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春麗的劫難之大情色文學 誘惑追蹤1011

love玩8小編 By love玩8小編 #18 小說, #18 小說 1000, #18 禁 小說, #18 禁 小說 免費, #18 禁 小說 在線 看, #18 禁 小說 網, #18 限小說, #18av 小說, #18av小說, #18h 小說, #18h 漫畫, #18h文, #18愛情小說, #18禁 小說, #18禁小說, #18禁小說在線看, #18禁小説, #18禁文, #18禁文章, #18限小說, #18限文, #3P, #69vj 小說, #85cc 小說, #av 在線觀看, #av 小說, #av 線上, #av小誣, #av小說, #av線上, #a小誣, #a片小說, #bl做愛, #gay 18 小說, #h528 小說, #h528小說, #h小誣, #h文章, #jav 免費, #jav 線上, #jfk論壇, #jkf在線看, #jkf小說, #jk論壇, #porn 小說, #seqing 小說, #sex 小說, #ut聊天室, #中文 性愛 小說, #中文字幕a片, #中文情慾網, #乳房, #乳頭, #亂倫 人妻, #亂倫 網站, #伴侶交換, #做愛, #做愛 小說, #做愛 故事, #做愛 文章, #做愛小說, #做愛故事, #做愛文章, #偷情 小說, #偷情小說, #偷窺, #免費 18 禁 小說, #免費 性 小說, #免費 性愛 小說, #免費 情慾 小說, #免費 顏色 小說, #免費a, #免費a小說, #免費a片, #免費a片100%, #內衣, #內褲, #公雞, #勃起, #十八禁小說, #十八限小說, #口交, #口交 小說, #台灣 性愛 小說, #台灣 性愛 自拍, #台灣成人網, #同事, #同性, #呻吟, #在線 av, #大學, #女 女 18 小說, #奴隸, #奶子, #妓女, #妻子小說, #子宮, #孕婦 性愛 小說, #學校, #學生, #學生妹, #家庭, #射精, #小穴, #小說 a 片, #小說 性, #小說 性愛, #小說18, #小說18禁, #小說做愛, #少女, #屁股, #強暴, #快感, #性 色 小說, #性愛, #性愛 小說, #性愛 小說 網, #性愛 文學 小說, #性愛小說, #性愛故事, #性愛文學, #性愛文章, #性感, #性慾小說, #性文學, #情工小說, #情愛 小說, #情慾 小說, #情慾 小說 網上 看, #情慾中文, #情慾小說, #情文學, #情趣小說, #情趣文學, #愛情 小說, #愛愛 小說, #愛愛小說, #愛撫, #成人 免費, #按摩 性愛 小說, #捆綁, #捷克論壇, #捷克論壇 在線看, #換妻, #暴露, #校園, #武俠, #武俠 小說 色情, #母子亂倫, #母子性交, #浴室, #淫 色 小說, #淫蕩, #潮吹 小說, #激點小說, #無碼中文, #熟女, #父女亂倫, #猥褻水, #男 男 18 小說, #瘋狂性派對, #矽膠娃娃, #第一次, #精液, #線上a片, #群交, #肉文線上看, #肉棒, #肛交, #胸罩, #胸部, #色小說, #色文學, #色文章, #色色小說, #色色文章, #色色的小說, #虐待, #處女, #調教小說, #變態, #豔遇, #超 爽 文學 網, #車廂輪姦, #辦公室, #迷姦, #都市閒情, #阿 賓 小說, #限制級 小說, #限制級小說, #陰唇, #陰莖, #陰蒂, #陰道, #陽具, #風月文學, #飛機av, #飛機文學, #高潮, #黃色 小說 網站, #黃色小誣, #黃色小說, #黃色文學, #龜頭

第10章

  槍聲響起之時,他剛才下車,于是就勢滾倒在地,趴在了警車后面,因而躲過了第一輪攢射,跟著后來交火愈烈,他更是不敢出面,只是抱著頭在地上瑟瑟哆嗦僅僅,直到毒販、差人盡數斃命良久,他才緩緩爬出來,因爲剛剛一直吸取鴕鳥,李爽壓根沒有聽清兩方的交談,甫一看見春麗不禁大驚失色,「春春警官?你你怎么」「別空話,我問你怎么在這里?」

