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口交給了全 本 言情 小說朋友的哥哥

love玩8小編 By love玩8小編 #18 小說, #18 小說 1000, #18 禁 小說, #18 禁 小說 免費, #18 禁 小說 在線 看, #18 禁 小說 網, #18 限小說, #18av 小說, #18av小說, #18h 小說, #18h 漫畫, #18h文, #18愛情小說, #18禁 小說, #18禁小說, #18禁小說在線看, #18禁小説, #18禁文, #18禁文章, #18限小說, #18限文, #3P, #69vj 小說, #85cc 小說, #av 在線觀看, #av 小說, #av 線上, #av小誣, #av小說, #av線上, #a小誣, #a片小說, #bl做愛, #gay 18 小說, #h528 小說, #h528小說, #h小誣, #h文章, #jav 免費, #jav 線上, #jfk論壇, #jkf在線看, #jkf小說, #jk論壇, #porn 小說, #seqing 小說, #sex 小說, #ut聊天室, #中文 性愛 小說, #中文字幕a片, #中文情慾網, #乳房, #乳頭, #亂倫 人妻, #亂倫 網站, #伴侶交換, #做愛, #做愛 小說, #做愛 故事, #做愛 文章, #做愛小說, #做愛故事, #做愛文章, #偷情 小說, #偷情小說, #偷窺, #免費 18 禁 小說, #免費 性 小說, #免費 性愛 小說, #免費 情慾 小說, #免費 顏色 小說, #免費a, #免費a小說, #免費a片, #免費a片100%, #內衣, #內褲, #公雞, #勃起, #十八禁小說, #十八限小說, #口交, #口交 小說, #台灣 性愛 小說, #台灣 性愛 自拍, #台灣成人網, #同事, #同性, #呻吟, #在線 av, #大學, #女 女 18 小說, #奴隸, #奶子, #妓女, #妻子小說, #子宮, #孕婦 性愛 小說, #學校, #學生, #學生妹, #家庭, #射精, #小穴, #小說 a 片, #小說 性, #小說 性愛, #小說18, #小說18禁, #小說做愛, #少女, #屁股, #強暴, #快感, #性 色 小說, #性愛, #性愛 小說, #性愛 小說 網, #性愛 文學 小說, #性愛小說, #性愛故事, #性愛文學, #性愛文章, #性感, #性慾小說, #性文學, #情工小說, #情愛 小說, #情慾 小說, #情慾 小說 網上 看, #情慾中文, #情慾小說, #情文學, #情趣小說, #情趣文學, #愛情 小說, #愛愛 小說, #愛愛小說, #愛撫, #成人 免費, #按摩 性愛 小說, #捆綁, #捷克論壇, #捷克論壇 在線看, #換妻, #暴露, #校園, #武俠, #武俠 小說 色情, #母子亂倫, #母子性交, #浴室, #淫 色 小說, #淫蕩, #潮吹 小說, #激點小說, #無碼中文, #熟女, #父女亂倫, #猥褻水, #男 男 18 小說, #瘋狂性派對, #矽膠娃娃, #第一次, #精液, #線上a片, #群交, #肉文線上看, #肉棒, #肛交, #胸罩, #胸部, #色小說, #色文學, #色文章, #色色小說, #色色文章, #色色的小說, #虐待, #處女, #調教小說, #變態, #豔遇, #超 爽 文學 網, #車廂輪姦, #辦公室, #迷姦, #都市閒情, #阿 賓 小說, #限制級 小說, #限制級小說, #陰唇, #陰莖, #陰蒂, #陰道, #陽具, #風月文學, #飛機av, #飛機文學, #高潮, #黃色 小說 網站, #黃色小誣, #黃色小說, #黃色文學, #龜頭

我的名字叫靜欣,本年將近24歲了,有個很要好的男友人。

不必說性交,我們就連肉帛見面從都來沒有試過,最多只有跟他擁抱,接吻,或者讓他隔著外衣摸摸總之。

我時常被兩位閨中密友-樂宜和皓雪-嘲笑我到了24歲還是老處女名!說真的,我自問樣張高明:瓜子口面,雙大眼楮,鼻子高高,笑臉也很甜!固然體形不是那些浮誇型,倒也點都不算失禮:34C-23-35!此刻的男友人是那種老厚道實的,只懂埋頭任務,不曉得知情識趣的大漢子,但是待我很好。

我們之間的情感很不亂,他也很遵守矩,除了試過有兩次跟我擁吻的時候把手伸進衣內撫摩之外,未曾有過越軌的行徑。

有時我也有想他再進步的念頭,但是身為女兒家又欠好意思自動,暗示過三數次他也似乎沒有反映似的,真是氣死人!

