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姐姐的男朋成人文學 3p友

love玩8小編 By love玩8小編 #18 小說, #18 小說 1000, #18 禁 小說, #18 禁 小說 免費, #18 禁 小說 在線 看, #18 禁 小說 網, #18 限小說, #18av 小說, #18av小說, #18h 小說, #18h 漫畫, #18h文, #18愛情小說, #18禁 小說, #18禁小說, #18禁小說在線看, #18禁小説, #18禁文, #18禁文章, #18限小說, #18限文, #3P, #69vj 小說, #85cc 小說, #av 在線觀看, #av 小說, #av 線上, #av小誣, #av小說, #av線上, #a小誣, #a片小說, #bl做愛, #gay 18 小說, #h528 小說, #h528小說, #h小誣, #h文章, #jav 免費, #jav 線上, #jfk論壇, #jkf在線看, #jkf小說, #jk論壇, #porn 小說, #seqing 小說, #sex 小說, #ut聊天室, #中文 性愛 小說, #中文字幕a片, #中文情慾網, #乳房, #乳頭, #亂倫 人妻, #亂倫 網站, #伴侶交換, #做愛, #做愛 小說, #做愛 故事, #做愛 文章, #做愛小說, #做愛故事, #做愛文章, #偷情 小說, #偷情小說, #偷窺, #免費 18 禁 小說, #免費 性 小說, #免費 性愛 小說, #免費 情慾 小說, #免費 顏色 小說, #免費a, #免費a小說, #免費a片, #免費a片100%, #內衣, #內褲, #公雞, #勃起, #十八禁小說, #十八限小說, #口交, #口交 小說, #台灣 性愛 小說, #台灣 性愛 自拍, #台灣成人網, #同事, #同性, #呻吟, #在線 av, #大學, #女 女 18 小說, #奴隸, #奶子, #妓女, #妻子小說, #子宮, #孕婦 性愛 小說, #學校, #學生, #學生妹, #家庭, #射精, #小穴, #小說 a 片, #小說 性, #小說 性愛, #小說18, #小說18禁, #小說做愛, #少女, #屁股, #強暴, #快感, #性 色 小說, #性愛, #性愛 小說, #性愛 小說 網, #性愛 文學 小說, #性愛小說, #性愛故事, #性愛文學, #性愛文章, #性感, #性慾小說, #性文學, #情工小說, #情愛 小說, #情慾 小說, #情慾 小說 網上 看, #情慾中文, #情慾小說, #情文學, #情趣小說, #情趣文學, #愛情 小說, #愛愛 小說, #愛愛小說, #愛撫, #成人 免費, #按摩 性愛 小說, #捆綁, #捷克論壇, #捷克論壇 在線看, #換妻, #暴露, #校園, #武俠, #武俠 小說 色情, #母子亂倫, #母子性交, #浴室, #淫 色 小說, #淫蕩, #潮吹 小說, #激點小說, #無碼中文, #熟女, #父女亂倫, #猥褻水, #男 男 18 小說, #瘋狂性派對, #矽膠娃娃, #第一次, #精液, #線上a片, #群交, #肉文線上看, #肉棒, #肛交, #胸罩, #胸部, #色小說, #色文學, #色文章, #色色小說, #色色文章, #色色的小說, #虐待, #處女, #調教小說, #變態, #豔遇, #超 爽 文學 網, #車廂輪姦, #辦公室, #迷姦, #都市閒情, #阿 賓 小說, #限制級 小說, #限制級小說, #陰唇, #陰莖, #陰蒂, #陰道, #陽具, #風月文學, #飛機av, #飛機文學, #高潮, #黃色 小說 網站, #黃色小誣, #黃色小說, #黃色文學, #龜頭

途經玲玲這個小鬧人精幾天的折騰之後,她的媽媽終於回來了,玲玲走了之後我總算可以消停幾天了。

我躺在床上這樣想著,徹底忘了我臨走時小露和我說的話。

過了幾天之後的一個下午,我躲在被窩裡面睡午覺。突兀電話鈴聲響起,睡意朦朧的我拿起電話一看,居然時杜姐姐打來的,這時候才想起來之前小露說,杜姐姐想找我幫手。

「喂,十一么?」

「嗯,杜姐姐,有什么事么?」

「我想。。。想讓你幫個忙。」

「恩恩,小露和我說過這個事的。你說,什么忙吧。」

「那個。。。那個。。。是這樣的,本年過年我要回家去,不過父母哪裡給我找了個男小孩,要我返回相親。」

「哦哦,而後呢?」

「那個男的我知道的,他是我們鎮子上一個算是數一數二有錢家的少爺,但是為人有很大的疑問,整日無所事事的。」

「你父母怎么給你介紹一個這樣的啊。」

「還不是看別人家有錢有勢唄,你知道的,我們那是小場所,重男輕女的觀念很嚴重的。」

「這都什么年初了,還重男輕女。杜姐姐,你說吧,要我怎么幫你?」我差不多已經猜到杜姐姐要我做什么了。

「那個。。。那個。。。我想讓你。。。我和父母說我在學校交了個男友人。所以。。。所以。。。」

杜姐姐讀大學一直都沒有談戀情這一點我是知道的,「所以你想讓我假扮一下你的男友人,是吧?」

「嗯。。。可以么?就只是在我父母眼前演一場戲,就一天時間。」

「額,小露知道你具體要我幫你什么忙么?」我有點難堪的說道。

「額,知道。並且。。。她還就地就批准了。」說著,杜姐姐歎了語氣。

「唉!」我歎了語氣,小露又背地裡幫我亂許諾事務了。「好吧,我們什么時間走?」

「明天,可以么?」

「哦,你把車次通知我,我去買票。」

「不必了,車票我已經訂好了。不必坐火車,遠程汽車就行。」

「好,到時候我把車票錢給你。」

「額,這個也不必了,小露幫你付了。」

「我說,你們就不怕我其時差異意,你們的票糟蹋了么?」

「小露說,你一定會去的,所以就直接幫你把票訂了。」

總感到小露這丫頭吃定我了。我心裡想著。

「十一,你還在么?」杜姐姐見我半天不開口,便問道。

「哦哦,在。」

「就先這樣吧,我掛手機了,你趕緊把衣服收拾一下,明天早上9點鐘,我在遠程客運站等你。」

「好的。」我掛掉手機,盤算繼續睡覺,卻發明怎么也睡不著。無奈之下,只好起床整理了一下衣服,而後和父母說要和同窗出去玩幾天。

由於第二天要趕到客運站去,所以當天晚上我早早的就睡了,可是在床上翻來覆去,怎么也睡不著。總覺得明天的觀光不會太順利,並且還會發作什么事。

第二天凌晨,我迷迷糊糊的醒來,由於頭天晚上沒睡好,整自己都沒有精力,洗漱完畢之後便背著換洗的衣服出門了。

達到商定相見的所在,杜姐姐早已等在那處。

「來啦?」

「杜姐姐,等許久了吧。」

「沒有,我也才來。走吧。」

「嗯。」我點了點頭。

上了客車之後我們兩找了兩個位置坐下,我坐在靠窗戶的哪裡,杜姐姐坐在靠走道的哪裡。

「杜姐姐,我先睡會,昨天晚上沒睡好。」說著,我打了個哈欠。

「怎么,想到要和我去見家長,興奮的睡不著?」

「杜姐姐,你就別調侃我呢。」

「是是,你安息一下吧。」

車開了之後,就在我快睡著的時候,我的電話響了。

我拿脫手機一看,是小露發過來的動靜。上面寫著:『一一,我知道你此刻很睏,所以特意給你發點物品提提神。』

緊接著,小露發過來一張圖片。

照片中,有個穿戴拖鞋的人蹲在一個櫃子跟前,好像在找什么物品。櫃子的門擋阻了那人的大半個身子,只能看到那人只穿戴拖鞋的赤腳,小腿,還有露出下半部門的大腿,以及疑似臀部的部位,看體形應當是個女小孩。照片好像是從斜上方拍的。

