻被激出了振奮的鬥志,我揚眉

凝視著他們倆的臉,想看看他們究竟要跟我玩什么花招。

  小辣妹的臉上浮出一股既曖昧又風流的笑臉,她朝我似笑非笑的瞟了一眼之

後,便緩緩翻開蓋在她男友下半身的那件皮大衣,當那根修長而僵硬的肉棒倏地

顯露的時候,我的褲襠也馬上澎漲起來,而那小辣妹好像極度喜愛我臉上所露出

的臉色,所以她不只向我淘氣的伸了一下舌頭,還用左手的食指指著她男友那根

濕溽而筆直的胯下之物,等確認我一直在留心她的一舉一動以後,她隨即握住那

根肉棒一口把整個龜頭含了進去!

  她吞吐和吸吮的技能都極度幹練,只見那滿臉青春期痘的瘦小子樂得屁股直往

上挺,同時兩手也使勁把小辣妹的頭腦不停往下摜壓,看他那副火急的狀貌,好

像恨不得能就地把他女友的咽喉乾穿,但是他想玩深喉嚨的妄圖並沒有得逞,因

為小辣妹已經把他的左手拉到個人的酥胸上去搓揉。

  那小子把那粒豐滿的肉球從衣服裡面取出來的時候,竟然還自滿的跟我比了

比大拇指,但是這回我就有些不認為然了,由於辰星的雙峰不只比小辣妹更渾圓

、堅挺,並且至少也要大上兩號,固然這幾天辰星都穿戴高領毛衣,但她高挑動

人的體形和豐乳翹臀的惹火姿勢,除非是瞎了眼睛的漢子,不然想差池她多看兩

眼恐怕都很難,況且她還是西岸著名大學的研討所之花呢。

  當然小辣妹的體形也有可圈可點之處,她固然身高缺陷一百六十公分,但挺

凸的胸部倒也相當引人側目,尤其是昨天在冰天雪地的太浩湖遊玩時,她重新到

尾即是穿戴一件低胸的緊身衣在哪裡嬉戲,只管她的下盤顯得過於粗壯,但青春期

的氣味和艷光四射的小面龐,使得我在第一天起程之時,便留心到在這個七拼八

湊的觀光團裡,有她這位小尤物的存在。

  對照讓我感覺不測的是,昨晚在賭場樓上的西餐廳吃牛排時,我才從她母親

口中知道她只是一位十年級生,這在臺灣只等於是高一學生僅僅,所以在眼見她

大膽而嫻熟的口交專業之際,我不禁對這位才從臺灣來美國還不到兩年的小妮子

感覺有點受驚,由於她不只敢玩、而且還極度敢秀。

  如果不是帶著辰星在身邊,我可能會對小辣妹的母親更感嗜好,由於那位膚

白肉細、年約四十的媽媽,不只長得比女兒好看,體形也更誘人,除了身高及胸

部比辰星略微減色以外,她的言談舉止和睦質也盡屬一流,並且她那份隱約揭露出來

的風流韻味,委實讓我看得有些心癢難耐。

  一想到這裡,我的大龜頭已經漲到有點發痛,再加上小辣妹一邊舔屌、一邊

不時衝著我失笑,所以我忍不住開端愛撫著辰星的乳房,縱然還隔著兩層衣物,

但那充實彈性的手感,還是迫使我在幾秒鐘之後便把另一隻手直接伸進了她的衣

服裡面,當我開端用手指頭去輪流逗弄那對漸漸硬挺起來的小奶頭時,一直默不

發聲的辰星終於張開了眼睛,趁著她還沒說話,我當即向她昭示轉頭往後去一探

到底。

  等她轉過身看見背後那一幕時,她的俏臉立刻一遍嫣紅,同時還帶點指責之意

的瞋視了我一眼,但是她並未拉開我依舊在蠢動的雙手,所以我一邊繼續享受著

她柔嫩而碩大的雙峰、一邊附在她的耳邊低聲說道:「ㄚ頭,你要不要也演出一

下你品簫的功夫讓他們瞧瞧?」

  「精神病!」辰星輕輕打了一下我的大腿,而後轉頭看了看我們身旁的座位

,固然那對老配偶像是睡死了通常,但辰星還是不安心的說道:「你莫非都不怕

別人會看到?」

  實在辰星是個極度開放而淫蕩的人間絕色,只是通常人城市惑於她動輒羞人

答答的表面,總認為她是個純潔而乖巧的準電腦科學碩士,假如我不是業已多次

見識過她對性愛的狂熱與放浪,那么我這兩年多來也就不會對她是既愛又恨,因

為若非是親眼眼見,絕對沒有人會相信像辰星這樣的氣質美女,會是一位人盡可

夫的超等蕩婦!

  有鑒於此,所以辰星固然不願幫我品簫,但我還是絕不禮貌的把兩隻手指頭

放進她嘴裡去讓她吸吮,而她除了舌頭繁忙之外,左手也開端隔著褲襠在幫我按

摩大肉棒,這份舒爽無比的感到,險些使我呻吟出聲,而這時後面那個小子可能

發明前方也有好戲在上演,因此他就在我無意的望向他們之際,忽然持續朝我

比了好幾個想要互換座位的手勢,因為我並不確認他是想要互換男生還是女生,

故而也朝著他和小辣妹指指點點,我的意思是在問他們究竟是誰想要過來?