下個禮拜天是我的24歲生日的大日子,也剛好是我們相戀四週年記念日,原先盤算跟男友人諾行去黃金海岸旅店度過浪漫難忘的生日,但他已預早約了幾個好友人起跟我去「卡拉OK」慶賀,那只好和順他的意思好了。

到了禮拜六的晚上,接到男友人的手機,說公司突兀要他到美國總公司出差,並且明天禮拜日早上十時就要起程,我就地氣得透但是氣來,想不到他連我們相戀記念日也不跟我起度過,心裡當然不是味兒。

是夜我們於手機裡鬧了場大交,我便半哭半怒的掛斷了線,走上床睡覺去了。

可能是由於剛才跟男友人鬧了場大交,情緒還未平伏,雙眼只有宜盯著天花板,直赴任不多凌晨6時才可入睡。

陣手機響聲把我從睡夢中

醒過來,看看身旁的鬧鐘才覺察已經是下午5時了!手機裡傳來樂宜的聲音:「靜欣,怎么奶還不起來啊?大家都在卡拉OK等奶啊!」

我答道:「我不想來了,諾行今早去了美國公幹!」

樂宜:「怎么會這樣子呢?奶不必多說了,快點出來吧!就算諾行不在,還有我們班摯友跟奶慶賀!假如奶出氣想找別人發洩,我們也可以做奶的出氣袋啊!」

聽了樂宜這番窩心的開口,眼看兒也差點掉了出來:「好吧,我出來即是了!但是我今日不想去卡拉OK了,行嗎?」

樂宜:「好!只要大密斯肯賞面出來,什么也沒有疑問!吃了晚飯後去劇場看影戲好欠好?我知道剛才有套很漂亮上畫啊!」

我:「好啊!就這樣決擇了!待會兒見!」

掛線後,我特地選了套黑色的低胸吊帶小背心和粉紅色長裙,外加件小外套和高跟鞋,還周到裝扮妝扮番才帶著繁重的情緒出門去了。

當我到了劇場鄰近的西餐廳的時候己是7時擺佈了,除了樂宜之外,還有皓雪、敏言、嘉偉、豪傑和個我不相熟的帥哥!大家見到我的時候幾乎都嚇了跳,由於尋常我很少會著得如此性感的,今日也許是特地向身在遠方的男友人的無聲抗議吧!

皓雪:「靜欣,奶遲到了,奶要宴客啊!」

我還來不及反映,嘉偉已搶著答覆:「奶是否有精力病?人家今日生日,那有宴客作東的道理!」

大家聽了後都哈哈大笑起來!我不忘望了那個沒有出聲的帥哥兩眼,敏言好像都看在眼裡,指著帥哥笑說:「靜欣,奶為什么直都在盯著帥哥?這么快就想找新男友人了?諾行不跟奶慶賀是差池,但也不至於判死罪啊!」

我紅著臉回應:「那有!?」

敏言:「讓我介紹,這個師哥是我的哥哥,名叫家輝!他剛才從澳洲回來,踫巧失戀,所以今日叫了他跟我起出來,奶不會介懷吧?」

我:「我才沒有那樣小家!我叫靜欣!家輝,你好!」

敏言:「哥哥,靜欣是我們在大學期間的校花啊!許多學長都是她的裙下之臣呢!」

剎時間我的臉都紅了起來:「那有...」

大家都再次哈哈大笑起來,繼而相互有講有笑,你句我句的,時間也在痛快的氛圍下過得很快!晚飯事後,大家走到劇場,先到劇場買票的豪傑表情欠好地說:「那套電視已經全院滿座,買不到票子!我只有買了另套影戲好了!」

