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屋奇成人文學 未成年遇

love玩8小編 By love玩8小編 #18 小說, #18 小說 1000, #18 禁 小說, #18 禁 小說 免費, #18 禁 小說 在線 看, #18 禁 小說 網, #18 限小說, #18av 小說, #18av小說, #18h 小說, #18h 漫畫, #18h文, #18愛情小說, #18禁 小說, #18禁小說, #18禁小說在線看, #18禁小説, #18禁文, #18禁文章, #18限小說, #18限文, #3P, #69vj 小說, #85cc 小說, #av 在線觀看, #av 小說, #av 線上, #av小誣, #av小說, #av線上, #a小誣, #a片小說, #bl做愛, #gay 18 小說, #h528 小說, #h528小說, #h小誣, #h文章, #jav 免費, #jav 線上, #jfk論壇, #jkf在線看, #jkf小說, #jk論壇, #porn 小說, #seqing 小說, #sex 小說, #ut聊天室, #中文 性愛 小說, #中文字幕a片, #中文情慾網, #乳房, #乳頭, #亂倫 人妻, #亂倫 網站, #伴侶交換, #做愛, #做愛 小說, #做愛 故事, #做愛 文章, #做愛小說, #做愛故事, #做愛文章, #偷情 小說, #偷情小說, #偷窺, #免費 18 禁 小說, #免費 性 小說, #免費 性愛 小說, #免費 情慾 小說, #免費 顏色 小說, #免費a, #免費a小說, #免費a片, #免費a片100%, #內衣, #內褲, #公雞, #勃起, #十八禁小說, #十八限小說, #口交, #口交 小說, #台灣 性愛 小說, #台灣 性愛 自拍, #台灣成人網, #同事, #同性, #呻吟, #在線 av, #大學, #女 女 18 小說, #奴隸, #奶子, #妓女, #妻子小說, #子宮, #孕婦 性愛 小說, #學校, #學生, #學生妹, #家庭, #射精, #小穴, #小說 a 片, #小說 性, #小說 性愛, #小說18, #小說18禁, #小說做愛, #少女, #屁股, #強暴, #快感, #性 色 小說, #性愛, #性愛 小說, #性愛 小說 網, #性愛 文學 小說, #性愛小說, #性愛故事, #性愛文學, #性愛文章, #性感, #性慾小說, #性文學, #情工小說, #情愛 小說, #情慾 小說, #情慾 小說 網上 看, #情慾中文, #情慾小說, #情文學, #情趣小說, #情趣文學, #愛情 小說, #愛愛 小說, #愛愛小說, #愛撫, #成人 免費, #按摩 性愛 小說, #捆綁, #捷克論壇, #捷克論壇 在線看, #換妻, #暴露, #校園, #武俠, #武俠 小說 色情, #母子亂倫, #母子性交, #浴室, #淫 色 小說, #淫蕩, #潮吹 小說, #激點小說, #無碼中文, #熟女, #父女亂倫, #猥褻水, #男 男 18 小說, #瘋狂性派對, #矽膠娃娃, #第一次, #精液, #線上a片, #群交, #肉文線上看, #肉棒, #肛交, #胸罩, #胸部, #色小說, #色文學, #色文章, #色色小說, #色色文章, #色色的小說, #虐待, #處女, #調教小說, #變態, #豔遇, #超 爽 文學 網, #車廂輪姦, #辦公室, #迷姦, #都市閒情, #阿 賓 小說, #限制級 小說, #限制級小說, #陰唇, #陰莖, #陰蒂, #陰道, #陽具, #風月文學, #飛機av, #飛機文學, #高潮, #黃色 小說 網站, #黃色小誣, #黃色小說, #黃色文學, #龜頭

我在街口賣面的小攤子停下來吃一碗陽春麵,順道和賣面的老頭閒聊幾句,說出了要來這裡住一陣子,並向他打探旅舍的地點。

他向我打量了一陣,而後說道「外鄉的唸書人,假如你想在我們小鎮渡假,倒有一個比旅舍更悠靜暢快的地點。

無知你有沒有嗜好呢」我笑道「何止有嗜好,簡直是求之不得呀」於是老漢祥細地指點了我。

吃完麵,我付過錢,便按照他的指揮,走過兩個街口,在一條小小的巷子裡找到一個青石鋪地的門口。

我按照老漢給我的說法,拍了三聲門,回聲來開門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姑娘。

我說明晰個人是一個遠道客,想在小鎮度過暑假。

可是此地沒有親朋,所以想找間房住。

是明街口賣面的老伯通知我,可以到這裡問問,據說這兒有屋子分租。

小姑娘把我高下打量了一下,要我等一等,又把門關上了,我留心地看了看這所屋子,還真不小,修築也不錯。

不一會兒功夫,小姑娘又開門請我進去了。

我跟著小姑娘走進上房,一位約摸二三十歲的少婦,微笑地打招呼我坐下,禮貌地請我用茶。

我先客氣向她請問了尊姓,少婦微笑地說道「我姓白,但是你叫我素蓉就行了。

不用客套的。」

接著又她祗是笑嘻嘻的,不和我談起租房的事,反而和我閒話家常,由我的姓名.職業.一直問到有沒有結過婚。

我祥細答覆了她的問話,並說出了由於敬慕小鎮的風采而來渡假。

白素蓉開心的表明甘願租屋子給我,並許諾供應我的夥食,當我問及價格時,她笑道「遠道客,請還請不到哩假如一定要付錢的話,等走的時候隨意給就行了,最好是大家做個友人嘛相請不如偶遇,我們不要講這個啦」我急速稱謝。

素蓉又指著剛剛帶我進來的小姑娘說道「她叫做青梅,是和我相依為命的養女,讓她帶你到房間歇著吧」這裡一共有一廳四房,環繞著一個鋪著細琢石闆的院子,青梅把我引到西邊廂一間明窗淨幾的屋子裡。

慇勤幫我放置好簡樸的行李,接著就出去端了一盆熱水進來,並親手擰了一條熱氣騰騰的白毛巾,我急速上前要接過,青梅卻輕輕把我推坐下來,而後輕輕地為我勾消撲撲的風塵。

我固然覺得極度不測的驚訝,也祗有乖乖地讓她為我洗臉。

青梅飽滿的體態挨近著我,一種少女的清香直鑽入我的鼻子。

青梅又幫我抹了抹手,這時我接觸到她那一雙軟綿綿的小手,禁不住輕輕地捏住說道「青梅,你的手兒又白又嫩,真可愛」。

青梅並沒當即掙開,她任我摸了一會兒,才柔情的說道「我去倒水了。」

我鬆開青梅的手兒,讓她把洗臉水端出去倒了。

過一會兒,青梅又端了一盆熱水進來,笑瞇瞇地說道「趙叔叔,我來幫你洗腳吧」。

我說道「青梅,還是讓我個人來,不敢勞繁你了」。

青梅笑道「什么話呀趙叔叔是我娘的嘉賓,我應當好好奉侍你的。」

說完就把我的鞋子脫下了來,又將我的雙腳放入溫水裡。

一面洗一面望著我笑道「我娘親好喜愛你哩我們這裡很清淨,沒有外人騷擾的。

假如我娘親想和叔叔親嫡親近,無知叔叔肯不願意呢」。

這時我的雙腳正被青梅柔軟的手兒摸捏得一股慾火從心中燃起,聽她這么說,不禁暗喜,但是嘴裡卻說道「青梅,我受到你們懇切地款待,那處敢說不敢二字,祗怕壞了你娘親的名節哩」。