  辰星也隨即發明我正在跟後座打謎語,所以她馬上輕聲問道:「他們想要幹

什么?」

  這時我看到小辣妹已經預備站起來,因此我也刻意壓低聲音說道:「小女生

想要跟你互換位子。」

  我這么一說,辰星立刻瞭解我的意思,但是她倒是面有難色的抗議道:「哎

呀,不要啦,那個小鬼長的那么醜並且不是才高中生僅僅?」

  我用力搓撚著她怒凸的小奶頭應道:「女的是念十年級沒錯,但是男的應當

已經上大學了,再說你只是幫他打打槍、吹吹喇叭僅僅,又不是真的要陪他上床

,帥不帥應當就沒那么主要了。」

  我只曉得那個小鬼也和小辣妹一樣,都是來自香港的留學生,但其他資料則

一概無知,但是辰星和我都是臺灣人,所以我覺得不至於會有後顧之憂,只是我

固然有意要促成這件事,但就在這個緊急關頭,導遊先生的聲音卻透過麥克風傳

了過來:「大家可以起床了,再過十分鐘我們就會抵達夢境湖,假如湖面積雪沒

有溶化的話,那么各位就可以看見美不勝收的奇景,不過一但下雪或雪正在溶化

,那么不是進口會被封鎖,便是除了濃霧以外什么都看不到,這樣我們只好繼續

趕路。」

  導遊這一吵,全車四十幾自己全都醒了過來,所以我們想玩的荒謬遊戲也就

被迫休止,但是我看得出來,後面那一對並不想拋卻,由於小辣妹還是不停用媚

眼瞟著我,而青春期痘男孩也不時舔著他鬆垮的嘴角,但眼睛卻老是色瞇瞇的盯著

我的女友人,但是我最留心的還是裝作若無其事的辰星,由於只要她肯點頭,那

么一場精彩絕倫的戲碼肯定會在今日之內發作。

  八千英尺高的夢境湖周圍,氣候果真如此是瞬息萬變,剛剛明明還是艷陽高照的

氣象,但盤遊車越靠近湖泊,天空便愈加陰暗與渾沌,那是由於積雪正在大批溶

解而導致煙霧升騰的緣故,所以我們什么美景也看不到,末了就恰如導遊所預報

的,我們只能繼續由內華達州趕路回洛杉磯。

  沒趣的旅程一直到穿過州界以後才了結,因為將近靠攏午餐時間,導遊好不

輕易才在冷清的山區裡找到一個小鎮,而唯一有賣食品的場所即是麥當勞,所以

不顧大家喜不喜愛,車子甫一停妥,大家便蜂擁而上,由於除了民以食為天之外

,洗手間更是立刻人滿為患,而我在幫辰星買勇士堡和飲料之後,便坐在她身邊啃

著薯條,只是我的眼睛卻一直留神著門外。

  透過玻璃門望出去,我可以看見香港小子正摟著小辣妹在和另一對青年男女

發言,他們抽著香菸,眼睛也不停望向我這邊,固然我無知道他們在談什么,但

我曉得那小子早晚會走進來找我,由於剛剛要下車的時候,走在我背後的他曾經

拍著我的肩膀說道:「大哥,等一下我們找個空檔聊聊。」

  他那句話辰星也有聽到,所以當他終於彈掉煙蒂走進來找我時,辰星既不感

到不測、也沒問我要跟他出去外面幹什么,她只是繼續喝著飲料,眼力也始終專

注在電視螢幕上,但是我不用測度也知道,辰星絕對瞭解香港小子是要和我聊她

的事。

  果不其然,在幫我介紹完那對來自上海的情侶之後,叫安迪的香港小子便開

門見山的通知我說:「大哥,昨晚我們即是在他們的房間玩互換派對,由於玩到

健忘時間,所以才會讓大家今日早上在車上等那么久,嘿嘿實在我們連洗沐

都來不及便迅速衝上車了。」

  本來這是他們遲到的來由,但是只管他們已經對我交心剖腹,坦率說出不能

告人的祕密,不過基於安全的考量,我還是刻意維持平庸的語調問道:「所以呢

?」

  安迪賊眼溜溜的看著我說:「所以,大哥假如不嫌棄的話,今日晚上我們想

約請你和你那位迷人的女伴一起來加入。」

  面臨如此直接而露骨的約請,就算我心裡已早有預備,一時之間也不可避免會有

所躊躇,由於一來我還不敢確定辰星是否會將這兩個大學生看在眼裡,再者則是

