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 言情 小說 推薦麻將淫戲

love玩8小編 By love玩8小編 #18 小說, #18 小說 1000, #18 禁 小說, #18 禁 小說 免費, #18 禁 小說 在線 看, #18 禁 小說 網, #18 限小說, #18av 小說, #18av小說, #18h 小說, #18h 漫畫, #18h文, #18愛情小說, #18禁 小說, #18禁小說, #18禁小說在線看, #18禁小説, #18禁文, #18禁文章, #18限小說, #18限文, #3P, #69vj 小說, #85cc 小說, #av 在線觀看, #av 小說, #av 線上, #av小誣, #av小說, #av線上, #a小誣, #a片小說, #bl做愛, #gay 18 小說, #h528 小說, #h528小說, #h小誣, #h文章, #jav 免費, #jav 線上, #jfk論壇, #jkf在線看, #jkf小說, #jk論壇, #porn 小說, #seqing 小說, #sex 小說, #ut聊天室, #中文 性愛 小說, #中文字幕a片, #中文情慾網, #乳房, #乳頭, #亂倫 人妻, #亂倫 網站, #伴侶交換, #做愛, #做愛 小說, #做愛 故事, #做愛 文章, #做愛小說, #做愛故事, #做愛文章, #偷情 小說, #偷情小說, #偷窺, #免費 18 禁 小說, #免費 性 小說, #免費 性愛 小說, #免費 情慾 小說, #免費 顏色 小說, #免費a, #免費a小說, #免費a片, #免費a片100%, #內衣, #內褲, #公雞, #勃起, #十八禁小說, #十八限小說, #口交, #口交 小說, #台灣 性愛 小說, #台灣 性愛 自拍, #台灣成人網, #同事, #同性, #呻吟, #在線 av, #大學, #女 女 18 小說, #奴隸, #奶子, #妓女, #妻子小說, #子宮, #孕婦 性愛 小說, #學校, #學生, #學生妹, #家庭, #射精, #小穴, #小說 a 片, #小說 性, #小說 性愛, #小說18, #小說18禁, #小說做愛, #少女, #屁股, #強暴, #快感, #性 色 小說, #性愛, #性愛 小說, #性愛 小說 網, #性愛 文學 小說, #性愛小說, #性愛故事, #性愛文學, #性愛文章, #性感, #性慾小說, #性文學, #情工小說, #情愛 小說, #情慾 小說, #情慾 小說 網上 看, #情慾中文, #情慾小說, #情文學, #情趣小說, #情趣文學, #愛情 小說, #愛愛 小說, #愛愛小說, #愛撫, #成人 免費, #按摩 性愛 小說, #捆綁, #捷克論壇, #捷克論壇 在線看, #換妻, #暴露, #校園, #武俠, #武俠 小說 色情, #母子亂倫, #母子性交, #浴室, #淫 色 小說, #淫蕩, #潮吹 小說, #激點小說, #無碼中文, #熟女, #父女亂倫, #猥褻水, #男 男 18 小說, #瘋狂性派對, #矽膠娃娃, #第一次, #精液, #線上a片, #群交, #肉文線上看, #肉棒, #肛交, #胸罩, #胸部, #色小說, #色文學, #色文章, #色色小說, #色色文章, #色色的小說, #虐待, #處女, #調教小說, #變態, #豔遇, #超 爽 文學 網, #車廂輪姦, #辦公室, #迷姦, #都市閒情, #阿 賓 小說, #限制級 小說, #限制級小說, #陰唇, #陰莖, #陰蒂, #陰道, #陽具, #風月文學, #飛機av, #飛機文學, #高潮, #黃色 小說 網站, #黃色小誣, #黃色小說, #黃色文學, #龜頭

