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獸交 情色文學飛之夜

love玩8小編 By love玩8小編 #18 小說, #18 小說 1000, #18 禁 小說, #18 禁 小說 免費, #18 禁 小說 在線 看, #18 禁 小說 網, #18 限小說, #18av 小說, #18av小說, #18h 小說, #18h 漫畫, #18h文, #18愛情小說, #18禁 小說, #18禁小說, #18禁小說在線看, #18禁小説, #18禁文, #18禁文章, #18限小說, #18限文, #3P, #69vj 小說, #85cc 小說, #av 在線觀看, #av 小說, #av 線上, #av小誣, #av小說, #av線上, #a小誣, #a片小說, #bl做愛, #gay 18 小說, #h528 小說, #h528小說, #h小誣, #h文章, #jav 免費, #jav 線上, #jfk論壇, #jkf在線看, #jkf小說, #jk論壇, #porn 小說, #seqing 小說, #sex 小說, #ut聊天室, #中文 性愛 小說, #中文字幕a片, #中文情慾網, #乳房, #乳頭, #亂倫 人妻, #亂倫 網站, #伴侶交換, #做愛, #做愛 小說, #做愛 故事, #做愛 文章, #做愛小說, #做愛故事, #做愛文章, #偷情 小說, #偷情小說, #偷窺, #免費 18 禁 小說, #免費 性 小說, #免費 性愛 小說, #免費 情慾 小說, #免費 顏色 小說, #免費a, #免費a小說, #免費a片, #免費a片100%, #內衣, #內褲, #公雞, #勃起, #十八禁小說, #十八限小說, #口交, #口交 小說, #台灣 性愛 小說, #台灣 性愛 自拍, #台灣成人網, #同事, #同性, #呻吟, #在線 av, #大學, #女 女 18 小說, #奴隸, #奶子, #妓女, #妻子小說, #子宮, #孕婦 性愛 小說, #學校, #學生, #學生妹, #家庭, #射精, #小穴, #小說 a 片, #小說 性, #小說 性愛, #小說18, #小說18禁, #小說做愛, #少女, #屁股, #強暴, #快感, #性 色 小說, #性愛, #性愛 小說, #性愛 小說 網, #性愛 文學 小說, #性愛小說, #性愛故事, #性愛文學, #性愛文章, #性感, #性慾小說, #性文學, #情工小說, #情愛 小說, #情慾 小說, #情慾 小說 網上 看, #情慾中文, #情慾小說, #情文學, #情趣小說, #情趣文學, #愛情 小說, #愛愛 小說, #愛愛小說, #愛撫, #成人 免費, #按摩 性愛 小說, #捆綁, #捷克論壇, #捷克論壇 在線看, #換妻, #暴露, #校園, #武俠, #武俠 小說 色情, #母子亂倫, #母子性交, #浴室, #淫 色 小說, #淫蕩, #潮吹 小說, #激點小說, #無碼中文, #熟女, #父女亂倫, #猥褻水, #男 男 18 小說, #瘋狂性派對, #矽膠娃娃, #第一次, #精液, #線上a片, #群交, #肉文線上看, #肉棒, #肛交, #胸罩, #胸部, #色小說, #色文學, #色文章, #色色小說, #色色文章, #色色的小說, #虐待, #處女, #調教小說, #變態, #豔遇, #超 爽 文學 網, #車廂輪姦, #辦公室, #迷姦, #都市閒情, #阿 賓 小說, #限制級 小說, #限制級小說, #陰唇, #陰莖, #陰蒂, #陰道, #陽具, #風月文學, #飛機av, #飛機文學, #高潮, #黃色 小說 網站, #黃色小誣, #黃色小說, #黃色文學, #龜頭

自從有了互聯網絡,自從帶寬有了提升,自從B歐美 情色文學T開端泛濫,自從成人娛樂開端成長,雙飛就成了許多人,獨特是許多漢子的最終目的。不去除許多女人在充沛的成人資訊率領下也暗自有了DoublePlay的方法,不過而已局限于一種性幻夢總之。作爲東方人來說,女性固有的傳統思維觀念還是佔領了上風。