他們兩人的女友人加總起來還是比辰星差了一大截,固然個頭高挑窈窕的上海姑

娘面龐情色小說 契約長得還可以,但胸圍可就不怎么傑出了,所以在唯恐虧損的心理作祟之下

,我並沒有馬上答覆。

  可能是看出了我遲疑不決的心思,原來就一直凝望著我的上海姑娘,突兀踱

到我的眼前說道:「大哥,我們不會叫你遺憾的,厚道說,我可是練過芭蕾和瑜

珈的妙手喔。」

  這小妞的末了一句話已經讓我的心防又被攻下一城,誰知道小辣妹這時也從

我右側貼上來嬌嗔道:「哎呀!大哥,莫非我們兩個換你一個,你還怕會蝕本嗎

?」

  事實上我即是覺得不劃算才會沈吟不語,由於辰星除了體形和容貌都是萬中

選一的極品絕色之外,她在床上翻雲覆雨的能力,更是足以讓每個漢子都寧願當

場玩到精盡人亡,縱然認真成為花下之鬼,我想他們也絕對無怨無悔;但是假如

因此而拋卻面前這兩個小淫娃娃也絕非我心所願,所以我在略做打算以後,存心

面露無奈的攤著雙手說道:「不是的,茱蒂,這種事就算我甘願,我女友人也不

一定會許諾呀。」

  小辣妹一聽我叫出她的英文名字,竟然手一伸便在我的褲襠上愛撫著說:「

大哥呀,那就麻煩你幫大家撮合一下吧,只要你肯多美言幾句,我想那位好看姊

姊一定會批准的。」

  只管我估算事務的勝利機率應當是八九不離十,但在這個節骨眼上我卻欲擒

故縱的歎氣道:「唉,這萬一要是我一說話,我女友人卻怒而拂袖離開的話

,那那我豈不是虧大了?」

  安迪聽出了我意在言外的暗示,他曉得事務還有商榷的餘地,所以他馬上把

我拉到一旁的桃樹下說道:「我看這樣好了,大哥,我身上還有六百塊現金,我

通通取出來給你好欠好?」

  跟在我們後面的上海強尼也馬上抽出皮夾說道:「我這裡也還有一千美元,

老大,這樣總可以了吧?這已經是我們全體的家當了。」

  只管大局已定,但我還是想要多享受一點福利,所以我依舊面有難色的搔著

頭皮說道:「不、不,你們誤會我的意思了,我要的並不是錢唉,我看這件

事務還是算了」

  眼看一塊即將到口的美肉就要飛走,安迪急得連臉上的痘子都冒出油光,他

看我似乎想要轉過身離去的狀貌,急速一把拉住我哀求著說:「等一等,大哥,你

先別走,請你厚道的通知我,要怎么樣你才肯讓我上你的女友人?只要不是太離

譜的前提,我一定照單全收!如何?是不是可以讓我們跟她爽一次?」

  強尼一看安迪已經低聲相求,他也立刻湊過來陪著笑容說道:「老大,我們

其實是哈你馬子哈的要死,寄託你就通融一下,若是能有一親芳澤的時機,過後

我一定再奉上一件至少代價兩千元的禮品。」

  我推測這傢夥的老爸在上海一定是個貪官汙吏,但是凡事老是要見好就收,

所以我也裝作勉為其難的開出了末了一個前提:「好吧,只要你們能叫茱蒂的媽

媽也加入今晚的派對,那我就去和我女友人說說看,但是在此之前,我要先親身

問一下茱蒂她母親的意願。」

  在聽到我的前提之後,安迪先是愣了一下,接著他便哈哈大笑的說道:「原

來大哥跟我有一樣的癖好,呵呵這就簡樸了,我想這也正中潔妮絲的下懷呢

!」

  他邊笑邊用力拍著我的肩膀,而後又眉開眼笑的朝著茱蒂嚷道:「寶物,快

去叫你媽媽過來,就跟她說我已經跟大哥敲定了。」

  安迪此話一出,我便知道這小子早就大小通吃過了,並且連潔妮絲都知道他

們正在和我進行的勾當,但是事已至此,固然我心裡有點上了賊船的感到,但男

子漢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因此情色小說 重口味我只能沒好氣的說道:「你們最好別開心的太早,