業務副總陳佩玲我們都叫他陳姐(她是個大今琪四歲的女能人已離婚),晚上要幫我們這組慶功並約請另業務組同仁加入,另組的成員是二男二女,還有陳姐助理愛莉卡剛好十人。

當晚吃完飯大家前往KTV唱歌,由於有外部人員在,所以我們就較收斂。

但因為我們這組的性愛關係正熾熱,也就偷偷做些挑情的動作,美蘭跑來坐在我旁邊,我則伸脫手從她正後方的屁股下伸已往,同時美蘭稍微擡高屁股後就坐在我的手上,我則用我的手指摳她的小穴,因為她是穿件圓裙,所以其他的人很難發明,況且大家不是在唱歌或飲酒,就算有人找我聊天也想說我的手是摟著美蘭的腰,無知我正玩著她的蜜穴,由於隔著內褲及絲襪沒多久美蘭的內褲就濕了,美蘭跟我使個眼色,站起往覆了廁所,回來時依然坐我旁邊,我猜她定脫掉內褲了,果真如此等我再伸進去時就能摳到小穴的陰核了,我就緩慢的又摳又揉不做太大的動作,但美蘭的小穴似乎水龍頭沒關緊樣不停冒出水來。

沒多久我整個手掌都是熱熱的淫夜。

我就在美蘭耳邊說:「你好淫,下面都淹水了。」

輪到我唱歌時美蘭就起身在去廁所,茹莉跑來坐這個位置,坐下發明沙發是濕的,她的褲子被弄濕了,當我唱完後。

茹莉在我耳邊說:「你怎么把美蘭搞得濕成這樣?害我褲子濕了怎么辦?」我說:「我說待會我偽裝到翻酒你再擦褲子」我就偽裝敬茹莉酒,而後趁勢說:「對不起我把酒到在你身上了。」

茹莉就起身去廁所,我則用紙手巾擦那美蘭留下的淫夜,這時坐在另邊的美蘭跟我擠了個歉意的笑臉。

四個小時包廂時間到了,因為明天是周六。

今琪問說:「還要不要在去那處玩。」

但今琪晚上被敬酒多次已有些酒意,我要幫他開車開她說要個人開。

副總陳姐說:「我來押車把妳們送回家。」

上車後陳姐問今琪:「我覺得你們這組這兩天似乎獨特HIGH是為什么?」今琪酒喝多了就曖昧說:「要知道就找個私密的場所,不會吵到別人的場所,就可以知道了。」

陳姐問:「什么樣的場所?」今琪答覆:「例如MOTEL或飯館房間。」

陳姐說:「今日是周末,你說的幾乎每家都客滿,不如去我家好了。」

我們異口同聲說:「好ㄟ!」。

陳姐他家是在內湖下就到了。

她家是約70坪大的樓中樓,由於他只有自己住,所以房間雖大但沒有許多隔間,進門即是個大的客堂,有支樓梯上去即是臥房跟換衣間,樓梯下是浴室,有個很大的推拿浴缸,隔間是用那種可以從清晰的玻璃變成毛玻璃的,有個落地窗可見樓下的街景,陳姐說那玻璃外面看不進來,整個布置的相其時尚。

陳姐出了紅酒及些滷味打招呼我們,這時美蘭見到旁邊有麻將桌。

美蘭說:「我們來打麻將。」

茹莉說:「副總他們都賭很大,我那有錢跟你們打,並且我又不太會打。」

今琪說:「既然陳姐要知道我們這兩天為什么那么HIGH?我們就打脫衣服不打錢,阿輝你想下賽事條例。」

陳姐不愧是老江湖就問:「莫非你們搞多P玩性愛遊戲。」

今琪醉醉的答覆:「沒錯!sex!sex!sex!」陳姐看著我問:「阿輝你有那么強讓三個女人服服貼貼嗎?」我笑笑說:「我們是teamwork!起勤奮的。」

陳姐:「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teamwork?好吧,阿輝怎么玩?」我想了下:「放槍次脫件衣服,自摸就三家都脫件衣服,過份四臺再加件,脫掉的衣服給贏家。