青梅緊接著說道「這你就不用掛心了,我們這裡的事,你緩慢會清晰的,祗要你肯和我娘親近就行,其他的事就無須理會了呀」。

青梅嘴裡說著,一雙嫩白的手兒將我的雙腳又搓又捏,洗得乾清潔淨,還用軟布抹乾了。

又套上一對拖鞋,才望著我笑道「趙叔叔,你跟我到裡間洗個澡。」

我隨著青梅從小門進入套間,本來這裡是一個小小的淨室,一個早已盛著溫水的澡盆,還有用來便捷的淨桶,可稱為器材齊備了。

青梅幫我脫下外套和襯衣,我笑著對她說道「行了,我個人來吧」。

青梅把手伸到我腰間一面解我的褲子,一面當真地說道「我應當奉侍叔叔的,你只管讓我為你洗沐吧」。

說著已經把我的褲子脫下來,這時我胯間的肉棍兒已經豎起來,把內褲撐起著。

青梅把我的內褲也褪去,小手兒握了握肉棍兒笑道「叔叔這裡好棒哦我娘一定會好高興的呀」。

青梅把我扶進澡盆,對我嫣然一笑說道「叔叔先泡一泡,我出去把洗腳水倒了,再替你洗沐。」

說完就飄身出去了。

我浸在暖和的純水裡,心裡又驚又喜,無知這飛來的艷福如何消受。

正在胡思亂想時,青梅已經回房了。

她笑瞇瞇地說道「我也得脫去衣服,省得弄濕了。」

說著轉身,緩慢地把她的上衣脫去,露出白晰的背脊和兩條嫩白的手臂,又把褲子脫下來,祗見渾圓的臀部白裡泛紅,兩枝粉腿肥圓適中。

青梅轉身來,身上祗掛著一件紅肚兜。

她在洗沐盆旁邊的小凳坐下來,開端替我洗擦著。

一邊洗一邊向我講了一些有關這裡的事。

本來白素蓉青年時是城裡的名妓,五六年前,有一位大富豪暗地將她贖身,並祕密安頓在這不為人關注的水鄉。

兩年前,大富豪不測過著身,幸好已經有點遺產留下,素蓉不肯坐山崩,所以祕密經營一些生意,用以保持生計。

青梅洗到我胯間的肉棍兒時,我被她弄得堅硬昂起。

我笑問「青梅姑娘,你有沒有和漢子玩過呢」。

青梅粉面泛紅地說道「我原來也是從小賣入青樓,是娘身邊的丫環,娘從良那年我才十二歲,娘很悼念我,就要求把我一齊帶出來。

並認我做養女,由於娘和爹在風塵場所相好時,我就奉侍擺佈。

所以來臨這裡之後,我仍然像以前一樣,就算爹在玩我娘的時候,我都在後面幫忙推屁股哩我十四歲那年,有一次爹想要玩的時候,娘卻剛好來月經,娘叫我給爹試一試。

那時我已經發育了,平時見到我娘被爹玩得很高興,也是心思思的。

那知一試之下,痛得要死。

但是後來就玩出滋味來,祗是爹玩我還不到十次,就不利過身了。」

青梅說完,圓圓的俏臉飛紅。

我伸手撫摩青梅可愛的面龐,說道「青梅,你長得真俊俏。」

青梅嬌媚地笑道「祗要你和我娘相好,我相信娘城市讓你玩我的身子的。

好啦你站起來,我幫你抹乾身上的水。」

我站了起來,跨出洗沐盆。

青梅替我抹身後,我大膽地伸手去玩摸她被紅肚兜矇著漲鼓鼓的乳房。

青梅柔順地依著我,任我把她飽滿又彈手的奶子摸捏了一會兒,才輕輕地舒了一語氣說道「我早晚讓你玩個夠的,此刻娘等著和你用飯哩」。

於是我換上清潔的衣服,走出淨室,回到上房。

祗見桌子上已經擺上一臺豐厚的酒菜。

白素蓉也已經坐在席上等著我。

我在她對面坐了下來,青梅慇勤地斟酒夾菜。

席間我和素蓉談笑風生,兩杯酒落肚,素蓉面泛微紅,言談舉止間媚目如絲。

用過晚餐,青梅把素蓉扶到床沿,而後整理碗碟走出去了,房裡祗剩餘素蓉和我倆人。

我向她走已往,她便依入我懷裡。

我在素蓉粉嫩的香腮親了一下,她閉著聲音雙眼顫聲說道「親親,我要你脫我的衣服。」

於是我將她胸前的鈕兒解開,一對肥乳居然是高翹著,雪白的皮膚,滑滑嫩嫩。

我禁不住把手在她鮮紅的奶頭上捏弄。

素蓉輕舒兩條細嫩的手臂,摟住我騷蕩地叫了聲「親親,癢死我了你把人家弄得一顆心都快跳出來了。」

我摟緊了素蓉一陣熱吻。

她的嘴唇熾熱,一根舌頭兒尖尖的送入我口裡。

我從她圓通的背上摸下去,摸入她的褲腰,覺兩瓣臀肉格外肥厚。

我讓素蓉倒在床上,伸手拉下她的褲子,素蓉忽然叫了聲「青梅」,我不禁停頓了。

青梅走進來,把我身上的衣服全體脫光,等我上床後,把帳子放下來,卻把油燈撥亮一點,才走出去。

敞亮的燈號透過紗帳,把床上照得雪亮,我仔細地觀賞她的肉體,雖說顯得稍胖一點,不過又白又嫩的,應當說是飽滿哩尤其是一對肥乳房,高高翹起的奶頭兒粉紅色的,纖腰細細,肚子平平,顯然是還沒有養過小孩。

那雪白的屁股,粉嫩的小腹,可以說是我終生未見過的活寶物。

這女人的屁股碩大而圓潤,兩瓣臀肉間的溝子既緊又深。

那小腹的盡處,倒是我所玩過上百個女人中第一次見到的奇貨。

一般的女人不顧皮膚再白,那銷魂的肉縫總會對照深色,不過素蓉的肉洞口倒是兩片和屁股通常雪白的細皮嫩肉凸凸地隆起。

一條細細的肉縫夾住一顆粉紅色的小肉粒。

四週一根毛兒都沒有。

兩條細長的大腿,一對玲瓏的小腳兒,真是人見人愛。

我伏在她一絲不掛的肉體上隨處吻個不斷,她的小手兒握住我粗硬的肉棍兒輕輕地震動著,低聲說道「親親,我一見到你,就恨不得讓你玩一頓,今個晚上就讓你盡興玩我吧」。

那聲音之嬌媚,淫浪,十足扣人心弦,勾人魂魄。

我趴到她軟棉棉的肉身上,她的粉腿主動分手了,那小肉洞裡的浪水,已經湧了出來,津潤了迷人的小肉唇。

素蓉伸下手去握住我的下體,帶到她濕淋淋的肉洞口,邊說道「親親,我下面好久沒有挨漢子插過了,一定很緊,你先緩慢弄進去,輕輕地抽我。

等鬆了再使勁吧」。

我的肉棍兒緩慢地擠進各半的時候,她深吸著氣,瞇緊著雙眼,我感覺她肉洞裡又緊窄,又溫軟。

我用力挺了進去,祗聽到她叫了一聲「哎喲親親,你頂到我的花心了,好舒服哦」。

她的啼聲是那么嬌媚和放浪,小肉洞箍吸著我粗硬的肉棍兒,我垂頭在她兩粒奶頭上吮了一會兒,就開端抽插了。

她的小肉洞在我用肉棍兒抽插時,卻不斷地縮短著,使得我的肉凌兒在她肉腔裡重重地颳動著那些暖暖的嫩肉。

素蓉又嬌又蕩地浪哼著,像是替我勤奮玩她而喝采,同時又挺著屁股向上迎湊著我插下去的肉棍兒。

一會兒,素蓉的肉洞兒一陣抽搐,週身打著顫。

我也感到到她肉洞裡湧出一股熱流。

而她卻嬌喘著,像是在叫,也似在哼。

我熱得發漲的肉棍兒,又是一陣狠狠地抽插,我們交合著的場所發出「撲滋」「撲滋」的聲響。

我越插越猛,素蓉也越哼越浪。

她把腿繞到我的腰際,一對玲瓏的小腳相互勾住,肥白的大屁股,貼緊我的大腿股。

她用手一按我的屁股,說道「親親我怕你太累了,你頂著我下面,安息一下吧」。

我真的把肉棍兒深深頂入他肉洞兒深處,她卻扭動屁股,縮短著小腹一下一下地夾了起來。

我舒服得滿身的毛管都鬆開似的,重新頂到腳心無處不是酥酥麻麻的,忍不住又抽送起來。

我向床頭的鏡子望已往,由腳後倒映過來的樣子,真是太婉轉了。

素蓉那白白嫩嫩的小肉洞兒,夾住了我粗硬的肉棍兒。

我挺入時,兩旁肉唇而也帶了進去。

我抽出來的時候,肉腔裡粉紅的嫩肉也向外一翻。

浪水橫溢,肉體交合處一片津潤。

素蓉忽然叫了一聲「青梅」使我一楞。

沒有來得及向她問話,青梅已經飄然進來了。

素蓉說道「青梅,替你叔叔推一推,我怕你叔叔太累了」。

青梅脫去上身的衣服,祗穿戴一件大紅色的內褲,挺著一對尖尖的雪白乳房,翻開了紗帳,笑瞇瞇地扒上床來,用一對粉嫩的手兒推著我的屁股,使我的肉棍兒又深又沉地頻頻椿搗著素蓉多汁的肉洞兒。