我女友人還不一定會許諾咧。」

  我話才說完,便看到穿戴長筒雪靴的辰星從麥當勞走了出來,她風情無窮地

甩了甩及肩的秀髮,當她惹火而曼妙的身影穿過幾個老美的眼前時,馬上有人在

她背後發出了輕浮的哨子聲,但她只是大氣的回眸一笑,而後便步履輕快的朝我

們這邊走了過來。

  望著明眸皓齒、風姿綽約的一代尤物正在漸漸靠攏,安迪立刻又顯露了舔嘴

角的動作,而長得對照俊逸的強尼則是既緊迫又激動的搓著雙手問道:「老大,

是你個人要跟她說、還是讓我們來就可以?」

  我還在斟酌要怎么處置才對照妥當,但早一步從我身邊冒出來的潔妮絲已經

對著我笑道:「你女友人叫什么名字?她看起來似乎很有經歷的樣子,假如你不

介懷的話,何不就讓安迪跟強尼先和她聯絡一下情感?」

  終究薑是老的辣,我也不瞭解茱蒂的母親怎會看得出來辰星是位性愛遊戲的

妙手,所以我只是未置能否的不發一語,等待辰星站到我身邊以後,我才摟著她

的柳腰向世人介紹道:「這是我的女友人凱莉,從臺灣來美國念碩士的。」

  在相互打過打招呼以後,連最簡樸的寒暄都被潔妮絲給省掉掉了,她像長短常

有掌握的對著辰星說道:「凱莉,既然大家有緣聚情色文學 動物在一起,你就和安迪跟強尼去

小公園裡散走路、彼此先熟悉一下,至於你的男友人就留給我們三個幫你兼顧好

了。」

  每自己都知道成敗就在此一舉,由於潔妮絲單刀直入的手法不只有點駭人,

並且也太過於赤裸,所以連我都提心吊膽地等到著辰星的反映,在垂頭沈默了一

會兒之後,辰星才擡頭看著我問道:「你但願我跟他們去走路嗎?」

  我放開摟住她的手臂,同時篤定的說道:「嗯,大家先聊聊天也好。」

  她再度靜默了下來,但但是才一眨眼的時間,她便自動朝安迪緩步靠了已往

,而早就等在那處的安迪不光喜出望外,並且亢奮到連眼珠子都快掉了下來,他

帶著混濁的鼻音說道:「走,凱莉,我們到教堂哪裡走走。」

  當辰星跟在安迪和強尼的背後,趕快地走向二十碼外的小公園時,我也引領

著潔妮絲母女和上海姑娘伊娃,以大概後進五步的間隔緊隨在辰星後面,這樣從

旁人的眼中看來,就似乎我們是為了不堪烈陽的曝曬,所以才一群人搶著要躲到

樹蔭下,但是只管大部份的人都還窩在餐廳內,但泊車場上仍然有快要二十自己

在閒晃,因此為了給前面的三自己預留事件空間和恰當的包庇,我在小公園的內

緣便停下了腳步,由於在小公園和教堂之間只剩餘不到十碼範疇的一片矮樹林。

  辰星站在安迪和強尼中間,我無法聽見他們在聊什么,但我可以清晰的看到

他們三人的體態越來越靠近,而辰星的螓首也越垂越低,就在那兩個苗條的大學

生同時抱住她那一刻,她帶著幽怨的眼力穿過安迪肩頭,火辣辣的向我望了過來

,我知道這是她業已進入局勢的正常反映,而就在我對她回以嘉許的眼神之際,

由後面抱住她的強尼忽然來了一個粗魯的大動作,我只聽到辰星發出一聲嬌弱的

嚶嚀,而後她那兩團又大又圓挺的奶球便徹底曝露在冷冽的空氣之中。

  不過強尼並不平意,他還想把辰星的藍色毛線衣整件脫掉,但是不願就範的

辰星開端掙扎起來,她不停翻轉著體態說道:「啊,不要!真的不要啊,強

尼你幹嘛要把我的上衣全脫光呢?這樣萬一有人走過來我豈不是要完蛋!」

  滿臉淫笑的強尼右手猛搓著辰星的大乳房說道:「被人看見不是更刺激嗎?