脫光就換人。」

這設法大家都沒觀點。

這時美蘭說:「那我要先把內褲跟絲襪穿返回。」

今琪說:「莫非剛才你們就玩上了。」

由於在車上茹莉有問我如何搞得美蘭氾濫成災的,所以就把在KTV的事通知琪姊及陳姐。

接著是她們四個女人先打,我說:「我來當小輝子伺奉眾位娘娘茶水。」

開端是茹莉放槍,他又穿的少也沒穿絲襪,所以輸就脫掉上衣了,我則到他後面拉起胸罩彈了下,她說:「很痛ㄟ。

你給我銘記。」

後來輸第二把時就直接把胸罩脫掉,露出她堅挺的雙峰。

陳姐:「茹莉啊!你好開放。」

茹莉:「我還能更開放。」

就起身脫掉僅存的短褲跟內褲。

「這兩件先擺著,小輝子過來好號的品玉。」

我說:「奴才遵旨。」

就蹲在桌子下開端舔她的屄。

茹莉:「嗯嗯可以開端打了」又開端打牌,茹莉打牌時不停嗯嗯叫的。

「嗯我吃」「嗯我碰」會兒她把牌蓋起來拍拍我說:「輝哥我聽三個洞,快起來幫我摸!」我就起來幫她摸把沒中。

第二次在摸時,我說:「借點仙水。」

就用手指搓茹莉的小穴沾了淫水,結局真的自摸了。

茹莉就激動的親我。

並拉開我褲子拉鍊,取出DD吸了幾口。

而茹莉贏回了衣服但也不穿上,就赤裸的繼續打。

美蘭也起身將裙子絲襪內褲通通脫掉:「我也要自摸,輝哥來舔我的穴。」

我就換到美蘭哪裡舔她的穴。

她也是面嗯嗯叫著的打牌,結局這把是茹莉再胡陳姐,陳姐也先脫掉上衣露出胸罩了。

茹莉:「這招不是每人都有效啦!輝哥換來舔我吧?」陳姐:「這樣不公正,聽你在那啊啊叫的,我們怎么打牌啦!」琪姐:「我們是玩脫衣服,你們還沒輸就脫光光欠好玩。」

茹莉在旁接話說:「我們換個方式,接下來胡牌的人可以讓輝哥插咩咩二十下,自摸著可以直插到下把胡牌。」

陳姐:「茹莉你真是個女色鬼,這想法也想的出來。」

美蘭:「好我贊同。」

琪姐:「那大家都把衣服脫了吧?」我和琪姐就將衣服脫光,茹莉已握著我的陽具,「陳姐還不脫,DD都硬了。」

陳姐就脫掉全身的衣服,露出飽滿的奶奶也是有些許的下垂,但肚子不大皮膚圓通。

第把是美蘭贏了,我就從他後面插他小穴二十下後,她竟然在用屁股在多頂了幾下。

茹莉說:「不要偷吃步!」再來是陳姐贏,陳姐說:「我好久沒作了,你要輕點。」

我就摸摸她姐的屄,覺得不是很溼,我就手沾旁邊的果汁塗在她的屄上,用嘴去舔陳姐的小穴。

由於我斜蹲著DD朝下,茹莉拿起那杯果汁把我DD泡在裡面,冰了下,讓我打了下發抖。

我就用沾了果汁的可惡,插那久未開墾的屄。

當我的DD插進陳姐的穴時,她體態抽動下:「啊嗯嗯」我緩慢插了二十下,拔出DD時,陳姐發出長聲「啊都快健忘這種感到了,好爽。」

就這樣插插停停的,已經快兩圈了,只有琪姐未插到,但第次自摸竟然是今琪,她要我就坐在他的椅子上,他把小穴插著我的老二,邊打牌邊扭動他的屁股,「嗯嗯鳥插的好舒服」結局琪姐又再次自摸,她開心的高下擺動屁股,「嗯嗯啊好喔爽」再次開打時,我的雞巴被琪姐屁股用磨轉式弄可惡及剛才插了近兩百下在這樣久刺激下,我在快射精時緊握琪姐的腰,用力頂他的小穴,琪姐:「喔喔喔啊阿輝你射好多。」