  許多性愛故事的開始都是源于不測,獨特是逾越了傳統意義上正常范疇內的性愛經曆,雙飛也是此中一種。第一次因爲不測,以后才成爲必定。

  一場夏晝夜晚的喧囂集會已往,人人都已經疲勞不堪,不過心理上的刺激感卻依舊強烈,以至于還能維持清醒的念頭。

  友人陸續離去后,車上只剩餘我跟阿雅,還有小凝。幾自己依然在興致勃勃的談論晚上的喧鬧,開車到了樓下,無知道是誰說干脆上樓繼續喝點吧。我沒觀點,晚上不論用飯還是泡吧亦或者后來K歌,幾自己一直膩在一起,去哪兒都是一樣玩,所以欣然上樓。

  一進房間即是一股幽香,我也是第一次到阿雅的小窩,小凝貌似常常過來,進了房間就邊嚷嚷累邊直奔廁所。我把T恤脫掉,躺在沙發上喊阿雅去拿酒,她許諾一聲就去了廚房。幾分鍾已往,她捧了一大摞啤酒過來,小凝也從廁所跑了出來。空話沒有,三自己圍坐在地板上繼續飲酒。

  夏日的夜晚固然較爲涼快,可是一會功夫還是滿身冒汗。我讓阿雅開空調,才知道她有空調過敏,用不了那物品。可我恰好汗腺發財的很,很快汗水就打濕了褲子的腰部。

  她們兩個就嘿嘿的笑,小凝說:「老哥干脆你脫了得了,看你熱得那不適,咱這兒也沒外人。」我笑說:「脫了到可以,就怕嚇著你們。」說完我還存心打扮個鬼臉。

  阿雅笑得更厲害,轉過身問小凝說:「你怕不?」小凝用嘴咬著手指頭,忽然說:「我想起來了,有個笑話怎么說的了?」我跟阿雅讓她快說,小凝瞪著大眼睛想了一會說:「知道了,是這樣的。有個男的很爲個人的體形自傲,獨特是那里呀,即是要害部位。有一次呢,他跑去找密斯玩,自我感到良好的很,完事以后、躺在床上問那個密斯說,怎么樣?沒見過這么大的吧?密斯說,的確沒見過,可也沒見過這么軟的!」我跳起來吼道:「你個小丫頭跟我臭美!」阿雅跟小凝笑得抱做一團。

  固然跟這兩個丫頭已經是長年的交情,但真要在她們眼前脫得只剩一條內褲,我還是覺得荒謬了點。于是不理會會這個提議,大家繼續飲酒。認識的友人,獨特是緊密的友人之間往往無話不談。就例如我與她們,彼此之間甚至可以說沒有隱私。阿雅有過幾個漢子、小凝有過幾回經曆,也包含有我曾經相處過幾個女人,我們看對方的已往就宛如看個人的經曆一樣。聊了許多閑話,一大摞啤酒又差不多見底了。酒瓶、煙蒂、夜色、男女,還有慵懶的音樂構成了夜晚的全體。

  在一起把小凝上一個分開的男友臭罵了一頓以后,忽然都靜了下來。

  我與阿雅斜靠在沙發上仰頭吸煙,小凝晃蕩著手里的酒瓶,喃喃的說:「沒意思,沒意思,沒意思,沒意思」我皺眉說:「又來了,你一提漢子就這樣,就不可跟你聊這些!」小凝說:「原來就沒意思嘛!那還不讓我說說啊?我也即是說說嘛!」阿雅在旁邊輕拍了我一下笑說:「那你到是說個有意思的,也別讓她個人沒趣。」我忽然想起來前一段在酒吧玩過的一個遊戲,于是說:「要不咱們玩大實話遊戲吧?」小凝說:「玩遊戲?好啊,怎么玩?」我說:「簡樸的很,阿雅家里不是有骰子嗎?拿一個骰子出來,咱們擲骰子決勝敗。輸家必要答覆贏家提出的疑問,並且要如實答覆。」阿雅說:「假如不想答覆呢?」我說:「那就由贏家提出一個事務,輸家必要去辦妥。」小凝問:「什么事務都可以啊?」我說:「對啊,什么都行。例如把酒全喝光,例如讓兩自己舌吻什么的。」阿雅笑說:「哈哈哈,你想讓我們兩個舌吻?我可差異意!」我笑說:「輸了就由不得你了。」小凝嚷:「開端開端,趕緊開端。」翻出骰子,小凝搶過來就要開端,我攔住她說:「咱們暫時改動下條例啊,因爲咱們只有三自己,所以說,每一局城市有一自己看熱烈。這樣欠好玩。咱們干脆由贏家說了算,只要有人贏了,另有兩自己都是輸家,全體需求承受正法。」小凝說:「老哥你好啰嗦啊,趕緊開端。」阿雅說:「行啊,都瞭解了,那就小凝先開。」小凝晃了骰子,開出來是4點,她撅著嘴把骰子遞給了阿雅。