況且你男友人不就正在看著你。」

  他邊說還邊朝我狠毒的咧嘴而笑,而這時整顆頭腦一直在辰星胸膛上鑽來動

去的安迪,也發出了嘖嘖稱奇的聲音說道:「喔!好一個又白又嫩的大波霸,我

這輩子從來就沒嘗過這么棒的大奶子!」

  看情境辰星那兩粒好看的小奶頭都已經被他吸吮過了,但是這時候我個人也

是自顧不暇,由於我硬梆梆的大老二早就被潔妮絲和伊娃聯手掏了出來,她們倆

不只輪流把玩和舔舐,有時候還會搶著要含我的大龜頭,因此為了公正起見,我

只好絕不容情的下達指揮:「從潔妮絲開端,每自己一次只能吃十秒鐘就要換手

。」

  等我再把目光拉回辰星身上時,她正在頻頻踮起腳尖,同時也不停蠕動著身

體漫哼道:「噢啊、啊喔天吶我將近不可以了嗚呼、呼

喔你們這么會逗我怎么受得了啊?」

  她酣暢淋漓的呻吟和浪叫,就如同在熱鍋上再潑上一杓汽油,已經將近變成

惡狼的兩個小鬼,馬上加倍蠻橫的對她高下其手,他們各別伸出一隻魔爪,竟然

同時探入了辰星的牛仔褲裡面,只見兩條手臂在她雪白平順的腹部不斷的蠢動,

整得辰星是氣喘噓噓,整個上半身不停的向後仰去,如果不是她那雙美腿充足修

長的話,恐怕她不是早就被掀翻在地,不然也會被淩空逗弄到殷殷討饒為止。

  任誰都曉得這時辰星的下體一定早就氾濫成災,但她只是一手扳住強尼的肩

頭、一手環抱著安迪的後頸,除了偶然媚眼如絲的瞟我一眼以外,她就那樣斜仰

著身軀,任憑兩個大學生一邊試探她的秘穴、一邊盡興吻舐她高聳的乳峰,這一

幕撩人至極的景象,不只使我僵硬的大龜頭產生悸動,就連我的雙腳也輕輕的顫

抖起來,而辰星恰似早就料到這個鏡頭會對我產生什么樣的作用,所以她又再度

用那種老是令我如癡如醉的淒迷眼神,有意不經意的朝我頻送秋波,同時她微張的

雙唇還發出了如泣如訴的哭泣

  幸虧被潔妮絲派駐在五碼外擔當把風的茱蒂,這會兒剛好耐心不住的在抗議

:「媽咪,再過三分鐘就要上車了,你都還沒讓人家跟大哥親熱一下。」

  聽到女兒的訴苦,潔妮絲才意猶未盡的站起來對我說道:「好吧,帥哥,那

就等晚上我們再來歡樂的玩個夠。」

  假如不是有這一次的楞住和換手,我很可能就在辰星的淫態撩撥之下,就地便

會來個棄甲丟兵,不過我固然沒有一洩如注,但是茱蒂飢渴又貪婪的嘴巴,還是

讓我忍不住持續打了好幾回發抖,只是憑著長年的沙場經歷和實時反映的才華,

我立刻便閉緊眼睛,而且屏息了至少有十秒鐘之久,等那股即將決堤的快感被我

強行壓下以後,我才又緩緩的張開眼睛。

  這時跪在我跟前吹喇叭的人已經換成了伊娃,看著她吃得津津有味的騷狀貌