樂宜笑道:「古代 言情 小說那還不錯,有影戲看總比沒有影戲看好!」

嘉偉:「傑,你買了什么影戲的票子?」

豪傑好不尷尬地言情 小說 推薦 肉說:「套色情片!」

「什么?」

我們幾個女生幾乎同時間叫了出來。

嘉偉:「既然你已經買了票子,那就沒有設法!假如奶們幾個女生沒有膽看的話就讓男生進去好了!」

向對照大膽敢言的敏言:「誰說我們女生沒有膽子啊!」

話畢當即步入劇場,其他的女生就只好硬著頭皮起走進去。

進了劇場的座位,樂宜坐最左,隨著是皓雪和她的男友人豪傑,接下來是嘉偉、敏言、家輝,而我則坐了最右面的貼牆位置。

這是我第三次看色情影戲,前兩次都是跟樂宜和皓雪幾個女生起去見識下總之,跟男生起看這還是第次!還未看到各半的時候,我已經面紅耳赤,雙腿也不由自主的夾緊了起來。

當到了些口交的場面時,我連喘氣也連忙了起來似的,連家輝都似乎發明了我有些差池勁,還把左手伸了過來拍拍我左邊的肩膊,昭示我不必緊迫。

這拍沒有惡意,亦使我有了點安全感,我竟然緩慢的把體態輕輕靠近了家輝,還把頭部倚在他的左肩上!到了影戲的激情,也即是幕浪漫的作愛鏡頭,我靠近家輝的耳朵也聽得到他的喘氣聲都加劇了,左手把我摟得更緊,還有次無意的踫到我左邊的乳房的旁邊,敏言好像也看到了,卻只是偷笑而不發聲!我即是在這片尷尬和充實情色挑逗的氛圍下看完這套色情片  看完電視之後,嘉偉建議到屯門的「B仔涼粉」