  阿雅說:「老哥你先來?」我搖頭,她就晃骰子,一開,是個2點。

  小凝哈哈笑說:「完了,你肯定輸了。」我說:「結局可未必啊!」我拿過骰子一擲,竟然開出來1點。阿雅跟我對視一眼,都是哭笑不得的神情。

  小凝哈哈笑說:「哈哈哈,我以爲我的點數少呢,結局你們更少嗯,我想想怎么處分你們呢」我說:「來吧,隨意處分,哥哥我是見過風波的人。就沖我一自己來吧!」小凝說:「喲,英勇救美啊?安心,誰也跑不了。」她滴溜溜轉了會眼睛,說:「你們的事務,我差不多都知道,想不出來要問什么。干脆讓你們做點什么吧?」我逗她說:「別是還讓我脫褲子吧?」小凝怒視說:「好啊,這你個人說的,脫褲子!」假如換做其它女人,我這會何止脫了褲子,恐怕都完事洗漱干淨穿上褲子走人了。可面臨的是阿雅跟小凝,這兩個熟悉了6、7年的老友,我怎么都覺得別扭。

  我笑說:「不脫不可以嗎?換個體的。」小凝說:「不可以!誰讓你個人說的,就脫!快點啊,不脫我可上手了!」她說著就跳起來張牙舞爪的來抓我。

  我急速按住腰帶說:「得了得了,我脫。」阿雅在一旁笑著不開口。

  我還是把褲子脫掉了。實在想想也沒什么,牛仔褲里是平凡的平角短褲,基本無所謂的事務,也許即是個人心理疑問吧。

  見我脫了褲子,小凝撇撇嘴說:「似乎誰甘願看你似的,不是怕你熱嘛!」她轉頭又問阿雅:「阿雅,你說對不?」阿雅說:「抓住時間,我還等著承受處分呢。」小凝說:「呀,我都忘了。那這樣,你把你瓶子里的酒都喝掉吧。」我嚷嚷說:「這也太簡樸了吧?」小凝說:「那怎么了?這就叫男女有別!」遊戲繼續進行,我們三個互有輸贏。贏家要求輸家的樣式也越發充沛。從訊問性愛的感受,到暢談口交的技能;從喝光瓶中的啤酒,到一語氣抽完一支煙;從要求親吻對方的面頰,到用舌頭舔舐脖子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天色已經拂曉。我因爲酒的作用,有些暈暈的感到,阿雅與小凝也是表情紅潤。可是誰也沒提出了結,仿佛都不願讓這夜晚就這么已往。

  又一局開端,我開出來的是1點,阿雅是3點,小凝是贏家。

  小凝與阿雅懶懶地依偎在一起說:「其實沒什么玩的了,我都想不出什么樣式了要不,你給我跟阿雅跳個脫衣舞吧。」阿雅笑說:「還脫?他就那一條短褲了,再脫就沒了。」小凝說:「我不顧,就跳!此刻就跳!」阿雅站起來說:「那我去換張CD,合適舞蹈的。」一會功夫,很Sexy的音樂聲傳來。

  小凝嘻嘻笑著說:「快跳快跳,上我前面來跳!」我也是被酒精沖昏了頭,就依照在影戲里看過的脫衣舞男的感到跳了起來。

  必要認可,這是一個相當曖昧的場面。我只穿戴一條內褲在很Sexy的音樂聲中擺啟程體,而小凝斜靠在沙發坐在地板上,我的下身正好對著她的臉。假如說當晚有那么一點性意識的話,也是在這個時候被叫醒的。無知不覺中,我感覺個人的雞巴忽然跳了一下,龜頭一緊,顯著增大了一圈。小凝的臉無知道因爲酒還是因爲留心到了這一點,越發紅的厲害。從我的角度,可以看到她的胸脯高下抑揚,我甚至感到到她喘氣的熱氣在我的短褲外徬徨,這讓我的心跳也在加速。