  看到對方瑟瑟哆嗦的樣子以及警服上的塵土,春麗料定他必是臨陣退縮,看著地上英雄殉職警官的屍體,春麗心中的怒火越發炙熱,「你是不是臨陣畏縮?」

  「我我沒有,我一直在戰斗」「戰斗?你的手槍呢?」

  「阿?噢,在這里」李爽萬分尷尬地從槍套里拿脫手槍。

  「你對得起你的戰友,對得起個人的警徽嗎?你等著處置把,軟弱者」春麗憤憤的罵道,看著李爽低頭喪氣的窩囊相,更是厭惡反常「此刻,給我打開手銬「「哦」李爽這才留心到春麗的體態,看到春麗軀體上破損的旗袍,打碎的絲襪以及那點點汙穢的痕迹,李爽只覺得一股熱血直撲下身,掏鑰匙的手不由得慢了下來,兩眼的視線不停在那婉轉、袒露無疑忍受過多次蹂躪的肉體上掃來掃去。

  「忘八,看什么,把鑰匙給我」春麗羞怒交加,狠狠罵道,強自忍住一腳將他踢翻的沖動。

  「哦,對不起,我來開」李爽拉攏地笑著,取出鑰匙走上前來。

  春麗憤憤地轉身去,忽然耳邊風聲一響,接著脖子一疼,面前一黑便暈倒在地。

  李爽手里緊握著手槍,看著被個人一槍托打昏的春麗,狠狠地罵道:「媽的,臭婊子,你不讓我好過,我也不讓你好過」說完,他看看周邊,一把抱起春麗走到越野車前,將她扔在寬闊的后座上,個人幾下脫掉褲子,迫不及待地爬上了春麗的胴體。

  「嗚嗚嗚」當春麗再次醒來的時候,她發出的第一聲呻吟聲卻化爲了一陣不經意義的哭泣,因爲在她兩片紅唇中正快速進出著一條陰莖,如今的李爽頭發蓬亂,兩眼通紅,跪在春麗的頭邊,拼死的將個人的陽具擠入春麗的小嘴中,右手則不停掐捏、揉搓那對飽滿的乳房,左手探出食指,不停插入那誘人的肉穴,伴著手指抽動,一股股白濁的精液從敞開的洞口中緩緩流出。

  「春警官醒了?你的小穴可真厲害,我剛騎了不到5分鍾就射了,但是你這小嘴也不賴,1分鍾不到就讓我又硬了,那咱們再嚐嚐你的后面」說著他一下抽出陰莖,將春麗翻轉過來,把她上身死死壓在座位上,同時綽起春麗的右腿,也不做任何前戲,以老漢推車的姿態,狠狠地將陰莖插入春麗的肛門,接著發狂的抽送起來。

  「阿你,你知道你在干嗎?」

  春麗拼死掙扎起來,只是弱小的體態基本不是發狂的強奸犯的敵手,只得試圖恐嚇對方休止罪惡「當然是干你了」「差人會立刻趕過來,你逃不掉得」「操,管不了那么多了,先爽了再說,既然沒時間了,我可得加把勁」說著,李爽再次提高抽插的頻率和力度,同時將春麗的右腿提到個人腰間,使得春麗兩腿打得更開,若非春麗功夫在身,恐怕早已被活生生地從中間劈開了。

  春麗以肩頭和左腿支撐著全身的重量以及李爽發狂的沖力,疼痛剎那彌漫了全身,在她面前橫躺著的是四名以性命維護個人職責的武警戰士,而在他身后差人的敗類卻在發狂地強奸個人,在烈士的遺體眼前被個人一直瞧不起、厭惡的漢子強暴,使得春麗加倍苦惱憤恨。

  「你還算差人嗎?你看看你的戰友」「笑話,差人但是是個職業,有沒有必須用命去拼阿,少跟我說教」「你你此刻住手還來得及」「住手?你會放過我?」

  「我我擔保」

  「你當我是白痴?有力氣開口就好好叫床吧」「阿阿」

  李爽狠命地開端沖刺,每次抽出的時候,春麗肛門柔軟的內壁都被帶得翻轉出來,因爲雙腿劈開的來由,春麗狹窄得肛門加倍親密,每次進入的時候也越發苦惱,「我操,真他媽爽,你這兩個洞真是干不夠,這么淫蕩的姿態也只有你擺得出來」「流流氓」「對,我即是流氓,你不是格斗家嗎,怎么會被流氓強奸,操了你的小穴,操了你的小嘴,還操了你的屁眼,我來了」李爽一邊用粗俗的語言玷辱這春麗,一邊放下她的美腿,使她跪在車座上,手扶住她的雙股進行最后的沖鋒。