消夜,大家都批准了,於是行七人分坐兩輛房車前去。

待消夜事後已是清晨時多了,我們亦分批回家:嘉偉駕車載了豪傑、皓雪、樂宜回家,由於敏言說要到皓雪家裡取些新上市公司的資料,所以都跟了他們起。

剩餘家輝就會駕車載我回家,可能是由於之前消夜的時候時開心喝了兩杯啤酒,原來已經不

酒力的我上了家輝的車子就合上眼小休了。

睡夢中似乎感到到車子停了下來,並且似乎聽到有人正在嗚咽似的,於是爭開雙眼看,本來是家輝正在偷泣車子已經停了。

我問他到底發作什么事,他說:「對不起,奶的樣子似乎我在澳洲剛才分開的女友,所以時感慨才會掉下眼淚。」

大約是女人的母性驅使我輕拍他的肩膀,答覆:「傻小孩,漢子是不能以哭啊!何況世界上可愛的女生多的是呢!」

家輝:「可是我只愛她個 」

說罷又再低泣起來。

就連我這個向愛哭的女生也給他弄得無知所措,只要跟他起哭起來!家輝:「奶又為什么哭起來啊?」

他的淚水依然沒有停下來。

我邊低泣邊說:「男友人昨天丟下我去了美國公幹,已經很不高興了,此刻又見到你為了分了手的女友人哭,所以我也時感慨」

話未說完,家輝已經將整個身軀靠了過來把我摟得緊緊的:「欣,對不起」

我也無知怎么個人的雙手似乎不由自主的跟他抱起來,眼淚下子也似乎管理不了似的,只聽到家輝說:「欣,今晚當我的女友人好嗎?」

「什么?」

「我沒有什么意思,只是想今晚可以牽著奶的手到外面公園走走,回味下跟前度女友人的些工夫,但是假如奶不想的話,我」

「不要緊的」

我柔和的望了他眼,說了這句幾乎連個人都不相信是個人說的開口;家輝只是報了個叫人暖和的微笑,之後我們兩自己就手牽手的往車子旁邊的公園走去。

我們走到棵大樹下停下來,兩自己肩並肩靠著樹幹路聊天,大家都訴說些童年趣聞,似乎十分投契似的。

就左這時,家輝突兀個反身抱緊我,身子亦靠得很近,即是與我面臨面的,緩慢將咀唇印在我的咀唇上面!我不單止出奇地沒有抵制,並且更把家輝抱得緊緊的,跟他輕輕接吻。

逐漸地,感覺家輝的舌頭伸入了我的口中,手也不安分的隔著小背心柔和地愛撫我左邊的乳房。

我全身都似乎發軟似的,竟然任由家輝的雙手伸入小背心內放肆地觸摸我的肌膚!我只懂合上眼楮享受著,突兀間感覺家輝的右手伸進了左邊的乳罩內,我還前程得及抗議,他已把我扭得緊緊,舌頭也把我的口塞住,只聽到我輕輕的呻吟聲。

可能是第次讓別人直接撫摩我的乳房,激動加刺激幾乎使我暈去似的,當我重拾意志的時候,已覺察個人的小背心已被掀起,就連黑色的喱士乳罩也被推高了,家輝很柔和地戲弄著我雙乳房,還不斷在我已發硬的乳頭上推拿!我全身發滾騷軟,雙頰通紅,喘氣聲也越來越繁重了。

就在我半認輸之際,家輝雙手按著我的頭顱往下推,原先已雙腳發軟的我也只好順勢的跪下來,我感覺有點差池勁,睜開眼才赫然見到家輝的陽具無知何時已經被他從褲鏈掏了出來!家輝面輕撫我的秀髮和面頰,面輕聲地懇求:「欣,我快受不了!奶可以幫我把嗎?」

我還未理解如何答覆,他已經將陽具輕輕的壓在我的唇上!無知從那邊來的勇氣,我深喘氣下,合上眼開端柔和地輕吻家輝的龜頭。

聽到家輝歡喜的呻吟聲和不斷的撫摩我的秀髮,我似乎得到勉勵似的,只好憑藉對剛剛哪套色情影戲裡面的片斷的影像,害羞地張開我的櫻桃小咀,緩慢的把家輝的陽具吞入口中!家輝按著我的頭顱,帶領著我的小咀上下的事件,還挺動他的腰部跟我陌生的口交動作佩合著,家輝還不時勉勵我可以嘗試用舌頭去刺激他的陽具下!無知過了多久,我聽到家輝的呻吟聲加重了,並且還把我的頭顱按得更緊,他突兀叫了聲「啊!我受不了」

股火熱的精液就如滔滔般射入我的口腔來!家輝繼續挺動著腰際,把整條陽具都壓進我的口腔中,似乎不想讓我喘氣似的,把他所有精液宣洩完畢才肯停下來,我也由於不提防嗆了兩下,吞下了家輝大半的精液,其餘的都從咀唇邊流了出來!想到個人其時的狀貌定是很淫蕩,原來已經紅了大半的面頰不禁地加倍紅了起來,家輝也很有紳士風範的把我扶起身,緊緊的抱著我,邊輕撫我的秀髮我背脊,邊柔和地安撫我!

「沒事的,不要怕言情 小說 校園啊!我剛剛只是時衝動,不是有意侵略奶!對不起!」

我只懂默不發聲的抱緊家輝,眼淚又再次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家輝細聲地問:「奶是第次替身家用口嗎?」

我聽了之後加倍羞愧起來,只好微小點頭昭示。

家輝:「欣,我總統 言情 小說愛你!」

我還是不懂答覆,只是直把家輝抱得緊緊的,過了大概半刻鐘才猛然記得個人上半身是幾乎是半裸的,我於是在家輝的幫助下含羞地收拾著衣服,他還面幫助我面輕吻我的額頭,我也無知個人此刻到底在想些什么,竟然為個相熟不夠天的男生送上我第次口交!之後,我們兩人就似乎對情侶樣,沒作半點聲,手拖手的步回家輝的車子上。

「欣,很夜了,我先送奶回家吧!」

家輝柔和地笑著問。

「嗯!」

我帶著疲乏的意志,合上眼點頭示好!