  阿雅在另一個房間喊:「還要不要酒了?」我轉過身剛要開口,就聽到小凝喊:「多拿點來!」然后她一把將我的短褲褪了下來。

  我感覺血直往頭腦里沖,雞巴幾乎一剎那就膨脹起來。小凝兩眼直勾勾地盯著我已經翹起來的雞巴,我也站在那里一動不動,時間彷佛凝固了。

  「咱們幾個也太能喝了,這是開第三箱了。」阿雅的聲音傳了過來。

  我一下回過神來,剛要提上短褲,小凝一把抓緊我的雞巴,暖和潮濕的小嘴就含住了它,我感覺她的舌頭在龜頭上打了轉,然后她馬上張開了嘴,伸手把我的短褲提上了。幾乎同時,阿雅也回了房間。

  我一屁股坐到地上說:「不跳了,太累,誰說也不玩了,還是飲酒算了。」小凝沒開口。阿雅笑著遞給我一瓶酒,我一仰頭喝掉了大半。

  再接下來,誰都沒有開口。我借著飲酒閉上眼睛,回味著剛才的突發活動,小凝也垂頭沈默不語。

  阿雅說:「都累了吧?我也折騰差不多了,咱們都睡會吧。」我急速說:「行,那我先去洗洗。」這一剎那的清靜讓我有一種釋然感,緊繃的雞巴也軟了下來。

  剛進衛生間,阿雅跟過來說:「我給你找牙刷。」她蹲下去打開櫃子找物品,我急速想閃開,不過狹小的衛生間基本不容我有躲閃的余地。于是,剛與小凝經曆過的配景又一次發作了阿雅蹲在那里,眼前是我的下身。

  剛有些疲軟的雞巴又一次血脈膨脹。阿雅還在嘀咕她常常預備這些物品,剛一擡頭就碰到了我硬硬的雞巴上。她「呀」了一聲,又馬上捂上了嘴,隨即又哈哈笑了起來,轉過身就喊:「小凝,你快過來看看,快來!」沒等小凝許諾,我急速把阿雅推出了衛生間。

  再出來的時候,兩個女人兀自嘀咕著什么,看到我都是一臉壞壞的笑。我了解她們,這是只有在她們有了撥弄人的鬼點子的時候才有的臉色。

  一個沖動的念頭湧上了我的頭腦,莫非這是一次飛來的豔福?但是理智此時依然佔領著上風,我說:「你們快洗漱,我先睡了啊。」小凝笑嘻嘻的說:「怎么睡啊?哦?老哥?

  阿雅這里就一張床啊。」我說:「空話,當然床上睡。是我怕你們啊,還是你們怕我啊?」小凝哈哈笑著被阿雅拉著去了衛生間。

  這是一個信號?我不敢相信,終究常日里我們也是無話不談的密友,同樣的開玩笑也不是沒有過。假如今日有些其他事務,例如小凝與我的那一剎那,我到甯可但願是一種不經意的沖動。有些時候即是這樣,當彼此之間毫無心病的時候,對于男女之事也會沒了方法。只是,莫非今日是個不測?

  躺在床上以后還是有些迷糊,終究體態不是鐵打的。也無知過了多久,隱約覺得她們上了床。無知道是因爲我恰恰躺在中間,還是因爲她們存心的規劃,阿雅和小凝一左一右躺在了我兩端。

  我還在嘀咕「睡吧,都睡吧」的時候,一只小手已經靜靜握住了我的雞巴。

  這種感受真理而又清楚,心理上與生理上的雙重知足感一下子讓我激動起來。一側身,我看到小凝亮亮的大眼睛。我剛要開口,她用手一下按住了我的嘴唇,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她的舌頭就開端從我的胸口一路舔了下去。

  舞蹈時候小凝含住我的雞巴是一次不測的沖動,那此刻卻已經是純正的欲求。

  她的舌頭在我的雞巴及周圍不斷地舔舐,口水沾滿了我的雞巴。她一邊用嘴唇親吻著雞巴曝光的青筋,一邊用舌頭在來往掃蕩著雞巴,直到脹大的龜頭。她用整個嘴把雞巴包裹起來,靈敏的舌頭在反複刺激著龜頭的每個方向,上高下下的套弄忽快忽慢,有幾個剎那我相信個人18厘米多的雞巴被她徹底含住了,甚至我或許逼真的感受到龜頭在她喉部的顫動。