素蓉浪哼浪叫著沒有停過口,忽然緊緊地摟住我的屁股使我的肉棍兒插得更深入,青梅也休止推我的屁股,卻摟住我的體態,用她的乳房緊貼著我的背脊。

這時素蓉的肉洞兒像鯉魚嘴樣的一鬆一緊地抽搐著,滿臉媚惑地笑問「親親這樣子你舒服嗎」。

我夾在兩付女人的赤裸的肉體間,舒服得說不出話來,全身一陣激動,底下的肉棍兒猛然一跳,我的漿液猛射出來,噴入她肉洞深處。

素蓉像打冷顫一樣地顫動著,我也軟軟地攤在她身上。

我的肉棍兒逐漸縮小了,素蓉的雙腳也緩慢放下來。

肉棍兒緩緩地滑出她的體內。

我翻身躺在素蓉的身邊,青梅脫下她的底褲,替我抹抹胯間的液汁,再疊一疊,塞住素蓉正在溢出漿液的肉洞。

素蓉個人摀住了,嬌媚地對我說道「我今晚有事,不可陪你睡,就讓青梅陪你睡吧」。

我還未成人小說 在線答覆,素蓉已經下床到淨室去了。

青梅笑著對我說道「叔叔你先躺一躺,我去奉侍娘洗洗就來陪你。

說完也下床去了。

我閉目安息了一會兒,青梅又翻開紗帳,對我悠然一笑說道「娘叫我來幫你洗洗底下。」

我懶洋洋的答覆「好累喲不想起來了」。

青梅卻逗給我一個媚笑,她說「不必叔叔起身,我會幫你洗得乾清潔淨的呀」。

說著她就趴到床上,倒轉頭跪伏在我身旁,高翹起一個大白屁股,我不由得伸手去摸了一把,真是又細又白。

青梅卻扶起我軟小的肉棍兒,一口含入嘴裡,一股熱氣頓時涵蓋著我的下體,她的嘴唇從我的毛茸茸的根部一直吻上龜頭,還不停用舌頭兒交捲舔弄。

我撫摩著青梅嫩白的臀肉,底下的肉棍兒又趕快地在她小嘴裡膨漲,青梅已經不可整條含入嘴裡了,她就咬著龜頭吮吸。

我的肉棍兒在青梅小嘴裡猛跳了兩下子。

她哼了哼,吐了出來,歸來用媚眼望著我問道「叔叔,要不要嚐嚐青梅的小肉洞兒」。

我笑著點了點頭,青梅媚媚一笑,一個轉過身,雙腳分手蹲在我身上,個人撥開那小肉縫兒,往我肉棍兒就要套下去。

惋惜她那兒太小了,一下子沒套進,痛得叫了一聲「哎喲叔叔,你的物品好大呀」。

於是把雙腿又盡量分手,讓我的龜頭抵在她肉洞口,而後擺佈震動著他的屁股,才總算套進去一個龜頭。

青梅的肉洞兒,小得太利害關係,把我的肉棍兒包得又緊又熱。

她也咬著下嘴唇,像是挨受不住似的。

但是她還是一點一點地往下套,當套究竟後,她無力地坐到我大腿根,上身伏下來,一對堅挺的肥奶,在我胸口上磨著。

她說「叔叔,你那處好大呀怪不得娘剛剛浪成那樣了」。

青梅開端縮短著肉洞兒,夾得那么均勻,一鬆一緊的,真使我舒服極了。

我雙手摸捏著她的屁股,究竟是女小孩,細皮嫩肉的,並且很有彈性。

我摸到她的小屁股眼兒,也是濕濕的,我將手指一揉,感覺那小屁眼兒正在一鬆一縮的。

我就伸進一點兒手指,青梅有步調地縮短著底下的肌肉,兩個肉洞兒同時在吮吸著我的手指和肉棍兒。

嘴裡浪哼著問「叔叔,青梅的小洞洞好欠好玩呢?」我陶醉在激動中,沒有出聲答覆,卻覺得她的肉洞裡越來越潮濕了。

青梅開端抬高她的臀部,讓我的肉棍兒在她底下出收支入。

我把雙手從她的屁股移到她的乳房上摸捏著,青梅也開端激動了,她臉紅眼濕,小肉洞兒卻仍然頻頻在套弄。

我也為她的浪態所沾染,尾龍骨一陣奇癢,就把漿液噴入她的體內了。

青梅也感到到了,她休止了套弄,把小肚子尾緊緊貼著我,小肉洞一收一放的,像孩子吃奶一樣吮吸著我的肉棍兒。

我的肉棍兒軟下來了,青梅仍然用她的肉洞兒夾了一陣子,才讓我的肉棍兒退出她的體內,卻用小嘴銜著,還用舌頭兒把肉棍兒舔的乾清潔淨,我由於白日旅途的疲乏,也無知不覺地睡著了。

半夜醒過來,燈火仍然亮著,我發明青梅枕著我的大腿睡在我身邊,小嘴兒仍然銜著我那條軟下來的肉棍兒。

她的下體正向著我這邊,細毛茸茸的肉洞口有些漿糊狀的物品還沒有抹去。

望著這香艷的景況,我的肉棍兒不禁又在青梅的嘴裡膨漲起來,直頂她的喉嚨。

青梅被弄醒了,她睜開雙眼嬌媚地一笑,就吐出我的肉棍兒說道「叔叔,你把我弄得透但是氣了,你要不要小解呢我去拿來給你在床上用吧不用下床啦」。

我點了點頭,青梅便下床到淨室拿了一個夜壺,我爬起來,蹲在床上,青梅讓我扶著她的香肩,又用手兒輕輕把我的肉棍兒扶正。

便捷完畢,青梅又到淨室去了一會兒,才回到床上了,身上仍然是一絲不掛的。

我把她圓通的肉體摟入懷裡,青梅依在我懷抱裡,向我講起有關這兒的故事來。

本來街口賣面的老漢,正是青梅的同鄉。

半個月前,素蓉曾經叫青梅放口訊,說是有屋子分租,實在是在物色獨身的外鄉男子。

但是小鎮的遠道客固然不少,但老是行色匆匆,所以我還是第一個被指引到這裡來的。

素蓉一見到我,已經覺得很合眼緣,遂令青梅刺探,以緻短短幾個時辰的功夫,我已經一箭雙鵰,不只和素蓉有了肌膚之親,並且讓她身邊的青梅侍浴陪寢,極盡風騷之樂事。

我撫摩著青梅堅挺的乳房說道「你娘親待我這么好,真無知如何以報」。

青梅笑道「娘親和你交友,無非是彼此圖個快活,你只管安心在這裡住下去,不用耿耿於懷呀。」

這時候,自鳴鐘已經敲了三下,青梅說道「娘就來陪你睡覺了。」

果真如此不多久,房門「伊呀」一響,白素蓉飄身進來。

青梅急速起身歡迎,我也坐了起來。

素蓉走到床前,笑吟吟說道「青梅奉侍得你好欠好呢?」我急速答覆道「很好很好多謝你這么的優待我呀。」

素蓉笑道「不必禮貌的以後我還會讓你玩其它女人,祗是你可不要忘了有時要慰籍一下我呀。」

我連聲說「豈敢豈敢」。

這時青梅已經幫她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來,白素蓉終於一絲不掛地投入我的懷抱裡。