我已經設在那琪姐暖和的小穴內了。

陳姐就喊說:「都出來了接下來怎么玩?我好久沒被插了,剛才被插那幾回,此刻咩咩癢的要死怎么辦?」下面癢女人就不管身分的開口了。

琪姐說:「那就不打了,此刻就施展我們的TeamWork,讓陳姐舒服。」

我們四人就擺好架勢,今琪與美蘭人邊用舌頭舔著陳姐的乳頭,而茹莉施展他的舔功,舔著陳姐的陰核,而陳姐則舔著我言情 小說 限 肉 古代那已經低頭喪氣的老二。

陳姐哈哈大笑的說:「嗯好棒的TeamWork,我快昇天了」沒多久我的老二又昂首擡頭了,陳姐的小穴也在茹莉的舔功下,溢出陣陣的淫水,在這場合下我就和茹莉換位置,換陳姐舔茹莉的小穴,我則將老二直接插入陳姐的淫穴中,插進去時,陳姐:「喔好硬喔」我覺得她久未性愛我的動作是緩慢的插,等待感到陳姐的淫屄,更滑潤時在漸漸加速速度,「啊啊太爽了」後來我再加強力度,插的發出肉肉相碰的啪啪作響。

陳姐這時已歇斯底里張大嘴巴:「嗯!嗯!啊!啊!」在這樣四人進攻下,陳姐直說;「會被你們害死」陳姐全身痙癵抽慉,激情後淫水直流,攤在沙發上。

今琪:「陳姐,我們的辦事還算快意嗎?」陳姐說:「這太刺激了,玩多了我心領臟病,以後偶而陪你們玩。

今晚大家都很激動就在這睡吧。」

「樓上的床是大床的就請阿輝陪我們兩位資深美女睡了,兩位美少女可以睡大沙發。」

但我說:「我快出來了,誰要幫手?」美蘭就很趕快的抓起我DD插入個人的淫穴,用女上男下方式,用力擺動屁股,還擺出牛仔姿態「耶!耶!」的叫,後來就在她揉爛下設經在她小穴了。

今晚兩次射精了。

當夜我就在琪姐與陳姐的赤裸擁抱中睡著了。

隔日早上我還在睡夢濛濛中,感到到有人在吸我的老二,睜眼看本來是陳姐,我看睡在旁的今琪好像昨夜酒未退睡得很沈。

我說:「陳姐晨安!」陳姐在我耳邊說:「輕聲點跟我走。」

我就跟他走進了樓下的浴室,進浴室陳姐就把我推倒在浴室地板言情小說 限卡提諾上,用他的小穴套入我的老二,使用男下女上的方式,雙腿成M字型,雙手往前撐,屁股使力的高下擺動,而且「嗯啊嗯喔!啊!喔啊嗯」的亂叫,因為她動的太劇烈了,沒多久她「嗯我要啊出來」她激情洩精,癱瘓在我身上了。

但我的老二還直挺在那,我只好將陳姐抱起讓她在客堂的沙發坐下。

我轉頭見到美蘭及茹莉兩人赤裸睡在大沙發上,茹莉似乎在做春夢直用個人的手在輕輕摸個人的小穴。

我看我的老二還直挺在那不顧三七二十,就直接插入茹莉的淫穴中。

茹莉剛要咆哮我用手封住她的嘴說:「是我。」

茹莉點點頭,我鬆開手。

茹莉用她的雙腿勾住我的腰,讓我的雞巴幾乎直達她的蜜穴深處,這姿態真是爽呆了,茹莉也不敢叫太高聲,咬著唇發出悶悶的嗯聲。

但我在昨晚連戰四女後,今早再站二女下無法保持戰力就射精在茹莉的小穴內了。

只好跟茹莉說:「SORRY!沒讓你爽。」

茹莉給我深深吻說:「輝哥你最猛了,已經戰了三天辛苦你了。」

等大家都醒後,我就提出要回家了,心想我已持續做愛三天了,這個周末要好好安息,果真如此回家後昏睡了整日。

我好像也累積了些經歷如何長久。

 