  不一刻李爽白眼一翻,一股濃濃的精液全體射入春麗的直腸之中了,而后一下無力地趴倒在春麗的背上,只是下身還緩緩挺動,將軟小的陽物一再在春麗的后庭攪動,雙手也幾乎摸索戲弄著一對玉兔。

  持續兩次射精使得李爽一時也無力回天,發狂的肉欲一旦消退,憂慮和恐驚馬上佔領了他的心頭,個人奸汙的可是國際刑警,整個舉動的擔當人,作爲局長的叔叔李華尚且要聽命于她,這里的槍戰總部很快就會知道,其他差人半小時內便能趕來,萬幸的是固然個人強奸了春麗兩次,總時間大約卻只有10分鍾,媽的,真是尤物,想到這里李爽的陰莖又開端膨脹,不,不,此刻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應當趁著還有時間想想對策。

  「你在戰友的遺體眼前做這種事,不羞愧嗎,人渣」感受到強奸者體態的變動,春麗忍不住叫罵到。

  李爽貪婪的伸出舌頭,從腳趾開端發狂地舔著春麗的玉足美腿,同時下身昂起的陽具再次靠近那已紅腫的銷魂肉穴,紫紅的龜頭借著精液的潤滑絕不吃力地插入了泥濘不堪的陰道,李爽鬆開美腿,雙手一邊一個,抓緊兩個豐乳冷酷地戲弄,同時下身也開端全心抽送起來。

  早泄一直困擾著李爽,若是平時他早就有心無力了。

  而春麗孤獨的氣質、不同凡響的地位、豔麗的容貌、誘人的赤身卻勝過最好的春藥,使得他容易的再次勃起,前兩次的早泄反而有助于他的長久,然而更令他驚喜的是,春麗的抵擋不再那么強烈,沒有掙扎,沒有怒罵,春麗只是眉頭微皺、雙唇緊咬,顯然正在耐心著什么,而一雙美腿無知不覺間盤上了個人腰間,每當個人插入的時候,城市有意不經意地爲個人加力。

  哈哈,我讓這孤獨的婊子動情了,李爽在心中幾乎要樂得咆哮出來,下身加倍勤奮,同時俯下身去,輪流吮吸著兩個紅寶石般的乳頭,當胸尖遭到戲弄的時候,春麗的嬌軀激烈的一顫,接著迷人的小嘴張開,發出了一連串誘人的呻吟,而下身也開端微小挪動,合作著強暴者的活塞運動。

  「我操,你個小淫婦,想要了吧」「不是」

  「還不認可?」

  李爽變更了一下單調的步調,慢慢然而下下深入究竟地插入個人的陽具「阿」

  春麗仿佛一下被這個步調的變動擊垮,兩眼迷離,檀口微張,喘氣急促,臀部不停自動逢迎著對方的沖刺。

  「怎么樣,爽嗎?」

  「是」

  「高聲點」「阿是,用力」「好」「把我腿架起來擡高」春麗小聲說道,俏麗的面貌因爲羞愧變得通紅。

  「好吧小淫婦」看到春麗嬌羞的狀貌,聽到她的要求,李爽早已頭暈腦脹,無有不從,一把將春麗的一雙美腿架在個人肩頭,下身一挺,陰莖果真如此又深入了數寸,緊緊頂在了春麗的花心上,什么國際女刑警,什么知名女格斗家,什么聰明鎮定孤獨,在老子的肉棒下還不是乖乖做了淫婦,惋惜只能玩最后一次了,李爽不甘地想著,就在剛剛,李爽已經決擇殺掉春麗,將罪責架禍給毒販,只是管理不住個人的性欲,再次強奸了美豔的女警,沒想到卻有以外的收獲。