緊接著,有一條動靜發了過來。『怎么樣,一一,夠提神吧。還有更勁爆的呢?』

接著,又有一張照片發了過來。

這一次是一個女小孩背對著鏡頭正走向一個房間,女小孩的手裡拿著一條女士內褲,肩膀上面搭著一條毛巾。除此之外,女孩的身上未著片縷。女孩的體形高挑,偏瘦,臀部微翹。膚色和腿型卻是與第一張圖片上的類似,應當是同一自己。

「十一,你在看什么呢?」杜姐姐見我拿著電話死盯著看,便側過火來問我。

嚇得我電話險些出手,「沒。。。沒什么。」我急速把電話收了起來。

「剛才是小露給你發動靜。」

「嗯。」我故作冷靜的點了點頭。

「圖片?」

「嗯。」我很草率的許諾了一聲,心中盜汗直流。

「哦。」杜姐姐沒有問什么,靠在車座椅上把頭轉了已往。

「等下!」杜姐姐突兀開腔了。「你把電話給我!」

「干。。。幹嘛?」我被杜姐姐這突兀一下嚇到了。

「你拿過來即是了!」說著,杜姐姐的手已經伸到我的眼前。

「給。。。」我取出電話遞給杜姐姐,手開端有點啟動。

杜姐姐打開我的電話,翻到剛才的那條動靜。看到第一張圖片的一剎那,杜姐姐捏緊了拳頭。電話向下一滑,看到了第二張圖片,杜姐姐的拳頭捏得更緊了。

我這才想起來,照片上的底細好像是一間睡房,假如這張照片是小露拍的話,那估算十有八九是她們的睡房。這才發明底細裡的房間佈局和小露她們睡房的幾乎一模一樣。那照片上的女小孩應當即是睡房的三自己中的一個。但是看那個體形,照片裡的主角十有八九即是。。。

我轉過火想悄悄的看杜姐姐一眼,卻發明杜姐姐正瞪著我。

「。。。。。。」我的目光立刻避開了杜姐姐的眼睛。

「這個是小露那臭妮子發的?」杜姐姐繼續瞪著我惡狠狠的說道。

我默默的點了點頭,滿身不寒而慄。

「呼!」杜姐姐呼了語氣,把電話還給我,而後身子轉了返回。

我剛把電話拿得手就聽見杜姐姐一邊捏了捏拳頭,咬牙切齒的說道:「幾天不見,這臭丫頭又欠修補了。」

「額,杜姐姐,這個照片要怎么辦?我刪掉?」

「隨你的便吧,反正小露那有,你刪了小露也會再發你的。」

「哦。」我沒有刪掉圖片,而是直接把電話塞了荷包裡。

我的這個動作被杜姐姐的餘光瞟見了,「唉。」杜姐姐歎了語氣。

之後,杜姐姐沒有再說什么。這時候我已經徹底沒有打盹兒了。

過了很永劫間,杜姐姐好像想到了什么。「十一?」

「啊,什么?」

「等下返回了,你盤算怎么叫我?」

「叫你?什么意思?」

「我是問你到時候怎么稱謂我。」

「喊杜姐。。。」這時候我才發明疑問了。這一次去杜姐姐家的地位差異,天然不可再叫杜姐姐。「額。。。那我要怎么叫?」

「那你想怎么叫?我想不出什么好的稱謂。」

「叫。。。親愛的?」

「欠好,欠好,太肉麻了。並且在我父母眼前肯定不可那么叫。」

「額。。。杜杜?」

「我還胸胸呢,換一個,換一個。」

「那。。。小杜?」

「這個聽著還是不舒服。」

「額。。。那叫什么?」

「你平時都是怎么叫小露的?」

「即是小露啊。」

「對照和藹的呢。」

「通常是叫丫頭。。。吧。」

「嗯。。。這個我還能承受。」

「那你怎么叫我?」

「就叫十一啊?莫非你想要我像小露叫你一一?」

「額。。。行。。。行吧。」

「臭美!行吧,就這樣叫吧。」

「嘿嘿。」我摸了摸個人的頭腦。

過了半晌杜姐姐又說道:「對了等下你要說你比我大半歲,也是比你的實質年紀大一歲。」

「嗯,銘記了。」

「其他的還是和以前一樣,你即是通過芳芳和我熟悉的。」

「哦哦,瞭解了。對了,杜姐姐,我們還要多永劫間才幹到啊?」

「還要四五個小時吧。」

「哦,那我再睡會兒。」

接著,困意襲來,我又睡了已往。

睡夢中我總是覺得臉上癢癢的,轉而醒來。

無知何時,我睡著睡著,無知不覺的已經靠到了杜姐姐的肩膀上,而杜姐姐貌似也睡著了,頭也順勢靠在我的頭上。

我看了看窗外,遠程汽車好像已經進入城區了,這時候杜姐姐也醒過來了。

杜姐姐揉了揉眼睛,「好像快到了啊,十。。。一一,預備下車。」

「哦。」

「睡得好么?」

「還不錯,即是肚子有點餓。」

「等下再接上買點物品吧,估算晚飯你吃的不會放心的。」

「嗯,我瞭解的。」

又做了一個小時的縣城公交後,兩人總算是達到了杜姐姐的家,這時候已經五六點鐘了。

杜姐姐的家是自蓋的兩層小樓,這種屋子在杜姐姐所住的鎮子裡很全面。據杜姐姐說,一樓是父母住的,二樓是杜姐姐他的弟弟住的。三樓有個小房間間是杜姐姐住的,三樓原先是作為杜姐姐的弟弟的成婚之後,作為儲物間用的,所以比而樓下小許多,只有十來平方米。

一進門杜姐姐就說:「爸、媽我回來了。」

「哦。」杜姐姐的媽媽聽到之後只是很平庸的哦了一聲,徹底沒有見到永劫間沒見的女兒的那種歡喜。而後很懇切的對著樓上喊了句:「輝輝,來來來,小杜回來了,快出來用飯。」

「知道了。」

緊接著,樓上跑下來兩自己,一自己的長相和杜姐姐有些神似,估算是杜姐姐的弟弟,另一自己應當即是杜姐姐說說的那個有錢家的少爺了。

「你們兩個能不可別再家裡抽煙,熏死了。」見到兩人一人嘴裡叼著一隻香菸從樓高下來,杜姐姐捂著鼻子說道。

杜姐姐的弟弟看了杜姐姐一眼,而後徹底不理會會杜姐姐的訴苦。這時那個叫輝輝的有錢人家的少爺卻是急速把香菸掐滅了。

這時杜姐姐的媽媽急速過來打圓場,「沒事,沒事。吸一點湮沒什么的,你別聽小杜瞎說啊。」

「阿姨,沒事沒事。」說完,那少爺湊到杜姐姐跟前。「哎呀,你總算是回來了,我快想死你了。」說著,那少爺伸手就要摸杜姐姐的手。

杜姐姐靈活的身子一閃,躲在我身後,讓那少爺抓了個空。

那少爺看見我擋在他和杜姐姐之前立馬就不開心了。「你誰啊,快給老子讓開,別擋在我媳婦眼前。」

我面無臉色地看著眼前的這個惡棍一字一頓道,「我。是。她。男。朋。友。」

「我的女人你也敢動,信不信我弄死你?」那少爺的惡棍氣質出現無疑。

「算了!算了!小杜還小,不懂禮貌!大家用飯、用飯。」杜姐姐的媽媽湊上來得救。

而後世人來臨客堂,圍著飯桌坐下,這時我和杜姐姐才發明沒有我的椅子。

「媽,他的位置呢?」杜姐姐指了指我。

「啊?欠好意思,欠好意思。我剛才一直都沒看到你。我還認為小杜一自己回來的呢。來來來,坐。」接著,杜姐姐的媽媽在我眼前放了個小方板凳。「欠好意思啊,家裡的板凳不多,你就抱屈一下吧。」