我摟住她的嬌軀,又捏乳房,又摸屁股。

親熱了一會兒,那條粗硬的肉棍兒已經鑽入她津潤的肉洞去了。

我就要挺腰抽弄,素蓉按住我說道「不要抽動了,我剛剛已經讓你玩的很舒服了,你路上也累了,還是睡睡吧。」

我笑道「剛剛有睡過一會兒,所以此刻還很精力哩!」素蓉摟著我道「你剛剛也餵了青梅一次了吧,」我點了點頭。

素蓉笑道「所以還是歇歇吧乖乖的插在我下面,不要動了。」

於是我讓素蓉側身臥在我身上,肉棍兒深深地貫入她的肉洞裡。

素蓉像似很累了,很快就睡著了,我回想著剛剛和素蓉以及青梅親熱的交歡場面,也知足地入睡了。

一連兩天,素蓉都是在晚上九時擺佈就離去,祗留下青梅陪我。

直到半夜再回來和我一起睡。

我心裡很納悶,又不便捷直接問她。

第四天晚上,素蓉和我溫存一番,又飄然而去了,青梅正用她的小嘴銜著我的肉棍兒當真地替我乾淨的時候,我好奇地問青梅道「你娘親做什么生意呢為什么老是在這個時間最忙呢?」青梅吐出我的肉棍兒笑著答覆說「你想知道嗎我都無知道怎么說好,不如等一會兒我帶你去看看就瞭解了呀。」

於是青梅為我潔淨好了,就替我穿上衣服,而後帶著我走進素蓉平時睡的房間。

青梅打開一個衣櫃,裡面竟是一道暗門。

我跟著青梅走進去,裡邊是一條青磚砌成,長長的通道。

青梅在我耳邊低聲吩咐我不要出聲,而後提防地打開牆上的一個約摸斗大的小門。

青梅向裡頭望了望,而後歸來昭示我向裡面望進去。

祗見裡面有一對裸體赤身的男女正正在床上做強力戲。

青梅小聲在我耳邊說道「這女人是漢子的媳婦哩這兩人每個有總有一兩次要來這裡偷情的。」

我仔細一看,有一個四五十歲的漢子仰臥在床上,體形不大,不過一條肉棍兒倒是又粗又長。

伏在他身上的女人約二十明年,皮膚不算白,不過很飽滿。

她騎跨在漢子的身上,蠕動著屁股,肉洞兒頻頻吞吐漢子那條粗硬的肉棍兒。

那一臉的浪樣兒,像似受餓已極的神情。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別人交合時的情景,不禁看得血脈憤張,雙腿間的褲子也被高高撐起。

我一邊看一邊摸捏著青梅的屁股,又引她的手兒去摸我硬起的肉棍兒。

青梅知趣地拉開我的褲子,把粗硬的肉棍兒放出來,浪浪的低下頭,用她的櫻桃小嘴給我含住了吮。

我繼續觀看房間裡偷情的男女,祗見那女人軟軟地伏在漢子的胸部,隱約聽見她嬌聲說道「爹,我週身都酥麻了,你上來插插我吧。」

漢子翻身把女人壓究竟下,那女人趕緊將他粗硬的肉棍兒引入個人潮濕的肉洞裡。

漢子開端了狠抽猛插,幹得女人搖擺著頭浪叫著不斷。

青梅的小嘴也跟著屋裡那女子啼聲的步調套吮我的肉棍兒。

屋裡的漢子插得狠,插得快,青梅的小嘴也含得緊,套得頻。

我望著屋裡女子淫姿浪態,恰似個人的肉棍兒已經插入她的肉體淫樂。

一種舒服透頂,竟噴了青梅一嘴的漿液。

青梅緊緊地含著我的肉棍兒,並把我射入她嘴裡的漿液,一滴不漏的吞下去。

我問青梅道「你娘親是不是經營客餞呢?」青梅抹了抹嘴笑道「你再跟我看看其他房間就知道了嘛!」說著又托著我繼續走了一個房間的位置,她打開一個暗門望了望,說道「小翠不在,我們到輕紅的房間看看。」

說著又拉我前進走去,她打開另一個暗門,當即有一陣淫聲浪語傳出來。

我和青梅一齊進去,祗見房間裡燈火通明。

大床的床沿躺著兩位一絲不掛的青年裸女,此中一位女子生得小巧玲瓏,一對乳房卻獨特碩大而堅挺。

兩條雪白的嫩腿高高地舉著。

雙腿間有一位約摸三十明年的男子,正舞動著腰股將粗硬的肉棍兒,向著她小腹尾的肉洞頻頻抽塞。

裸女的乳房跟著漢子的抽弄有步調地拋動,那陣陣淫呼浪吟正是從她嘴裡發出。

另一名女子生得珠圓玉潤,她的雙腳垂下地,毛茸茸的肉洞口濕淋淋的,顯然也是剛才被漢子插過。

青梅通知我說「正在挨插的姑娘名叫輕紅,固然個子小一點,可是一對乳房獨特龐大,所以好多客人都喜愛玩她。

另有那個姑娘叫做小翠,原來應當在剛剛的房間的。

可能那個漢子喜愛一次玩兩個,所以把她也叫過來了。」

我問道「這裡是不是風塵場所呢?」青梅摀住我的嘴說道「小聲一點開口,一會兒返回以後,我才緩慢通知你嘛。」

這時屋裡的艷戲還在進行,但是那男子已經從輕紅的肉洞裡抽出肉棍兒,而捉住小翠的一對小腳高高舉起,而後將肉棍兒挺入她的毛茸茸的肉洞裡。

小翠「哎喲」地叫了一聲,接著也哼哼漬漬地呻叫起來。

我伸手去摸青梅那渾圓的屁股,青梅卻拉著我的手插到她的褲腰裡。

我往她的肉縫一掏,卻染了一手濕淋淋的騷水。

我向她微小一笑,青梅羞著把頭鑽入我胸前。

我將她的嬌軀抱起來,回到我住的房間裡。

我把青梅剝得精赤溜光,青梅也將我的衣服脫得一件不留。

我摸捏著她一對堅挺彈手的奶子,胯下的肉棍兒又硬立起來。

我讓青梅坐到懷裡,她的肉洞也便套上我的肉棒子,青梅熱烘烘的肌肉緊緊地擠迫著我塞在她肉體裡的部份。

她肉緊地蠕動著身子,用她的肉洞吸納研磨著我的肉棒子,恰似要將吞食進肚子裡似的。

不過較早時我已經在素蓉的肉體裡噴過一次,剛剛偷窺倆翁媳私通時又讓青梅的小嘴吃了一次。

此刻不論青梅奈何事件,我仍然金槍不倒。

結局青梅的肉洞裡倒個人磨出很多水汁來,終於軟軟地依在我懷裡不動了。

我抱著青梅躺下來,粗硬的肉棍兒仍然塞在她體態裡。

青梅長長地舒了一語氣,對我講起有關她娘親所經營的風塵場所。

本來就在這所在房屋中的後面,白素蓉暗地經營著一間小小的風塵場所。

那處祗有四位姑娘常駐接客,她們是白素蓉從外地買過來的,另有還有幾個本鎮的寡婦間中偷偷來做。

這些女人途經她的藥物和馴煉後,個個都成了淫娃蕩婦。

所以到時到候,總有一班長客,暗地在這裡作樂。

有時還個人帶了女人來借場所偷情,除了剛剛所看見的翁媳外。

還有一對叔嫂,也曾經來這裡私通哩。

素蓉有一位當年在青摟時姐妹替她出頭應付客人,不過錢銀的事,究竟是個人打理對照適合,所以素蓉每日晚上老是要到哪裡收數。

我笑著問青梅道「你和娘親有沒有偶爾揀過個人喜愛的客人受用受用呢?」青梅用力把我的肉棍兒夾一夾,答覆我說「那卻是很罕有的哩由於到這裡大部份都是熟客,娘親不想曝光個人的地位。