  在一次深深含住雞巴后的糾結后,小凝忽然吐出了雞巴,擡起了頭定定地看著我。我感覺雞巴從暖和潮濕的感到忽然變成了一股清涼的感受,我的喘氣越發急促。

  小凝坐在我身上,回手解開了個人的文胸,一對豪乳躍然而出。我感覺個人的心跳又在加速,伸手去撫摩,小凝卻把我的手抓緊,然后把拉起我的手指舔舐起來。

  我覺得個人的雞巴又在膨脹,小凝隔著內褲摩擦著我的雞巴,潮濕的一片,我已經無法區分究竟那是小凝的口水還是我們共同的愛液。

  小凝邊摩擦著體態邊把她的內褲扒向了一邊,這樣,我的雞巴直接與她的桃源洞口摩擦起來。

  這種感到讓我加倍激動,我剛想坐起來把小凝脫光,一直側身的阿雅忽然說:「你們能不可安靜下?我要睡覺啊!」我一驚,剛剛還以爲阿雅早睡著了,看來她基本沒睡,但是聽她的話固然在訴苦,卻沒有氣憤的意味。

  小凝嘻嘻笑著說:「阿雅,要不要情色小說 綁架看看?沒睡覺就別裝了啊,歸來看看吧。」我長出了語氣,伸手去抱阿雅,說:「轉過來呀?去哪兒看這種現場直播啊!」阿雅在我手伸到她胸前的時候按住了我的胳膊,卻沒推門,我就勢把手伸進了她的文胸里摸到了她的乳房。她撲哧一聲笑了說:「少來,我可懶得看,你們玩吧,我睡了。」我忽然有了一個很大膽的念頭小凝可以,阿雅爲什么不能以?我馬上調換了下姿態,沒等小凝反映過來,我的雞巴已經猛得插進了她淫液泛濫的小洞里。

  小凝「啊」的一聲喊了出來,我感覺阿雅的體態顯著一震,她的乳頭硬了起來。

  小凝在我身上發狂的扭動著體態,雞巴的每一次抽動都帶著愛液的津潤,我刻意勾引阿雅,所以加倍用力的撞擊著小凝的體態。啪啪的體態撞擊聲夾帶著愛液在雞巴和小穴里一進一出時發出的刷拉刷拉的聲音響徹著房間。我的手在阿雅的懷里撫摩著她的胸部,她固然沒有小凝胸部大,卻很硬朗,握起來別有味道。

  我可以感覺阿雅是在強制壓抑著個人的欲望,她的乳頭早在我的撫摩下硬了起來,嘴里呼出的熱氣都有些燙手。

  我決擇進一步蠱惑她,我不相信這種場面還有人或許經得起勾引。

  我一邊繼續跟小凝困繞,一邊把阿雅的手拉了過來。

  我邊抽動著雞巴邊問小凝:「怎么樣?喜愛嗎?」小凝喘息著答覆:「喜愛。」我說:「喜愛什么啊?」小凝哼著說:「喜愛」我說:「是不是喜愛我的雞巴?喜愛我拿大雞巴插你的小屄?」這是一句很突兀的話,我跟她們平時固然無話不談,不過這種粗話卻從來沒有過。此刻忽然說這句話,小凝固然沒答覆,不過她的屄里猛得一緊,而旁邊的阿雅的反映是緊緊抓緊了我的手這一次衝擊收效了。

  我馬上加緊了攻勢,不斷地問小凝「喜愛大雞巴嗎?」「喜愛大雞巴插你嗎?」「喜愛吃我的雞巴嗎?」「想讓我給你舔屄嗎?」小凝越發發狂起來,在我的率領下,也開端合作著我的問話來往答,反複說著「我喜愛我喜愛老哥的大雞巴。」「我喜愛你的大雞巴插我。」「我想吃你的雞巴。」小凝越說聲音越高,動作幅度也越大,我知道她要激情了。猛然她一陣抽搐,我感覺龜頭在她屄里被緊緊的包裹起來,肌肉在有步調的縮短、擠壓著龜頭。我有一種射精的沖動,不過旁邊的阿雅怎能放過?我屏住了喘氣,小凝兀自在我身上緩慢摩擦著體態,感受著雞巴在她屄里的抽插。