業務副總陳佩玲我們都叫他陳姐(她是個大今琪四歲的女能人已離婚),晚上要幫我們這組慶功並約請另業務組同仁加入,另組的成員是二男二女,還有陳姐助理愛莉卡剛好十人。

當晚吃完飯大家前往KTV唱歌,由於有外部人員在,所以我們就較收斂。

但因為我們這組的性愛關係正熾熱,也就偷偷做些挑情的動作,美蘭跑來坐在我旁邊,我則伸脫手從她正後方的屁股下伸已往,同時美蘭稍微擡高屁股後就坐在我的手上,我則用我的手指摳她的小穴,因為她是穿件圓裙,所以其他的人很難發明,況且大家不是在唱歌或飲酒,就算有人找我聊天也想說我的手是摟著美蘭的腰,無知我正玩著她的蜜穴,由於隔著內褲及絲襪沒多久美蘭的內褲就濕了,美蘭跟我使個眼色,站起往覆了廁所,回來時依然坐我旁邊,我猜她定脫掉內褲了,果真如此等我再伸進去時就能摳到小穴的陰核了,我就緩慢的又摳又揉不做太大的動作,但美蘭的小穴似乎水龍頭沒關緊樣不停冒出水來。

沒多久我整個手掌都是熱熱的淫夜。

我就在美蘭耳邊說:「你好淫,下面都淹水了。」

輪到我唱歌時美蘭就起身在去廁所,茹莉跑來坐這個位置,坐下發明沙發是濕的,她的褲子被弄濕了,當我唱完後。

茹莉在我耳邊說:「你怎么把美蘭搞得濕成這樣?害我褲子濕了怎么辦?」我說:「我說待會我偽裝到翻酒你再擦褲子」我就偽裝敬茹莉酒,而後趁勢說:「對不起我把酒到在你身上了。」

茹莉就言情小說 作家起身去廁所,我則用紙手巾擦那美蘭留下的淫夜,這時坐在另邊的美蘭跟我擠了個歉意的笑臉。

四個小時包廂時間到了,因為明天是周六。

今琪問說:「還要不要在去那處玩。」

但今琪晚上被敬酒多次已有些酒意,我要幫他開車開她說要個人開。

副總陳姐說:「我來押車把妳們送回家。」

上車後陳姐問今琪:「我覺得你們這組這兩天似乎獨特HIGH是為什么?」今琪酒喝多了就曖昧說:「要知道就找個私密的場所,不會吵到別人的場所,就可以知道了。」

陳姐問:「什么樣的場所?」今琪答覆:「例如MOTEL或飯館房間。」

陳姐說:「今日是周末,你說的幾乎每家都客滿,不如去我家好了。」

我們異口同聲說:「好ㄟ!」。

陳姐他家是在內湖下就到了。

她家是約70坪大的樓中樓,由於他只有自己住,所以房間雖大但沒有許多隔間,進門即是個大的客堂,有支樓梯上去即是臥房跟換衣間,樓梯下是浴室,有個很大的推拿浴缸,隔間是用那種可以從清晰的玻璃變成毛玻璃的,有個落地窗可見樓下的街景,陳姐說那玻璃外面看不進來,整個布置的相其時尚。