所以幾年來,我祗知道她有三兩次扮成姑娘接遠道的客人,還必要提防翼翼,當心讓人知道。

我個人也祗試過兩三次。

此中有一次是由於旺場時,又剛好玉環來月事,所以去替工。

誰知趕上一個老伯伯,把我又捏又挖,弄得我好想給他插進去時,他卻舉不起來,真氣人。」

談笑間,房門「呀」的一聲,素蓉回來了。

她翻開紗帳,青梅迅速要從我身上爬起來。

素蓉拍拍青梅的屁股說道「不必拔出來,剛剛我月事來了,今晚你就陪叔叔到天光吧但是明天一早要記得去買菜才好。」

青梅笑道「知道了,娘親。」

素蓉回房去了,青梅就讓我摟抱著睡,我的肉棍兒也一直插在她的肉體裡。

直到天明雞叫,我又把她壓鄙人面抽插一輪,青梅滿身酥軟了,我卻沒有射出來,直到她告饒,我才放過她。

青梅爬起來,八字腳地走出去了。

我又睡了好久,直到青梅回來叫我起床。

我和素蓉一起吃過午飯之後,素蓉又到後院哪裡,我也坐下來開端我的寫作。

素蓉回來吃晚飯時,笑著對我說道「真是巧,青梅的月事也來了。

但是你也已經知道我們的祕密了,吃完飯,就叫青梅陪你到後院挑一個姑娘陪你留宿吧。」

我急速說「承矇你這么優待,我真無知奈何答謝才好。」

素蓉笑道「不用禮貌了,祗要你也好好看待我們倆母女,就皆大喜悅了嘛。」

晚飯之後,青梅果真如此帶我到後院的通道偷窺姑娘門接客,我們逐一從暗洞望進去,除了輕紅和小翠之外我又看見了玉環和惠香等另有兩位姑娘。

以及一個偷偷出來做的當地的寡婦。

青梅通知我這個寡婦的花名叫做玉卿。

由於時候還早,四個姑娘的房間裡還沒有漢子。

祗有玉卿的房間裡有一個大概四五十歲的漢子。

青梅問我喜愛那一個姑娘,我摸著她的乳房笑道「喜愛青梅你嘛。」

青梅笑道「飽死了誰無知道你們漢子最貪心了,何況我今日不清潔,都不可讓你玩。」

我笑道「你的奶子可以讓我玩嘛。」

青梅笑道「你喜愛搓奶子,不如去搓輕紅的吧,這裡所有的女人中,除了我娘親之外,誰也比不上她那一對大奶子哩。」

我笑道「我們先看看玉卿怎么應付客人好嗎?」青梅笑道「也好但是你究竟挑那一位姑娘呢我要先去告訴娘親,叫她不要接留宿的客人呀。」

我笑道「就聽你的吧。」

青梅說道「那你在這裡等一等,我去去就來。」

說完就向暗道的終點走去。

於是我一自己從小洞望進去,那位中年男子已經光脫脫的躺在床上了。

那位叫玉卿的姑娘,大概也三十擺佈了。

天生一張騷蕩的面龐兒,卻有一副看來還從未養育過的體形。

皮膚不算很白,又是個獨特肥大的屁股。

一雙小腳,正騎在那個漢子的身上。

那客人像是絕不在呼似的,又像在閉目養神。

而玉卿卻騎在她身上顫抖著肥大的屁股,在那兒擺佈搖擺,不時地抽套著。

她開端嬌喘著呻叫了,卻仍然不斷地抽套。

那對肥大的奶子也一上一下地拋動。

那漢子就伸手去摘弄她的奶頭。

青梅很快又回來了,我學屋裡的男子,把手伸進青梅的上衣裡捏住她的兩粒小青梅不放。

青梅嬌聲說道「叔叔壞死了,知道人家不可玩,卻偏要作弄人。」

話雖這么說,卻也沒有爭扎和推拒,乖乖地讓我戲弄她豐滿的乳房。

我邊摸捏她的乳房,一邊笑著說道「有樣學樣嘛對差池呢?」青梅也說道「叔叔喜愛,我那敢說差池呢我們看看其它房間好欠好呢?」我說道「也好,看那一個房間呢?」青梅道「看玉環吧剛剛我出去時,見到她的熟客來了。」

於是青梅帶我到另一個秘窗,我們望進去時,玉環已經替客人脫光了衣服,讓他睡在床上。

那是個高個子,一根又粗又長的肉棒子,已經高高翹起了。

玉環卻個人在脫褲子,一個肥大的屁股露了出來,一身的肥肉顫顫地睡在客人的身邊。

一手握著那條肉棒子浪浪地說道「哎呀好大喲。」

說完卻俯下頭,張開小嘴一口含住。

那男子讓她吮吸了一會兒,終於忍無可忍地翻身趴的玉環身上。

玉環也伸手拉著他的肉棒子往個人的肉洞裡塞進去。

客人使勁地抽插,玉環嬌媚地浪叫起來。

我說道「玉環真沒用,一插進去就軟了。」

青梅笑道「她是存心叫床的,好讓漢子快些出精嘛。」

我捧著青梅的面龐,在她的小嘴親了親說道「那你讓我玩的時候又是不是存心叫床的呢?」青梅說道「我被你玩得起死回生,還像似偽裝的嗎我又不是像玉環她們,每日都要讓漢子弄好多次,我可是被你一抽弄,就真的酥麻了呀。」

我把青梅的粉腮輕輕地擰了一下說道「小丫頭,你一把小嘴可真管用,淨說好聽的話兒,迷死人了。」

青梅嬌聲說道「當然啦我這張嘴不止可以說些好聽的話,還可認為叔叔含肉棍兒,讓叔叔快活爽爽哩。」

我摟著青梅又摸又吻的,青梅嬌笑道「叔叔一定是看了人家在玩,等不及了。

不如我們回房去,我去叫輕紅來讓你出出火吧。」

說完就拖著我回到前院我住的房間裡,她叫我等一等,就連蹦帶跳地跑出去了。

過了一會兒,房門推門了,一位身穿深綠色旗袍,二十歲高下的女子走了進來。

她先向我鞠躬行了過禮,而後笑吟吟地說話說道「白娘娘叫我來陪陪叔叔留宿,無知叔叔喜愛我嗎?」我對她點了點頭。

輕紅便站在我眼前把旗袍上的布紐一顆一顆地解開來,我先看見她兩個嫩白的肉球忽然跳了出來。

輕紅嬌羞地對我笑一笑,又繼續把她的旗袍徹底褪下去,一副鮮嫩白晰的肉體頓時顯現在我眼前。

輕紅一對飽滿的乳房和她嬌小玲瓏的身段嚇得很不相乘。

可這樣子更令我感覺她的雙峰顫抖著,充實了蠱惑。

輕紅向我投懷送抱,我也厚道不禮貌地摸捏著她的雙乳。

輕紅說道「剛剛青梅妹囑咐我替她為叔叔洗沐,我也想洗的乾清潔淨的,再讓叔叔受用哩。」

我點頭稱好,輕紅便把我脫得精赤溜光,她脫我衣服的同時,我的雙手一直沒有離去她那一對鮮嫩豐滿的乳房,只管那兩粒奶頭無知途經幾多漢子搓摸。

卻依然是那么紅艷誘人。

我不禁讚道「好好看的一對奶子呀!」輕紅也說道「叔叔,一會兒洗過了,我全身的浪肉都任你玩呀。」

這時我底下的肉棍兒早已堅硬地豎立著,恨不得當即將輕紅按倒在床上干進去。

可是她小小的手兒已經拉著我粗硬的肉棍兒向淨室走去。

輕紅先扶我浸到浴桶裡,而後在我面前仔細地洗擦著她體態的每一部份,換獨特地把她的小肉洞裡裡外外都翻洗了。

而後她替我洗擦體態,她的手勢顯然沒有青梅那么純熟,大約青梅為她娘親洗慣了吧,但是當輕紅為我洗那粗硬的肉棒子的時候,那手勢卻顯示出她是成人 小說 系統玩鳥的能手了。