,我不禁慫恿著她說:「把嘴巴張大一點,試看看能不可幫我把整支肉棒都吃下

去。」

  沒想到我這頭才講完,哪裡便傳來安迪的聲音說道:「聽到沒有?大哥還不

是一樣喜愛玩深喉嚨。」

  我擡頭望去,剛好和回過火來的辰星打了個照面,她滿臉春光的向我眨了眨

媚眼,而後便歸來去幫安迪繼續吞吐肉棒,看她那種叩頭如搗蒜的劇烈動作,我

判斷她很可能已經讓安迪如願以償。

  不過就在我想瞧個仔細的時候,她卻已拋卻安迪,轉而捧著強尼的肉棒在舔

舐,但是她可能為了不想冷落安迪,有時還會用右手去幫他打幾下手槍,只是臉

色愈來愈激動的強尼這時忽然雙手猛按著她的頭腦低呼道:「快點!寶物,只差

一吋就可以整支吞進去了!快!再吃深一點!」

  我無知道辰星究竟有沒有用嘴巴把強尼的肉棒馴服,由於就在兩個浪女同時

跪在地上,而且和別人的男友人玩深喉嚨玩得不亦樂乎時,導遊討厭的聲音又傳

了過來:「午餐時間了結了,大家請迅速上車,我們要馬不斷蹄的直接殺回洛杉

磯去了。」

  安迪和強尼都有點無奈的收回還在發燙的器具,而辰星則趕快的站起來拉好

衣服,她略微收拾了一下淩亂的髮絲,而後才跟在兩個小鬼背後回到我的身邊,

她等潔尼絲引導著那兩對情侶走出小公園以後,才依偎在我懷裡說道:「安迪和

強尼都說有友人會開車到羅蘭崗的下車所在接他們,你覺得怎么樣?」

  匆促之間我並沒有聽出玄機,但走了幾步之後,我才猛然覺悟過來,所以我

馬上停下腳步問道:「你是說開車來接他們的友人也要加入?」

  辰星摟著我的臂膀繼續往前走著說:「安迪說他們會徹底尊重你的觀點,如

果你不肯的話,就沒有那兩個暫時司機的份。」

  我發明辰星那對小奶頭還顯著的硬凸在毛衣之下,因此我比誰都瞭解,她要

不是對那兩個暫時司機極度期望,即是剛剛安迪和強尼把她戲弄的無比激動,所

以我附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只要你喜愛,我是不會謝絕的。」

  我的答案一出籠,她水盈盈的媚眼立刻為之一亮,但她固然芳心竊喜,卻還

是擺出一副眼觀鼻、鼻觀心的羞赧狀貌嚅諾道:「那那我等一下上車就告訴

他們可以打手機給那兩個友人了?情色肉文還有,這件事你先別說,由於潔妮絲她們也都

還不曉得。」

  緊緊地將我春情激盪的女友摟住好一會兒之後,我才勉勵著她說:「只管放

開來享受吧!ㄚ頭,你明知道我不會阻撓你的;但是我有點好奇,難道安迪和強

尼也是這兩天才熟悉的?」

  她微笑的望著我說:「要否則你認為他們熟悉多久了?後生果真如此可畏是吧?