陳姐出了紅酒及些滷味打招呼我們,這時美蘭見到旁邊有麻將桌。

美蘭說:「我們來打麻將。」

茹莉說:「副總他們都賭很大,我那有錢跟你們打,並且我又不太會打。」

今琪說:「既然陳姐要知道我們這兩天為什么那么HIGH?我們就打脫衣服不打錢,阿輝你想下賽事條例。」

陳姐不愧是老江湖就問:「莫非你們搞多P玩性愛遊戲。」

今琪醉醉的答覆:「沒錯!sex!sex!sex!」陳姐看著我問:「阿輝你有那么強讓三個女人服服貼貼嗎?」我笑笑說:「我們是teamwork!起勤奮的。」

陳姐:「我倒要看看你們如何teamwork?好吧,阿輝怎么玩?」我想了下:「放槍次脫件衣服,自摸就三家都脫件衣服,過份四臺再加件,脫掉的衣服給贏家。

脫光就換人。」

這設法大家都沒觀點。

這時美蘭說:「那我要先把內褲跟絲襪穿返回。」

今琪說:「莫非剛才你們就玩上了。」

由於在車上茹莉有問我如何搞得美蘭氾濫成災的,所以就把在KTV的事通知琪姊及陳姐。

接著是她們四個女人先打,我說:「我來當小輝子伺奉眾位娘娘茶水。」

開端是茹莉放槍,他又穿的少也沒穿絲襪,所以輸就脫掉上衣了,我則到他後面拉起胸罩彈了下,她說:「很痛ㄟ。

你給我銘記。」

後來輸第二把時就直接把胸罩脫掉,露出她堅挺的雙峰。

陳姐:「茹莉啊!你好開放。」

茹莉:「言情小說 限 總裁我還能更開放。」

就起身脫掉僅存的短褲跟內褲。

「這兩件先擺著,小輝子過來好號的品玉。」

我說:「奴才遵旨。」

就蹲在桌子下開端舔她的屄。

茹莉:「嗯嗯可以開端打了」又開端打牌,茹莉打牌時不停嗯嗯叫的。

「嗯我吃」「嗯我碰」會兒她把牌蓋起來拍拍我說:「輝哥我聽三個洞,快起來幫我摸!」我就起來幫她摸把沒中。

第二次在摸時,我說:「借點仙水。」

就用手指搓茹莉的小穴沾了淫水,結局真的自摸了。

茹莉就激動的親我。

並拉開我褲子拉鍊,取出DD吸了幾口。

而茹莉贏回了衣服但也不穿上,就赤裸的繼續打。

美蘭也起身將裙子絲襪內褲通通脫掉:「我也要自摸,輝哥來舔我的穴。」

我就換到美蘭哪裡舔她的穴。

她也是面嗯嗯叫著的打牌,結局這把是茹莉再胡陳姐,陳姐也先脫掉上衣露出胸罩了。

茹莉:「這招不是每人都有效啦!輝哥換來舔我吧?」陳姐:「這樣不公正,聽你在那啊啊叫的,我們怎么打牌啦!」琪姐:「我們是玩脫衣服,你們還沒輸就脫光光欠好玩。」

茹莉在旁接話說:「我們換個方式,接下來胡牌的人可以讓輝哥插咩咩二十下,自摸著可以直插到下把胡牌。」

陳姐:「茹莉你真是個女色鬼,這想法也想的出來。」

美蘭:「好我贊同。」

琪姐:「那大家都把衣服脫了吧?」我和琪姐就將衣服脫光,茹莉已握著我的陽具,「陳姐還不脫,DD都硬了。」

陳姐就脫掉全身的衣服,露出飽滿的奶奶也是有些許的下垂,但肚子不大皮膚圓通。

第把是美蘭贏了,我就從他後面插他小穴二十下後,她竟然在用屁股在多頂了幾下。

茹莉說:「不要偷吃步!」再來是陳姐贏,陳姐說:「我好久沒作了,你要輕點。」

我就摸摸她姐的屄,覺得不是很溼,我就手沾旁邊的果汁塗在她的屄上,用嘴去舔陳姐的小穴。

由於我斜蹲著DD朝下,茹莉拿起那杯果汁把我DD泡在裡面,冰了下,讓我打了下發抖。

h小說 射尿就用沾了果汁的可惡,插那久未開墾的屄。

當我的DD插進陳姐的穴時,她體態抽動下:「啊嗯嗯」我緩慢插了二十下,拔出DD時,陳姐發出長聲「啊都快健忘這種感到了,好爽。」

就這樣插插停停的,已經快兩圈了,只有琪姐未插到,但第次自摸竟然是今琪,她要我就坐在他的椅子上,他把小穴插著我的老二,邊打牌邊扭動他的屁股,「嗯嗯鳥插的好舒服」結局琪姐又再次自摸,她開心的高下擺動屁股,「嗯嗯啊好喔爽」再次開打時,我的雞巴被琪姐屁股用磨轉式弄可惡及剛才插了近兩百下在這樣久刺激下,我在快射精時緊握琪姐的腰,用力頂他的小穴,琪姐:「喔喔喔啊阿輝你射好多。」