我那條肉棍兒被她棉軟的手兒搓弄摸捏,舒服得幾乎要噴出漿液來。

我忍著個人的衝動,也去掏她毛茸茸的小肉洞。

輕紅用乾毛巾抹乾我和她身上的水漬,便和我一起到了床上。

輕紅先用她那一對大乳房夾著我的肉棍兒玩了一會兒。

再用她的小嘴銜著吮吸,究竟技術即是技術,我讓她吸得打心眼裡酥癢,便深深地吸了一語氣冷靜個人。

輕紅吐出我的龜頭笑道「叔叔,你放鬆點,開心時就只管射進我嘴裡吧你先出出火氣,輕紅再讓你插底下的小肉洞兒,你會玩得更高興哩。」

我原來就已經箭在弦上,聽她這么一說,便在她再度把龜頭含入時,把精液噴了她一嘴,那時她也又吮又吸,並且「骨碌」「骨碌」地把我噴入的漿液一滴不漏地吞了下去。

接著她繼續吮吸著我軟下的下體。

輕紅的小嘴其實利害關係,簡直有死蛇翻生的性能,很快的我又被她弄硬了。

輕紅就跨到我身上,把她的肉洞兒套下去,我覺得又濕又滑並且暖呼呼的,也挺著腰合作她的步調。

輕紅拉著我的手全玩摸她的乳房,又對我說道「待會兒你要再射出來時,我讓你插進屁股眼裡射。

而後我們睡一覺,醒了我再讓你正正經經玩到噴出來好嗎?」,我徹底贊同她的提議,於是在她套得我湧起時,我就採取自動。

輕紅伏在床上,昂起嫩白的大屁股讓我從她的臀縫插進去。

她讓我弄得淫呼浪叫,直到我噴入後,才相擁著安睡了。

次日凌晨,青梅進來整理時,我醒了過來,祗覺精力利落,肉棍兒也一柱擎天,便下床將輕紅的肉體移到床沿,舉起兩條嫩腿,玩起「老漢推車」來。

輕紅被我插醒了,就個人高舉著雙腿,讓我騰出雙手去摸捏她的乳房。

青梅也過來推我的屁股,這下子足足把輕紅玩了半個時辰,才在她迷人的肉洞裡噴發了。

輕紅用她的手兒摀住灌滿我的漿液的肉縫下床離去了,我卻繼續睡著了。

直到午飯的時候,青梅把我搖醒了,我睜開猩松的睡眼,一把將她拉過來摸乳房。

青梅說道「你真是的,輕紅的大奶子還沒摸夠呀娘親叫你去用飯啦。」

我穿好衣服隨青梅到前廳,素蓉已經在那兒等著了,一見我,就笑吟吟地挨過來說道「昨晚辛苦了吧睡到無知醒哩你在這兒住下來,女小孩有得你玩的。

過幾天我要再到城裡接一個小姑娘過來,她還是個處女哩來了以後,就先讓你開苞吧。」

我摟著素蓉說道「你這么優待我,真欠好意思。」

素蓉笑道「沒說的,你對得我們也好嘛。」

青梅插嘴說道「叔叔,今晚又嚐嚐那一個姑娘呢?」素蓉道「這裡的姑娘,你叔叔早晚都有得玩,今晚可一個獨特一點的女人讓他玩個痛歡樂快哩。」

我聽了覺得不尋常,楞楞的望著素蓉。

素蓉「吃吃」的一笑,對我說道「哥,我的一切,青梅都通知你了。

我有心和你一起過活,你要是不肯也沒有關係,反正我們是各有自由。

但是你既然無家無室,那份教書的交易,就不要做好了。

我這裡不只有的是好看的姑娘,還有些人家的女人來回哩。

今晚我就找一個大戶人家的姨太太,她是我們對面趙家的三姨太。

趙太爺已經七十幾了,所以她有時城市溜過來我這裡偷吃。

但是我知道她天生賤骨頭,要讓漢子凌虐才獨特激動。

你可以只管狠狠地插插她。」

接著又在我耳邊通知我一些整理女人的法子,但說完之後,卻嬌媚地依在我懷裡說道「你可不許拿這法兒整理我呀。」

我把手放在素蓉的酥胸上摸捏著她漲鼓鼓的乳房,說道「你對我這樣好,我怎么好意思難為你呢」說著我也望了望還在用飯的青梅。

青梅迅速插嘴說道「也不要對付我啊。」

素蓉笑道「小妮子假如不乖巧,你就幫我整理整理她。」

青梅都著小嘴說道「叔叔假如把青梅整死了,可沒人幫你推屁股了呀。」

我哈哈笑道「小青梅,你那么可愛,我怎么捨得玩死你呢?」素蓉也對青梅說道「乖乖的就不用了,假如不聽話,可要提防我叫你叔叔玩得你脫下一層皮。

青梅扮鬼臉伸了一下小舌頭,沒有再說什么。

午飯事後,我又是繼續我的寫作。

吃過晚飯,素蓉囑咐青梅帶我到後院,個人也離去了,說是要去接趙家三姨太。

我跟著青梅走過那條祕密的過道。

我想再偷窺裡面的春宮畫,青梅說「娘親很快就會回來的,下次再看好嗎?」青梅帶我走到一個暗門,推門進去,倒是一間整理得窗明幾淨的房間,從佈置方面看來,似乎是較早時偷窺到翁媳通姦的那個房間。