  李爽雙手擡起春麗的美臀,舌頭胡亂地舔弄著肩頭的美腿,預備開端最后沖刺。

  忽然,春麗臉上一下罩上了一層寒霜,雙眼射出惱怒的視線,松弛的肌肉猛然繃緊,兩條細長的美腿爆發了驚人的氣力,一下扼住了李爽的頭部。

  李爽的性命力也跟著個人的精液快速流逝著,逐漸地身子癱軟了下來,脖子無力地垂在一邊,最后的一擊抽去了春麗全體殘餘的體力,實在當李爽把她拖向少幫主屍體旁的時候,春麗已經料到了對方殺人滅口的妄圖,只是個人屢遭蹂躪的體態其實無法作出太多的抵制,于是偽裝發情,騙得對方個人將脖子伸入兩腿之間,終于將他絞殺。

  看到對方終于斃命,春麗再也支持不住,兩腿不由得脫力松開,李爽的頭顱順勢滑到,正好落在春麗雙乳之間,固然萬分厭惡,春麗疲勞的體態卻抽不出一絲氣力推門對方沈重的身軀,只得任由對方趴在個人的身上,已經縮小的陰莖依然留在個人的體內。

  途經永劫間的喘息,春麗終于恢複了些許體力,推門李爽的屍體,吃力地撿起鑰匙,恢複了自由,蹣跚地走到警車前,拿起了步話機。

  「五號,五號,這里是一號,發作什么事務了,請答覆,請答覆,完畢」「我是國際刑警春麗,這里發作了槍戰,請速派救護車來,完畢」「春是春警官」步話機里一片嘈雜的聲音,接著一個認識的男中音響起「春警官嗎,我是劉凱,我是劉凱,你還好嗎?」

  「我還好,只是這里有許多警員受傷,速派救護車來。」「是,是,我立刻帶隊親身已往」春麗無力地放下發話器,了結了,終于了結了,惡夢般的一天,30多次的強奸,6名犯人先后在個人的體態里留下了骯髒的種子,甚至還被同事乘隙奸汙,春麗再次感覺了作爲好看女人的悲痛,尤其個人還是一名差人和格斗家,每個漢子一有時機都企女性 情色小說圖戲弄、蹂躪、用暴力馴服她婉轉的肉體,崇高的氣質和不同凡響的地位使強奸犯越發殘暴和發狂。

  她可以不忌憚獻誕生命,然而強暴、輪奸,尤其是生理的屈服,幾乎讓她垮掉,春麗跪倒在地,掩住袒露的乳房,兩行熱淚劃過了面容,一剎那她想到了死。

  一陣凌晨的冬風拂過,令衣衫打碎的春麗一陣顫動,腦袋也清醒了很多,對,還有嘉米,個人的摯友,爲了個人也接受了那么多浩劫,一定要找到她,還有給個人帶來這么多恥辱的天興幫,個人一定要親手摧毀它,我不可死。

  春麗從頭站起,婆娑的淚眼中從頭放出剛毅的視線,又是一陣山風拂過,春麗感覺乳房和下身凝聚的精斑宛如寒冰通常刺激著她的皮膚,刺激著她的心頭。

  快步走到越野車上,春麗開端脫掉個人破損、汙穢的制服,不一會脫衣的動作就變成了狂野、惱怒的撕扯,恥辱悲傷的淚水不受管理的奪眶而出,濕紙巾在體態上發狂的擦拭,仿佛要抹去個人這一天來苦惱情色文學 癡漢的回想,就這樣春麗拼死地乾淨著個人直至用完最后一張紙巾。

  當春麗從頭冷靜下來,她發明個人周邊只剩餘一堆衣服的零碎,而差人隨時可能趕來,這里卻沒有任何衣物,除了少幫主預備的制服。

  終極春麗只得無奈的長歎一聲,拾起了少幫主給個人預備的衣物,褐色的褲襪,黑色的高根涼鞋、藍色的旗袍,穿著整潔的春麗散從頭恢複了聰明、崇高的形象,只是旗袍高得反常的開衩以及身上若有若無的精液味道令春麗身上散發出一股淫靡的蠱惑力。