這時那個少爺和杜姐姐的弟弟坐在桌子對面捂著嘴巴笑個不斷。

杜姐姐的媽媽說著挺禮貌的,實在實質上是存心刁難我,坐在那個凳子上面用飯,飯桌都快到我脖子了。

杜姐姐已經看出了她媽媽的存心刁難,「一一,你和我做同一個板凳吧。」說完,杜姐姐把凳子讓了各半給我。

這時杜姐姐的媽媽表情開端變得很丟臉了,礙於那個少爺還坐在這也就欠好發生,只好強顏歡笑的從桌子下面抽出一個高凳子道:「來,來,這裡還有個凳子,兩自己做一個凳子都不適啊。」

待所有人都坐好了之後我們就開端用飯了,席間杜姐姐的媽媽就一直在像杜姐姐炫耀那個少爺在鎮子裡多么多么有本事,人際關係多么多么好,人脈有多么多么廣之類的。

「小杜啊,你覺得輝輝怎么樣?我覺得挺好的。」杜姐姐的媽媽象徵性的征求著杜姐姐的觀點。

「哦。」杜姐姐只是冷淡的應了一聲,而後看了看我繼續埋頭用飯。

「唉,我跟你開口呢,怎么這么沒有客氣?」杜姐姐的媽媽有點不開心了。「你要是覺得輝輝可以,咋們啊,就把這樁婚事定下來。你呢,畢了業之後就回來成婚,要是不結業就想成婚也行。不顧奈何都是皆大喜悅嘛。」杜姐姐的媽媽越說越激動。

「媽,不必了,我還是盤算結業了在當地找任務。並且,我此刻有男友人了,我。。。我很愛他的。」

「我也愛她。」我插了句嘴,徹底沒有抬頭,而是照舊埋頭猛吃,不去看其他人的臉。

這時杜姐姐的媽媽已經氣得表情鐵青。

「阿姨,這。。。」已經坐不住的那少爺說話了。

「沒事沒事,你別聽小杜瞎說,他們連才熟悉不到一個月呢。情感沒他們說得那么好。」說完,杜姐姐的媽媽轉而對杜姐姐說道:「你這丫頭怎么這么不識抬舉,人家輝輝甘願娶你是看得起我們家,也是看得起你,我白養了你這么長年吧,這事就這么定了,你此刻就給我把你旁邊那小子甩了。你認為你要嫁給誰是你可以決擇的么?這是由我決擇的。」杜姐姐的媽媽已經開端吼了起來。

「你要嫁你就個人嫁吧,我是不回家給這種傢伙的。」說著,杜姐姐瞪了一眼那少爺。「實話通知你們吧,我和一一在我上大學的第一個學期就在一起了。我的身子早就給了他了。」杜姐姐面無臉色的說著。

杜姐姐的媽媽屬於那種思想觀念很舊的人,所以把女性的貞操觀看得極度的重。杜姐姐來了這一個絕招,給她媽媽來了一這么下,就宛如狠狠的照著杜姐姐的媽媽的臉上來了一記洪亮的巴掌。

「阿姨,既然這樣的話,我看我們兩家的事就這么算了吧。」那少爺的表情已經徹底掛不住了,起身,扭頭就走。

「唉,輝輝,別走啊。」杜姐姐的媽媽起身想要攔那少爺,只是那少爺已經走出了這間房子,想攔也攔不住了。回過火來,杜姐姐的媽媽指著杜姐姐的鼻子罵道:「我怎么生了一這么個不要臉的物品!!!真是氣死我了。」

「不要臉的不是我,而是你。」杜姐姐面無臉色的放下筷子,轉過身就上樓了。

「你。。。你。。。你。。。」杜姐姐的媽媽氣得說不出話來。坐在一旁一直沒開口的杜姐姐的爸爸只是微小的歎了語氣。而杜姐姐的弟弟則是躲在一旁偷笑。

見到杜姐姐上樓了,我忙背著行李追了上去。才走到二樓,就聽見樓上一聲重重的摔門聲。

我走到三樓敲了敲被緊鎖的門,門內沒有任何反映。

等了一會之後,裡面照舊沒有聲音。

我又試著敲了拍門,屋內馬上傳出一聲怒叫,「滾蛋,別煩我,打死我都不會嫁給那種流氓啊!!!」

「額,那個,杜。。。丫頭,是我。」

「是一一么?欠好意思啊,我認為是。。。」聽到我的聲音,杜姐姐這才發明個人吼錯了人。「外面就你一自己么?」

「嗯,就我一個,其他人都在樓下呢。」

緊接著,房門打開了。

杜姐姐開了房門之後,只說了一句「進來了把門反鎖上。」便有氣無力的做回床上,低著頭,默默不語。

我環視了一下杜姐姐的房間,根本上即是一個不到十平米的小閣樓。裡面的佈置簡樸的要命,一張單人床一邊靠著牆,一邊對著門口;床挨著牆的那頭邊上擺著一張書桌,書桌靠著的牆上有一扇窗戶;床的另一頭擺著一個衣櫃,挨著的衣櫃的是一個書架,上面擺滿了不同種類各樣的書;靠門的那面牆邊擺著幾個紙箱子;真正或許站腳的場所只有兩三平米。

杜姐姐進來之後沒有開燈,除了從窗外照進來的一點光,其他位置一片黑夜。我找不到位置坐,只好走到杜姐姐跟前,挨著對姐姐坐在床上。

杜姐姐寡言的半響,而後很小聲地說:「一一,能不可把肩膀借我靠一下。」

「嗯。」而後我拿我的肩膀挨著杜姐姐的肩膀。

杜姐姐緩慢的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而後馬上就開端小聲的抽噎。

緩慢的,杜姐姐越哭越高聲,末了整個抱住我,開端高聲的嗚咽。

我無知道怎么辦,只能愣在那處,任由杜姐姐抱著我嗚咽。

杜姐姐哭了一會兒之後抬高頭,「一一,能稍微抱我一下么?」

我一隻手摟住杜姐姐的腰,一隻手抱住杜姐姐的背,聽著杜姐姐在我懷裡小聲的輕噎。

末了,杜姐姐吸了吸鼻子,緩慢了止住了嗚咽。杜姐姐休止嗚咽之後並沒有要我鬆開手,而是抬頭問我:「一一,你覺得我是個什么樣的女小孩?你覺得我是一個很差劣的女生么?」

我一愣,心裡想著杜姐姐怎么突兀這么問,「不會啊,光是個性方面,你們睡房三自己,你的個性是最讓人舒服的。」

「還有呢?」杜姐姐把臉湊近了一些。

「還有。。。額。。。我覺得杜姐姐你很懂禮貌,並且很能幹。」

「還有么?例如說外表象或者第一印象什么的?」說著,杜姐姐的臉又湊近了一些。

「額。。。長相的話。。。怎么說呢。固然不想小露那樣屬於可愛型的,其時第一眼看上去就覺得很耐看,看著讓人很舒心。」

「那。。。」這時,杜姐姐的臉湊到我眼前,她的鼻子都快碰到我的鼻子了,「假如。。。假如。。。」杜姐姐的聲音越來越小,「我是說假如。。。你此刻沒有小露,你會。。。會讓我當你的。。。女。。。女友人么?」