一進房間裡,青梅就投進我懷裡撒嬌地說道「叔叔,今晚你在這裡納福,青梅的底下會癢上一霄哩。」

我摸捏著青梅的乳房,假如不是她月滿鴻溝,我真想先插她一頓。

青梅柔情脈脈地望著我說道「叔叔,你上床歇著吧娘親就快來了呀。」

我鬆開青梅,裝成熟客似的,先往床上一躺。

青梅微小一笑,就靜靜退出去了。

不一會兒時光,素蓉帶了一個女人進來。

我坐起來一看,魂就飛了天外。

本來趙家三姨太的確是一位明艷照人的佳麗兒。

素蓉把她拉進床前說道「大爺,這是新來的小玉。」

小玉向我嬌媚地一笑,欠了欠身行了個禮。

素蓉笑道「小玉不懂規紀,一切請你多多見諒。

皮肉兒又嫩,你多多同情喲。」

我大模大樣地說道「沒有說的,祗要挨得住插就行。」

素蓉打趣道「你安心,活兒不錯,你玩上就知道了呀。」

素蓉又將小玉的身子向我一推說道「好好讓大爺受用吧大爺要怎么玩,可要乖乖的和順呀。」

又對我說道「早點歇著吧叫小玉替你脫衣服好啦。」

素蓉笑著走出去,小玉跟上去關上門,又走回來,向我腿上一坐,就騷騷的叫了我一聲「親哥哥」,我伸手就去摸她的奶,她扭著屁股,一聲浪笑,替我脫衣服。

當她看見我那粗壯的肉棍兒時,竟開心得張嘴就含了起來。

我讓她啜吮了一會兒,摸著她的頭兒說「小玉,上床吧。」

小玉哼了一聲,吐出了肉棍兒,脫去她上身的衣服,而後向我逗了個媚眼兒,緩慢的脫下她的褲子。

本來她也是一個白嫩無毛寶物兒。

小玉赤裸裸的投入我的懷抱,我細看了她的全身,細白嫩滑的,還逆找不出什么弱點來哩,比起素蓉,要多幾分青春期。

比起青梅,卻勝一點細嫩。

我撥開她一雙嫩白的粉腿,祗見浪水已經衝出了口子。

我將她壓鄙人面,她握住我那粗硬的肉棍兒,導向她津潤的肉洞口,輕聲說道「親哥妹那處小,輕一點呀。」

我由於急於知道她的背景,所以用力一插,一下子插到了底。

小玉「哎喲」的叫了一聲,把我的體態緊緊摟住。

我覺得她肉體被我闖入的部位在縮短著,溫軟的小肉洞緊窄地包抄著我粗壯的肉棍兒。

我先不抽送,享受著她一夾一夾的樂趣。

這小肉洞兒可夾得逆好,又勻又緊的,一下比一下快,臉上的浪樣兒,似乎都要浪出水來了,哼哼秸秸地沒有停過。

我雙手掐著她豐嫩的屁股,這小嫩肉的夾勁兒,也越來越用力。

忽然,她休成人小說 勃起止了夾動,卻扭起了她那肥白的大屁股,用她那小穴心子,在我龜頭上研磨著,越磨越快。

哼哼秸秸的,也分不出是從喉嚨或者鼻子發出聲音。

過了一會兒,我覺得一股熱流冒出浸淫著我深深插在她體內的肉棍兒。

接著癱軟著身子,不再動了。

我知道她已經洩過一次身子了,便提起精力,用那九淺一深的想法,抽到了頭,又插到了跟,一下更比一下重。

抽插得他的頭在枕頭上不停地搖擺,嬌喘連連,淫哼浪叫著。

我耳聽著她又騷又浪的叫饒的聲音,眼看著她臉紅眼濕的淫蕩樣兒,覺得獨特歡喜和激動,越插越又有幹勁少女時代 成人小說

我狠抽猛插了足有五六百下,小玉騷騷蕩蕩地挺著小腹,歡迎我粗硬的肉棍兒一次一次的進入她肉體裡。

一陣陣浪水繼續冒出來,一身的浪肉,都在搖擺著,逐漸地,她祗剩餘微弱的嬌喘。

終於頭兒不動,手腳也軟了。

整個體態像睡熟了一樣,祗有那白白嫩嫩的酥胸在微小地抑揚。

我真的有點兒憐香惜玉,不忍心再插她了。

可是我的肉棍兒偏是硬梆梆,熱辣辣。

又想起素蓉事前的囑咐。

就先把肉棍兒從小玉的肉洞兒退出來,仔細查看那個剛剛任我狂抽猛插的小肉洞。

祗見那隆起的小丘像白饅頭一樣,白淨細嫩。

潮濕的洞口有片薄薄的小肉唇兒,又望望小玉的俏臉上的小嘴,那兩片嘴唇兒也是薄薄的。

我分了分小玉的屁股溝子,那粉紅小屁眼兒,正緊閉著。

我再次把肉棍兒插進她的濕淋淋的肉洞裡潤一潤,就拔出來抵在她的小屁眼用力一頂。

小玉「哎喲」一聲,痛醒過來。

可是我的肉棍兒已經擠進去一個烏龜頭。

小玉睜開雙目,用乞憐的眼力向我叫了聲「親哥兒」像似不堪接受。

我不管一切的頂送著,真是又緊又暖,不禁狂抽猛插起來。

她起先是「哎呀」「哎喲」地浪叫,不過一會兒時光,就已經接受得起似的,搖晃著肥屁股肉兒,嘴裡也淫呼浪叫起來。

我要她翻身伏在床上,昂起著大屁股讓我玩,小玉立刻乖乖的照做了。

我一邊抽插著她又緊又窄的小屁股眼兒,一面還伸手去揉她的陰核,果真如此,她的肉洞裡衝出一股浪水,順著嫩白的地大腿流濕了床單。

同時她的小屁眼也一鬆一緊地縮短著我插入她體態裡的一部份。

我一陣舒服的感到,那股熱辣辣的漿液,就「撲」「撲」的噴入她的肉體裡了。

當我射出的時候,她把個大屁股,拚命的迎湊著我的肉棍兒,使肉棍插得深深的。

我拔出之後,躺到了床上。

小玉在我臉上吻了吻,就下了地,像妓女似的,倒了熱水,洗擦了個人底下的肉洞兒和屁股眼。

而後又擰了一把熱毛巾,伏在床上替我把下身洗得乾清潔淨。

還把一對卵蛋兒擦了擦,才把毛巾往水盆一丟。

而後在我那條已經軟小的肉棍兒上,親了一個嘴。

又放在她嫩嫩的面龐上搓揉一會兒,才睡到枕頭上。

我摟住她滑美精緻的肉體,竟然昏昏地睡著了。

無知睡了多久,我覺得下面癢絲絲的,本來小玉縮到床中央,用小嘴含住我的肉棍兒,緩慢地含.挑.吮.吹,竟把我弄醒了,肉棍兒也硬了起來。

她加倍盡力地緊緊含著,一下一下的套弄著。

我被她敏捷的小舌頭舐吮得一陣子酥麻。

我說道「小玉,你好利害關係喲我就要洩出來啦。」

小玉沒吭聲,祗刁著我的肉棍兒對我點了點頭,加倍含得緊緊的。

我一陣快美下,噴了她一嘴。

小玉銜著我的肉棍兒,直到我不再射出了,才一口吞下滿口的漿液,還把我下面舔得乾清潔淨。

我昏昏欲睡時,記得小玉枕著我的大腿,又將我的肉棍兒含入嘴裡。

次日天未明的時候,我又讓小玉吮吸著肉棍兒而弄醒過來。

她一見我睜開眼,就吐出我的肉棍兒,浪浪地笑道「親哥哥,小玉底下好想喲你,玩小玉一場歡樂的吧。」

我見她騷得可愛,便撩起一陣慾火,又加上凌晨時分,精神獨特繁茂。

下床用過洗手間之後,就站在床邊,舉起她的雙腿抖擻的狂抽猛插起來。

這下子可把小玉奸得如癡如醉,欲仙欲死。

完事之後,她侍候我穿上衣服,洗了臉,我丟下錢,像個客人似的,走了。

我從大門出來時,由於天色尚早竟沒有趕上別人。

我兜了個圈子,回到我的住處,我拍門以後,青梅睡眼惺忪的出來開門。

回房以後,青梅又依入我懷裡。

她說「昨天晚上舒服嗎那個姨太太夠味兒吧吧。」

我摸摸她的屁股說道「沒有你夠味兒呀。」

她向我腿上捏一把說「哼林明禎 成人文學我才不相信哩。」

我又睡下了。

自從來這裡之後,我每日至少都玩過一名女人。

恰似是我幾十年來少近女色的突兀賠償。

我簡直陷身春夢之中,可這終究是現實。

這一天下午,我坐在書檯上繼續我的寫作,想想算算,已經到這裡半個多月了。

在這些日子裡,我不時和素蓉共效枕席之歡娛。

夜裡又有青梅這一位乖巧的可人兒伴寢,任我要摸就摸,要玩就玩。

真是天仙莫及啊。

正想得入迷,青梅飄進屋裡來了。

她撲在我懷裡說道「娘親到城裡去接一個新到的女小孩,今個晚上叔叔和青梅到她的床上樂樂好嗎?」我吻過她的小嘴,又摸著她的乳房笑道「為什么一定要到素蓉的床上呢?」青梅賣關子地說道「今晚你就知道嘛。」

我並不盤問,祗是把手插入她的褲腰,掏弄她的肉洞說道「好吧,我就等待今晚才親自體驗。

但是此刻是你自投羅網,我可要先插插你這裡喲。」

青梅粉臉泛紅,嬌羞地說道「大白日的,羞死人了。」

這時我插入她肉洞裡的手指頭已經是一遍潮濕,就說道「青梅,我知道你是好想的了,假如祗是掛心突兀間會有人來叫門,就不如別脫光,祗鬆了褲腰,露出那兒不就可以玩了嘛。」

青梅笑道「虧你想得出,但是假如有人來,你可要放了我呀。」

我笑道「行啊我就先幫你鬆了褲子吧。」

說著我解開青梅的腰帶,青梅把她的褲子褪下一截,就解開我的褲鈕,把我已經粗硬了的肉棍兒掏了出來。

青梅低下頭兒,就要含入她的小嘴裡。

我摸著她的頭說道「不用用嘴弄了,我先讓你快活一陣子吧」青梅抬高頭,俏眼望著我嬌笑道「也好叔叔你今個兒怎么玩青梅呢?」我沒答話,祗將青梅的嬌軀抱入懷裡,青梅也乖巧地移動著她的屁股,把她袒露出來的肉洞兒套住我的肉棍兒。