  除了點頭認同辰星的說法以外,我又或許多說什么?

  我們是末了上車的兩自己,當車子發動以後,辰星才歸來跟安迪比了個OK

的手勢,全車除了我以外,應當沒有人知道安迪和強尼忙著在打電話要干什么,

由於車上電視已經開端在播放卡通影戲『功夫熊貓』,逗趣而生動的畫面當即吸

引了所有人的眼力。

  只管電視的聲浪並不小,但半個鐘頭以後,我便看到坐在中間地帶的潔妮絲

和強尼及伊娃都已沈沈入睡,然後面的安迪也擁著茱蒂蒙頭大睡,我無法確認他

們是由於昨晚玩得太累、還是正在養精蓄銳?但是當我個人也閉上眼睛假寐以後

,腦海中翻騰而起的倒是剛剛辰星在幫兩個大學生輪流品簫那一幕,也無知道是

為什么,我總覺得這一次的買賣個人有點虧損。

  實在或許一次玩遍兩岸三地的四個蕩婦與淫娃,並且還可以大小通吃,同時

和一對母女盡興快活,我也不應該再訴苦什么了,只是,整個下午我腦海總是會浮

現一座即將崩塌的危橋,而我和辰星正攜手走在上面

  這時窩在我懷裡睡覺的辰星突兀移動了一下體態,望著她細膩迷人的面龐和

曲線玲瓏的嬌軀,我忽然感覺有些不捨與心疼,由於只要一想到今晚她將面臨五

根熱騰騰的肉棒,我實在也不免會為她掛心,只管這並不是辰星的第一次雜交,

但我就總是有種預見,我總覺得她這一次會被淫亂的反常劇烈!