「額。。。」杜姐姐的這個疑問讓我有點犯難了,無知道怎么答覆。

杜姐姐見我半天沒答覆,神情緩慢的黯淡了下來。「不肯。。。是么?」

「能夠會嚐嚐吧。」我小聲的嘀咕著。

「一一,你剛才說什么?」杜姐姐的鼻子已經貼上了我的鼻子。

「會。。。會吧。」

「是。。。真的么?」杜姐姐有點火急的問。

「嗯。」

聽到這裡,杜姐姐默默的閉上眼睛,將原來就離我很近的嘴唇輕輕的觸碰在我的嘴唇上,而後又快速的離去了。

「杜姐姐。。。」

話還沒說完,就見杜姐姐搖了搖頭。「一一,今日就讓率性一次吧,實在。。。實在我發明我無知道從什么時候開端起,變得緩慢的開端喜愛你了。可能是平時和你相處的時候,可能是那次在小露家你幫我拉衣服的時候,有可能是晚上洗沐的時候你幫我幫我送衣服的時候,有可能是。。。我無知道是什么時候,末了就變得緩慢的喜愛上你了。」杜姐姐淚眼矇朧的看著我的眼睛說著。

「杜姐姐,我。。。」

話還沒說完,杜姐姐又吻了上來。當杜姐姐的嘴唇離去我的之後,杜姐姐低著頭說道:「我剛才說了的,讓我率性一次,好么?我不會通知小露的,也不會逼著你喜愛我,不讓你去喜愛小露的。」

「我不是那個意思,杜姐姐。」想到之前小露對我說的一些話,還有杜姐姐和小露那微小過份同窗和友人的關係,我的感到小露可能並不會在意這個,並且有可能還會有點開心。

「那你的意思是。。。批准。。。嗎?」杜姐姐探索性的問了問。

我臉一紅,沒敢發聲。

杜姐姐見我沒有抵擋,便再一次把嘴巴湊了過來。在杜姐姐的嘴唇觸到我的嘴唇的同時,杜姐姐的舌頭便深入了我的嘴巴,在我沒有任何抵擋的場合下撬開了我的牙齒。

沒想到平時看起來那么文靜的杜姐姐此刻居然做了這么大膽的行動,我也不再想那么多,抓緊杜姐姐的雙肩,將杜姐姐按倒在床上。

「一一。」杜姐姐被我壓在身下,眼睛含羞的看著我,固然室內的光線欠好,不過我覺得杜姐姐此刻的臉一定變得很紅很紅。

這一次由我壓在杜姐姐身上,用舌頭撬開杜姐姐的玉齒,強行將舌頭送入杜姐姐嘴中。未經人事的杜姐姐在我舌頭入侵個人口中的那一剎那,整個身子就癱軟了下來,閉上眼睛等到著一切的降臨。

吻到情不自禁,我便伸手預備解開杜姐姐的衣服。

這時,杜姐姐突兀睜開眼睛,抓緊我的手。

我認為杜姐姐反悔了,便迷惑的看著杜姐姐。

杜姐姐極其欠好意思地說:「我。。。我個人來脫。」

我只好起身等著杜姐姐個人褪下個人衣裳。

「一一,你能不可轉身去。你這樣盯著我,我。。。我不敢脫。」我站在一邊直勾勾的盯著杜姐姐脫衣服讓她感覺難受。

我撓了撓頭,轉身去。

「我不要你轉過來,你可萬萬不要轉過來。」杜姐姐還不安心的吩咐了一句。

「哦。」我無奈的應了一聲。

只聽進後面悄悄地、悄悄地,過了好久才聽見似有似無的聽見杜姐姐細若蚊聲的說了句:「好了。」

「好了么?」

「。。。。。。」

「那我轉過來咯?」

「。。。。。。」

見背後沒有反映,我轉身來。這時候杜姐姐已經鑽進了被子裡,脫下來的衣服全堆在書桌爆乳 成人小說前的椅子上。內衣、內褲、襪子、秋衣、毛衣。。。。。。當然還有外套。也即是說此刻杜姐姐之被子裡的狀態是一絲不掛,不著一物的。

想到這裡,我的肉棒就情不自禁的挺拔了起來。

見我轉身來看著個人,杜姐姐急速轉身子面向牆壁一動不動了。

「快。。。快脫衣服進來吧,脫下來的衣服就放在椅子上就好。」

「哦。」說完,杜姐姐便面向著牆壁不再說一句話。

我帶著緊迫的情緒一邊拖著衣服一邊盯著杜姐姐,知道我也脫得一絲不掛,也沒看見杜姐姐動一下身子。

「杜姐姐,我進來了。」我輕輕的翻開被子,就見一直沒動的杜姐姐突兀抖了一下。

我躺在床上就發明床開端不斷地輕細的抖動,應當是杜姐姐由於緊迫而顫動造成的。

我轉身子在杜姐姐伸手輕輕的叫著,「杜姐姐?」

「。。。。。。」

見杜姐姐沒有反映,我柔和地把手繞已往想要抱住杜姐姐,就在我的手指觸碰到杜姐姐的那一瞬,杜姐姐被我的手的觸摸嚇了一跳,體態猛地繃直。

「是你啊。」從驚訝中覆原過來的杜姐姐如此說道。

「除了我還能是誰啊?這個房間裡又沒第二自己。」說著,我從後面抱住杜姐姐,胸口緊緊地貼在杜姐姐的背上,雙手環過杜姐姐的身子,很天然的放在杜姐姐的小腹上。

「一一。」

「什么?」

「你的。。。你的。。。你的那個。。。物品貼著我在。」

「那個。。。」我突兀瞭解杜姐姐指的什么了。由於毒姐姐和我的身高差不多,所以當我們兩的頭都枕在枕頭上時,剛好我的肉棒貼在杜姐姐的屁股上,因為剛才抱的有點緊,角度又剛才好,所以我的肉棒不光緊貼著杜姐姐的屁股,甚至還陷阱了杜姐姐的股溝中。

「杜姐姐,你懼怕么?」我用個人的腿盤住杜姐姐的腿,好讓我們的身子貼的更緊。  「不。。。不怕。。。只是有點。。。」  「有點什么?」我的手不厚道的往上一移。  「啊!」杜姐姐忙用手摀住個人的胸部,可是已經晚了,杜姐姐摸到的是一雙罩著個人雙乳的大手。

「怎么了?」我明知故問的問著未經人事的杜姐姐。

「你!剛才還挺好的,此刻怎么變得這么愛欺侮人?」杜姐姐有些氣不打一處來。

「什么啊?」我故作不解,同時,我的魔手已經緩慢的往下伸著。

「嗚!」當我觸摸到杜姐姐小腹下面的陰毛時,身子又是一抖。

杜姐姐的下身以前有幾回隱隱約約看到過,這一次摸到了才知道杜姐姐的陰毛竟然如此之多。從小腹下面的三角地帶開端,一直到小穴全長滿了厚厚的陰毛。杜姐姐的陰毛又長又捲,緩慢的蓋住住了她的整個陰部。這時的杜姐姐的小穴已經微小的潮濕了,還有一些淫水已經沾在了陰毛上。