我的名字叫靜欣,本年將近24歲了,有個很要好的男友人。

不必說性交,我們就連肉帛見面從都來沒有試過,最多只有跟他擁抱,接吻,或者讓他隔著外衣摸摸總之。

我時常被兩位閨中密友-樂宜和皓雪-嘲笑我到了24歲還是老處女名!說真的,我自問樣張高明:瓜子口面,雙大眼楮,鼻子高高,笑臉也很甜!固然體形不是那些浮誇型,倒也點都不算失禮:34C-23-35!此刻的男友人是那種老厚道實的,只懂埋頭任務,不曉得知情識趣的大漢子,但是待我很好。

我們之間的情感很不亂,他也很遵守矩,除了試過有兩次跟我擁吻的時候把手伸進衣內撫摩之外,未曾有過越軌的行徑。

有時我也有想他再進步的念頭,但是身為女兒家又欠好意思自動,暗示過三數次他也似乎沒有反映似的,真是氣死人!

下個禮拜天是我的24歲生日的大日子,也剛好是我們相戀四週年記念日,原先盤算跟男友人諾行去黃金海岸旅店度過浪漫難忘的生日,但他已預早約了幾個好友人起跟我去「卡拉OK」慶賀,那只好和順他的意思好了。

到了禮拜六的晚上,接到男友人的手機,說公司突兀要他到美國總公司出差,並且明天禮拜日早上十時就要起程,我就地氣得透但是氣來,想不到他連我們相戀記念日也不跟我起度過,心裡當然不是味兒。

是夜我們於手機裡鬧了場大交,我便半哭半怒的掛斷了線,走上床睡覺去了。

可能是由於剛才跟男友人鬧了場大交,情緒還未平伏,雙眼只有宜盯著天花板,直赴任不多凌晨6時才可入睡。

陣手機響聲把我從睡夢中

醒過來,看看身旁的鬧鐘才覺察已經是下午5時了!手機裡傳來樂宜的聲音:「靜欣,怎么奶還不起來啊?大家都在卡拉OK等奶啊!」

我答道:「我不想來了,諾行今早去了美國公幹!」

樂宜:「怎么會這樣子呢?奶不必多說了,快點出來吧!就算諾行不在,還有我們班摯友跟奶慶賀!假如奶出氣想找別人發洩,我們也可以做奶的出氣袋啊!」

聽了樂宜這番窩心的開口,眼看兒也差點掉了出來:「好吧,我出來即是了!但是我今日不想去卡拉OK了,行嗎?」

樂宜:「好!只要大密斯肯賞面出來,什么也沒有疑問!吃了晚飯後去劇場看影戲好欠好?我知道剛才有套很漂亮上畫啊!」

我:「好啊!就這樣決擇了!待會兒見!」

掛線後,我特地選了套黑色的低胸吊帶小背心和粉紅色長裙,外加件小外套和高跟鞋,還周到裝扮妝扮番才帶著繁重的情緒出門去了。

當我到了劇場鄰近的西餐廳的時候己是7時擺佈了,除了樂宜之外,還有皓雪、敏言、嘉偉、豪傑和個我不相熟的帥哥!大家見到我的時候幾乎都嚇了跳,由於尋常我很少會著得如此性感的,今日也許是特地向身在遠方的男友人的無聲抗議吧!

皓雪:「靜欣,奶遲到了,奶要宴客啊!」

我還來不及反映,嘉偉已搶著答覆:「奶是否有精力病?人家今日生日,那有宴客作東的道理!」

大家聽了後都哈哈大笑起來!我不忘望了那個沒有出聲的帥哥兩眼,敏言好像都看在眼裡,指著帥哥笑說:「靜欣,奶為什么直都在盯著帥哥?這么快就想找新男友人了?諾行不跟奶慶賀是差池,但也不至於判死罪啊!」

我紅著臉回應:「那有!?」

敏言:「讓我介紹,這個師哥是我的哥哥,名叫家輝!他剛才從澳洲回來,踫巧失戀,所以今日叫了他跟我起出來,奶不會介懷吧?」

我:「我才沒有那樣小家!我叫靜欣!家輝,你好!」

敏言:「哥哥,靜欣是我們在大學期間的校花啊!許多學長都是她的裙下之臣呢!」

剎時間我的臉都紅了起來:「那有...」

大家都再次哈哈大笑起來,繼而相互有講有笑,你句我句的,時間也在痛快的氛圍下過得很快!晚飯事後,大家走到劇場,先到劇場買票的豪傑表情欠好地說:「那套電視已經全院滿座,買不到票子!我只有買了另套影戲好了!」