情色文學 繼母

  我問小凝:「好了?」小凝閉口語。

  我說:「我要你下去給我舔雞巴,快去!」小凝許諾了一聲,又前后套弄了幾下,這才戀戀不舍的擡起來屁股。雞巴從屄里滑落的時候帶出了嘭的一聲響動。

  小凝剛擡起屁股,我一把將阿雅的手拉了過來,直接按在了我依然聳立的雞巴情色小說 皇帝上。混雜著愛液的雞巴濕滑的很,阿雅輕聲驚呼一下,想把手抽返回,我把住她的手高下套弄起來雞巴。

  小凝爬到我下身,用舌頭去舔弄了幾下龜頭,嘻嘻笑著說:「阿雅,過來跟我一起舔吧,好好吃啊!」她說著去拉阿雅的手,阿雅急速把手拿開,小凝就低下頭一口把我的雞巴吞了進去。

  我喘著粗氣在阿雅的耳邊說:「過來吧,我想肏你,你莫非不想嗎?」阿雅輕輕扭動著體態,並不開口。

  小凝嘴里含著我的雞巴,在全力全意的勤奮。

  我緩慢側身,把手下阿雅下身伸了已往。阿雅在我手摸到她的陰毛的時候,略微做了下攔阻,不過我很斷然的把手指繼續向下摸已往,她只好拋卻了抵擋。

  不出所料,她的下身已經濕得一塌糊塗,我觸手可及的,是一片濕滑。

  手指插入阿雅已經泛濫成災的屄的時候,她忽然轉過身,把嘴唇貼了上來,我跟阿雅的舌頭馬上困繞在了一起。

  這是一個無法用文字形容的迷醉場面小凝鄙人面放肆舔舐著我的雞巴,我的手指在阿雅潮濕的屄里進進出出,而阿雅用舌頭狂熱的搜索著我口腔里的每一個空間。

  我把阿雅的手又拉過來,放到了我的雞巴上,這一次她沒有抵制,而是在側面緩慢揉捏著雞巴,另一邊是小凝靈敏的舌頭。

  一個近乎令人窒息的長吻之后,我輕聲通知阿雅:「下去給我舔舔。」阿雅在搖頭,我擡手摸了下她的頭發,順勢把她推了下去。

  盡管同樣是嘴與舌頭構築的愛欲世界,可是這正宛如與差異的人做愛有差異的感受一樣。阿雅的嘴巴把我的雞巴包抄起來,與小凝是徹底差異的感受。假如說小凝的口交是一種狂風驟雨般的狂熱刺激的話,那么阿雅的口交即是一種潤物細無聲的風雅。小凝在舔我的時候,會因爲她的激動度的提升而進行著隨心所欲的宣泄,那么一會功夫,我知道她咬了我的龜頭、雞巴、卵蛋。而阿雅在舔舐的時候,我幾乎感到不到她的牙齒與舌頭的存在,整個雞巴即是被堅牢包裹在一個近乎真空的環境里,雖有間隙,卻又不覺得空蕩。她的嘴巴高下套弄著雞巴的感到,就似乎人在水面上隨波激盪的感受,真理卻又虛幻。

  兩個女人此起彼伏用嘴和舌頭爲你辦事的時候,的確是一種享受。這種知足感不光來自于生理,更多來自于心理,獨特是當我在凌晨的陽光照射下,看著個人昂首挺拔的雞巴旁邊有兩個徹底沈醉在欲望中的女人在不斷舔舐、吸吮的時候。

  小凝又吃了一會,緩慢爬了上來,阿雅把我的雞巴拉已往,一口全吞了進去。

  小凝咬著嘴唇輕聲對我說:「我還想要你給我,給我吧。」我伸手去摸,她下身竟然還是濕乎乎的一片。

  我笑說:「小丫頭,我怎么無知道你這么騷啊?好濕啊你。」小凝閉上眼睛,滿面通紅,她伸手已往把我的手抓起來,把手指塞到了她濕滑的小洞里,我聽到她發出了很知足的呼吸聲。

  我忽然想起來一個絕妙的主意。我一邊不斷的抽動插在小凝屄里的手指,一邊擡高了手臂。小凝順勢隨著我的手臂在動,這樣,我緩慢把她的屁股移動到了我的眼前,而她的臉又轉到了阿雅正舔舐的我的雞巴哪裡。這是一個常見的69姿態,可是因爲此刻下面還有第三自己,一下讓這個姿態顯得說不出的淫蕩。