  遠遠地,大隊警車閃著燈號呼嘯而來。

  春麗愣了一下,馬上跑下車去,俯身將李爽的褲子提回腰間,又給他系好了皮帶,接著跑回汽車,發狂地尋找衣服的零碎並快速地塞入提包,直到警車趕到現場

第11章

  從頭得到春麗領導的差人部分趕快恢複了效率和活力,當太陽緩緩爬上天空中心的時候,凌晨劇烈槍戰的現場的取證、勘測任務已經普遍展開了,同時一個連的武警官兵也聚合完畢,以班爲單元從差異方位開端了搜救嘉米以及尋找毒品的任務。

  「但願能盡快有結局」劉凱在車內反複地念叨著,春麗獲救后,當即對劉凱下達了指揮,而后便匆匆離開,人員的調配、具體任務的規劃等等事情實質上全體是由劉凱擔當的,而他也不負所望,正確地將春麗的動機加以實體化。

  「是啊是啊」李華心不在焉得答覆著「噢,對不起,您的侄子」

  「咳,爲了保衛人民斷送性命那是榮耀,春麗警官沒事,這小孩也放心了」

  李華心里厭倦透了這個木訥的伴同,但臉上卻顯出一副痛心而欣慰的臉色來,甚至還擠出了幾滴眼淚。

  實質受騙春麗一失事,李華便已打定主意拋卻個人的侄子,多次大義滅親似的展現立場說要好好查訪,同時個人在會議上抱定但求無過的戰術,毫不介入觀點,因而對劉凱提出的擴張搜索范圍的觀點並不熱忱。

  劉凱卻曲解李華悼念侄子,竟然提出由李爽帶隊建置路卡,固然李華一再反對,劉凱還是堅定成行,豈料卻誤打誤撞救出了春麗。

  此時的李華腦中打算的是如何將這一貢獻占爲己有,同時春麗身上那種淫靡的味道、那身性感的打扮以及匆匆離開的身影也讓別有用心頭充實了迷惑。

  正思考間,一輛警車飛馳而來,車尚未停穩,一個婀娜的身影輕盈地跳下了汽車,來人正是春麗,如今的她里里外外渙然一新,途經清洗的皮膚白淨圓通、微小散發著浴液的香氣,一身灰色套裝、肉色的絲襪以及白色的高根皮鞋替代了那套令她苦惱的藍色旗袍制服,那個精美、孤獨、聰明的春麗又回來了,只是飽經蹂躪后的疲勞依然掛在臉上。

  「劉警官,場合怎么樣?搜索有沒有成績」春麗甫一下車,便大聲訊問劉凱搜尋的場合,得知沒有結局后,馬上和劉凱開端商討方案的改動疑問,李華則被尷尬的晾在一邊,幾回插話都被春麗冷冷地打斷了。

  李華郁悶地走到一邊,點上一根煙,瞇起眼睛想了一會,而后看了看劇烈商量的兩人,取出電話遠遠地走開了。

  搜尋任務已然開端了整整一天,在春麗提供的線索指引下,作爲毒販據點的護林員小屋和密室都被發明,只是途經對通往槍戰現場的山區細密的梳理搜查,嘉米和毒品依然沒有找到,就在春麗煩躁不安的時候,忽然十幾公里外的縣城公安局卻傳來了動靜,一名自稱嘉米的外國女子找上門來,要求會見春麗或者劉凱警官。

  得到動靜的春麗第一時間跳上汽車,直接奔向公安局,將趕來訊問場合的劉凱和李華甩在一片塵土之中。

  當春麗再次見到嘉米的時候,她覺得個人的心房被狠狠地揪了一下,嘉米嬌小飽滿的身軀蜷縮在狹窄的座椅上,身上披著一件寬厚的警服,盡管已然倚著斑駁的牆壁睡去,然而雙臂卻死死抱著一個白色的手提箱,袒露的肌膚上卻布滿了傷痕和青腫,尤其兩個白淨手腕上的繩子的痕迹和傷口令人觸目驚心。

  春麗輕輕地走到嘉米身邊,走近后,春麗才留心到嘉米身上的連體裝變得骯髒不堪,除了塵土以外還有一塊塊泛白的汙垢,尤其是胸口和下體部門的布料竟然變成了白色,而在嘉米的身上,春麗也聞到了一股認識的味道,那是精液的淫水干涸后的味道,從嘉米身上春麗仿佛看到了昨天的個人,哀傷、歉意、惱怒強烈地沖擊著春麗的神經,她顫動伸出右手撫上嘉米的面容。