我覺得讓一陣溫軟緊緊包抄著,舒服極了。

我雙手撫摩著青梅細嫩的屁股說道「青梅,我把你放到桌子上玩好欠好呢?」青梅把她的酥胸貼緊我的胸前嬌聲說道「叔叔,我先把你夾一夾,等底卑劣出水了,才好讓你放在桌子上抽弄嘛」說著,便縮短底下的小肉洞一鬆一緊地夾弄著。

我也騰出一手去摸捏她的乳房。

倆人正在歡快確當兒,忽然大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

青梅嚇了一跳,慌張爭扎脫出我的懷抱,跑出去開門了。

我略整了衣服,透過窗紗望出去,本來有人送一包大米來。

青梅送走了來人,把大門關上之後,回到我房間裡。

一進來就投入我的懷裡說道「嚇死我了。」

我摟住她微小顫抖的嬌軀,伸出一支手去摸捏她的乳房。

青梅嬌媚地望著我說道「叔叔,我就要去煮飯了,等晚上再讓你玩吧?」青梅出去後,我往床上一躺,競睡著了。

晚飯的時候,青梅把我推醒,要我起來用飯。

我張開眼睛一望,屋裡已經點上燈,本來已經晚上八點多了。

晚飯之後,青梅拉著我到素蓉房間的淨室裡,幫我洗了個澡,一邊洗,一邊說道「洗清潔一點好,我剛剛已經洗得乾清潔淨的了。」

我笑了笑,沒有答覆她的話,不過心裡卻在想洗得再清潔,返來也是讓她的浪水淫液弄上一身。

但是既然她喜愛,就由著她替我仔細地洗個清潔。

倒覺得獨特精力了。

青梅光著身子拉著我赤條條地走到素蓉的床邊,她先爬到床上,在後面紗帳的頂頭的橫條子處用力向下一拉,本來是一幅精工刻畫的春宮畫繪畫。

上面畫著二十四式男女交合的姿態,畫得維妙維俏。

稍微到紗帳時,就像事件起來似的。

青梅已經睡到床上,見我留心地觀賞那幅春宮畫繪畫。

就湊近我,張開小嘴叼著我的肉棍兒。

還用舌頭舔捲著龜頭。

在敞亮燈號的照射下,這帳裡床上,真是春光無邊。

尤其是青梅那一身飽滿白嫩的皮肉,更使我淫興大發。

我的肉棍兒猛然漲大起來,塞滿青梅的小嘴。

青梅吐出粗硬的肉棍兒,用一雙綿軟的手兒握著說道「叔叔,你的太大了,青梅的嘴巴含不得了。

你把我的雙腳吊在床尾的帶子上,好讓你插進下面去快活了呀。」

我看看床尾,果真如此有兩條紅凌的布帶子。

青梅分手了粉腿,我就把她一對小小的嫩腳,分套在兩根帶子上。

青梅細毛茸茸的小腹,拱得高高。

粉紅的肉縫中已經潮濕了。

一對堅挺的奶兒,因為她急喘的喘氣而高矮的抑揚著。

我伏到她的肉體上,她急速用手握住我的肉棍兒說道「叔叔,我的腳被你吊起來了,可祗有挨插的份兒,你可要輕輕的玩我呀,歸來我照上面畫的給你翻樣式哩。」

說著已經把我的龜頭帶到她的肉洞口。

我等她的手兒剛一鬆開,即是用力的一下,把肉棍兒一插究竟。

青梅高聲叫了一聲「哎喲」滿身顫抖著,小肉洞是又緊又暖。

我緩慢抽動著,那紅嫩的細肉兒,被我的肉棍兒帶了出來。

插入時,連她那細嫩的肉唇兒也被塞進去。

我越來越快地抽送著,青梅呻叫的聲音越來越小。

終於閉著眼睛不再出聲了。

我親吻她冰涼的櫻唇,舌尖伸進時,牙齒是咬住的。

我摸摸她的胸前,透過軟棉棉的乳房,傳來她微弱的心跳。

我繼續讓肉棍兒緩緩地在青梅的肉體出收支入,一方面還輕輕地捻弄著她的乳尖。

過了一會兒,青梅甦醒過來,緩慢睜開眼睛。

她嬌柔地望著我說道「叔叔,你好利害關係喲青梅被你插得起死回生了呀。」

我沒答覆,仍然觀看著她小肉洞的肌肉讓我的肉棍兒帶進帶出的,很是有趣。

青梅趁我拔出的時候,伸脫手兒握著我那條肉棍兒說道「叔叔,你把我的腳放下來,讓我歇會兒。

等我回過氣來,我給你翻樣式兒呀。」

我依了她。

青梅縮回兩條嫩白的大腿,個人撫了撫被我插紅了的私處。

接著就參照那幅春宮畫圖上的姿態騎在我身上玩「觀音坐蓮」。

她抖顫著一對飽滿的奶兒,把屁股又扭又擺,將我的肉棍兒深深地套究竟。

青梅浪浪地說道「叔叔,你把青梅的腰摟緊,我要磨你的烏龜頭。」

我摟著她的細腰,青梅就震動著屁股。

我感到到她溫軟的肉洞裡,也有一團軟肉在摩擦著我的龜頭,既快感又有趣。

她又說道「叔叔,你含著我的奶頭兒呀。」

我吮吸著她的奶頭,她卻哼哼秸秸的,又出了浪水,嬌喘著說道「叔叔,我又軟了呀。」

青梅真的軟了,她壓到我身上,一動也不可動。

我撫摩著她的肥屁股,緩慢地揉到她的屁股眼兒。

我說「青梅,你的小屁眼兒,要不要也讓叔叔插個起死回生呢。」

她急速說道「叔叔,青梅的屁股欠好,你愛插的話,就去插娘親的,娘親的屁眼兒卻是一絕哩。」

我問「什么樣的一絕呢?你怎么知道啊。」

青梅笑道「娘親挨插的時候,我常在漢子後面推腰。

我據說她的屁眼很會吮漢子的,吮得比青梅的肉洞兒還要好哩,叔叔,你個人嚐嚐就知道了。

我的屁眼兒太小了,爹沒過世的時候要插我,都進不去。

我們還是玩花式吧。」

於是我和青梅便繼續玩盡那幅春宮畫上所畫的姿態。

當玩到「隔山取火」的花式時,我趁著濕滑刺入青梅的屁眼裡,果真如此奇窄無比。

青梅痛得哇哇亂叫,不停求饒,她大聲嚷道「哎呀痛得緊喲叔叔饒了我吧青梅的嘴巴和小肉洞任憑叔叔怎么插都好,可萬萬別難為我的小屁眼哪。」

青梅叫痛的聲音恰似給我一種莫名的刺激,我加倍激動地讓肉棍兒在她緊窄屁眼裡事件。

終於,我盡興地在青梅的擠迫體內噴射了。

青梅仍然乖乖讓我的肉棍兒留在她的肉體裡,直至軟小後主動滑出來。

青梅又用她的小嘴吮吸清潔了,而後我們相擁摟抱。

她對我說「叔叔,你就娶了娘親好欠好?」撫摩著她的乳房笑道「我要娶你,暑假之後,我帶你回學校好嗎?」青梅嬌聲說道「叔叔,我不可嫁給你,我不想離去娘親的。

你娶了我娘親,也就能玩我呀叔叔,你不要返回教書了。

你就留下來跟我們過活嘛。」

我吻了她說「好吧,等你娘親回來的時候,假如他再提起,我就許諾她。」

青梅甜甜的一笑,親熱地摟住我睡下了。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