杜姐姐抓緊我的胳膊象徵性的想要拉開我的手,不過卻使不上一點力氣。無奈,只好鬆手道:「一一,柔和一點。」

「安心,交給我吧。」我從背後咬著杜姐姐的耳朵說道。

「唉。」杜姐姐歎了語氣。

「杜姐姐,我的手冰么?」我的手在杜姐姐的陰道口四周摸索了一陣問道。

「嗯,不冰。還有,這時候你還要叫我杜姐姐么?」

「額,」這時我才會過來進屋之後我一直都叫的『杜姐姐』。「嘿嘿,欠好意思啊,我叫習性了。丫頭!」

「嗯。」

我正要動手時就聽見杜姐姐叫我,「一一。」

「嗯?」

「我。。。我不懂該怎么做,所以。。。所以剩餘的就都交給你了。」說完這話,羞得杜姐姐滿臉通紅。

「不交給我,還能交給誰?」說著,我把一隻手指探進了杜姐姐的小穴裡。

「你幹嘛哆嗦啊?」我在杜姐姐耳邊明知故問道。

「。。。。。。」杜姐姐沒有發聲。

「你在懼怕么?」我一邊存心的問著,一邊輕輕的摸著杜姐姐的小穴裡的肉壁。

「你幹嘛這么壞,這個時候了還要欺侮我?」杜姐姐的聲音都開端有點顫動了。

「那。。。你讓我欺侮么?」我一邊說著,一邊存心掀開杜姐姐的陰唇,在杜姐姐的陰核上摸了一下。

「嗚!」突如其來的感到讓杜姐姐有點受不了。「我。。。我。。。我。。。」杜姐姐結構了半天語言也沒說出口。「你要怎么樣都。。。都隨你便啦。」

我收回手,把杜姐姐翻到正面朝上,而後把杜姐姐壓在身下,撐起身子,雙手將杜姐姐的雙手按在床頭。「那我就把你怎么樣咯!」而後用炙熱的視線盯著杜姐姐的眼睛。

縱然在陰暗的房間中,杜姐姐照舊感受到了我炙熱的視線,忙把頭側向一邊。我扶正杜姐姐的頭,而後在杜姐姐輕細的抵擋中把舌頭伸進杜姐姐嘴裡。兩條舌頭就這樣困繞在一起,不停地將個人的舌頭上的液體感染到對方的舌頭上,不停地允吸著對方的嘴唇,不停地互換著兩人的津液。直到一絲口水順著杜姐姐的嘴角滑下,杜姐姐躲開我的攻勢,吸了吸嘴角的津液。

突兀。兩人都靜止了下來,我盯著杜姐姐的眼睛,杜姐姐也盯著我的眼睛,兩人都默不發聲的盯著對方,不說一句話。

過了半響,「你看什么啊。」杜姐姐把頭往邊上一扭。

「看你的眼睛唄,還能看哪。」

「油嘴滑舌,和小露一樣。哼!」

「嘿嘿。」我俯下身,「我就給你嚐嚐我的油嘴滑舌。」

「幹嘛啊?」杜姐姐還沒瞭解我要幹嘛,就感到得個人的脖子被柔軟的物品觸碰著。「好癢啊。」

我順著杜姐姐的脖子往下親吻,停在了杜姐姐的鎖骨上。杜姐姐的身子整體偏瘦,所以脖子下面的鎖骨顯得很顯著。我的雙唇包住杜姐姐的鎖骨輕輕地允吸著。

「丫頭,你的鎖骨好性感。」

「啊?」杜姐姐一愣,「我。。。性感么?」

「當然啦,你的鎖骨很好看呢。」

「。。。。。。謝謝。」

「噗,這種時候你說什么謝謝啊。」對於杜姐姐的語無倫次感覺可笑。

「額,沒什么啦,你當沒聽見好了。」

「但是這時候的你真的很性感哦。」

「。。。。。。」

「沒有人會覺得一個體形這么瘦削的美女不性感的。」

「。。。。。。」

「並且還是一絲不掛的美女。」我適時的增補了一句。

「卑劣!」一直不開口的杜姐姐終於被我逼著開口了。

「嘿嘿,你說我是卑劣啊?那我就卑劣給你看。」說完,我的嘴巴繼續往下移。

「別碰那處!」杜姐姐驚呼道。

我含住杜姐姐的乳頭徹底不理會會杜姐姐的驚呼。而後還開端輕輕地吸著杜姐姐已經變硬的乳頭。

「別。。。別吸,好不適。」

我埋頭吸著杜姐姐的乳頭,恰似要未曾經人事的杜姐姐的乳房裡吸出甘甜的乳汁通常。

杜姐姐經受不住這樣的刺激,已經開端全身不住的顫動著。

「別。。。別這樣,一一,住。。。住手。」杜姐姐已經開端有點語無倫次了,之前吸小露和我姐的乳房時也沒見她們有這么大的反映,莫非乳頭是杜姐姐最敏銳的位置?

我抱著惡作劇的念頭繼續下一步的動作。我鬆開杜姐姐的乳頭,好讓杜姐姐有一點點喘息的時機,不過也只給她這么一點點喘息的時機。立刻我又含住了杜姐姐另一邊的乳頭,只但是這一次不再是吸乳頭了。我將杜姐姐的乳頭含在嘴裡,而後用牙齒輕輕的咬了一下杜姐姐的乳頭,只是輕輕的咬了一下。

「啊!」杜姐姐尖叫著抱住我的頭按在個人的胸口。「別。。。一一。。。好不適。。。感到身子好不尋常。。。別。。。別這樣。」杜姐姐的聲音已經開端哆嗦。

看來我之前的方法是對的。

我照舊不理會會杜姐姐的尖叫,固然頭被按在杜姐姐胸上,不過仍然阻撓不了我戲弄著杜姐姐的乳頭。兩排牙齒把杜姐姐的乳頭夾在中間,高下顎輪替著擺佈挪動,牙齒不停地在杜姐姐稚嫩的乳頭上摩擦。

杜姐姐已經失去了開口的本事,只能緊緊地抱住我,等到著一切的來到。乳頭上的快感越來越強烈,終極衝破極點,衝破了臨界值。杜姐姐的身子死死的抱住我,將我的頭死死的按在個人的胸口,雙腿盤在我的大腿上一刻也不敢放開,全身都在顫動不止。直到終極才緩慢的、緩慢的平復下來。