我已經設在那琪姐暖和的小穴內了。

陳姐就喊說:「都出來了接下來怎么玩?我好久沒被插了,剛才被插那幾回,此刻咩咩癢的要死怎么辦?」下面癢女人就不管身分的開口了。

琪姐說:「那就不打了,此刻就施展我們的TeamWork,讓陳姐舒服。」

我們四人就擺好架勢,今琪與美蘭人邊用舌頭舔著陳姐的乳頭,而茹莉施展他的舔功,舔著陳姐的陰核,而陳姐則舔著我那已經低頭喪氣的老二。

陳姐哈哈大笑的說:「嗯好棒的TeamWork,我快昇天了」沒多久我的老二又昂首擡頭了,陳姐的小穴也在茹莉的舔功下,溢出陣陣的淫水,在這場合下我就和茹莉換位置,換陳姐舔茹莉的小穴,我則將老二直接插入陳姐的淫穴中,插進去時,陳姐:「喔好硬喔」我覺得她久未性愛我的動作是緩慢的插,等待感到陳姐的淫屄,更滑潤時在漸漸加速速度,「啊啊太爽了」後來我再加強力度,插的發出肉肉相碰的啪啪作響。

陳姐這時已歇斯底里張大嘴巴:「嗯!嗯!啊!啊!」在這樣四人進攻下,陳姐直說;「會被你們害死」陳姐全身痙癵抽慉,激情後淫水直流,攤在沙發上。

今琪:「陳姐,我們的辦事還算快意嗎?」陳姐說:「這太刺激了,玩多了我心領臟病,以後偶而陪你們玩。

今晚大家都很激動就在這睡吧。」

「樓上的床是大床的就請阿輝陪我們兩位資深美女睡了,兩位美少女可以睡大沙發。」

但我說:「我快出來了,誰要幫手?」美蘭就很趕快的抓起我DD插入個人的淫穴,用女上男下方式,用力擺動屁股,還擺出牛仔姿態「耶!耶!」的叫,後來就在她揉爛下設經在她小穴了。

今晚兩次射精了。

當夜我就在琪姐與陳姐的赤裸擁抱中睡著了。

隔日早上我還在睡夢濛濛中,感到到有人在吸我的老二,睜眼看本來是陳姐,我看睡在旁的今琪好像昨夜酒未退睡得很沈。

我說:「陳姐晨安!」陳姐在我耳邊說:「輕聲點跟我走。」

我就跟他走進了樓下的浴室,進浴室陳姐就把我推倒在浴室地板上,用他的小穴套入我的老二,使用男下女上的方式,雙腿成M字型,雙手往前撐,屁股使力的高下擺動,而且「嗯啊嗯喔!啊!喔啊嗯」的亂叫,因為她動的太劇烈了,沒多久她「嗯我要啊出來」她激情洩精,癱瘓在我身上了。

但我的老二還直挺在那,我只好將陳姐抱起讓她在客堂的沙發坐下。

我轉頭見到美蘭及茹莉兩人赤裸睡在大沙發上,茹莉似乎在做春夢直用個人的手在輕輕摸個人的小穴。

我看我的老二還直挺在那不顧三七二十,就直接插入茹莉的淫穴中。

茹莉剛要咆哮我用手封住她的嘴說:「是我。」

茹莉點點頭,我鬆開手。

茹莉用她的雙腿勾住我的腰,讓我的雞巴幾乎直達她的蜜穴深處,這姿態真是爽呆了,茹莉也不敢叫太高聲,咬著唇發出悶悶的嗯聲。

但我在昨晚連戰四女後,今早再站二女下無法保持戰力就射精在茹莉的小穴內了。

只好跟茹莉說:「SORRY!沒讓你爽。」

茹莉給我深深吻說:「輝哥你最猛了,已經戰了三天辛苦你了。」

等大家都醒後,我就提出要回家了,心想我已持續做愛三天了,這個周末要好好安息,果真如此回家後昏睡了整日。

我好像也累積了些經歷如何長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