  這份不安的感到一直都沒有消亡,就算車窗外已是滿天彩霞,車子也即將進

入洛杉磯市區,但我狐疑的情緒並未放鬆下來,就在盤遊車陷入放工的車潮當中

而漸漸減緩速度時,安迪的電話突兀響了起來,他睡眼惺忪的抓起話機問道:「

哈囉,是誰找我?」

  我聽不清晰手機裡的人在說什么,但安迪隨後便又接著說道:「你們總共有

幾自己?六個好,不要緊,你們一起過來好了不是到羅蘭崗我

是訂在哈崗那家紅色招牌的汽車旅舍對,即是那家你們此刻就先已往

最好能住進五二六的鄰居或對面安心,剩餘的我會搞定,你們只管先已往

等著即是。」

  安迪咕噥著收線以後,馬上又閉上眼睛,他並沒有留心到我一直豎著耳朵在

傾聽他的每一句話,由於電視上的歌唱節目太吵,他可能認為沒有人會聽到他講

話的聲音,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他的一字一句我都正在仔細的回想和推敲,固然

輪廓並不清楚,但『此刻就先已往』那一句卻讓我把握到了焦點,無可置疑的,

安迪正在規劃待會兒要與一群人相見,並且今晚的派對很可能即是要在『哈崗那

家紅色招牌的汽車旅舍』裡面舉行,所以一股強烈的危機感當即從我心底油然而

生。

  就在我苦思對策,甚至斟酌要立刻打退堂鼓的時候,辰星忽然輕撫著我的手

背仰頭說道:「你在想什么?我們是不是快到羅蘭崗了?」

  她這一說,我便馬上瞭解她要不是基本沒有睡著,即是早就清醒了過來,否

則她不會知道車子已經進入市區,並且就快抵達羅蘭崗,換句換說她不只聽到了

安迪講手機的內容,同時也應當知道有一場詭計正在偷偷地展開,只管無法斷定

那群不速之客的真正目的和目標是什么,但辰星莫非一點都不掛心個人的安危嗎

  我注視著她清澈的眼睛,心裡加倍確認她跟我一樣一直都只是在閉目養神而

已,所以我探索著問道:「要是安迪不止找一個友人來加入晚上的派對呢?你是

不是會從頭斟酌要不要許諾他?」

  辰星將她的俏臉貼在我的胸膛上磨蹭著說:「從頭斟酌什么?安迪有跟你說

他還有友人要來加入嗎?」

  聽見這樣的答覆我已經瞭解她的意向,但我還是不願意拋卻的再次說道:「我

是說假如」

  她擡頭看著我的眼睛說:「你看你,中午才叫人家要鬆開來享受,怎么此刻

突兀變得莫名其妙還婆婆媽媽的?」

  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以後,才將眼睛轉向窗外已經趕快幽暗下來的天空說:

「對,只要你喜愛就好,我是不會阻撓你的。」

  辰星的面龐依然貼在我的胸膛上,她只是抓著我的手背並沒再開口,而我也

安靜的望著夜空,不過在我沈默的表面下,心坎的思潮卻正如滾滾洪濤在劇烈的

飛躍與旋轉,由於我瞭解辰星已經預備好要大規模的放縱一番,她好像早就知道今

晚等著要讓她品嚐的,並不止是五根滾燙的大臘腸,並且從她好看而曲折的長睫

毛望下去,她那雙若有所思的眼眸裡好像還充實了期望!

  此刻我掛心的已經不止是安迪的友人,由於我突兀想到,如果強尼也早就知

情的話,那他是否也已呼朋引伴在等著我迷人的女友人?

  導遊的聲音再度響了起來,他懶洋洋的說道:「在羅蘭崗要下車的十八位朋

友請預備,車子再五分鐘就要到站,請大家不要忘了隨身的行李。」

  有不少人開端站起來在收拾物品,就在這時強尼的電話也高聲響了起來,由

於人聲煩吵加上電視還沒關掉,所以他不得不提高音量大吼著說:「怎么樣?

好,沒疑問,那兩個印度阿三也讓他們加入好了彼得找了幾個?嗯

可能不止兩臺車可以你們先到哈崗聚合對照妥當就這樣,不見不

散。」

  本相已經漸漸明朗,但辰星卻還是一副若無其事的狀貌,若不是我對她知之

甚深,我絕對會以為她還徹底被蒙在鼓裡,所以才會毫無警惕又懵然無知,然而

就在車子剛才停好的那一剎那,她一站起來便對安迪說道:「你的友人不會遲到

吧?」

  安迪點著頭說:「安心!我的友人每個都很準時」

  即是安迪這一句話,馬上使我的情緒整個蕩到谷底,由於這不只證實了辰星

早就心知肚明,而且還體現的有點迫不及待。

  當人龍開端朝車門方位挪動時,安迪當即緊貼在辰星背後,他絕不避諱確當

著我的面把手伸進辰星的衣服裡面去亂摸,在狠狠地搓揉了幾下以後,他才把那

隻手抽出來對我說道:「台灣 情色文學感到真棒!」

  我沒理會獐頭鼠目標安迪,在茱蒂先讓我站上通道以後,我心中唯一顧慮的

即是──辰星到底知無知道在哈崗那家汽車旅舍裡,總共有幾多漢子正在摩拳擦

掌等著要將她生吞活剝?

    跟著慢慢邁進的腳步,我的情緒也愈來愈沈重,不過當我不經意間瞥見辰星

在與還沒離去座位的強尼在靜靜勾著手指頭的時候,一股孤僻而充實犯法願望

的念頭倏地從我心底猛竄而出,我頓時不再憂慮、也不再悲觀,由於我忽然渴

盼或許迅速看到辰星被滿房子漢子團體淩辱的毒辣景象,我一向就最愛觀賞她

被其它漢子幹到神情迷離、眼神渙散的淫靡狀貌,而這一次我相信在安迪和強尼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激您的分享才有的觀賞

繚綎艘艘﹝﹝﹝芢珨狟﹝﹝﹝

這么好的帖不推對不起個人阿

這么好的帖不推對不起個人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