我鬆開杜姐姐的乳頭,抬頭看著杜姐姐。

杜姐姐不斷地喘著粗氣躺在床躺在床上,視線有些失神。

「丫頭?丫頭?」看著杜姐姐喘著粗氣,我同情的撫摩著杜姐姐的面龐,輕聲的呼叫著。

杜姐姐沒有回應我。突地感到個人的腰側被狠狠的掐了一下,我馬上沒了力氣趴在了杜姐姐身上,臉剛好對著杜姐姐的臉。

「你玩的高興么?」杜姐姐帶著嬌羞質問著我,「就那么喜愛欺侮我么?」

「丫頭,剛才感到怎么樣?」我沒有答覆杜姐姐的疑問,放到這樣問道。

杜姐姐頓時臉上一紅,默不發聲。

「剛才舒服么?」我把鼻子貼在杜姐姐鼻子上。

杜姐姐看著我咬了咬牙,頭扭到一邊,用幾乎聽不見的聲音輕輕的嗯了聲。

「莫非不舒服么?」我裝作沒聽見。

杜姐姐扭了扭身子,頭依舊扭到一邊不敢看我,吞吞吐吐的說道:「舒。。。舒服。」

「嘿嘿。」我嘿嘿一笑。

「這下你快意了吧,臭一一!臭流氓!」說著,還舉起粉拳在我胸口來了幾下。

「快意?當然還沒快意啊。」我壞壞的一笑。

「哼!臭流氓」杜姐姐哼了一聲,想要把身子轉到一側。

我一把摟住杜姐姐的小蠻腰,讓杜姐姐貼著個人。「還沒完呢,跑什么?」

「哼!」被我抓緊的杜姐姐只是哼了一聲,也不抵制。

我鬆手將杜姐姐放在床上,而後一隻手向杜姐姐的小腹摸去。

「你知道我最喜愛你體態的那個場所么?」

「。。。。。。」杜姐姐欠好意思開口,只好寡言的搖了搖頭。

我的指尖劃過杜姐姐的胸部,杜姐姐還是忍不住輕哼了一聲。當手到了杜姐姐的腹部時,我把整個手掌蓋在杜姐姐的肚子上。

「即是這裡哦。」我的食指、中指、無名指的指尖圍著杜姐姐的肚臍劃了一圈。

「啊,肚臍么?」

「你傻啊,是你的腹部。」我被杜姐姐氣到了。

「我的腹部?」杜姐姐有點不解。

「對,我第一次看到你的腹部的時候就知道你的腹部摸起來一定很舒服。」我的手掌覆蓋杜姐姐的腹部,在上面輕輕地摩擦。

「為什么會覺得很舒服?」杜姐姐不太瞭解。

「你原來就很瘦,再加上常常磨練的緣故。一看你的小腹就知道,平坦緊致,沒有一絲贅肉,並且由於磨練的緣故,線條分明。」

「是。。。是么?」杜姐姐被我說得有點欠好意思了。「不會覺得這樣不太像女小孩么?」

「不會的。這樣的腹部才是一個女小孩最美好的腹部。」我的手此刻恨不得將杜姐姐的小腹徹底的覆蓋。

「這。。。這樣么?」

「是的,所以你應當有信心一些。」

「可是我的體形沒有小露那么好。」

「你指的是這裡吧?」我雙手抓緊杜姐姐的雙峰,容易地就把杜姐姐的貧乳。

「幹嘛啦,你個流氓幹嘛突兀摸我的胸。」杜姐姐嘴上這么說,雙手卻厚道的放在我的腰上,也沒有想要扯開我的雙手。「你要笑就笑好了,反正我的胸部即是這么小,即是沒有你家小露那么大。」

看樣子杜姐姐還是很在意個人胸部的大小的。「小的也不錯啊,多可愛啊,像孩子子樣的。」

「哼,臭流氓,死變態。」突兀杜姐姐好像想到了什么。「對了,一一厚道交接,你剛才說的第一次看到我的肚子是什么時候?我的衣服應當沒有什么露出腹部的吧?」

「額。。。你真的想知道?」我有點犯難了。

「必要的。」說著,杜姐姐把手放在我的腰的兩側,隨時預備給我來幾下。

「我說!我說!你別捏,你們怎么都喜愛捏我的那處。」我急速答道,「你真的想知道?」

杜姐姐沒有開口,只是雙手極少的加重了力道。

「我說即是了,別捏那處,讓我想想。」

我收拾收拾了腦筋,說話道:「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是在剛開學的時候吧,在你睡房裡。」

「嗯。」杜姐姐應了一聲。

「那時候還是夏天嘛,你就一件T恤,我一看就知道你很瘦。」

「而後呢?」

「後來是那次,即是在小露家的別墅的那次?」我勤奮的回想著。

「莫非是你給我送衣服的時候?我記得我其時應當把改遮住的場所都遮住了啊。」

「不是啦,是打麻將的時候。」

「本來是那次啊。」想到之前我給杜姐姐提裙子的畫面,杜姐姐的心中湧現出一種說不出的感到。杜姐姐寡言了半響,「那個。」

「什么?」杜姐姐貌似有什么話要說。

「那時候謝謝了。」杜姐姐小聲的說著。

「啊。沒。。。沒什么的。」杜姐姐這么說搞得我怪欠好意思的。

「知道么,我覺得可能即是從那時候起,我就開端對你有好感了。」

杜姐姐這話說的我臉上一紅,「謝。。。謝謝。」

「噗,你說謝謝幹嘛?對了,我們。。。我們還。。。繼續么?」

「啊?」

「我的身子覆原了,你可以。。。可以。。。繼。。。續了。」

「啊?哦!好!好!」

「一一,別那么緊迫,你看起來似乎很緊迫的樣子。」

「此刻該緊迫的人應當不是我吧。」我已經覆原了冷靜。

「流氓!」杜姐姐輕聲的罵了一句。

我不理會會杜姐姐的輕罵,而是把撫摩杜姐姐小腹緊致的肌膚已久的手繼續向下探去。

「好多毛毛啊。」我用手指擺弄著杜姐姐茂密的陰毛。

「討厭,不要說出來啊。」

「嘿嘿。」我壞壞的一笑。

「我這么多毛很丟臉吧?」

看樣子杜姐姐在意的物品還真不少。「不會啊,應當沒有哪個男生會在意這個的吧?」

「那。。。那。。。假如我的那個場所看起來很黑呢?你們男生都喜愛粉色的吧?」

我頓時就瞭解了杜姐姐所說的那處是那邊。「這個嘛,還是視場合而定的。你說的那種場合實在是那種和許多男生發作關係的女生的那處才會很黑的。」說著,我掀開杜姐姐的陰唇,把中指探了進去。

「這樣啊。。。別。。。別。」話還沒說完,我的中指就已經伸入了杜姐姐濕漉漉的小穴裡。

「丫頭,別怕。」我柔和地在杜姐姐耳邊說道。「你就這樣躺著,放鬆一點。」

「嗯。」杜姐姐嗯了一聲。

我一邊用中指在杜姐姐的陰道裡輕輕地推拿著杜姐姐那濕濕的肉壁,一邊繼續說道:「杜姐姐你還是處女。」

我話還沒說完,杜姐姐就打斷了我的話。「你。。。你怎么知道的。」對於這點,杜姐姐很是驚訝,「莫非是小露說的?真是的,怎么這種話也和你說啊。」

「沒有啦,小露和我說你大學一直都沒有談過男友人,所以我才。。。」

「原。。。本來是這樣啊。」杜姐姐總算是鬆了語氣。

我繼續剛才的話題,「杜姐姐那處黑是天生的話,到不是很介懷的。」

「不介懷的就只有你吧?」聽口氣,杜姐姐好像沒有剛才那么在意這個疑問了。

「沒想到你在意的物品挺多的嘛。」我看開玩笑的說道。

「。。。。。。」杜姐姐默不發聲。

我抽脫手指再次撥開杜姐姐的陰唇,掀開杜姐姐的陰核,手指輕輕的按在杜姐姐的陰核上,輕輕地揉了起來。

「嗯~~~~~~~!」杜姐姐一下就哼了出來。「一一,別玩那處,好不適啊。」

「是!是!」我見機會成熟了便鬆開了手。「要開端了哦。」我給杜姐姐提了個醒。

「你做即是了嘛,別說出來。」

我掀開杜姐姐有點僵硬的雙腿,把它擺成M字形。個人的腿被擺成了如此羞恥的外形弄的杜姐姐十分的欠好意思。

我扶住個人早已堅挺的不可再堅挺的肉棒預備要插入杜姐姐處女的陰道。就在龜頭碰到杜姐姐陰道口的那一瞬間杜姐姐喊停了。

「等一下,一一。」杜姐姐的手摸索著找到我的肉棒,先是提防翼翼的用手碰了幾下,確認了我肉棒的大約的外形之後才緩慢的握住我的肉棒。「這么大啊,這個插進去會不會痛啊?一一,我好懼怕。」