  「誰?」

  「別怕,嘉米,別怕,是我」春麗緊緊抱住嘉米顫動的身軀,兩眼的淚水頓時奪眶而出,「對不起,對不起,讓你受苦了」「春麗」

  嘉米用了一段時間才認出了春麗,嘉米艱難地擠出一個微笑,拍了鼓掌中的箱子,輕輕說道「給,物品還在,我不會讓你遺憾的「話未說完,再也支持不住,暈倒在了春麗的懷中

  子夜,縣醫療機構的看護室內,嘉米悄悄地躺在床上,春麗坐在床邊,同情地望著嘉米憔悴的臉蛋,耳邊卻不停回蕩著剛剛嘉米的哭訴,腦海中不停閃現著嘉米的遇到。

  當春麗在山林中狙擊毒販追擊的時候,嘉米抱著箱子在林間全心疾跑著,春麗與毒販交火的槍聲跟著山風不停地傳入她的耳中,忽然,身后的山林陷入了一片寂靜,嘉米驚奇地放緩了腳步,過了一會,猛然間兩聲槍聲從遠方傳來,接著一切又歸于清靜,「不」嘉米驚恐地捂住嘴,停住腳步,仔細向遠方傾聽、觀望,然而再也沒有其他的聲音傳來,只有山風拂過樹葉的「啥啥」情色武俠聲。

  嘉米的表情跟著時間的推移漸漸面色蒼白起來,猶疑地在原地徬徨著,終于,嘉米跺了跺腳,歷來路吃緊地跑了返回。

  嘉米的混亂很快九令她付出了慘重的價值,茂密的熱帶森林中遍布的藤蔓一下掛住了嘉米的右腳,使得她尖叫一聲,失去了均衡,向山坡上翻倒已往,而后順著漫長的山坡直滾下去,不同種類植物的枝葉、根莖刻薄地抽打著嘉米的體態,在她袒露的肌膚上留下了觸目驚心的傷痕,嘉米的面前天空和地面快速地交織閃回著,體態的劇痛和腦袋的眩暈令她腦海中一片空缺,只是本能地蜷起身子,將箱子摟在胸前,直到個人渾身傷痕地昏死在山腳下。

  夜幕終極遮蓋了山林,嘉米依舊昏迷在草叢中。

  無知過了多久,遠處一點亮光吃力地擠破周遭的黑夜,向這邊接近過來,亮光下的人影逐漸清楚起來,那是一個40多歲的中年人,而他身上襤褸的衣裝、臉上皴裂的皮膚以及手中提著的獵槍都清晰地說明晰他的地位獵人。

  「媽的,活該的牲畜跑到哪去了「中年獵人舉著火把,吃力地搜索著四周,終于嘉米映入了他的眼簾,」阿誰「驀然看到一人倒臥在地著實讓他受驚不小,慌張揚起了手中的獵槍,看到對方半天沒有反應,獵人這才提防地湊已往仔細察看起來。

  如今的嘉米滿身高下盡是泥土和擦傷,臉朝下趴倒在地上,獵人提防翼翼地將她翻轉過來,將火把湊近她的頭部,一剎那獵人覺得個人的心髒休止了挑動,因爲保衛得當,嘉米的臉龐沒有絲毫的傷痕,那青春期俏麗的美貌一下抓緊了獵人的心房,而她那精致高聳的鼻梁、卷曲金黃的長發以及白皙圓通的肌膚更讓這個山中的男人癡迷,「外國女人」獵人喃喃說道,聲音微小發顫,忽然他留心到嘉米緊緊抱在胸前的黑皮箱,他嘗試著將它抽出,不過昏厥中的嘉米用超乎他想象的氣力緊緊護衛著懷中的箱子,使得他費了好強力氣,才將他的雙臂掰開,但是他很快失去了對箱子的嗜好,因爲他的雙眼掉落在了嘉米的體態上,薄薄的連體裝不只掩蓋不住嘉米惹火的體形,反而加倍突出了她美好的軀體,那平坦的小腹、細長的雙腿尤其是那對龐大飽滿的雙乳幾乎令獵人發狂,獵人的喘息馬上急促起來,雙眼通紅,右手猶疑地懸在嘉米的體態上。