  我伸出舌頭在小凝的小洞周邊打轉,同時用手指繼續抽動,這讓她愈加激動,我顯著感覺她的愛液在不斷的湧動,一會功夫就把我的鼻子、嘴巴、下巴打得一片濕。

  阿雅忽然停了動作,把我的雞巴吐了出來。小凝垂頭已往,一口又吞了進去。

  我都懷疑個人今日哪兒來的這么大精力,這么淫蕩的場面我竟然沒有絲毫射精的感到。

  看到阿雅擡頭起來,我輕聲說:「上去吧,好不?」阿雅搖搖頭,旋即又點點頭。

  我急速抓緊小凝的胸說:「快起來,讓阿雅上來。」小凝嘴里含著雞巴嗯了一聲,還是不鬆開。

  阿雅笑了,對我說:「今日真的廉價你了。」說完話,她去把小凝的頭腦擡了起來,個人劈開雙腿,抓緊我的雞巴,一下插了進去。

  感受很神奇,必要認可這一點。盡管阿雅比小凝體形要高挑,可是沒想到她的屄竟然是短小型的。固然有了充足的潤滑,可是我的雞巴依然只能插入大約3/4擺佈的深度,其他部門只能露在外面。這就不像小凝那樣,可以整個雞巴全體插進去。

  阿雅發出知足的歎息聲,我問:「怎么了?」她笑了一聲說:「太大了點」我說:「欠好?」她沒開口,開端兀自扭動起體態來。

  在那天以前,我從來不曾想過成人影戲里的DoublePlay會真理的發作在我身上。我躺在床上,身上是兩個被性欲刺激的近乎發狂的女人。一個騎在我的頭上,我用舌頭在舔著她的陰蒂、陰唇、不時把舌頭插入她的屄里攪動;一個騎在我的雞巴上,我用雞巴抽插著她的小屄,感受著愛液的流淌。我的腦袋一片空缺,唯一的知覺全體用來感受性愛的刺激,發狂、發狂、發狂!

  這時候,天色已經根本全亮了。阿雅套弄了一會雞巴,小凝忽然趴了已往,伸出舌頭去舔我跟阿雅體態交代的場所。這種感到極度強烈,我的雞巴依然插在阿雅的屄里,在外面的雞巴卻被小凝的舌頭纏繞起來,口水、愛液混合在了一起,我感覺阿雅身子一震,好像小凝這個行動讓她得到了一次激情,她一下向后仰了已往,小凝抓緊我的雞巴大口吃了起來。

  我急速坐起來,小凝兀自含著我的雞巴不放嘴。

  我說:「你過來,你不是想要嗎?」小凝一下鬆開了我的雞巴,我把她身子前進推已往,這樣,小凝撅起屁股趴在床上,而旁邊是仰面喘息的阿雅。

  我伸手去摸阿雅的小屄,她又哼了起來。

  我說:「阿雅,你也撅屁股,像小凝這樣就行。」阿雅直搖頭,小凝伸手去抓她,她一下翻過身來。

  兩個女人在你眼前撅起了屁股,你先肏哪一個?借著陽光,我才第一次看到她們兩個的下身。小凝的屁股渾圓,摸起來很硬朗。阿雅的屁股比她小點,卻比小凝要白,柔軟中又不失彈性。小凝的屄是蝴蝶型,陰唇稍微外翻,固然有些光彩,可是顔色並不深。阿雅的屄是饅頭型,陰毛可以看出平時常常改正,顔色很淺,也許與她天生的皮膚顔色有關。平心而論,我更喜愛阿雅的屄,可是小凝在做愛時候比阿雅發狂的多。

  這兩個女人一靜一動,真是讓人難以取舍。

  我正在遲疑,小凝低著頭哼著說:「老哥,你快來吧,我要你啊,我受不了了」算了,不顧那么多。反正阿雅剛才才爽過,還是先肏小凝這個騷屄吧。我把腰一挺,猛得把雞巴插進了小凝的屄里。小凝喊了一聲,馬上向后扭動著屁股,逢迎著我的撞擊。