樂宜笑道:「那還不錯,有影戲看總比沒有影戲看好!」

嘉偉:「傑,你買了什么影戲的票子?」

豪傑好不尷尬地說:「套色情片!」

「什么?」

我們幾個女生幾乎同時間叫了出來。

嘉偉:「既然你已經買了票輕鬆 搞笑 言情 小說子,那就沒有設法!假如奶們幾個女生沒有膽看的話就讓男生進去好了!」

向對照大膽敢言的敏言:「誰說我們女生沒有膽子啊!」

話畢當即步入劇場,其他的女生就只好硬著頭皮起走進去。

進了劇場的座位,樂宜坐最左,隨著是皓雪和她的男友人豪傑,接下來是嘉偉、敏言、家輝,而我則坐了最右面的貼牆位置。

這是我第三次看色情影戲,前兩次都是跟樂宜和皓雪幾個女生起去見識下總之,跟男生起看這還是第次!還未看到各半的時候,我已經面紅耳赤,雙腿也不由自主的夾緊了起來。

當到了些口交的場面時,我連喘氣也連忙了起來似的,連家輝都似乎發明了我有些差池勁,還把左手伸了過來拍拍我左邊的肩膊,昭示我不必緊迫。

這拍沒有惡意,亦使我有了點安全感,我竟然緩慢的把體態輕輕靠近了家輝,還把頭部倚在他的左肩上!到了影戲的激情,也即是幕浪漫的作愛鏡頭,我靠近家輝的耳朵也聽得到他的喘氣聲都加劇了,左手把我摟得更緊,還有次無意的踫到我左邊的乳房的旁邊,敏言好像也看到了,卻只是偷笑而不發聲!我即是在這片尷尬和充實情色挑逗的氛圍下看完這套色情片  看完電視之後,嘉偉建議到屯門的「B仔涼粉」