「沒事的,安心吧,剛進去的時候可能會痛一下,之後緩慢的就不痛了。我會很柔和的。」說著,我在杜姐姐的額頭上輕輕的問了一下。

杜姐姐遲疑了一下才放開我的肉棒。

我把肉棒瞄準杜姐姐的陰道,龜頭瞄準陰道口,而後雙手按住杜姐姐的大腿,杜姐姐的雙手緊迫的握住我的手腕。我體態緩慢往下一壓,龜頭一點一點的被塞進了杜姐姐的小穴。

杜姐姐雙唇緊咬,體態開端忍不住得哆嗦,握著我手腕的雙手的力道也隨之加大。

「放鬆。放鬆。」我一邊緩緩地安撫著杜姐姐,一邊把肉棒向杜姐姐小穴的深處插去。

沒插進去一點就沒什么物品擋阻了。「丫頭。」我輕喚了一聲。

「嗯。」

「稍微忍一下子。」

「嗯。」杜姐姐咬著個人的嘴唇,皺著眉頭默默地閉上眼睛,等到著這一刻。

我下身稍稍使了一點力道,杜姐姐的下身恰似傳來一陣扯破的聲音。緊接著就聽到了杜姐姐苦惱的呻吟聲。

「嗚~~~~~~~!」

「杜姐姐,沒事吧?」我掛心的問道,同時休止了繼續深入。

「沒。。。沒事。」杜姐姐一邊咬著牙搖了搖頭,一邊嘴裡說著沒事。盜汗已經滿臉都是。

「還是安息一下吧。」看著杜姐姐滿連苦惱的臉色,滿頭的盜汗。我提防翼翼的把杜姐姐抱在懷裡,生怕一不提防下身又把它弄疼了。

「知道好痛,有心理預備,可末了還是覺得好痛。」杜姐姐帶著哭音說道。

「痛的話就安息一下吧。」我用手抹去杜姐姐眼角流出的淚。

「沒事,安息一下就好了。那個。。。小露。。。小露第一次莫非也是這么痛么?」

我會想著第一次和小露做的時候的情景。「額,那次。。。怎么說呢,可能比角不同凡響,可能比你此刻很痛。」

「啥意思啊。」

「那個笨蛋第一次就用那種姿態,並且還是一語氣究竟的,你說疼不疼。」

「那種姿態是哪種姿態?」杜姐姐有點不太瞭解我說的什么。

「即是你那時候偷偷窺到的姿態啊。」

「啊!」杜姐姐驚呼道。「你都看到了。」

我點了點頭。

看到得到了我確實認,杜姐姐馬上用粉拳對著我的胸口即是一拳。「你和小露做的時候不必心做,隨處看個什么啊。」

「沒有啦,我們將近睡下去的時候我瞟到的。」

「你什么都看到了?」杜姐姐還是不依不饒的問道。

「嗯,包含有你下面的動作。」

杜姐姐剎那一驚,整自己都呆住了。而後連連的擺手說:「忘了它,快忘了它。羞死了!我沒臉了!」

「羞什么啊,莫非比此刻還羞?」我抓緊杜姐姐的手。

「我不要做了,快拔出來。丟死人了。」

「哈哈哈哈。」我直接被杜姐姐的行動逗樂了。

「你還笑,你看到人家丟人的樣子還笑?氣死我了!」

「好了,好了,我不笑即是了。對了,你此刻那處還痛么?」

杜姐姐個人感到了一下,「嗯。。。似乎不是那么痛了。」

「那我繼續咯?」

「隨。。。隨你便啦。」杜姐姐鼓足勇氣說道。

「這種事務也可以隨意我?」我故作驚訝道。

「。。。。。。」杜姐姐沒有理我。

我也不顧杜姐姐的反映,再次把杜姐姐放回床上。杜姐姐的雙手很天然的搭在我的腰上。

「要做咯。」我給杜姐姐提了個醒。

杜姐姐點了點頭。

我再次試著把肉棒向杜姐姐的深處插去。在我動的一剎那,杜姐姐的體態開端哆嗦了。

「疼?」我關切的問道。

「還。。。還好,即是緊迫。」

「放鬆!放鬆!放鬆了就不痛了。」我安撫道。

「我試一下。」杜姐姐一邊說著,體態還是隨著止不住的哆嗦。「似乎還是停不下來。一一,沒事的啦,你繼成人小說 曝光續好了,反正此刻也不痛了。」

「好吧。」我點了點頭。而後再次把陰莖向杜姐姐的小穴裡插去。

插到各半我剛真逼真切的感受到杜姐姐小穴究竟有多緊,一方空姐 成人 小說面由於杜姐姐可能先天陰道對照窄,外加之前也沒有經驗。另一方面又由於緊迫導致個人不自覺的縮緊了陰道。我只好稍稍的用力往裡插,不過插進去很是艱難。想要把力氣加大一點,但又怕弄疼杜姐姐。

「杜姐姐,放鬆點,你這樣我插不進去。」我一邊說著,一邊試著雙手撫摩杜姐姐的大腿,想要借此來撫平杜姐姐緊迫的心情。

「我。。。我嚐嚐看吧。」

無知道是不是我的撫摩有了功效,緩慢的,杜姐姐休止了哆嗦。我的肉棒緩慢的進入杜姐姐的體態,直到整根都沒入杜姐姐的小穴。

「此刻感到怎么樣?疼么?」

「不疼了,即是感到裡面塞得。。。緩慢的,有點不舒服。」

「嗯,那我開端動了,動的話就沒那么不舒服了。」說完,我把住杜姐姐的大腿外側開端緩慢的活塞運動。

杜姐姐固然沒有之前那么緊迫了,不過緊迫的無知道手該怎么擺,怎么放著都覺得不尋常,末了只好試著抓緊床單。

因為杜姐姐不在不經意的夾緊個人的陰道,原先已經濕的不可再濕的陰道已經變得通暢無阻了。雖說是通暢無阻,但還是感到到了杜姐姐陰道壁的緊致,但是這樣反倒加強了不少抽插的快感。

跟著一次次的進進出出,杜姐姐已經顯著感受到之前疼痛時沒有感受到的快感。此刻疼痛已經徹底消亡了,代而替之的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快感。杜姐姐的雙手將床單抓的更緊了,嘴巴也跟著抽插的頻率發出似有似無的呻吟聲。

「我要加強力度和速度了哦。」

「你做即是了嘛,幹嘛。成人 小說 黃蓉。。幹嘛說出來啊。」對姐姐訴苦道。

「那還不是怕你受不了嘛。」我嘿嘿一笑。

「去死啦!!!」

我托住杜姐姐的腰,將肉棒快速地一插究竟。

「不要!」杜姐姐大呼一聲,而後身子緊緊的抱住我,這樣反倒讓我的肉棒插得更深了。

我一隻手托住杜姐姐的背,另一隻手不停地戲弄著杜姐姐那敏銳的乳頭,下身的速度不停地加速。

杜姐姐已經不可管理個人的嘴巴不停的發出呻吟聲。固然聲音細小,不過卻和諧時純潔文靜的杜姐姐形成了鮮豔的對比,這也給我燃燒不止的性慾又添了一把火。我將杜姐姐的整個臀部徹底托起,下身開端猛烈地撞擊著杜姐姐柔嫩的小穴。未經人事的杜姐姐那邊受過這樣的刺激,即便是平時也沒什么自慰的習性,那次在睡房都屬於少數場合。如今如此猛烈的快感襲來,宛如滔滔猛獸通常,那邊是杜姐姐或許遭受得住的。杜姐姐已經徹底無法管理個人越來越大的呻吟聲,或者說存心不再去管理個人的聲調。這越來越大的呻吟聲此刻怕是連這間小房子以外的人都聽得到了吧。不顧是住在二樓的杜姐姐的弟弟,還是一樓的杜姐姐的父母都有可能已經聽到杜姐姐那毫無顧忌的呻吟。

杜姐姐的雙手放在我的背上,手指不受管理的拱了起來,指甲紮在我的背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印子。在杜姐姐到達激情的那一瞬,杜姐姐死死的抱住我,同時也是我的陰莖頂到杜姐姐小穴的最深處。同時,杜姐姐受到龐大的快感的管理,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呻吟聲陪伴著的是杜姐姐在我懷抱中不停抖動的體態,杜姐姐的陰道不停地夾緊陰道。

在杜姐姐小穴裡的我的肉棒終於被擠壓得受不了,體態馬上就感到到了一股要射精的衝動。可能是要顧忌什么,下意識的急速把肉棒抽出來。在拔出來的那一剎那,陰莖再也壓制不住精液的湧出。我的肉棒被夾在兩人的小腹之間,精液從馬口噴出,沿著兩人的腹部向上湧去。