  「噼啪」火把上爆起了一絲火花,獵人仿佛聽到了沖鋒的軍號,一下變得發狂起來,將火把往旁邊一放,幾下扒光了個人的下體,接著猛虎撲食般地撲在嘉米的體態上,雙手拼死擠壓、掐捏、拍打著嘉米的豪乳,嘴上則發狂地親吻、舔弄、咬噬著嘉米的面容,同時下身一再挺動隔著衣物摩擦著嘉米的胯下。

  很快,獵人不再知足隔靴搔癢,一把揪住嘉米的連體裝狠命向下扯動,一對雪白、碩大的肉球馬上顯露在他面前,他一松手,彈性極佳的衣服馬上彈回,抽打在乳房的下沿,激起一陣乳浪旋轉,獵人再也耐心不住,早已堅硬如鐵的陽具狠狠戳向嘉米的下體,連體裝襠部薄弱的布料基本無法抵抗這狂野的沖擊,被一下反頂入了嘉米的陰道,獵人的陰莖就這樣隔著嘉米的連體裝在嘉米的陰道里快速抽動起來,沖刺、沖刺再沖刺,山里的男人毫無花俏地奸汙著身下的美女,這樣的美女,並且還是金發碧眼的外國女人,個人一輩子也不能能面臨面的會談,更不要說接觸體態了,而此刻她卻被個人壓在身下,任意蹂躪,獵人覺得個人在做夢通常,于是他唯有快速抽插,掌握這不能思議的時機,唯恐夢幻半途醒來。

  「阿」

  惋惜嘉米親密的陰道縱然隔著衣服也給他帶來了太大的刺激和歡快,不到3分鍾,獵人就射了,濃稠腥黃的精液一波波地射在連體裝的布料上,仿佛要將它射穿通常。

  嘉米一聲低沈的呻吟,逐漸醒轉過來。

  固然受到了龐大侵害,不過嘉米的陰道還是開端分泌出了保衛性的體液。

  獵人寡婦 情色文學感覺個人手指漸漸潮濕起來,個人的陰莖也恢複了雄風,馬上再次提槍上馬,進行第二輪奸淫,沖刺、沖刺再沖刺,依然是沒有半點花俏和技能的抽插,差異的是,此刻嘉米柔和嬌嫩的內壁直接緊緊包裹在他的陽具周邊,花心直接摩擦、刺激著他的龜頭,給他更大的快感,很快的他又感覺個人要射精了,一陣陣的酥麻使得他更緊地抓緊嘉米的巨乳,忽然,獵人的面前一亮,抽出個人的陰莖一下跨騎在嘉米纖細的腰上,將濕嗒嗒的陽具放在她的胸膛上,而后雙手推著她的雙峰拼死向內擠壓,用雙乳緊緊夾住個人的寶物,接著前后抽動起來,乳交!也許獵人知道這種姿態,也許他而已是憑借本能,不過他此刻充裕享受著乳交的快感,通常來說因爲乳房大小,外形的來由,很難給乳交者帶來更多生理上的快感,不過嘉米34D梨型的豪乳卻擔保了強奸者可以擔保個人的陽具被充裕、舒服的夾住,享受著精緻的皮膚的摩擦,看著個人的白色的陽具快速進出那白皙碩大的乳房間,尤其是要不能及的美女被個人如此戲弄的功績感使得獵人再也接受不住,一聲怪叫,將白濁的精液盡數射在嘉米的胸前,射在脖項,射在臉上。

  昏厥中的嘉米夢見個人被一個怪獸緊緊纏住,迫害得個人一陣陣胸悶、眩暈,而那頭怪物還不罷休,把個人拖入一個水塘,冰涼的河水滿上了個人的胸膛,滿上了個人的脖頸,「阿」

  嘉米咆哮一聲,睜開了雙眼,而第一個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白茫茫的物品,「啪嗒」一蓬精液正好打在嘉米的兩眼之間,順著她挺拔的鼻梁滑向眼角。