  我一只手扶著小凝的腰,另一只手伸了已往,把手指插進了阿雅的屄里。阿雅也開端鬆開了心情,體態前后扭動起來。

  也許是此情此景太過刺激,我在小凝的屄里抽插了一會,猛的有要射精的沖動,我急速休止了動作,屏住喘氣,這是一個可以暫緩沖動的想法。

  小凝還在擺盪著屁股,色迷迷的問:「你動啊,你怎么不動了?」我長吸了一語氣,讓情緒清靜了一些說:「不肏你了,我得伺候伺候阿雅,否則她該不開心了。」借著開口,我把雞巴從小凝屄里天然而然的拔了出來。這讓小凝哼了一聲,她一屁股趴著了床上。

  我移動膝蓋湊到了阿雅撅起的屁股后面。她歸來看了我一眼,我抱著她,雙手撫摩著她的胸,把雞巴緩慢插了進去。

  這次要比跟小凝做愛有很大差異。與小凝的感受宛如暴風暴雨通常,我越插得快、深、狠,她就越激動,叫得聲音越大。而阿雅卻徹底差異,她在我把雞巴插入的時候會發出一種很迷人的悶聲,不時夾帶著嬌喘。阿雅不是用狂野來駕御性愛的女人,倒是用溫和來駕御漢子的女人。這種感受,讓我産生了一種迷醉感,甚至我都舍不得再狠狠地用雞巴插她的屄,把體態發出的撞擊聲弄得啪啪作響。我只是緩慢的輕柔的抽動,而她的體態在默默的感受、響應,她的愛液湧動著,順著我們交融的場所緩緩流淌,在屄里,在雞巴上,在腿上,在床上。

  也無知我跟阿雅纏綿了多久,小凝竟然在旁邊睡著了。我們發免費 情 色 小說明她睡已往的時候,不由自主的都笑了。

  我跟阿雅又換了個姿態,她躺下張開雙腿應納著我雞巴的插入。她問我:「你也太能做了,平時也這樣啊?」我笑了說:「我也無知道,今日獨特激動。」她笑了說:「怎么啊?忽然兩個大美女一起跟你做愛,太刺激了?」我點點頭。

  她忽然悄聲問我:「你覺得,我們,我跟她,誰好?」我加速了抽插的動作,趴在她耳邊說:「你。」這一個字讓阿雅發出了獨特知足的喊聲,她把我抱得越發緊,輕聲勉勵著我的動作:「來呀,快點,再快點,我要你,我要你」我感覺個人的雞巴再阿雅的屄里越來越漲,整個夢境般的雙飛過程讓我堆積的欲望到達了頂點。

  我喘著粗氣說:「我要射了,我要射了。」阿雅閉上眼睛說:「射吧,射吧,射在里面,在里面射吧!」我剎那爆發了。

  我的雞巴依然在阿雅的屄里緩緩抽動,她閉著雙眼喘息著說:「真好,真舒服啊」我問她:「沒事吧?」阿雅嘴角帶了笑說:「沒事,安心好了。有事我也不找你。」我笑著在她臉上又親了一下。忽然聽到嘻嘻嘻的笑聲,本來是小凝一臉壞笑的看著我跟阿雅。阿雅表情有點紅,一下轉過火去。

  小凝笑著說:「怎么還含羞啊?」我說:「你不含羞?那咱們再來一次?」小凝說:「來就來,怕你呀?你也射我里面,切!」阿雅說:「別鬧了,都去洗洗,然后好好睡一覺,我是主人啊,聽我的。」小凝哈哈笑著說:「喲,阿雅,怎么了?迷上老哥了?

  心疼他啊?沒事,我不讓他射還不可以嗎?」我的雞巴已經軟了,從阿雅的屄里滑出來,我就勢撲到小凝身上,她「哎呀」一聲,從我身子底下逃了出去,哈哈笑著跑去了衛生間。返來看到床上,阿雅的小洞口微小張開,依然在一張一合的噴射著熱氣。白白的精液從她的屄里流淌下來,床上隨處都是口水、愛液、汗水,還有精子造成的斑斑快快的潮濕。

  那天我們三個相擁而眠,一直到晚上9點多才陸續醒過來。小凝興致勃勃的要去吃涮鍋,被我跟阿雅拉去吃了烤肉。

路過看看。。。推一下。。。

即是我的家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太棒了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分享歡快

感激您的分享才有的觀賞

我覺得是登記對了

感激您的分享才有的觀賞

我覺得是登記對了

感激您的分享才有的觀賞

我覺得是登記對了

感激您的分享才有的觀賞

由衷感激樓主辛苦忘我的分享

我覺得是登記對了

要想好就靠你我他