正在激情中的杜姐姐基本就沒有感到到突兀射在個人小腹上的粘粘的熱熱的液體。只是死死的抱住我,恰似過了好久才緩慢的鬆了手,身子癱在床上,連踹粗氣的力氣恰似都么有了。

看到癱在床上的杜姐姐,我同情的看著她,忍不住抱住杜姐姐,在杜姐姐雙唇上輕輕的吻了一口。而後抬高頭盯著杜姐姐的雙眼,看著看著突兀微小一笑。

「你。。。你笑。。。什么?」杜姐姐好像還沒有覆原力氣。

「。。。。。。」我沒有答覆,照舊這樣看著她。

「別看啦,我。。。我又欠好看。」

「。。。。。。」

「討厭!」這時,杜姐姐感到到了個人小腹的異樣感。「小腹上是什么啊?熱熱的。」智慧的杜姐姐立刻就瞭解了是怎么回事。「你。。。」

「無知道為什么,我的感到通知我,我不該射在你的體態裡。」我辯白道。

「謝。。。謝謝。」

說到這,我臉上一紅。

「但是,此刻緩慢冷了似乎有點不舒服。」說著,杜姐姐把手伸出被子,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抽紙扯了半天,由於手上沒有力氣所以抽了半天沒有抽出來。杜姐姐看了看我。

我馬上會意,急速抽了幾張拿在手裡預備幫杜姐姐整理一下杜姐姐身上的殘局。

「不。。。不必了,我個人來就好。」

我將手紙遞給杜姐姐,杜姐姐把個人的小腹擦清潔之後,而後把手紙遞給我,我把手紙扔進床邊的廢物桶裡。杜姐姐又看了我一眼,我又抽了幾張遞給杜姐姐。杜姐姐結局手紙再次把手伸進被窩裡,而後我就感到到有隻手用手紙很柔和的擦拭著我肚子上的精液,擦完了肚子又在我的龜頭上擦了擦,我的陰莖忍不住的抖了抖。

杜姐姐把用完的手紙遞給我說道:「怎么啊,還嫌不夠么?我此刻下面都麻了。」說著,杜姐姐還少見的嘟起了小嘴。

我扔掉手紙,在杜姐姐嘟起的小嘴上吻了一口。「夠,夠,一次就知足了。」

「真是的,誰要你答覆的啊。好啦好啦,睡覺啦,我要累死了。」

「嗯。」我嗯了一聲點了點頭,而後睡在杜姐姐的外側,杜姐姐背對著我側臥著。

過了一會兒,杜姐姐轉身來。「一一,能不可抱著我睡啊?」杜姐姐楚楚可憐的看著我問道。

我伸手抱住杜姐姐,杜姐姐弓起了身子,我的手一隻抱住杜姐姐的頭,一隻摟住杜姐姐的腰,杜姐姐把額頭貼在我的嘴巴上,就這樣悄悄的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屋外的光亮照耀到屋裡,我睜開睡眼朦朧的雙眼,看見杜姐姐還在我懷裡悄悄的跟著。想到昨天晚上睡得那么早,想必此刻才六七點鐘吧。跟著,又想到昨天晚上兩人在這張床上的發狂,突兀感到有點對不起杜姐姐。  杜姐姐這時候照舊是把額頭貼在我的嘴巴上,這個姿態在我懷裡似乎一晚上都沒變過。我輕輕的在杜姐姐的額頭上吻了一口。

沒想到杜姐姐馬上就緩緩的抬高了頭,「你醒了么?」

「本來你已經醒了啊。」

「嗯,姿態躺在床上不想動總之。」杜姐姐楞住了半晌才緩緩的說道:「一一,在你懷裡很溫暖,讓我很放心。」

我沒開口,只是在杜姐姐的額頭上吻了一口。

很久的寡言之後,我說話問道:「杜姐姐,你此刻盤算怎么辦?」一覺醒來,我對杜姐姐的又改回了原本的稱謂了。

「我想回學校,我們此刻起來吧。」

「嗯。」說著,我就要爬起來穿衣服。

「我先起來了,你等一下。」

「好。」而後我就看見杜姐姐爬出被窩。

杜姐姐爬到各半,剛好露出杜姐姐的背部突兀就停住了。杜姐姐用手臂擋阻個人的胸部越過身來對我說:「一一,裡面朝牆哪裡去,不許返來看。」

我先是一愣,而後哦了一聲便轉身去。

同時,還聽見背後在一次吩咐道:「我說好了之前不許轉身來,聽見沒有。」

「哦。」

而後就聽見背後傳來沙沙的穿衣服聲。

很久事後,杜姐姐穿好了衣服,我也起身開端穿衣服,這時候杜姐姐拿著廢物桶下樓到廢物去了。我穿好衣服,看了看時間,此刻才六點過一點,外面的天還有點灰濛濛的。我站起來之後,杜姐姐也回來了。

「我家裡人都還么有起床,我們此刻走吧。」說著,就拉著我往外走。走到一樓便看見有自己站在兩人的行李旁。

「爸。」

「你們起來了。」

「嗯。」

「你昨天把你媽可氣的夠嗆,而後晚上你們倆的消息有那么大,你媽此刻快氣死了。」

「哦。」

「你們先回學校吧,本年過年臨時不要回來了,過段時間等你媽氣消了再說吧。」

「嗯,謝謝了,爸。」

「嗯,去吧。」說完,杜姐姐的父親便回屋去了。

杜姐姐牽著我便出了門。

在遠程客車上我對杜姐姐說:「杜姐姐,你爸爸對你似乎還不錯啊。」

杜姐姐點了點頭,「家裡關係我的人只有我爸,其他人都不關懷我,更別提什么爺爺奶奶叔叔阿姨了。」

「你似乎過年不可返回了。」

「嗯,那種場所不返回也罷。」

「那你過成人小說 漫畫店工讀生年的時候怎么辦?」我有點掛心。

「在學校呆著唄,反正過年了學校宿舍還是開著的,只是沒有宿管總之。」

我想了想,「其實不可以,過年來我這吧。」

「去你家?」

「我和我姐家,反正我和我姐過年的時候,大多數時間都是在一起的。你就住我姐家就好了。」

「你這樣幫你姐做決擇好么?」杜姐姐有點迷惑。

「沒事啦,我姐家還有間小房間間,固然說沒有窗戶,但是裡面有張單人床,反正只是暫住,沒什么疑問的。並且你要去,我姐也一定會很開心的。」

「好吧,要不你還是先打手機跟芳芳說一聲吧。」

「嗯。」我取出手機,打給我姐,把事務大要說了一下,我姐果真如此爽朗的許諾了。

我掛掉手機,「看見沒有,我說的沒錯吧。」

「謝謝。」過了一會兒,杜姐姐好像想起了什么。「對了,昨天晚上發作的是對誰都不要說啊,小露不可說,芳芳也不可說。」

「好啦,我知道了。」我又提防翼翼的問道,「那我們以後。。。?」

杜姐姐聽到這話馬上在我腰上即是一掐。「這種事,不要說出來啊。」而後杜姐姐就把頭轉向窗戶哪裡不再理我。

過了一會兒突兀說了句話,「以後就看你體現了,反正這些天是不可以的了。」杜姐姐開口的聲音很小,我都不確認這句話是對我說的還是杜姐姐在自言自語。

「嗯?」

「嗯什么嗯!」杜姐姐揪住我的耳朵,在我耳邊偷偷的說道,「我此刻下面痛死了,剛才散步的時候都覺得好不舒服。」而後放開我的耳朵,把頭轉向窗戶哪裡不再理我。

我長吁一語氣,看著遠程客車朝市區駛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