  嘉米盯著騎在個人身上的漢子和不停擺盪著噴著精液的陰莖看了很久,大腦才恢複清楚,懂得了面前的狀況。

  「不」,嘉米一旦清醒過來馬上開端掙扎,只是傷痕累累、疲勞已極的體態基本不是欲火正盛的強壯漢子的敵手,幾番爭斗,嘉米面朝下被壓倒在地,一段麻繩開端縛上她的雙手。

  「你是誰」

  嘉米一邊掙扎一邊喊道,對方只是埋頭束縛嘉米,並不答話。

  「我我是我是差人」無奈之下嘉米只得開端嚇唬對方,果真如此,對方的動作顯著慢慢了下來,嘉米急速趁熱打鐵喊道:「快,快鬆開我,我是差人,你想坐牢嗎」

  令嘉米始料不及的是獵人臉上閃過一絲狠戾的神情,惡狠狠地叫道「我最狠差人了」,說著,獵人加倍蠻橫地束縛嘉米,接著將她擺成跪伏的姿態,兩手揪住一對豐乳,再次勃起的陰莖馬上滑入嘉米的陰道抽動起來。

  「什么,你想襲警嗎」

  「閉嘴,小娘們兒」獵人大喊一聲,擡起手掌劈劈啪啪地刻薄抽打嘉米的臀部,不一刻,白淨的肌膚上浮出出了一片紅腫的指印,嘉米的銳氣仿佛也被這一輪的抽衝擊垮,再也不敢高叫,只能垂頭接受身后的奸淫。

  終于遭到了強奸,但不是被毒販,而是一個平凡的山民,而個人宣示的差人地位反而讓他加倍激動和冷酷,看著揮動在個人面前骯髒的手掌,聞著身后激烈的口臭,一股強烈抱屈和玷污感使得嘉米再也耐心不住,小聲抽泣起來。

  嘉米幾乎不相信個人的耳朵,他把個人當成了什么?嘉米一邊掙扎一邊惱怒地喊道「不」「讓你不聽話,臭婊子」獵人伸手揪住她的兩個乳頭冷酷地高下拽動,劇痛下,嘉米的身軀也不得不隨之高下擺動起來,獵人拉著嘉米奸淫了一陣,突兀停下動作,嘉米卻依然在慣性下自動高下套弄了數下,忽然驚覺差池,急速停住,「啪」伴著一聲清脆的響聲,獵人狠狠在春麗屁股上拍了一掌,「對,個人接著動」「不」「啪啪」「毫不」「啪啪啪」不一刻,嘉米雙臀上留下了一片鮮紅的手印,不過這一次嘉米卻絲絕不肯屈服,甚至幾回試圖掙脫胯下的兇器,獵人嘴角閃過一絲淫邪的冷笑,兩手放松了對春麗玉臀的管理,嘉米急速起身,將陰莖滑出肉穴,只是當龜頭剛才退到洞口時,獵人用力一拽,嘉米從頭重重坐回獵人胯上,整根陽具狠狠地戳入陰道,直抵花心。

  「阿」

  突如其來的刺激讓嘉米大喊出來,接下來的3分鍾內,獵人用這樣的方式一再玩弄、奸汙著不利的金發美女,風月 情 色 小說這名山里的男人固然沒有什么出眾的技能,卻有使不完的氣力,尤其在三次射精后,他的陰莖加倍堅硬、長久,仿佛豪情的鑽頭,一下下堅持、快速、兇狠地刺入嘉米的體內。

  由于文化底細和經曆的不同,與春麗比擬,嘉米對于性進攻的抵擋力相當懦弱,身下男子單調然而兇狠的沖擊竟然逐漸地叫醒了嘉米的肉體,她開端有意不經意地合作著步調高下移動,陰道內也滲出更多體液,獵人微小地放松手上的管理,嘉米個人依然持續套弄了十幾下,過了一會才慌張紅著臉停住,獵人下身一挺,高聲喝道:「快,裝什么裝,接著動」嘉米被頂得一陣搖晃,閉上眼睛又開端小幅度然而倒是自動地套弄起來,胸前一對巨乳也隨之高下搖晃起來。

  獵人絕不禮貌地伸出雙手把玩起面前豐盈的乳房來,兩個手指捏住那對凸起的粉紅色禿頭一個勁地滾動,受此刺激,嘉米套弄的動作也越來越大、越來越快,仿佛騎乘著駿馬在原野上狂野的疾馳,兩自己終于失守入原始的肉欲中,搖曳的火光中,褐色的軀體困繞下的白淨肉體分外的顯眼。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