消夜,大家都批准了,於是行七人分坐兩輛房車前去。

待消夜事後已是清晨時多了,我們亦分批回家:嘉偉駕車載了豪傑、皓雪、樂宜回家,由於敏言說要到皓雪家裡取些新上市公司的資料,所以都跟了他們起。

剩餘家輝就會駕車載我回家,可能是由於之前消夜的時候時開心喝了兩杯啤酒,原來已經不

酒力的我上了家輝的車子就合上眼小休了。

睡夢中似乎感到到車子停了下來,並且似乎聽到有人正在嗚咽似的,於是爭開雙眼看,本來是家輝正在偷泣車子已經停了。

我問他到底發作什么事,他說:「對不起,奶的樣子似乎我在澳洲剛才分開的女友,所以時感慨才會掉下眼淚。」

大約是女人的母性驅使我輕拍他的肩膀,答覆:「傻小孩,漢子是不能以哭啊!何況世界上可愛的女生多的是呢!」

家輝:「可是我只愛她個 」

說罷又再低泣起來。

就連我這個向愛哭的女生也給他弄得無知所措,只要跟他起哭起來!家輝:「奶又為什么哭起來啊?」

他的淚水依然沒有停下來。

我邊低泣邊說:「男友人昨天丟下我去了美國公幹,已經很不高興了,此刻又見到你為了分了手的女友人哭,所以我也時感慨」

話未說完,家輝已經將整個身軀靠了過來把我摟得緊緊的:「欣,對不起」

我也無知怎么個人的雙手似乎不由自主的跟他抱起來,眼淚下子也似乎管理不了似的,只聽到家輝說:「欣,今晚當我的女友人好嗎?」

「什么?」

「我沒有什么意思,只是想今晚可以牽著奶的手到外面公園走走,回味下跟前度女友人的些工夫,但是假如奶不想的話,我」

「不要緊的」

我柔和的望了他眼,說了這句幾乎連個人都不相信是個人說的開口;家輝只是報了個叫人暖和的微笑,之後我們兩自己就手牽手的往車子旁邊的公園走去。

我們走到棵大樹下停下來,兩自己肩並肩靠著樹幹路聊天,大家都訴說些童年趣聞,似乎十分投契似的。

就左這時,家輝突兀個反身抱緊我,身子亦靠得很近,即是與我面臨面的,緩慢將咀唇印在我的咀唇上面!我不單止出奇地沒有抵制,並且更把家輝抱得緊緊的,跟他輕輕接吻。

逐漸地,感覺家輝的舌頭伸入了我的口中,手也不安分的隔著小背心柔和地愛撫我左邊的乳房。

我全身都似乎發軟似的,竟然任由家輝的雙手伸入小背心內放肆地觸摸我的肌膚!我只懂合上眼楮享受著,突兀間感覺家輝的右手伸進了左邊的乳罩內,我還前程得及抗議,他已把我扭得緊緊,舌頭也把我的口塞住,只聽到我輕輕的呻吟聲。

可能是第次讓別人直接撫摩我的乳房,激動加刺激幾乎使我暈去似的,當我重拾意志的時候,已覺察個人的小背心已被掀起,就連黑色的喱士乳罩也被推高了,家輝很柔和地戲弄著我雙乳房,還不斷在我已發硬的乳頭上推拿!我全身發滾騷軟,雙頰通紅,喘氣聲也越來越繁重了。

就在我半認輸之際,家輝雙手按著我的頭顱往下推,原先已雙腳發軟的我也只好順勢的跪下來,我感覺有點差池勁,睜開眼才赫然見到家輝的陽具無知何時已經被他從褲鏈掏了出來!家輝面輕撫我的秀髮和面頰,面輕聲地懇求:「欣,我快受不了!奶可以幫我把嗎?」

我還未理解如何答覆,他已經將陽具輕輕的壓在我的唇上!無知從那邊來的勇氣,我深喘氣下,合上眼開端柔和地輕吻家輝的龜頭。

聽到家輝歡喜的呻吟聲和不斷的撫摩我的秀髮,我似乎得到勉勵似的,只好憑藉對剛剛哪套色情影戲裡面的片斷的影像,害羞地張開我的櫻桃小咀,緩慢的把家輝的陽具吞入口中!家輝按著我的頭顱,帶領著我的小咀上下的事件,還挺動他的腰部跟我陌生的口交動作佩合著,家輝還不時勉勵我可以嘗試用舌頭去刺激他的陽具下!無知過了多久,我聽到家輝的呻吟聲加重了,並且還把我的頭顱按得更緊,他突兀叫了聲「啊!我受不了」

股火熱的精液就如滔滔般射入我的口腔來!家輝繼續挺動著腰際,把整條陽具都壓進我的口腔中,似乎不想讓我喘氣似的,把他所有精液宣洩完畢才肯停下來,我也由於不提防嗆了兩下,吞下了家輝大半的精液,其餘的都從咀唇邊流了出來!想到個人其時的狀貌定是很淫蕩,原來已經紅了大半的面頰不禁地加倍紅了起來,家輝也很有紳士風範的把我扶起身,緊緊的抱著我,邊輕撫我的秀髮我背脊,邊柔和地安撫我!

「沒事的,不要怕啊!我剛剛只是時衝動,不是有意侵略奶!對不起!」

我只懂默不發聲的抱緊家輝,眼淚又再次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家輝細聲地問:「奶是第次替身家用口嗎?」

我聽了之後加倍羞愧起來,只好微小點頭昭示。

家輝:「欣,我愛你!」

我還是不懂答覆,只是直把家輝抱得緊緊的,過了大概半刻鐘才猛然記得個人上半身是幾乎是半裸的,我於是在家輝的幫助下含羞地收拾著衣服,他還面幫助我面輕吻我的額頭,我也無知個人此刻到底在想些什么,竟然為個相熟不夠天的男生送上我第次口交!之後,我們兩人就似乎對情侶樣,沒作半點聲,手拖手的步回家輝的車子上。

「欣,很夜了,我先送奶回家吧!」

家輝柔和地笑著問。

「嗯!」

我帶著疲乏的意志,合上眼點頭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